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5 22:58:58小蜜蜂

20181005_馬博橫斷八天八夜

 

在士驊的引薦下搭上秋妤的馬博橫斷加嘆息灣行程,這行程途經烏拉孟和塔比拉斷崖且名列四大障礙已夠嗆的,陡下嘆息灣僅過夜一晚更是自虐,偏就因那傳說中令人讚嘆的仙境而一時衝動報了名。幾度想反悔,卻又不好意思說退就退,眼見出發的日子一天天逼近,颱風也一個個擦邊過地吊我胃口,天曉得這回是我登山以來首次這麼期待颱風來攪局啊!

 

2018.10.5(Fri)

 

上了半天班,下午回家收拾打包,並把握時間多陪陪嗨啾,畢竟將有九天不在身邊,我還特地訂較晚的177車次自強號呢。沒想到小姨子兩點不到就把嗨啾接走,原來是雅銘也安排了出遊,這分明是報復我不理她設下的馬博禁令嘛!都怪當年顏行書在台灣全紀錄走馬博時鬼叫鬼叫的,讓她對馬博只有極度驚險的感覺。其實多接觸山林就會知道,再簡單的路都可能因一時輕忽而身陷險境。

 

吃過蜂媽提早煮的晚餐,近五點時揹起重達24公斤的背包出門,搭上向來開得飛快的307公車前往板橋車站,17:42就在2A月台上等著了。離發車時間還有13分鐘,卻也因人多而沒地方可坐下來休息,只好讓沉重的背包壓著,就當是熱身吧!

 

眼見各車班都有延誤,時間還一直變動,該不會去不了?一絲竊喜油然而生,不過也就那一絲,177車次於六點出頭還是到了。車箱裡滿滿都是人,跟前也堵了幾個要上不上的人,情急之下插了個隊擠上車,一路邊說對不起邊讓大背包頂開走道上的人,終於汗涔涔地入座。一會兒有位女士擠進鄰座,恰是車門前被我插隊的人,趕緊跟她說聲抱歉,看來頗有氣質的她笑笑地說:「不會啦!還好有你在前面開路,不然都不曉得要怎麼走到座位。」,呃......這算功過相抵嗎?不過這小周末下班時間的搭車人潮實在可怕!

 

為了應付接下來的九天,手機得省著用,只好看著窗外一站站出現又消失,遊人隨之來來去去,終於在20:59抵達二水站。鮮有火車轉乘經驗的我找個站務人員洽詢,得知要先出站,然後再買票或刷悠遊卡進站,搭乘21:30往車埕的2731車次。

 

出站後也不知要逛什麼,上個廁所就刷卡回月台,找地方下背包並坐著等車。一旁車班資訊又變動著,包括該在哪個月台乘車,這讓我心中充滿不確定性。不久來了班好像是我要搭的紅色火車,可是才21:18分,也太早了吧!狐疑地進了這輛寫上「觀光鐵支隊」的火車,問了門邊一位學生妹,也只說“應該”有到水里,更可怕的是到站時沒字幕也沒廣播,外頭又烏漆墨黑的,得跑出車外才看得到站名,一定要這麼刺激嗎?

 

22:13終於抵達相對明亮的水里站,本以為可以安心了,沒想到預計住一晚的環泰大旅社關了門,打電話也沒接,虧我行前去電時還說「晚到沒關係,來就有房,不用先訂。」。折回經過的東海旅社碰運氣,老闆娘正要關門,剛好收留我這最後一個客人。

 

借了手機充電用的變壓器回房,洗完澡後滑滑手機並跟家人報平安,總算過了馬博橫斷加嘆息灣的第一關。

 

2018.10.6(Sat)

 

七點不到就出門,車站前幾個揹背包的人跟我揮手,該是秋妤他們吧。碰了面小聊兩句就跟著去「秀枝早點」,儘管已吃過早餐,還是點了蛋餅和豆漿,畢竟接下來好些天吃不到像樣的餐點了。

 

回到員林客運站時,最後一位夥伴-裕霖已等在那兒,一行六人彼此互相認識一下,不過好像也只有我是生面孔,正龍和秋妤一對,而坤宏、盈璇和秋妤是舊識,而有「雨林老爬」諢號的裕霖算是秋妤的鄰居。

 

6732客運8:00準時發車,不久便駛入我所熟悉的台21線,途經人倫林道和郡大林道,以及尚未踏訪的孫海林道,不知何時才能光明正大從孫海林道進丹大林道登六順七彩?

 

車行至望鄉附近,左轉跨越陳有蘭溪往東埔溫泉去,8:50在東埔養蜂場前下車,路邊還有牌子寫「小蜜蜂」,不正是我的綽號嘛!

 

大夥整裝得很快,九點便上路,讓我有些措手不及,這節奏與士驊明顯不同,看來我皮得繃緊點。

 

走在東埔溫泉街上,許多回憶湧上心頭,多年前八大秀起登前在松鼠介紹的餐廳用餐、某年一家人賞梅並來帝綸飯店度假、半年前南二段出來後在東光飯店洗澡......

 

走到可停車的鐵皮屋處,路上出現一隻螃蟹,想是這段路車不多,才膽敢橫行其上吧。

 

不遠處便是目前禁止通行的登山口,大夥停下整裝,而我戰戰兢兢續行,多搶一段是一段。盈璇緊跟在後,十分鐘便走完又大又好走的枕木步道,實在不解為何封閉,朽木?濕滑?

 

9:41抵達愛玉亭,既然有開,當然要來碗愛玉,順便釋出銅板來減輕重量,一舉兩得啊!對面也開了家MiT古道愛玉亭,山上遇到鬧跟他聊起才知道是史賢明嚮導他們家開的。

 

大夥沒怎麼浪費時間地15分鐘內完食上路,兩旁插得很密的竹架下種了很多綠得發亮的青椒,看來相當可口,但誰也不會想讓背包增加任何重量了。

 







暖身到一崩塌地形處,終於開始有登山的感覺,不過也碰到三兩遊客從雲龍瀑布折返。在這八通關古道西段上緊跟秋妤和正龍,眼見許多花卉卻不敢留步拍照,深怕一停就再也跟不上,直到大夥小休後得知雲龍瀑布會再休息,這才稍稍放肆地拍,有玉山沙參、玉山石竹、野菰、蛇菰、高山油點草......等。

 

11:22抵達雲龍瀑布,秋妤和正龍下去取水,坤宏和盈璇好像要煮午餐,我和雨林小休一下續行,打算到樂樂山屋再吃午餐。

 

12:08到樂樂山屋,山屋裡已有幾位志工待著,於是再往前找個地方坐下,而先前超車的秋妤和正龍早在那兒了。坐下不久,志工便往山上去,而我們吃得差不多後才離開,不過之後彼此互相超車。

 



13:10經過乙女瀑布,13:45跟著秋妤和正龍小休等一下隊友,接著就一路不休地攻上腹地不小的對關駐在所遺址,時約三點出頭。

 

下背包休息並吃起行前採收的金桔,雖然很酸,卻是少數好帶又不會有太多廚餘的水果,此行每天都有一兩粒可吃。

 

本想好好休息並欣賞毛地黃,沒想到秋妤見坤宏來了並得知雨林也快到便要先走,我也趕緊上背包跟去,才休息十分鐘耶!不過她和正龍早到了好一會兒,休息太久會冷吧!這一對真的腳力超好,讓我一路不敢造次地走了一小時才得已休息,且十分鐘後又上路,雖然這節奏是我喜歡的,但平常沒走這麼快哩!

 

16:54抵達13K,秋妤已在那兒取水,盈璇隨後跟上。由於取水處頗潮濕,便央請穿雨鞋的兩位女士幫忙,只是山壁不時濺起水花,倒讓她們多淋了點,實在有些過意不去。

 

走到觀高坪已近六點,天色也暗了下來,小休並吃點東西後,秋妤讓正龍和我先前往觀高工作站,她留下來等隊友。只是正龍一溜煙就不見人影,索性慢慢來,看好路再走,畢竟我沒走過這段。

 

18:13抵達亮了燈的觀高工作站,正龍說隔壁棟有人,我們就睡第一棟,而進門直走那間就給我和雨林。

 

下背包後取出爐頭和瓦斯,先燒水泡明早要吃的乾燥飯,剩下的水裝瓶當行動水,再燒一鍋行動水,最後煮玉米濃湯麵線,如此一來隔天早上就不用開火,省事省時又省瓦斯,此行只用掉一顆瓦斯呢!只是伙食單調了點,且早上吃冰冷的飯有時得配水嚥下才能抑制作嘔感。

 

據說這觀高工作站之所以禁止入住是因為附近坍塌而有跟著崩落的風險,卻仍是山友休憩的好所在,除可遮風避雨,有電有燈更是方便,若地上那台電視可開來看就完勝排雲和天池山莊了,難怪大夥直說夏天要來這兒度假避暑,而稍晚那幾位國家公園志工也入住第三棟呢!不過這兒的老鼠到處亂逛,完全不怕人,若不是東西落地發出巨大聲響嚇著牠而竄逃,今晚大概要陪我們睡了吧。

 

2018.10.7(Sun)

 

四點多起床,努力吃完乾燥飯後出去蹲廁所,卻見一輪明月與滿天星斗,儘管瑤光被山稜吃掉了,還是能認出北斗七星。

 

五點半出發時,天已亮得差不多,十來分鐘緩上到觀高坪,昨晚經過時的兩頂帳篷還在。觀高坪後不遠處的路封了,秋妤說若不是有人要上八通關山,她想走舊路,可以省很多時間。不過雖然我鐵了心不走上過兩次的八通關山,還是跟著往八通關西峰走新路。

 





六點時看到沐浴在晨光下的雙峰,那是玉山北峰和北北峰,氣象站就在左邊山頭上。不久又看到一平一尖成對比的兩個山頭,右邊那平的是玉山主峰,透過長鏡頭可看到山頂有不少人,尖的則是玉山東峰,由於離我們較近,看起來比主峰還高。陽光下成金黃色的金門峒斷崖正是陳有蘭溪的源頭,再這麼向源侵蝕下去就會跟荖濃溪搶水了。

 

近七點時走到一岔路口休息後兵分兩路,秋妤帶盈璇和雨林上八通關山,我和坤宏則跟著正龍往八通關草原去。

 



八點看到草原後仍一路往下,先前奮力重裝上攀的高度又一一還回去,腦中竄出早已遺忘的「白努力定律」這名詞,卻也無暇回憶內容是什麼,只覺那眼前的八通關草原怎麼還走不到,索性抬頭看那右岸郡大西巒等層層山巒。

 

8:30終於下到八通關草原,小休片刻後請正龍他們稍等,我去逛一下始終過門不入的八通關駐在所遺址。

 







半跑半走地只花五分鐘抵達,平坦的腹地很適合紮營,周圍有石砌駁坎和幾棵大樹,附近有紫色和白色兩種毛地黃,而一對石造門柱遺跡外則有個停機坪。

 

短暫探索八分鐘後折回,疾走之下一時不察而誤入歧途,幸好感覺到似乎又往八通關西峰走,於是停下來退回一段才發現正途。不過這附近岔路多,稍不留意就可能走錯。和正龍他們會合後,喘口氣並拍張到此一遊照再走。

 



與艷陽下的美麗八通關草原漸行漸遠之際,頻頻回首賞景,卻見雲霧自金門峒斷崖上方竄起,不禁想起這些天的天氣預報都不太好,昨天下午三點到對關時也雲霧四起......還是別太留戀眼下的美,專心前行為要。但越是這麼想,越覺路迢,尤其看到玉山國家公園的步道關閉告示而需高遶時更惱著:「又來了!」,不過看到溪澗上辛苦扛來架設的鐵梯又感念其用心。

 



杉林下的步道走來舒適愜意,又過一座小溪鐵橋後不久,十點出頭抵達八通關山登山口,恰有幾位休息夠了的山友正離去。三人在松針上休息好一會兒,暖陽曬得骨頭都酥了,坤宏索性讓我們先走,他要獨享這片天地,好好睡個爽。

 

近半小時到巴奈伊克山屋,志工早我們一步就近取水煮食,正龍也下背包休息,真難得他走不到一小時肯休息。

 

11:24走到一崩塌處,循隆隆水聲看去有一潭碧綠與一絲白絹,記憶中沒這景色,不知是否坍塌後沒了樹木遮蔽才現蹤?

 

中央金礦山屋就在不遠處,四位山友在屋外吃午餐,當時沒怎麼互動,之後卻是我死皮賴臉跟著走的友隊。不久坤宏來了,我們三人也在這兒吃午餐。

 

原本吃得愜意,卻見雲霧漸湧,白雲也自遠方一路黑過來,感覺氣象預報將成真。見我關心著天候,正龍說此去白洋金礦山屋約三小時,他要等秋妤她們會合再上,我想先走也可以。

 

友隊於十二點出頭離開,見狀便囫圇吞棗並收了相機,背包上肩跟上。不過也晚了近十分鐘,一路上只一度看到他們其中兩位奮力上攀。秉持著走一小時休十分鐘的節奏,15:07於若有似無的霧雨中抵達白洋金礦山屋,恰好將近三小時。

 

途中遇到去年新康行的阿勳和Allen,見他們揹著重裝帶領南二段大隊人馬,也不好留步多聊。行前從FB便知道Allen帶隊,還曾推算是否有機會在山上碰面呢!

 

山屋裡外都熱鬧,因為原本要上秀姑坪紮營的友隊決定留下,燒水煮食時有伴可聊天還不賴。他們是逢甲萬里登山社的,畢業工作後還能湊到八人上山,真不簡單!行程跟我們差不多,只是沒下嘆息灣而少一天。

 

眼見這雨越下越大,除了擔心未到山屋而淋雨的隊友,也自忖腳力恐拖累他們,到時乾脆不下嘆息灣而跟著友隊到馬利加南東峰山屋,等隊友上來會合再一起走,多一天的休息日也可保留體力。友隊聽聞後歡迎我跟他們一起走,同時也建議我跟他們推進到馬布谷再等隊友,除了風景美,還可撿鹿角,聽起來挺吸引人的。之後跟秋妤提起這事,雖獲首肯,但還是希望大夥能一起下嘆息灣。

 

睡覺前拿出泰國痠痛藥膏預防性地塗抹肩頸和大小腿,這是每次縱走都會有的準備。快擦完時突然有人出聲制止,說有人因蠶豆症會對沙隆巴斯過敏,儘管我沒使用沙隆巴斯,但味道差不多,成份可能也差不多,趕緊說聲不好意思並收起來,之後才知道蠶豆症的苦主正是友隊互動最多的劍龍,而那出聲的則是熱心的小明。

 

2018.10.8(Mon)

 

早早準備好並蓄勢待發,但秋妤習慣天亮再走,只好再等等。

 

六點於上攀秀姑坪途中回望,陽光已灑上玉山群峰,由北北峰、北峰、主峰、南峰到東小南山一字排開,而隱身於主峰前的東峰若不是透過長鏡頭再放大,根本看不出身影。

 

6:09抵達秀姑坪,據聞這兒有顆三角點,走訪過無數山頭也摸過許多三角點的雨林自是不放過,只是大夥東翻西找的也沒找著,不知躲哪兒去了?

 



秀姑坪是賞玉山的好地方,移個幾步路也可看到挺拔於山稜之上的新康山,一串雲纏繞其間,似是圍了條圍巾,也像臺灣黑熊胸前的白色V型紋。

 



離開秀姑坪便進入不太好惹的峭壁,加上卡東卡西的大背包,心裡滴咕著早知道可以不下嘆息灣就不揹帳篷了,既重又礙事。不過這一段視野不錯,除了可遠眺南二段甚至南一段,大水窟山周遭的柔美草原也很吸睛。

 

7:19抵達秀姑巒山三岔路口,原本預計重裝上秀姑巒山再往秀馬山屋遺址去,臨時變卦改走腰繞路到秀馬山屋遺址再輕裝來回秀姑巒山。本以為這樣走會省去重裝上攀的苦,沒想到這腰繞路不怎麼親民,比之秀姑坪到三岔路口那段更難走些,主要是背包更容易卡關,連帳篷收納袋都勾破了呢!

 



左邊山稜上出現幾個人,看來友隊已重裝上秀姑巒山下來了。儘管前方天空仍是一片湛藍,秀姑巒山頂卻是一片白,變天下雨這心魔又纏上我。8:38到秀馬山屋遺址時,友隊恰好也抵達,便跟隊友告假不上已登頂兩次的秀姑巒山而跳隊去。自覺這不合群的行徑對隊友有些過意不去,尤其是對身為領隊的秋妤,但也只好以保留體力來自我安慰了。

 





穿梭在未及一人高的灌叢裡,明顯較高的馬博拉斯山雄踞前方等著我們,待進入一片陽光透射下綠草如茵的圓柏林再出來後,右側高聳的雲掩去陽光,頓成黑色馬博,一隻蜈蚣在地上竄著,不知是否也感受到風雲變色的壓力?

 

高度不斷下降讓人感覺很不妙,尤其那馬博的身形越來越龐大,稜線後的高聳更讓人暗叫苦。

 

又穿過一片林間綠草坡後不久,遇上一處須援繩陡降的地形,藝高人膽大的高腳龍貼心地讓一直走在後頭的堯堯、劍龍和我先下,然後三步併兩步地下來,跟在我後面走著。知道他腳利極佳便讓他先走,果然一溜煙消失,再碰到已是十分鐘後,大隊人馬在一平坦處休息等我,時約10:09

 

休息二十來分續行,六分鐘後看到距馬博山屋1.4K的木樁,挺振奮人心的,只是雲霧四起,前後皆白牆,倒念起登頂秀姑巒的隊友,不知走到哪了?

 

11:40來到馬博前岔路,距山頂只有0.3K,但霧濛濛下攻頂也沒意思,便往0.6K後的馬博山屋下,並於12:03抵達。

 

進山屋後取出壓扁的保特瓶到屋外,早爬上水塔取水的高腳龍熱心幫忙裝滿。將水放回屋裡,拎了張椅子到不遠處的一塊平地,褪下褲子擦痠痛藥膏,順便欣賞不時被雲霧吞噬的秀姑巒山稜,並推敲隊友到哪兒了。

 

霧雨將我趕回山屋,嘴裡吃著原本預計攻頂吃的酸不溜丟金桔,卻見小珊巧手剝好一瓣瓣的柚子擺出來給大家吃,儘管不好意思吃,但光欣賞這傑作也滿足了。

 

隊友和三位盆駒回來的山友在雨中陸續抵達,頓時熱鬧滾滾,一會兒隊友說要去馬前池晃晃,想到外面溼答答的便發懶沒跟,就這麼一下午宅在山屋裡......

 

2018.10.9(Tue)

 

難得秋妤肯摸點小黑於5:10出發好上馬博看日出,但5:44過馬博前岔路後才三分鐘,太陽公公就從馬利加南山稜右方雲層竄出,此去山頂也不過五分鐘路程,若先前岔路那兒沒停下來調整服裝就能趕上了。

 











馬博拉斯山頂多石塊,腹地不大,視野開闊,三角形的影子壓上阿里山,左邊玉山群峰和右邊郡大山沐浴在金陽下,不久西巒大山也醒過來;基盤廣闊的秀姑巒山右側八通關山在庇蔭下仍睡著,左側新康山早起來刷存在感;金粉灑在馬利加南山以北的層層山巒,滿滿雲海積蓄在南三段山稜後,漫成一排雲瀑。這,是我的第68座百岳,也是我首次走到第四天才攻上第一座山。

 

腹地小易成背景,於是在秋妤他們拍第二輪攻頂照時,和雨林先行往盆駒去。一下去就遇到碎石坡,不久再遇石瀑區,心中暗記回程至此便表示山頂在即。又走一小段依稀聽到水聲,循聲看去果見昨日走過的秀馬山稜下背陽峭壁間憑空掛了兩道白練,該是昨日小雨積累的成果吧。

 



6:31回望,太陽自馬博山頭右側冒出,逐漸點亮往盆駒的路上的一顆顆山頭,因而在一草坡山頭發現友隊。前方最醒目的是郡大至西巒這段稜脈,一般都採兩天兩夜的單攻,應該沒多少人會去縱走吧?

 

7:25在一高處休息並拿出剛剛忘了吃的金桔,順便等隊友。雨林出現後說要續行,我則是再愜意一下,待秋妤和正龍出現後才跟著走。

 

7:52走上一小時前友隊登臨的草坡山頭,可一覽玉山群峰和底下怵目驚心的金門峒斷崖,而由於角度的關係,東峰自主峰左側嶄露頭角,卻有那麼點鳳尾岩的感覺。

 

隊友在草坡山頭賞景休息,我續行又翻過一小山頭,在這大晴天裡一路緩下草坡實在宜人,若不用考慮回程一路上攀該多好。

 

不久遇一V形岩石小隘口,前方正對郡大山,自己幫它取名為「郡大石門」,回程僅休息一次的處所就選在這兒。

 



正龍在一大二小看天池前趕上,一會兒秋妤也來,很愛拍照的兩人在這美麗的谷地玩得不亦樂乎,身為電燈泡的我本在一旁吃東西,也被叫去同樂,直到隊友出現後才甘願前行,時約9:13

 



半小時後遇到攻頂折返的炳丞和小珊這對快腿,之後陸續碰到他們隊友,而我們也在經過另外兩個看天池後,9:58攻頂盆駒山,我的第69座百岳。

 

山頂隱身在不高的樹叢間,卻也正好遮蔽視線而只有來時草坡可欣賞。隊友拍照打卡後便返回不遠處的看天池用餐,我續陪連拿南峰和中峰而來的雨林多待一會兒,恰等到我愛的藍天再現。

 

揮別享用中餐的隊友後不久鑽進林子,意識到樹梢騷動,抬頭一看竟是一對警戒地盯著我的黃喉貂。見砲筒對過去便左閃右躲,還不時呲牙裂嘴,而我竟犯傻地跟牠們說:「羌仔虎啊羌仔虎,我是兩隻腳的,不是四隻腳的喔!」,然後夾緊屁股快步離去。

 

穿出一片許多樹木被水鹿剝皮的林子後,不遠處便是一大二小看天池,這時才11:24便已不見天日,老天爺變臉的時間還真是一天天提早。

 

12:08抵達霧濛濛的「郡大石門」,算算已走了一個半小時,也該休息一下了。石頭後避風去,眼見天候不佳,努力吃喝半小時,待會兒能不休就不休了。

 

收了相機緩步上攀,起霧的好處是看不到馬博的高聳而不會滅自己威風。14:22走到石瀑後,心知馬博不遠了,且呼嘯風聲中依稀夾雜人聲,振奮了霧中獨行好一段的我。

 

14:30到碎石坡,四分鐘後再度攻頂馬博拉斯山。儘管一人獨享,但一片白牆也沒什麼景好賞,於是匆匆拍照後續行。

 

14:43在稀疏的雨滴中返抵馬博前岔路,見一人在那兒徘徊,湊近一看原來是回來拿遺忘在這兒的東西,且那人是MiT台灣誌出現過的嚮導,正是說「水個啷噹」的鬧。和他邊走邊聊地趕上有點狀況的劍龍和陪他的高腳龍,並於14:58抵達馬博山屋。

 

連三天躲過淋雨的我更加堅定地放棄嘆息灣,取得秋妤同意並約定在馬布谷等他們,明天就跟劍龍他們走。

 




2018.10.10(Wed)

 

5:04摸黑出發,三四十分鐘後天夠亮了,烏拉孟斷崖就這麼杵在眼前。儘管看起來險惡,但或許是前人早架好繩索,亦或許是專注於小心通行,走來並不覺可怕。不過畢竟是困難地形,速度快不起來,不時可看到隊友出現在後面。

 

太陽於六點出頭現身,我們也順利通過斷崖,藍天白雲還出來祝賀我們呢!可惜這好景象僅維持一小時。

 

7:31登頂距馬博山屋2.3K的馬利亞文路山,即便在一片白牆中,大夥仍玩得開心,真是歡樂的一隊。快腿正龍追了上來,沒能和他多聊便又隨友隊走了。

 



走在稜線上,幾次看到藍天白雲乍現便覺充滿希望,但又一次次被雲霧抹去,心也隨之如登山般起伏。

 

這群年輕人走得快,8:14好不容易在距馬博山屋3.4K的地方追上,便又馬不停蹄地下切下切再下切。眼見那突了點小頭的馬利加南山越變越高,不禁有些乏力,幸好九點左右在一塊草坡休息二十分鐘。

 



攀上一座岩峰又走過一片峭壁,10:21來到距馬博山屋5 K木樁,之後不斷卡包的灌叢消磨著體力,步伐漸漸有些跟不上,尤其11:00看到前人在大片碎石坡邊稜魚貫陡上,意志力都有些渙散了。

 

一步步咬牙上攀,終於在這雙十節的11:21登上一片白的馬利加南山,我的第70座百岳。

 

劍龍和堯堯隨後而來,看著堯堯時而飄搖、時而沉重的步伐,想到他自前幾天就磨破皮苦撐到現在,而劍龍昨日也有狀況,不禁替他們擔心。不過這擔心是多餘的,下馬利加南後,兩人相繼超車,而我想快也快不了,只能漫步獨行。

 

若有似無霧雨中有人聲自右下方傳來,路徑卻左向而去,幾度呼喊卻沒回應,走來有些毛毛的。退回一段路確認路徑真是偏左,只好相信自己對路的判斷,終於在12:59抵達前有一心型池的馬利加南山屋。

 

到山屋不久,雨便大了起來,這老天爺對我真好,總在我有遮蔽所時才落雨,只是往嘆息灣的隊友......先前在馬利加南山附近沒留意到岔路,不知他們要從哪兒下?倒是這兒有往南三段的指標,該是原本預計從嘆息灣上來的地方吧。

 

山屋裡用濕紙巾擦擦臉和身子,最後再擦臭腳丫,感覺清爽多了。不過左腳中趾這回雖沒瘀血,前端卻起了水泡,還好不痛。稍晚有人進山屋,可不是秋妤她們嘛!原來上馬利加南後便因天候和時間因素放棄下嘆息灣,這下可以好好跟隊友走了!

 

2018.10.11(Thu)

 

揮別友隊後,依例等到天亮後的5:51出發,陽光諷刺地讓昨日走過的山頭染上金光,心中有股再上馬利加南的衝動,不過理智告訴我別傻了。

 







半個多小時後登頂距山屋0.4K的馬利加南東峰,藍天白雲下欣賞群山及雲海,有秀姑巒山、馬博拉斯山和新康山,美極了!但由於接下來要過塔比拉斷崖,早把相機給收了。昨天也因為摸黑出發後,緊接著過斷崖,之後天氣又轉壞,整個雙十節都沒出動相機。

 



第一段的塔比拉斷崖是窄稜,兩邊皆深谷。三兩下通過後,迎來一片樹叢裡的平谷,實在很難想像驚險的斷崖之間藏了這片宜人的草皮。

 

或許是情緒緊繃了些,原本有些微恙的肚子似與滾滾雲海呼應著,只好鑽進樹叢解放,終於舒緩些。

 





第二段的塔比拉斷崖就比較刺激了,一開始是幾近垂直的陡降,然後腰繞踩在一足寬的碎石坡上,坤宏通過後還特地下背包,回登碎石坡上的山稜,真是藝高人膽大!

 

8:13過一片可紮營的平谷,九點進入一片有很多松蘿的樹林,雲霧又出現了,此去馬布谷山屋約2.8K

 



9:38看到1.8K里程碑,然後一路下。10:180.6K10:24看到迷霧中有棵大樹,前不見秋妤和正龍,後不見其他隊友。沿著依稀可見的路徑前行,草皮上滿佈著一叢叢的箭竹,地上也散落著橘紅色珠寶般的懸鉤子。

 

不久遇一乾溪床並聽到遠處有喧鬧聲,循聲而去並於10:37抵達馬布谷山屋。

 

友隊早在草皮上疊出「萬里」字樣,並取出不知在山屋待了多少歲月的虎鯨造型氣球玩起跳躍照。由於那虎鯨實在太可愛了,稍晚我們也趁著雨中空檔請出它一起拍照,而日前在馬博山屋遇到的三人隊伍從嘆息灣上來後也有樣學樣。

 



隊友上布干山晃晃,我見霧鎖馬布谷便懶得上,僅四處走走看能不能撿到鹿角,結果獸骨是挺多的,此行也看到不少,卻始終不見鹿角。倒是採集了不少懸鉤子,有酸有甜,更多的是僅有平淡無味的,但總好過每天吃金桔。

 

一度攀上谷尾高處,坐在石頭上,吃吃零嘴,發發呆,任憑雲霧在谷裡湧來退去,好不愜意!

 

2018.10.12(Fri)

 

昨兒個夜裡是幾日來首度沒見著星星的一晚,早上天氣果然也不太好,而我們不例外地成了離開山屋的最後一隊。走了1小時20分鐘於7:15抵達馬西山登山口,嘆息灣三人隊已待了一會兒。

 

休息吃東西後僅拎著相機出發,18分鐘後抵達馬西山,我的第71座百岳。

 



儘管上有雲層下有雲海,依稀可看到新康山、關山、南二段、馬博橫斷以及玉山群峰,不愧是少數從二等升為一等的三角點,若天氣好的話視野一定超棒。另外還有一顆森林三角點,找了好一會兒終於找到,畢竟埋太深了,「點」字都還在土裡。

 

回登山口後小休片刻便上背包往喀西帕南去,一路水氣重又下著霧雨,也只能低頭悶著走,直到10:07見兩池水並抵達金守鳳岔路口,才發現隊友都沒跟上。於是下背包吃東西等隊友,終於在14分鐘後陸續出現。

 

在路跡有些凌亂的金守鳳路重裝陡上,25分鐘後於10:57登上一片白的喀西帕南山,我的第72座百岳。

 



繼馬西山後,又花了點時間聯繫並確認下山後的接駁,畢竟我們提早一天下山。下來時取左接回傳統登頂路,並於11:37抵達距太平谷2K的喀西帕南傳統登山口。休息片刻後續行,40分鐘看到乾溪溝,再走10分鐘便是潺潺流水。

 

12:36看到距太平谷0.8K里程碑,之後不時與溪水為伍。13:03又變成乾溪溝,緊接著依布條取左離開溪溝,太平谷就在眼前。不過先前下太平谷的路有幾段稍不明顯,最好多確認或結伴而行。

 





若有似無的霧雨中踩在不時有水窪的濕地上,多日躲過淋雨的鞋子終於濕了。到了一片翠綠的短草皮處,正龍往前探是否有更佳營地,秋妤則往左邊山坡找尋水聲來源。不久兩人回來,結論是就地紮營,至於水就用隨處可見的水坑,儘管滿地都是水鹿便便就是了。不過雨林後來還是在那山坡找到活水,但我懶得去取水了,算算水壺裡還有1800cc的水,不煮泡麵不吃乾燥飯的話,也夠我撐下山了。

 

搭好帳篷後雨越下越大,索性拿鍋子放外帳下接水,不過也只接到足夠刷牙的兩口水。

 

取出一張濕紙巾物盡其用地從臉、身體、頭髮到腳抹過,頓覺清爽。不過濕掉的褲管帶來的涼意讓我在這海拔相對低的宿營地反倒首次發起抖來,趕緊補上此行都沒出動的保暖衣,並圍繞在一堆食物中,總算祛寒。但其實應該要換上備用褲的,只是想說沒有到很冷就這麼辦吧,順便靠體溫把褲子烘乾。

 

帳篷裡響著有些沉悶的滴答聲,隊友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偶爾飄來坤宏的口琴聲,以及零星的水鹿叫聲,在這幽谷交響著......

 

2018.10.13(Sat)

 

一早四點多在一片漆黑中外出野放,不時低頭關注是否有螞蝗,畢竟昨天見著幾隻。

 

由於最後一天通常不太休息,回帳篷後趁現在有時間便努力往嘴裡塞東西,並把Family Day時在公益攤位買的最後兩顆鐵蛋吃掉。

 

5:39出帳時天已夠亮,沒了雲霧才看到來時谷口方向有座尖尖的山,待我們收完帳篷和背包,6:20準備出發時,雲霧又讓它神隱而去,可真害羞啊!

 





不到五分鐘便離開太平谷而進入乾溪床,且不時需在滿佈青苔的石塊和倒木上走跳,擔心腳滑而小心攀扶之餘,更得留意那搖頭晃腦的螞蝗,感覺比過斷崖還可怕!

 



一路摸臉摸脖子摸手地走了一小時,終於接上中平(玉里)林道44K,並於7:46抵達43K倒塌工寮。或許是站著沒動地等隊友去探探工寮,一會兒便有刺痛感從握著登山杖的左手手錶下傳來,一看可不是吸得一身胖的七彩螞蝗!攆下牠後流了許多血,仰望這蓊鬱的叢林,「第一滴血」的悲壯感油然而生。

 

中招後更加疑神疑鬼,總覺身上哪處皮膚有騷動,腳步稍歇時必定低頭東摸西摸並互相檢視,一路上攆走幾十隻。而最難察覺的是沿著登山杖上來的,先前得逞的那隻便是。

 

8:14看到地上躺了輛廢棄機車,真想扶起催動油門好快速脫離這螞蝗地獄。

 

8:55走入一段有許多筆直樹木的林道,但美景不常,三兩下又得往一旁下切。

 

9:34看到將被大自然回收的車輛造型銹黃色發電機,接著便走入小溪。對岸大石下吊了條繩子,似乎可當營地,不過要小心溪水上漲。

 

9:57看到第二輛發電機,緊接著出現第三輛,於此上切離開溪谷便見路左岔去的35K工寮。

 

工寮裡住宿狀況挺糟的,到處濕漉漉不說,原本充當屋頂的帆布積了許多水而垂下,壓迫感十足之外,更覺隨時會有螞蝗順勢而下。事實上我們在這兒坐著休息吃東西,三四十分鐘內也攆走近十隻螞蝗,昨晚要是睡這兒恐也人心惶惶,這下倒不怨揹了數天只用一次的帳篷了。

 

等了許久不見坤宏和盈璇出現,不知是否沒看到工寮而逕往前走,於是留下正龍再等等,秋妤帶我和雨林先走。走沒幾步,秋妤便說要走快些去追人,速度快到完全跟不上,直到一岔路才見她在路左下切處等我。

 

一身有些狼狽的她說情急之下不僅滑落邊坡而有些受傷,好不容易爬上來又走岔了路,為免大夥也走錯便等在這兒。一聽除了感動她心急想找回隊友,更擔心她的傷勢。幸好她還是走得比我快,且之後正龍也現身說坤宏和盈璇在後頭,原來他們倆在溪邊迷了路而遲遲未到工寮。

 



近十二點半時經一平坦處後下切玉林橋崩壁,僅花十分鐘便抵達溪邊,卻在溪底繞了近一個半小時才找到上切點。除了疊石和前人足跡有些亂,第一上切點有輕微土石流,秋妤還冒險上攀並橫渡探路,然後下來說路不太通,於是大夥四散找路。眼見水位越來越高,水流越來越湍急,早顧不得鞋濕而逕往水裡踩好加快腳步離開溪底。

 

近兩點時在秋妤和正龍的指示下取右陡上,14:18終於接回林道,頗有劫後餘生之感。接下來但求快步回到文明的懷抱,竟也不再專注於螞蝗是否上身!

 

15:29路過有水壺和保特瓶的石壁營地,不遠處有個小瀑布。15:47看到路徑上搭了塊藍白塑膠布,再往前有條小溪,過溪後該取左而行,但右邊更像路,於是疊石指引往左,沒想到還真幫到坤宏!

 

也不過疊了幾塊石頭,一小段上切後便再也跟不上秋妤,又進入此行常有的獨行模式,儘管自在,卻也有些孤單。

 

16:08見兩個人站在廂型車前,謝天謝地!終於完成馬博橫斷了!

 

隊友陸續出來後,在螞蝗不時侵擾下,馬不停蹄驅車前往玉里車站,就連進站改車票都還丟了隻七彩螞蝗在大馬路上。而在隊友投宿的旅社梳洗並整理背包和裝備也揪出不少隻,回家後隔天清洗裝備時又抓到6隻,不勝其擾下真想把螞蝗橫斷。

 

渾身洗個神清氣爽後,大夥上街吃慶功宴,正龍更拿了一手啤酒來喝,讚!臨去時老闆娘還讓我們帶幾顆柚子走,這下山後的重量可沒什麼好計較的,當然不客氣地拿了。

 

八點半後和雨林辭別秋妤他們並往玉里車站走,進站前口渴的雨林買了手搖飲,順道帶了杯給我,結果進站後他不小心打翻,卻又不收我還沒喝的這杯,倒讓我有些過意不去哩。

 

各自搭上火車分向南北,終於在凌晨0:20抵達板橋車站,一出站就讓蜂爸接著,有爸真好!平安下山回家真好!

 

 其他照片:http://photo.pchome.com.tw/mascotbee/096

 友隊阿孟行程紀錄:https://www.ptt.cc/bbs/Hiking/M.1539790161.A.7A7.html

以下是本次行程錄:

 

 

10/06 (Sat)

----------------------------

0901 東埔大飯店停車場前員林客運6732站牌

0918 八通關古道登山口

0941 愛玉亭(15)

1122 雲龍瀑布(6)

1208 樂樂山屋H1677m(37)

1310 乙女瀑布

1505 對關駐在所遺址(11)

1654 13K取水處(取水16)

1753 觀高坪H2579m(14.7K)(7)

1813 觀高山屋(宿)

 

 

10/07 (Sun)

----------------------------

0530 觀高山屋

0544 觀高坪H2579m

0551 八通關西峰岔路口

0829 八通關大草原(11)

0846 八通關駐在所遺址(8)

0903 八通關大草原(5)

1005 八通關山登山口H2850m(22)

1054 巴奈伊克山屋H2848m(3)

1130 中央金礦山屋H2865m(45)

1507 白洋金礦山屋H3370m(宿)

 

 

10/08 (Mon)

----------------------------

0547 白洋金礦山屋H3370m

0609 秀姑坪(8)

0719 秀姑巒山三岔路H3609m(17)

0838 秀馬山屋遺址(12)

1140 馬博前岔路H3742m

1203 馬博山屋H3580m(宿)

 

 

10/09 (Tue)

----------------------------

0510 馬博山屋H3580m

0538 馬博前岔路H3742m(6)

0556 馬博拉斯山H3765m(17)

0855 一大二小看天池(18)

0958 盆駒山H3022m(41)

1434 馬博拉斯山H3765m

1443 馬博前岔路H3742m

1458 馬博山屋H3580m(宿)

 

 

10/10 (Wed)

----------------------------

0504 馬博山屋H3580m

0542 烏拉孟斷崖H3418m

0731 馬利亞文路山H3491m(3)

1121 馬利加南山H3546m(6)

1259 馬利加南山屋3266m(宿)

 

 

10/11 (Thu)

----------------------------

0551 馬利加南山屋3266m

0634 馬利加南東峰H3382m(8)

0647 塔比拉斷崖H3373m(第一段)

0655 塔比拉斷崖中草原(13)

0709 塔比拉斷崖H3373m(第二段)

1024 馬布谷

1037 馬布谷山屋H2992m(宿)

 

 

10/12 (Fri)

----------------------------

0555 馬布谷山屋H2992m

0715 馬西山登山口H3327m(13)

0746 馬西山H3441m(29)

0831 馬西山登山口H3327m(8)

1007 金守鳳路岔口H3158m(25)

1057 喀西帕南山H3276m(20)

1137 喀西帕南山登山口(5)

1304 太平谷

1327 太平谷營地H2650m(宿)

 

 

10/13 (Sat)

----------------------------

0621 太平谷營地H2650m

0725 中平林道44K

0746 中平林道43K倒塌工寮

0750 第一滴血

0814 廢機車

0934 廢發電機

0957 廢發電機

0959 中平林道35K工寮H2001m(43)

1228 雙溪會流口H1355m

1358 上切中平林道H1252m

1418 接回中平林道H1294m

1608 19K行車終點H1259m

 

新聞台Blog小天使 2019-04-16 10:31:31

親愛的台長︰
  恭喜您!此篇文章極為優質,獲選為本日哈燒文章,將會出現在新聞台首頁哈燒文章區塊輪播。請您繼續保持每日撰寫文章的好習慣,期待您提供讀者更多精采的內容,加油!

版主回應
謝謝新聞台Blog小天使~ 2019-04-16 19:5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