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13 21:26:35sawhu

奧少年

今天又更忙碌了點,大概是接案接的不順,中午既脹氣腹痛又噁心。
記得上回和朋友聚餐脹氣噁心發作的前身就是接到了一個通報案,
雖然都處理的好好了,大概還是讓腸胃緊了好一陣子卻不自覺。

這一陣又開始恢復吃花精,
之前停了一陣子是因為負面情緒的反彈太大,情緒無常到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發生了事,每天就像吃了炸藥一般往太太身上轟,太太無奈,我卻也感覺無辜,關係越趨緊繃,尤其在我身體不適時更為明顯。

身體不適的狀況確實在進入這份工作後開始變得嚴重,
可是作息什麼的其實都正常,睡眠大多也都至少有足7小時(超奢侈),飲食的部分靠著學校的營餐午餐和太太的媽也算營養均衡,唯一就是運動少了些。但身體就是經常不適,頭痛胃痛脹氣噁心好像排好班似的輪流出現,非常無奈。

太太總說:「都是妳媽害妳的」

雖然知道太太是心疼我,但這話聽起來卻也有幾分刺。
知道家中始終以傷害的方式來面對我的出櫃,不過我仍然覺得個人的情緒狀態個人擔,要父母幫我擔心焦慮症的病名實在也太為難他們。

後來想想,也許這份工作本來負面能量就高,而我自己本身確實也有許多議題未處理,在和個案/案家互動後難免會被勾動,但工作取向如我,可能因此無意識地選擇忽略被勾動的議題,轉而將所有的精神投注在處理事件上。可是這也不是一個專業心理工作者應該做的事情,畢竟在這份工作裡,心理工作者本身就是工具,如果我自己都無法觀照好自己,就等於少了一個最有利的工具。

然後,身體就這樣越來越差,越來越差,因為親愛的身體記住了那每一個被觸動的時刻,也許傷也許痛,但意識讓我的大腦自動忽略,身體就抗議了。

也許。這是我的猜想。不然怎麼解釋胃痛噁心了好一陣子,去照了胃鏡跟膽超音波卻一點事也沒有。

和太太之間還是有很多我自己的關卡還沒過,但至少現在我可以知道這些關卡是我的不是她的,以避免奇奇怪怪的情緒跑出來影響到她。

這一陣子狂嗑了陳雪的散文集,從她的文字中可以得到許多反思與提醒,對我來說是好的。
不過太太看不進陳雪的文字,我想大概正因為她確實也不需要看,畢竟她一直以來都是比我堅強得多,但有時候她太堅強了以致於讓我感覺有些粗糙,然後再進入一個分辨「這是妳的還是我的情緒」的狀態裡。


先前和太太討論了這個地方的存在,
我說:「這裡很黑暗喔,還會有一些抱怨妳的地方,但如果妳想看的話是沒問題的」
太太想了一下,決定她還是暫且保留看的權利。
對我來說是有些矛盾,理智上知道太太單純只是不希望這些抱怨又黑暗的文字影響到她的情緒以致於影響到我,但對我來說卻似乎代表著太太無法hold住我任何的狀態。

但,太太本來就不需要時刻hold住我。

所以在內心小小傷心了一下,還是尊重太太的決定。

無論如何,我想愛情仍然繼續行進。
卻希望身體可以支撐得住愛情與時間的重量。
推ㄧ下~ 2018-09-14 19:04:44

到處逛逛~http://www.aiut5f.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