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09 20:00:00太皮

忠言逆耳

(http://rdcnewscdn.realtor.com/wp-content/uploads/2016/06/bad-advice-people-listen-to.jpg)

忠言逆耳
太皮

  這個世界上沒有人喜歡聽壞話,哪怕壞話對於我們有好處,我們都不願意聽,就像我們見到醜惡的事物時掩眼而過一樣。我們只喜歡聽好說話,就算好說話像毒藥,我們就渴求那甜膩膩的滋味,吃完一次又一次。我這裡說的壞話,不是背後造謠生事講人是非那種,確切點說,應叫「直話」、「真話」、「忠言」或「批評」,很少人受到批評時仍會滿心歡喜,太多數人只願意被人捧上天。

  可以說,「直諫鏡」魏徵沒有被殺頭,已足以證明唐太宗是一個賢明君主,擁有強大的道德約束力,因為在古代,皇帝根本毋須聽任何人的意見。君侯胸前堪走馬,承相肚裡好撐船。我們只是普通人,我們沒有生殺大權,只能選擇在聽到不喜歡的說話時,強顏歡笑或黑口黑面。批評也不一定正確,正如吃得人參多也會流鼻血,但在聽到有益的批評時,我們在強顏歡笑之餘,是否還能虛心受教呢?這很視乎個人修養和質素。

  正所謂「苦口良藥利於病,忠言逆耳利於行」,中代的智慧已歸納出忠言必會逆耳的經驗,是一種定律,聽到批評或忠告時,我們實在很應該心平氣和,有則改之,無則加勉,沒有壞處。怕只怕當別人給你提意見時,你一臉不屑鼻孔朝天,那麼下次就肯定沒人再敢講老實話,只說些你喜歡聽的,你自我感覺良好,最後摔個餓狗搶屎四腳朝天,那也是活該。

  ──但話說回來,不少古代智慧在現代的驗證過程中遇到重重險阻,目中無人死不悔改仍活得好好無穿無爛者大有人在,因此大家還是我行我素吧,不用理會我說些甚麼。我想到說有關「批評」或「壞話」的話,只是近日看到香港演員杜汶澤在臉書上批評內地電影工作者態度懶散的留言被扣上帽子而有感而發,因此還是講講那個留言吧!

  杜汶澤說起內地電影工作者的態度時咬牙切齒:「副導演一味大聲夾無準,場記無記野,響你耳仔隔離打板啪啪聲,收音揸住枝咪瞓覺,機工玩電話,你做緊戲佢又響機器隔離un un腳,杏加橙光怪陸離乜能都有。唉......」初看這個留言,出於自我審查的心理作祟,我一度認為杜汶澤說得有點過火,不怕得罪內地行家而導致減少工作機會嗎?但想深一層,如果杜汶澤說的是事實,雖然說得很臭串,卻敢於指出那些電影工作者的不是,總好過我們大多數人只識啞忍,或笑口噬噬,或被同化做出種種不專業的舉動。換個角度看,杜汶澤相當勇敢,是那個敢於指出國王沒有穿衣服的小孩。

  可是,卻有一班所謂「愛國者」,將杜汶澤的言行上綱上線,說到他批評內地電影工作者的專業水平,就好似等於反中亂國,要內地導演不再請他拍戲。首先這種想法在邏輯上是有問題的,難道我說一個廚師的菜難吃,那麼所有廚師都應不再做菜給我吃嗎?其次,如果那些電影工作者行得正企得正,又怎會懼怕批評呢?原來在那些「愛國者」的觀念中,愛國等同於不能批評,貪官污吏不能批評、城管濫權不能批評、斬手搶手袋丟初生嬰兒入坑渠也不能批評,那就是愛國,縱容三聚氰胺就是愛國,吃地溝油甘之如飴就是愛國,即是說魏徵不是愛國者,他敢於批評唐太宗,簡直大逆不道!

  越想越覺荒謬,真係好笑!唉,用杜汶澤自己的回應來為本文作結好了:「啲人成日話我,你響大陸拍戲,有乜唔妥就投訴,咁巴閉,有本事咪去吖!我想話,咁如果你番工有野唔高興呻兩句,我話『咁咪唔好做囉!』咁講又得唔得吖又?再講,投訴都係想大家有進步,就算益唔倒自己都益下其他人吖!唔係講兩句都唔得下話?」(寫於2013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