2019-09-15 21:59:36獨行的幻影

補遺---斷絕的牽繫

在前幾篇文章中提過一次
這學妹是我目前對世間僅存的牽繫
並不是說失去她我就會去自殺之類的
而是我從很早很早前就會去思考一個生死學上的老問題
如果我明天就要死了
我會想做什麼
這問題後來則變成 如果我明天就要死了
對這世間 我可還有什麼不捨 什麼牽掛

對自己的人生 自己的命運
我常有玄之又玄的感覺
有時心血來潮 一瞬浮現的想法
現在再回憶起來 似乎都已經預告了這個終局的到來

在高中時 因為父母親情感勒索的關係
我忽有所感 自己此生是為還情而來
開這新聞台 填寫台長名稱時
我給自己取名為獨行的幻影 獨行還不夠 還只是幻影
八年前在看一本小說時
明明小說裡寫的是"掌緣"
我卻若有所悟的將其化為"斬緣"二字
從此記在心頭

在很多很多年前
也許在高中 最慢也是大學時期
我就有意識地讓自己與周遭的人事物沒有太多牽連
一方面是我並不在乎 這些並沒有什麼值得我看重的
所以只有能觸動我的 我才會與之有深入的接觸
另一方面 與周遭的人事物沒有牽連 就意味著與這世間沒有牽連
沒有牽連 自然就沒有不捨 沒有牽掛
在我開始教書後 學生問我畢典會不會哭
我還會直接跟學生說自己沒血沒淚
我甚至跟學生說過 我的責任就是在這三年裡把我該教給你們的東西教給你們
你們畢業之後 要回來找我我不會排斥 但要說約聚餐就不用了
因為我們的師生的緣分就是這三年 你們畢業後看到我不打招呼我也無所謂
對此 可以套用佛教的說法 就是不結因果
或者是只有隨生隨滅的因果

如果要問我為何會這樣做
以前我大概會回答這樣一個答案
因為我只想去在乎自己真正該在乎的 其他對我來說根本不重要
我何必要浪費心力在他們身上
這個答案並不是假話 但並不完全
因為完整的答案我自己也不知道
總之我一直都是這樣做的
所以我的朋友很少
學校同事交情好的會有 但我根本不會過問對方的私事
當然我也不會告知對方自己的私事
在這段期間 隨著讓我有感覺的人出現 而又結束
緣分的生滅才讓我隱隱有些明白
在人生這個遊戲裡 我必須去結束掉一個個任務
所謂的沒有牽連 就是讓自己捨掉那些沒有必要的任務
也不再產生新的任務
為何要這樣做 行為本身大概就是答案吧

從幾年前開始 我就知道自己對這世間的牽繫只剩下我學妹了
那是唯一的執念 就像是還將我拉在人間的錨
而按照之前的經驗法則
凡是我有感覺的人 總得去發生些事件 或好或壞的事件
讓因緣有個了結
但在今年介入之前 我只知道自己對她的感覺最為強烈 卻不知道因緣落在何處
暑假時我感覺時候到了
介入之後 整件事猶如脫離現實的夢境
又像是一場兒戲般
正如我前一篇所說 前幾段因緣無論是時間跟事件都是既長且多
感覺最強的對象 居然一個月就結束了
真的就這樣結束了嗎?
這樣的速度彷彿在趕人生遊戲的進度啊

好啦 現在進度趕完了
我對這人間已經沒什麼牽掛了
如果要說還有 大概只剩下與生俱來的血緣
然而我的家人也已有各自的造化 就算沒有我了 他們也能有基本溫飽的生活
所以不算是我的牽掛
人生遊戲進行到這邊 任務也解完了 接下來會有什麼變化
我想也不出兩種 一是真正的主線要出來 一是遊戲死機了
而我的心境又會有何變化 只能說這還需要我好好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