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30 17:31:17路痕

人生中的不幸2黑暗的職場鬥爭(文長慎入)


帶領管理人資部取得籃球賽第三名成績。

人人都有追求的目標和達成的手段,但我從沒想到,雖然達成了自己回台的目的,但也成就了一場午夜不幸的夢魘,傷害了我的自信和自尊?而這傷害從此跟隨著我,讓我對家族企業極度失望,不再對升遷有興趣,不再想當人上人,只想安份守己地回到家,當一個平凡人。這個故事要從我進入到某家做嬰兒車的大公司內銷部說起...。

經過一個朋友介紹,我進入了一家世界第二大嬰兒車製造廠的內銷部門當主管。但其實這家擁有六千個員工的公司,生產部門已全數遷移到中國廣東,內銷部因為業績一直不彰,營業額一再下降(國人出生率低)已成為公司待割的盲腸。
我進入那時應該是內銷部的「留校察看」時期吧?但當時我對公司的情況並不清楚,面試我進入的總經理是公司第二大股東亦即老闆娘(董娘)的親弟弟(後來才知道),正也是因為「失勢」被從中國貶抑才回台接任內銷部總經理。

公司總部和研發部、財務部仍留在嘉太工業區。進入內銷部我就很意外:很有規模的辦公大樓,寛敞氣派的公司辦公環境。比起我前一個製造業工作,任課長的世界第三大製鎖公司可算氣派。
雖然我認真想熟悉內銷部的業務狀況並去參與,但奇怪的是我的業務助理─採購小姐似乎什麼都不要我做?所有接到的電話和相關的處理她都接過去辦,不讓我插手?我只是個橡皮圖章,負責在必要的地方蓋上核准或經辦印。有時我跟她請教一些嬰兒車的產品專業時,她也是不清不楚簡單的帶過,或告訴我這個她會處理,那個有人負責...我不用擔心。後來我才明白,原來她是資深採購,正待升上我的主任位置。但公司竟然空降,對外任用了我來阻擋了她的升遷之路。

因為總經理不得志,脾氣特別大,為了許多尚待改進的事和效率煩心,我為公司設計了一些表格去執行,並解決了效率不彰的問題,於是總經理對我頗賞識且安心地把內銷部讓我去管理。
後來,我接到一通她(採購)沒法擺平的消費者的客訴電話,那是一個媽媽買了有瑕疪的嬰兒車,才用沒幾天就壞掉,經銷商要她付修理費,但她才買沒多久,所以勃然大怒找上公司。她和客人在電話中爭執不休,吵著要退貨...於是我要她轉給我。

我接電話後很耐心地聽她抱怨和理解她生氣的原因,最後很合理地為她解決問題。最後這媽媽很高興地收線並獲得了承諾自負部份修理費,公司也負責協助後送修理。
事情圓滿處理了,但這事顯然犯了她的忌。她並且發了一封mail指責我處理不當,這事應該推給經銷商。(她人就坐在我前面,不和我當面說竟然還發mail給我?)

事後某日,中午時有人要訂飲料,我想我是剛來不久的主管,於是也訂了二十杯請我們內銷部所有的小姐們喝。沒想到,所有的人都不敢喝我請的飲料?全都拿到我桌上放。(真糗!總不能拿去丟了吧?)
原來是採購小姐在背後搞的鬼,她和她們年紀相當,而且交情久,自從我進來已經說不了不少我的長短。(其中有人跟我透露原因)我只好把全部的果汁都拿去請隔壁的財務部小姐喝。

我朋友是財務部主管,打電話問我怎麼沒事買飲料請她們喝?我只好無奈地據實以告。她對採購小姐的行為很不以為然,並且找到機會,私下去跟總經理通風報信。

又過了幾天,她告訴我採購小姐向總經理要求升職加薪未獲准。已經送了辭呈。

「她都做這麼多年了,有必要辭職嗎?」我說。
「她跟總經理說別家公司要挖角,她當採購有很多機會拿好處,照理應該要...薪水才對。」
「總經理很生氣,可能會核准她離職。」

果然,採購小姐沒多久就走人了。(後來我才領悟到,原來她走人正合了公司意,否則結束內銷部也是要發資遣費的。)

採購走了,其實我也沒什麼好高興的。因為她已經不知在背後捅了我多少刀?這樣不是坐實了我排斥她嗎?內銷部裡還有很多各區的事務小姐,她們似乎也都和我「保持距離,以測安全」。我心裡一直很納悶,一向對她們沒什麼惡意,怎麼會搞成這樣四面楚歌呢?幸好內銷部維持不久,原來公司早有結束內銷轉由一家總經銷代理的計劃。於是我和財務經理成為結束內銷和未來總經銷談判的代表。

----------------------------------------------------------------------------------------
某天我被財務經理通知一起到會議室和經銷商談判,要談的內容就是和他敲定公司的上千萬庫存品要以什麼價格賣斷給他經營。

站在內銷部主管的立場,我當然要維護公司利益,總不能雙手一捧全部送給經銷商吧?財務經理事先就跟我私下告知,這個老闆其實是董事長最小的親弟弟。但老闆娘(公司第二大股東也就是董事長的老婆私下有交代,不能給他太「好康」。)從來對這種事沒有經驗的我也不知道到底要以市價幾折賣給他才算合理,來接洽的又是老闆弟弟,暗中反對他的卻是...他的嫂子...。
當然,我們只是談判代表,我們談定之後還要老闆簽核了才算數,何況還有財務經理?這樣想就比較寛心,反正隨機應變對手願意接受的價碼就好。
結果所有庫存以售價三折半年的票據賣給經銷商。我這輩子可沒簽過這麼高價位的大合約,總共金額超過一千多萬。根本像在作一場夢一樣...最奇妙的是,當我坐在會議室談判時,竟然有印象這場景「明明」已經發生過?可這根本不可能經歷過...難道這就是人家說的第六感?

成交之後,我並不知道我成了董事長弟弟的眼中釘,他可能事後跟董事長哥哥告狀說我刁難他?因為事後他在公司廣場遇到我時當面威脅我:「你還想不想幹?如果不識相,我跟我哥說一聲就可以讓你走路!」
我聽了覺得很可笑?我只是奉命行事,多要他一塊錢又不會進我口袋,而且我也沒有刁難他,至於他的來歷又關我什麼事?你知道生意人就是這樣,談判時滿臉笑容,其實心裡想要你死都有可能。何況我代表的是他親哥哥的公司(因為是股票上市,董事長不能明目張膽就送給他弟),當然他巴不得內銷部的貨全部免費贈送。其實三折已經是低於成本賠錢割讓給他了。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呀!

但更可笑的是,後來董娘打電話給財務經理駡:「你們兩個是吃屎的嗎?不是叫你們不要讓他太好康嗎?竟然還算他三折!」(幸好不是打給我,如果她打給我這麼說,我肯定立刻辭職走人。)

===============================
結束了內銷部營業後,公司把我調任管理部主任,事實上這個缺只是總經理為了暫時保住我能繼續留任的權宜處置,因為就任後,坐在最後第二排的主管桌(最後排是總經理桌,總是空著)我發現管理部根本不須要主任,因為倉管、資材、海關事務,總務,進出貨,甚至連收發...等等都有人各盡其職。企管碩士的我只是坐著一個主管閒職,根本插不上手,當我想去了解細部流程時,經辦跟我說,這些我不用了解,丟給他們就行了!我又變成一個橡皮章了?我心裡想...。

在這種狀況下,我待了大約一個多月,自己領薪都領得有點心虛了...可是該發生的還是會發生,沒幾個月公司果然給了我兩條路選擇。
原來結束了內銷部,總經理又從冷宮獲得掌權的機會,回大陸就任公司管理總部的總經理。(職位只低於董事長和副董)基於在嘉太已沒有留我職缺的必要和任用的價值,但他又不好意思叫我走人,再者內銷部時我為他解決了一些煩人的問題,所以他信任我的能力希望我再去大陸幫他:
「看是要到廣東的管理部,還是要另謀高就?」一天吃完午飯和他在午休聊天時跟我明說。

好不容易才有的穩定工作,竟然不到一年又要面對中年失業的危機?對我來說,母親剛過世不久,家有老小自然是不適合背井離鄉去中國工作,但如果即刻離職,遑論嘉義是個小城市,當時大公司都一股腦遷去大陸了,根本沒什麼好職缺。一時不知又要多久才能找到穩定的工作?
何況去當台幹薪資翻倍,每三個月公司還提供機票讓你回家省親。所以在沒有退路的情況下,只好和家人商議,騎馬找馬,不論如何先去中國幹三個月再說。至少當做去大陸玩玩(那時我從沒去過中國)多賺三個月薪資將來找工作也有更多緩衝時間。

--------------------------------------------------------------
但事情和自己的想法總有出入。
來到廣東中山市東升鎮,我才知道這裡才是公司的重心。兩個廠區輻員廣大,員工近六千人不說,單單不同的車間、車廠的規模,就令人歎為觀止。
當時公司理級以上重要的職位都是台幹,生產部總經理是副董事長的堂弟,而他的老婆則是大陸公司的大掌櫃─財務部經理。

因為總經理非常器重我,六千人的大公司,管理部就有一大堆煩人的事要處理,還要兼任人資主管。我一過去他就要我負責管理部(包括資材、採購、總務、庶務、保安、司機班、電工、水電)和人資部。我轄下管的員工一共193人!數千人的大食堂也是我管,包伙的員廚也是我管,還要應付各個廠牛鬼蛇神般的大陸廠長和課長。就在辦公區有一棟樓是董事長專用像旅館的雙層樓房,當董事長來中山住廠時(大都一月一週),管理部卻也是董事長的私人「太監」,這點我並沒有意識到。

當然我雖然有課長和經理的資歷,但從來也沒有管過這麼寛的職務和這麼多的部級以下部門,對於公司和這些中國人又很陌生。一時誠惶誠恐地接手和融入這有規模的組織,也只能抱著盡職和努力的心去做事。
我一進入公司就有負責雜務的四川人劉興波主動來親近我,原來他是台幹宿舍的舍監,平時負責所有台幹們的雜務,也是董事長的「小太監」(董事長和董娘一個月來一次的服侍人員。)另外又有管理部的副理(廣東人)在負責日常公司的運作,還有一個管理部裡負責庶務的組長叫劉宇,每天巴著我前後搖尾巴,只要我一開口,他們就會細鉅細糜遺地跟我說清楚,藉機奉承看看有沒有機會升遷?所以我很快就掌握了公司各部門和人們的關係和利害。但只是想短暫停留的我不想涉入太深,只是針對既有的管理方式、規章和規定去執行和改善,其他有不了解的才找他們來問,就會知道其中的「奧妙」了。

有人告訴我,管理部主管這個職位是「塞窟」(糞坑)很難做,之前就任的主管最長記錄是做了八個月。而我的前一任經理則是只做了半年就走人。
後來我去了解:原來前一任台幹為了整頓廠區裡環境秩序,規定所有員工不得把腳踏車停放在廠區內。並且在廠的回週圍牆花錢裝了雨棚讓員工停放。結果,才實施一個多月,就遺失了數百部單車!(有夠誇張,可見治安有多糟。有一次外國客戶來廠的路上還在公司不遠處被搶了美金和護照。)員工們都抗議要公司賠償,所以最後管理部經理就被炒魷魚了。

對比了中國人,我發現原來現實的台灣根本沒有所謂省級情結,那只有在選舉時才會被炒作浮現。但真正的省級情結是在中國大陸平時就存在著的。公司不管辦公室或車間裡都分為在地人廣東派,老四川和湖南幫和其他省份打工仔...。也就是來廣東打工的隣近省份勞工都會有同鄉的勢力和隔閡,此外方言也有不同。
同鄉的會互相支持包庇和團結一致對外。不管是在車間或廠辦或下班後喝小酒...。不同省的人有時會勢同水火,敵對或互相背後陷害,至少會不合作。所以在安排工作和協調事情上有這個認知會較事半功倍。

因為我懷抱著來大陸看看、玩玩的心態,也不在乎能不能勝任做多久。反正先做三個月再送辭呈吧!所以泰然自若,盡力做我所能做的。
沒想到我到職後為公司立了許多新的奬懲制度,訂定設計工安調查報告制度和連坐處分辦法,有效地減少了很多工安意外;又徹查了用假身份工作的員工(中國人沒有越省工作權,要共產黨登記且核准才行,所以有很多借用親戚的身份證外出工作的打工仔。),公司提供了限期自首更新的機會,協助驗明正身改革積弊。此外我還幫管理部的大陸副理擺平了被炒魷魚勞工的恐嚇事件。最重要的是,一向天天挨批挨駡、士氣低落的管理部,竟因為我的領導,士氣提升了起來,陸續獲得了從未得過的籃球比賽第三名、中國生產力中心輔導結訓壁報比賽第一名的榮譽。到後來,那些大陸人都對我另眼相待,服從我的領導。
-----------------------------------------------------------------------------
新任沒多久,食堂就常常有煩人的事。員工反應伙食太差!我好幾次去實地參觀了解他們的就食狀況也訂了奬懲規定改善食堂環境和廚房衛生。好幾次還中午到食堂和大陸幹部們一桌用餐。(台幹一向是在台幹餐廳和老闆一起用餐,每天吃的都像辦桌的菜,很豐盛又很衛生,沒有人會去跟大陸員工吃一樣的大鍋菜。)

任職期間,食堂的包商老闆娘想方設法要來賄賂或討好我。原因無他,她的事業在我的管轄之下,她要賺公司的伙食費全都要看我。公司和包商是一年一簽,如果我說她做不好她就沒合約了,五六千人包伙吔!少說他要折損了一棵搖錢樹!
所以她除了一來就設計了私下和我認識為我「接風」的宴會:在我初來乍到新就任,還搞不清楚人事,不認得誰是誰時,也不知道東西南北,不知道利害關係的狀況下,就央托公司管理部和她相熟的劉興波,佯稱下班帶我去吃飯,派車載我去她開的酒店吃晚飯(為了我辦了一桌好酒菜還叫了小姐陪酒勸酒),我從來就沒有喝酒和應酬的習慣,一時真的很驚訝:這絕不是我們台灣的公司文化,我怎麼辦才好?但既來之則安之,只是提防被她灌醉,也怕落入她的桃色陷阱,看看她到底想幹嘛再說。最令人意外的是,幾杯黃湯下肚,她居然跟我說台灣人背井離鄉很孤單,要幫我找一個漂亮的大陸美女照顧生活起居?(這...不就是包二奶嗎?)

當然我還沒搞清楚她要的是什麼?只是採取守勢虛與委蛇,等吃完飯沒多久,我想,她是為了她的食堂才要跟我拉關係,就跟她說:一切只要好好做,不用怕,我不會刁難她。吃完就要我的部下載我離開。 
部下和公司司機要送我回宿舍的路上,我跟劉興波說:「以後沒經我同意就騙我去人家設的飯局,看我怎麼跟你算帳!」

在廠期間,我幾次去看了那些大陸員工的伙食,真的比豬食好不了多少。我第一次去看容納上千人吃飯的大食堂時,不但到處髒亂牆上有油污,地上有積水,廚方到處積水髒污,炊具都卡一層厚厚的油垢之外,煮出來的菜都是用鋁製洗澡用大澡桶裝,員工像人犯一樣拿著一張才二元人民幣的飯票排隊,那景象就跟饑荒在放粥脤濟沒兩樣。普通員工只有三菜和旁邊的大桶湯,課長級以上則特別準備了圓桌和合菜,當然比一般員工好很多,但還是差台幹一大截!食堂的飯倒是無限供應。但也因為這樣,被倒掉的飯和菜的量很可觀,我的第一印象是這些大陸人怎麼這麼浪費?每天都倒了二、三十公斤的飯!(幸好拿去餵豬)

我去跟包伙的老闆娘說要她改善衛生和伙食,但她吐了一肚子苦水,包括人太多無法管,沒權力管,伙房設備老舊環境差又悶熱,炊具用了很多年多有破損和無法去除的油污...等等。
於是我又著手開始訂一些食堂的管理制度和規定,設立課長級以上的食堂值星官和評分制度,由桌長評比來控制環境髒亂和浪費改善衛生,也對食堂的伙食、和廚房設施和衛生徹底監督改善。

有一回,也許是食堂老闆娘一直沒有得到她想要和我建立的「交情」或給的「承諾」,抑或是怕我沒事就去釘她的食堂...或者她根本是總經理派來測試我的?(因為總經理似乎也和她相熟,交情也不錯?)後來我們管理部聚餐,她竟然假裝不期而遇,又出現在海產大排檔(海產攤),藉口過來跟我們敬酒並坐我旁邊一起吃飯。(一定有人通知她)
我也不以為意,反正是我們部門的聚餐,來者是客,既相識也不好趕人,陪她喝了幾杯。沒想到等我們吃完,才知,她竟然已經事先幫完帳走了。

吃完飯後,我本想回到宿舍休息,同仁們就起鬨要去唱卡拉ok,我說你們去就好,不然我先回宿舍好了。結果上了車,司機根本不聽我的,一伙人嘻嘻哈哈擁著我就開到鎮上一家兼營卡拉ok的一旅館。
想想部下這麼有興緻,身為主管也不好一直推拒,我只好陪他們進了包廂,才唱沒幾首歌,食堂的老闆娘又出現了!

老闆娘進來熱情地說了些招待的話之後,說這兒她很熟,她也是股東之一(事業做真大呀!)...沒一會兒,竟然叫了一個露了半奶的妹子來坐我旁邊,跟妹子說我是台灣來的,大公司的主管,隻身在外離鄉背井...云云,要她好好「跟著我」準沒錯。(她大概就是她要介紹給我的二奶吧?)然後還跟我說這女孩不錯,性情很好,也是她帶出來的...。還突然拉了我的手要去摸人家的奶?嚇我一跳。硬把我們湊在一起,要那陪唱的公主好好招待我,看那女孩擠在我身邊,她才滿意的離開包廂。

當時我真的有點驚嚇到,也太單純了,沒有意會到是管理部的部屬和她早串通安排好的。只是怕壞了部裡同事的興緻...(可是他們個個都醉了,正興高采烈地飆歌。)若拒絕她,我又怕傷了那女孩的心,所以就籍口要到外面抽菸,獨自走出包廂,但到了外面我就一直待著,抽著菸想著來大陸這些奇奇怪怪的事,沒再進包廂。
也許我的行為讓我那些大陸人部屬也有點怕了(有人心裡有鬼),我在外面停留了半小時之後,劉興波就出來問我有沒有生氣?並跟我說,願意載我回宿舍。

由於我一直推拒員廚老闆的「招待」,也沒拿任何好處,但依舊秉公處理監督她改善食堂伙食和環境。也會去和大陸幹部同桌吃飯。那些一向以為台幹都是一個樣的大陸幹部顯然對我有所改觀?基於總經理對我信任,他們也都對我存著三分敬意。使員廚老闆娘對我另眼相待的另一件事是,我改善了多年來她們廚房的大問題─廚房環境、排油設備和油鍋設備的更新。

廚房的巨型排油煙管路和各種炊具都是金屬製品,長年的使用卡了一層厚厚的锈和油污,我為她們送公文簽准了更新設備的計劃。由公司先支付相關費用,但使用者付費原則,公司要這筆費用各分攤一半,由她們包伙的公司分期攤還。
當然老闆娘看了公司的計劃,不願意花大錢去更新這些設備。後來我把她叫來辦公室商談,起初她當然很反對,著眼在那些是公司的設備資產,當然公司要免費提供,沒有理由要她出錢!

我告訴她費用是五年分攤,包伙是一年一簽,如果她不做要做的人排隊等著。怎不想想:如果她願意分攤一半,一年也沒多少錢,等於是那些設備的半個擁有者,在分攤費用的這幾年,等於吃了定心丸,不用怕公司把食堂交給別人去經營,可以好幾年保住這張合同!
結果她聽了由憂轉喜(怎麼之前都沒想到?花一兩萬就可以做好幾年...這報酬率挺高的。),笑咪咪的簽了契約同意付一半費用更新設備。
當我向總經理報告老闆娘已答應付一半費用並簽約,總經理似乎又一次肯定我,大概是他沒想到我能擺平她?(契約內容也是我草擬的。)
設備更新了,也解決了食堂長期菜有焦油味被投訴的窘境,也改善了作業環境。而且可以不用年年擔心被投訴而臨時被中止合約...所以後來老闆娘說我真是她最佩服的台灣人,之前的主管沒一個有能耐解決她這多年大問題。我才來不到半年就幫她解決了!所以她又叫人送了一瓶洋酒來謝謝我的幫忙。
但洋酒我還是沒收,叫劉興波拿回去還她。從此,老闆娘不再把我當賄賂的對象,還到處宣揚我是她遇過最有能力和清廉的台灣人(只沒說最帥的。這是我將離開大陸之前她在電話裡跟我說的。即使到了要離開的前一晚,我打電話簡單向她告別,她還是不死心要派車來載我去吃飯跟我餞別。但我還是拒絕了她,還讓她的派車到宿舍撲了個空。)
--------------------------------------------------------------------
在公司一周應酬兩三次是常有的事,但因為我有痛風又不愛喝酒,後來總經理也體恤我不善此道,所以除了非到不可或我管的部門直接相關,否則我能免則免。但這樣酒色財氣的生活實在是我身不由己的下班後活動。
比方有一次,某大學的黨書記領著一群學校職員和教授,一行十多人藉口來廠「視察」他們的畢業生的「就業情況」來參觀工廠,我是人資主管,從招工、幹部訓練我都有參與,當然無法不出席招待他們。
當晚總經理找了下游廠商的老闆和最會喝的業務經理當陪客,就在常去的餐廳設席請他們吃飯,當然又是搞到大家酒酣耳熱,七八分醉才結束。然後這些為人師長的就有人提議要去唱歌,總經理是老江湖了,當然明白他們的意思。就派車把人都載去有伴唱公主的卡拉OK。
到了卡拉OK,除了我之外每個人都叫了一個陪唱的公主,總經理問我不用叫一個嗎?我說不用了。那些為人師表的除了各人唱歌之外,開始醜態畢露,個個變成流口水的色老頭對伴唱公主上下其手,真一幅酒池肉林的景象!因為我是主人要掌握全局進度,所以我一直保持清醒,看著這些披著領導和教授皮的人渣什麼時候要散場?結果一直熬到了晚上十一點多,看他們都沒有結束的意思?於是我告訴下游廠商的老闆,時間差不多了,可以買單了。其實行前總經理早就拿了一疊人民幣要我準備著好買單,但他叫來服務生就拿自己的卡片給他去刷。(廠商被邀自己清楚,就是給他機會來請客買單的。)有的「教授」意猶未盡,還問附近有什麼地方可以開房間?要把小姐買出場...
--------------------------------------------------------------------------------
這半年又發生了一件事:總經理跟我說公司一年的車輛維護費用太高,要我去關心一下。
公司司機班有二十多個師傅(大陸稱司機叫師傅),一共有大大小小二十幾部車,我調出歷年的車輛修理費用,高到令人瞠眼結舌。於是我就親自走訪鎮上三家大型修車廠,其中當然包括公司固定去維修的修理廠。一一和他們訪談並訪價,並誘以合約的利潤,然而原來公司經常維修的保養廠似乎沒有降價的意願?鎮上無人不知公司是東升鎮的命脈,全鎮再也沒更大的公司了,當然都想做我們這門生意。
剛好副董事長的賓士車出了問題,於是我就叫專開老闆座車的司機李剛開去,要車廠報價。然後又去另兩家要他們察看和報價。
結果,我自己去找的兩家車廠估價竟然比師傳常去的固定車廠低了一半(大約近萬元人民幣)!自此我敢肯定其中一定有鬼。
因此,為了幫公司省錢,我當然要李剛開去我找的新修車廠修理。但送修期間,車廠經理又打了一通電話給我,說估價要增加,有額外支出,要我親自去看一看。

後來車子修好了,我替副董的老賓士省了八千多人民幣。並且我叫司機班集合,下令以後修車要先經我詢價核准才能送修。(這樣司機不能先斬後奏自行決定去那裡修,就沒搞頭了。但這樣似乎擋了他們的財路?種下了後來的種種禍端)

首先,我接到財務經理的電話,問我副董的座車報帳裡有一個零件(價值約二千人民幣)明明沒有壞,為什麼要換掉?我就覺得奇怪?怎麼財務經理沒事會來問我這麼專業的問題?於是我據實以告,因為故障的部份在裡頭,那個零件生鏽解不下來沒辦法修,卡死在輪軸,若不換掉就無法拆解修理故障的部份。當時修車廠有通知,我還親自鑽到車底下去印證。是我答應了他們才敢拆換。後來財務經理私下告訴我,是老闆的司機李剛去告狀,說我跟廠商勾結,所以她才會打來問。

我聽了當然怒氣衝天!司機班是我的屬下,李剛雖是老闆在大陸時負責開車的司機,但也不能這樣陰我!如果不讓他清楚誰是他老大,以後司機誰還會聽我的?所以下班時,我就把李剛叫來訓斥一頓,問他到底誰是他的直屬主管?受不了我的訓斥他竟然發狂,撂下一句:「老子不幹了,這樣行了吧?」
我聽了更火大,就說:「好!明天我就等你的辭呈!」

結果三天我等不到李剛的辭呈,總經理卻找我了解事情的經過。我據實以告:「如果他不走人,以後我怎麼帶人?」
結果後來,副董事長(董娘)也打電話給我,幫李剛說情。我跟她說:「我為公司省錢,結果被他污蔑貪財?污辱了我的人格不說,除非他當著大家面前來跟我道歉,否則我沒法原諒他。」
後來,李剛果然畏畏縮縮的來我桌前向我道歉,老闆娘都出面了,我也只好不提開除的事,但我要他寫了悔過書交上來。

但後來又發生了一件事:董事長邀朋友來東升渡假。當晚就要入住公司。劉興波事前已整理打掃完成,跟我說一切都沒問題。我也去走了一圈看看沒什麼異樣。結果到了半夜十二點,我接到董事長的電話。
「你到底有沒有在管事,我和朋友回來要洗個澡都沒熱水?真是丟臉!馬上給我修好。不然就走人!」
我即刻打給劉興波和負責水電班的劉宇,也親自去公司看是怎麼一回事。結果就在司機班前的圍牆下涵箱,熱水管竟然破掉而水都流進溝裡。(可是白天明明都好好的呀...)我當時沒想那麼多,只是要劉宇立刻叫人修好並跟董事長回報。但事後想想,一定是有人知道董事長要來,故事扯我後腿...會事先知道董事長要來的,除了總經理和劉興波,就是待命負責為他開車的李剛。
--------------------------------------------------------------------------
由於大公司有很多衛星工廠,那些供應商為了能取得更多訂單,每個禮拜都有人要對公司的高層拍馬。總經理是掌權者,一周少不了要應酬兩三攤。當然我執掌兩個重要部門,也都在受邀相陪之列。然而每次應酬,現場總是杯盞交錯,到最後聲色犬馬不醉不歸,實在是在為工作燃燒生命...。雖然總經理知道我因痛風不愛應酬喝酒,不會強迫我,但隻身在外晚上也沒什麼事,來吃吃好料一周參與一次總是有的。
但這種酒色財氣的生活我實在是避之猶恐不及,但身在其位又不能不去應付。半年後,我第一次口頭跟總經理請辭。當然總經理已把我當成左右手,怎會答應?

總經理慰留之下,我又繼續在公司留任,但終於來了一個煞星,那就是董事長新聘任的姓田的CEO(英文名字叫Eric)。Eric來公司就任CEO有兩個原因,一個是公司最大的訂單,美國的沃馬公司訂單被競爭廠商搶走;其二是董事長要從副董(他老婆)手中奪回公司主要部門的實權。因為管理部我的主管總經理和生產部總經理兩位最高主管都是副董的人馬。

Eric還沒來到公司,總經理就知道會有一翻腥風血雨了,但對我來說一點差別也沒有。反正我只是在自己的本份上做應該要做的事,如果做不下去了,回家便是。反正我已經在大陸留了超過半年,這本不是我的計劃,家裡也一直要我回台另外謀職。
結果Eric一來,總經理就交代我為他辦一場體面的到職典禮,廣邀所有的下游廠商和來賓,還在會場設了紅地毯和2排羅馬柱,根本像星光大道。我親自任司儀宣報整個典禮流程,這也是我第一次的司儀經驗。場面可說是極盡給他面子,但實際上公司的運作都操在兩位總經理手上。

Eric就職後,他開始一個部門一個部門開起新任介紹會,主要是自我膨脹他的豐富資歷和能耐,也藉機認識一下公司各部的主管。等全都見過後,就一一召見各部主管了瞭解部門業務。當我被以管理部和人資主管被召見到集團總辦公室時,在他說明他的理念之後問我對他有什麼建議?我真的太天真了,居然老實告訴他:如果要快速進入狀況,公司生產部小總最清楚;管理部則由大總負責。也許跟他們請教會更事半功倍。
也許他就任前董事長就有跟他說些什麼?所以沒想到我這樣建議竟然令他勃然大怒?拍桌訓了我一頓說他是集團總,憑什麼要他去問他們?應該叫他們來跟報告才對!(什麼跟什麼?關我什麼事,我那裡知道你派頭這麼大?)
沒想到接下來就開始鬥爭行動了。Eric已把我定位為大總的人馬,想方設法想要先除去他的左右手而後快。
第一個被除掉的是業務經理。他真是可憐,平時應酬時專門被拿來當擋酒的酒桶,根本用命在換工作,沒想到Eric把訂單流失歸咎於業務部,把任職多年的他開除。我私下聽說,老闆也沒辦法,為了同情以他的全薪資遣他。
然後Eric飛了兩趟美國去找沃馬公司,希望把失去的訂單找回來,但顯然沒能成功。後來對廠區環境進行大整頓,一個一個廠把廠長叫到現場臭駡,我和大總則也在一旁罰站,也跟著挨駡。
此外他又把一些次要或較小的訂單取消空出主要生產線,以配合沃馬的大單需要。結果得罪了一些較小的客戶,(不接單,看他們量不夠大就不做)紛紛轉向別家下單。

由於我的部門和生產較沒關連,Eric對付我的方式是用盡一切方法找我的碴,找機會痛駡我,看看我會不會自己走人?
比方他第一次打電話駡我是為了他人生地不熟,下班外出不知道路。但他三餐都有公司安排,上下班都有專車和司機接送。下班後也可以叫值班司機送他到任何地方去。在我的觀念裡,下班之後是自己的事,要自己去認識一下附近,有什麼路什麼市集或商店,難道都成年人了還要有人導遊嗎?在台灣可沒有這種服務的呀!
結果被他一駡,管理部成立了新人環境介紹,凡新到的幹部公司都特別派車載去鎮附近介紹一圈。
第二次是在電話中破口大駡:
「你們管理部在搞什麼?我一個集團總要一支筆都沒有?你是什麼管理部,難道我要自己去跟你拿筆嗎?」
說來真是可笑!他這個集團總上班都有專人服侍,有一位高學歷還會講英文的專任秘書。依正常狀況秘書只要填寫文具領用單就可以來跟管理部領。我那裡知道他什麼時候筆沒水,什麼時候沒筆用?但他不去駡他的白痴秘書直接打來駡我,這不是很好笑的事嗎?

我的直屬總經理知道這些事,也明白他想方設法要把我幹掉,只差找不到好理由。或總經理在他不好出手?後來大概他向董事長報告了要開除我,這消息傳到總經理耳裡,要我寫一封信跟他道歉。
我又沒做錯什麼,要道歉他的筆沒水沒馬上給他嗎?還是道歉剛就任下班沒帶他去到處逛逛?
但總經理要我寫,我只能照辦。當然,我的道歉信只是說明事情原委,順道致歉。總經理看了又要我東改改西改改,改成卑恭屈膝誠意認錯。才傳mail給他。
但這封信根本沒有作用,頂多延後他對我下手時間而已。

美國客戶終於要來公司參觀了,全廠打掃得一塵不染。當然我屬下劉宇管的庶務班也忙得不可開交。結果就在董事長巡察視研發部之後,我被董事長叫去駡。我到場時,董事長指著研發展覽室裡一個垃圾筒說:「那是什麼?為什麼把這種東西放在這裡?你在搞什麼東西?下次再這樣我就要你走路。」
我的天!是誰把垃圾筒放在這裡?我一邊道歉一邊即刻把垃圾筒拿走...(但心裡想:有這麼嚴重嗎?這樣就要開除我?)

後來,Eric又聘進來一個人資經理,並把他放在我上面當我的頂頭上司。意思是我被架空了,實際上我做事,他核准。他才是管理部和人資的真正主管。總經理當然知道他是Eric派來取代我的,當然一報到,總經理也是他的直屬主管,就藉口要幫他接風,要我陪客派車載他去吃飯。同行的當然還有總經理邀的下游廠商老闆。
當晚不知為了給他下馬威還是真招待?在場的人故意輪番灌他酒,然而我則如坐針氈不太喝,到後來他臉紅耳赤快招架不住了,我才出手拿了他的酒杯說:「來,我幫你喝!」(原來總經理真的是要給他顏色看看,為我吐一口怨氣?其實我根本不在乎呀...事後總經理在車裡跟我說:「你早就該跳出來幫他喝了...」)
這一次的鴻門宴,我想他回去一定連膽汁都吐乾了,少說要休養一個禮拜不能回復正常。隔天果然到了上班時間還不見人影...果然喝掛了!他一定嚇到了...事後一定會報告Eric,而這讓兩派勢力的樑子越結越深,也更加快了我被陰的命運。

人資部只有六個辦事員,新來的人事經理把他們都搬到二樓和自己一間,不再和我同一個大辦公室。但管理部的人都聽我的,他連誰是誰都還丈二金剛沒法去管。
時隔不到一個月,輪到總經理回台休假。
在他休假的第三天下班的時候,當時辦公室裡只剩我一個,人事經理忽然出現,跟我說:「你做到今天,可以走了!」
我一時無法理解,問他說什麼。他說他也沒辦法,是集團總下的命令。
我說,要我走總要有個理由吧!我被開除的原因是什麼?
他說,他只是奉命行事。不要怪他。
我很生氣,坐在我的辦公桌後跟他說,你叫姓田的來跟我說。
他看我不甩他,只好到一旁打電話,我見他似乎在電話裡挨駡...。
後來掛斷電話,Eric當然沒來,也沒打電話給我,來的是大門口的保安組長。
我看到保安組長就跟他說:「你是來請我走人的嗎?」(他是我的下屬)
組長吱吱唔唔地回:「沒有沒有,屬下不敢...可是集團總打電話去警衛室...不能不來。」
那人事經理也不敢多說什麼,也不敢再趕人,就杵在那邊看我走不走。
於是我只好打了電話回台請示總經理,並告知這處境,問他:「我該怎麼辦?」
結果總經理說,你先回來再說吧!(台灣)
這樣被開除,我連一秒留在公司都不想!於是我忍住怨氣,就開始把一些私人的東西打包,回到宿舍把要交寄的行李也打包,並交代劉興波幫我寄回台灣,也訂好了隔天早上的機票和送機派車事宜,準備回台。晚上想想也該讓員廚老闆娘知道一下,我打了一通電話告訴老闆娘,她說要為我餞行,我說不必了。就出門去了。

雖然我早就想離開大陸這種生活,但是被這樣無預警被開除真是無法接受,而且是大家都下班公司沒人的狀況下...枉費我一直對公司忠心耿耿不貪不取。
翌日清早我到大門口準備乘車往機場,保安見了我都頗同情且安慰我。台幹之間的鬥爭如此見骨見肉我也不想多留一分鐘。後來有人傳了公司的公告給我看,我差點吐血:居然說我洩露公司機密予以免職!而最可笑的是所謂的機密是指劉宇做了一份公司課長級以上主管的通訊錄,檔案裡面把Eric的手機號碼也收錄了。(是怕被公司的課級以上主管打電話詐騙嗎?)而這份資料是管理部負責整理發出的。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連這種理由也想得出來?!

原以為總經理會為我作主,但回到台灣總經理表示他也無法改變既成事實,公告既出不能當兒戲。但最後他幫我爭取到資遣費,總算沒有用免職開除處份。
我終於如願離開了家族爭鬥凶險且可恨的中國大陸,卻是這種極度傷害自尊被惡鬥走人的結局...雖然意外領了一筆遣散費,但這對我的職場生涯是很惡劣的打擊!使我從此對家族企業極度厭惡。寧可屈身於基層過簡單的上班生活也不想再被捲入高層的權力鬥爭中。
===========================
我走了之後沒三個月,新任的人資經理也扛不住人資和管理部了,自知來錯了地方,辭職走人。(也許總經理也有關係,我被Eric做掉,總經理一定不會給Eric的人馬好日子過的。)

事過半年多,大總有一天打電話給我:告訴我姓田的被炒魷魚了!他因為沒拿回沃馬訂單,又害公司得罪了一些其它的顧客損失很多次要訂單。終於被炒魷魚,而且公司還對他提出告訴。
他走後業務經理又被找回公司復職,而且全部台幹都升了一級。


===========================================
後記:離開這家公司一直到現在才有勇氣把這段丟人的往事一一用文字記錄下來。剛剛去古狗了一下,竟然發現公司已經走下坡,正打算賣掉...。心中沒有一絲幸災樂禍或悲哀。公司的昨日榮景走到這步田地?那些股東們的臉色肯定不再春風了吧?那些共事的台幹們何去何從?大概也會作鳥獸散了吧?這一年半就像我的一場夢,但昔日黃花又和我何關呢?




參加台幹組成代表公司的球隊參加公司際籃賽
(悄悄話) 2019-08-12 08:31:34
(悄悄話) 2019-08-05 21:26:51
(悄悄話) 2019-08-05 14:5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