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08 20:00:00太皮

柬埔寨・緬甸.馬來西亞三國淺度遊(五)仰光篇1

仰光街頭

   

旅行日期:2015.04.08-2015.04.09 by 太皮

(十五)抵達仰光

  在曼谷的廊曼機場等了兩個鐘,可以上飛機了。與前往暹粒不同,這次飛往仰光的班機,只有兩個西人,還有一個美裔亞洲人,他們就坐我附近,我可以聽到他們談話的內容。

  一個黑頭髮的女子坐我旁邊。在排隊上機時,我注意到她與同行者因手攜行李超重問題擾攘了很久,幸好同行的人多,互相分擔才得以不用增加費用就可上機。因我幫她將行李放在行李架上,她便對我點頭微笑感謝,請我吃糖。


  我一開始以為她是中國人或者緬甸華僑,聽她說的話也似內地偏遠地區的方言,交談起來,卻是雞同鴨講,她說的不是中文,也完全不懂英語,無法交談,待我看到她的護照後,才知道她是緬甸人,看來她把我也看成是緬甸人了。我們只能靠手勢和肢體語言繼續交流,還互相留了聯絡方式,當然之後也沒聯繫過。

步出機場,一陣雜亂無章的氣息撲面而至

  晚上八點半左右(緬甸比澳門慢一個半小時),飛機平安抵達仰光,在等待行李的過程中,不時見到有人瞄準了輸送帶上某些行李,當那件行李被領取後,那些人便走上前,向行李擁有人低聲說幾句,並收取一些款項,只見他們手裡都揣着一疊銀紙。不知是否敲詐的,擔心他們會向我下手,卻又沒有。取過行李後,我到兌換櫃位換錢,一美元可以換到一千二百多緬甸貨幣基雅特,我一下子就換了幾十萬回來。


  步出機場,一陣雜亂無章的氣息撲面而至,那感覺是我到過的其他東南亞城市所沒有的,我像到了另一個世界似的。不少穿着隆基(沙龍)的的士司機正在拉客,我眼睛一掃,便找到了那位接我的司機吳先生。

  吳先生是一個五十多歲的華僑,樣子有點像劉松仁,是先前一次旅行認識的一位團友介紹的,說是懂廣東話,會帶我玩好吃好,然而見面後,我才知道中伏了,所謂的廣東話原來是台山話,與我接觸過的又有不同,地道的台山話我也只能聽懂一兩成,何況是緬甸台山話?我只能聽到幾個詞匯,他又只懂一點華語,更不要說英文了,我幾乎是以意會的方式來與他交流。


  吳先生知道我未吃晚飯,便載我去吃東西。我心想,夢寐以求的正宗椰汁雞麵即將現身了,心情有點興奮,口水也流了,然而抵達時,我才知道他原來帶我吃酸乳酪。緬甸有不少印度裔人,那家乳酪店便是印度人開的,其門若市,我們坐在門前一個矮桌子旁,一人一大杯加了碎冰的乳酪,倒也美味。

(十六)仰光之夜

  吃酸乳酪時,我見到旁邊有出售油炸小食的檔子,便買了幾件,請吳先生一起吃。一個乞丐模樣的小女孩在公共水缸倒了杯水喝,走到我們前邊來,像要我們給她點東西吃的樣子,我便分給她一件炸餅,她高高興興地走開了。還有兩件小食,其中一件是咖喱角,我特意買來給自己的,正要伸手取來吃之際,卻被吳先生捷足先登。心想還有機會吃吧,便沒立即再買一件,想不到卻與椰汁雞麵一樣,整個行程中,我竟沒吃過一次。

一人一大杯加了碎冰的乳酪,倒也美味

  在前往酒店途中,我問吳先生明日包車費用多少,他用有限的華語說是一萬五千元,心想這價錢比起我在網上查到的要便宜,看來那位團友真沒介紹錯。當我到達酒店時,我才知道他說的一萬五千元是指由機場到酒店的收費,包車則是四萬元。

  我立即不爽了,皆因我在網上查過,由機場到市區只收七千元左右,收我萬五元,顯然當我水魚,只是想到那是由澳門人介紹的,而且可能也兼帶一些導遊的性質,便打算明天再看情況。到酒店後與bell boy核實,也說機場到市區七千元就可以了。吳先生的行為,令我對仰光之行開始有了偏見。

  仰光的酒店房間不便宜,同等價錢能在暹粒住四星級,在仰光只能住二星。酒店房在網上預訂,花了不少時間,才找到一家價錢合適又像樣一點的。酒店位處老街區,在蘇雷寶塔附近,酒店名只是透過LED燈顯示。房間很大,裝修卻古舊,傢具也較殘破,感覺像是美國警匪片中的罪犯窩點一樣,wifi也不穩定。

  一人旅行,也不講求享受,只能將就將就。我稍事休息,不想浪費大好時光,便出發到外面逛去,順便看看有沒有麵店甚麼的,好吃個椰汁雞麵。

  已經十一點左右,一般商戶都已關門。路邊停滿汽車,路道狀態不佳,地上都是污水和垃圾,幾群流浪狗在街上跑來跑去,有時是一隻母狗帶着幾隻小狗,而車速很快,又只有少許昏暗的路燈,相信那些小狗也難以活得長命。我拐進另一條街道,但見建築破舊,像幾十年來沒改建、沒維修的樣子,除了便利店招牌的亮光,一點都不似現實世界。

一方面,我對那殘舊破敗感到一陣厭惡,但另一方面,我又被那種說不出的洪荒感所觸動
他收了我錢後,直接用看過報紙、摸過銀紙的手,在不同的兜子中抓配料,然後用手拌勻,打包給我。

  一方面,我對那殘舊破敗感到一陣厭惡,但另一方面,我又被那種說不出的洪荒感所觸動,我感到一陣難以言喻的美感,像波特萊爾詩中的情景一樣,我感到夜的憂鬱與浪漫。

(十七)蘇雷寶塔

  麵店是沒有了,只有兩三個攤子在售賣食物,我見到一個賣沙律的,雖然肚子不餓,但還是想嚐一下,只是當見到檔主製作時就有點後悔了。他收了我錢後,直接用看過報紙、摸過銀紙的手,在不同的兜子中抓配料,然後用手拌勻,打包給我。畢竟對自己的腸胃很有信心,我後來還是吃了一點。

  其實那沙律也只是前菜,高潮在後面。我到便利店去買飲品,找到一瓶像維他奶模樣的飲品,看來是很好喝的樣子,付過錢後,才知道便利店竟沒有開瓶器,正打算帶回酒店再想辦法,冷不防店內一個喝醉酒的印度裔客人,竟然一手將我的「維他奶」搶走,用牙齒一咬,將瓶蓋咬下了,遞給我,叫我喝。


  我瞠目結舌,看着瓶口有一些褐色的液體沿瓶身外面流下,不知是他的口水,還是瓶蓋的鐵鏽混雜的「盜汗水」,如此恐怖,叫我怎敢喝?但那印度人不停叫我喝,我一邊想到他的熱情不想傷他的心,一邊又怕醉酒的他不知會否突然發狂,便用手先抹一抹瓶口,裝模作樣離瓶灌了一小口,離開便利店,悄悄將飲料丟了,用一起買的瓶裝水拼命漱口,可惜有一些「維他奶」已喝了下去,不知會有甚麼後果,真是越想越害怕。

  一宿無話。次日一早出發,第一站是位於市中心的蘇雷寶塔(Sule Pagoda)。蘇雷寶塔建於兩千多年前,據說仰光以此為中心點建設城市,是城市的心臟。有幾個通道可以進入寶塔建築群範圍,只見本地人拖鞋一脫就進去了,外地人卻被看門的小女孩攔住,要付三美元的門票。原來仰光的景點幾乎都對本地人免費,對外國遊客則收費。

蘇雷寶塔

  我本身除了信運氣之外,並沒甚麼信仰,但其實甚麼神都信,一到蘇雷寶塔下,我就開始懷着虔敬的心思去看待一切事物。寶塔高四十六米,是一座鍍金塔,塔基則呈八邊形。除了主塔外,還有很多小塔,與其他構築物一樣,全部都金光燦燦,令人眼花撩亂。進入建築群範圍必須脫鞋,連襪子也不能穿,而地面都被四十度的烈日烤熱了,光腳在上面走好像自虐一樣。

  不少緬甸信眾,或靜禱、或浴佛、或閒坐,一派安詳。只是,若以旅遊觀光的角度看,蘇雷寶塔卻比較單調,基本上繞一圈就看完了,景物也沒出奇之處,也沒有吳哥景物給人的震撼,就是大大小小的塔、大大小小的佛像和令人頭暈目眩的裝飾,若沒人講解,實難尋到樂趣。我曾看過資料說這裡有八個生肖(分別是星期一至日,其中星期三分上下午)神像,本想找自己出生那一日的生肖看看,奈何寫的都是緬甸文,不知誰是誰。不想進來繞一圈就算,又繞了兩個圈,以期值回票價。

  離開時取回寄存的鞋子,才被告知又要付一千元緬幣(約六塊多澳門幣)存鞋費,心想緬甸人真懂得賺取外匯呢!

蘇雷寶塔
虔誠的信眾

(十八)二手日本車與波特濤塔

  蘇雷寶塔由於位於城區中心,周圍都是些殖民時期的舊式建築及住宅樓,大部分已多時沒修葺,感覺上有點似以前的澳門新馬路一帶,頗具特色。我在周圍逛了一圈,便出發往下一站波特濤塔(Botahtaung Pagoda)。

  距離雖不遠,但路上有點擠塞。沿路只見不少巴士都很殘破,窗玻璃沒有了,連門也關不上,售票員(?)大多是男人,將身體掛在車門邊上拉客,像玩雜技一樣。那些巴士大多是從日本進口的二手車,其實不止巴士,連包括我正在乘坐的的士在內,不少營業車都是二手日本車,有些車身上還乾脆保留日文,我見到一部貨斗車,車身上有噴漆寫着「鈴木燃料店」,以及一個日本電話號碼。

街頭豬雜
市中心一景
令人時空錯亂的二手日本車

  二手日本車在仰光街頭通街走,原本在本國要廢棄的車輛在別的國家枯木逢春。雖說二手,大部分還都十分新淨,使用狀態良好。澳門現在要加強淘汰舊車,何不考慮一下學習日本,向居民回購舊車,再將那些舊車以低價賣予其他不太發達而又有用車需求的城市?話說回來,其實澳門本地建築公司的建築機械不少都是日本二手貨,走到地盤一看,大部分機械都寫着日本建築企業(如某某株式會社)的名字。仰光同澳門在這方面竟這麼相似!

  到達仰光河邊的波特濤塔,不知甚麼日子,只見人流不少。一下車,一個少女立即衝到我面前,似乎時時刻刻瞄準從的士下來的人,用緬甸語講了句話,見我不明所以,便問了句:「Chinese?」我點頭,他將我帶到佛塔旁邊一個工作亭,原來是要收我錢。

  波特濤塔又名千佛塔,二戰期間曾被炸毁,後來重建成今天的模樣,重建之時,還發現了許多兩千多年前的文物瑰寶。佛塔與一個作為大堂的建築物連結,信眾和旅客可以經過那裡,直接進入佛塔內部。

黃金屋
免費飲用水塔,差點要人命
不知祈求甚麼的遊戲
波特濤塔
仰光河

  與其他佛塔內部主要為宏大的參拜空間不同,波特濤塔內部竟是一個「黃金屋」,結構七迴八轉,天花、地板和四壁都是黃金色的佛教圖案,令人目不暇給,有些地方更排列了佛教文物供人欣賞。出於保護,牆身與人身高度相近的地方都有玻璃罩保護,在牆壁一些擁有特殊圖案的位置(如法輪),有信眾千方百計從玻璃縫隙中插進紙幣,期望得到庇祐。


  塔裡有不少和尚,有些和尚會上前向你化緣,也有不少信眾席地而坐,頌讀經書。走到一處,只見裡外擠了幾層人爭相往一個洞口張望,我猜那裡就是擺放了佛祖遺髮和聖齒的所在了,我擠進去一看,卻看不太清楚,眼光都被信眾投擲在周圍厚厚一堆的紙幣所吸引。

  有信錯冇放過,我也擲了些錢,祈求心安理得。(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