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10 09:09:01劉漢菁(波兒)

情婦




花都男女禁慾的迴力鏢,打翻了整瓶香水
新夏娃熱浪激情,瞬間失去推演的光環
誰說恰恰的火舌一定浪漫
滅火器互別苗頭的互比行頭
吻的鎖支撐著人間合格的假設題
無地立錐

華麗的細高跟鞋,承載月光下獨飲的寂寞
缺席的開瓶器曾謎樣的
兜售互飲唇印的歸期
七情六慾的浮生才子,情歸何處

黃昏的額一直都是為你魂牽夢縈
愛恨在誰的掌心分明
故事是沒有結尾的故事

起舞了寂寞芳心
雌雄大盜半遮半掩的窗
有了多情回音,染織我亂世浮生的紅紗
壁爐塵世流轉著失控的情焰,沙沙作響

愛無比荒涼
愛如此寂寥
老煙槍的百聊無賴燻個兼燭之舞
轉個圈
就換了伴
那來野火延燒
那來浪子聲聲喚
開枝散葉的野玫瑰
在時間的影子
跳單人舞
花的狂野覺醒恍若人間煉獄












PIC:圖取自網路
旅人 2019-02-15 20:11:40

本詩令人想起詩人鄭愁予的〈情婦〉一詩

版主回應
羅門也有寫一首情婦^^ 2019-02-16 05:5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