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2 11:19:20

聊聊

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呢?
似是越發敏感了起來
不論是別人的字句或是自己的情緒

不想影響別人
也覺得自己似乎不應該對人撒負能量
明明身為學生的我
一個渾渾噩噩過日子的我
看上去很好命的我

有什麼好壓力大的?
有什麼好跟人吐苦水的?
有什麼好在那裏莫名其妙的?

環境使然,我很獨立,我很堅強
真的嗎?我獨立嗎?我堅強嗎?

如今,好像隨便一句話都可以打碎我的堅強
細數這一兩年或是更久之前

到了大四仍然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
或者該說,想做的卻被財力擋在門外或被阻止

那我還有什麼是可以做的?
當個大家都認定的快樂仔?
給予別人快樂,那我呢?

約一個月前被講只要進公司當傀儡就好了
一個月後又跟我道歉卻勾起了本以遺忘的記憶

與朋友們漸行漸遠
突然來了訊息不論是對象是誰
都讓我提不起勁或是讓我瞬間心跳加速
若理解無誤,是焦慮吧?
但是為什麼焦慮?
明明任何一個對方都沒說什麼特別的

看著專題群組或是相關人士傳了訊息
看著住宿群組跳出這樓層很吵之類的訊息
不論對象是不是我,都讓我焦躁到不行
現在甚至還有點胃酸逆流的錯覺

當有一次跟讓我意識到焦慮這狀態的朋友
說著自己的狀態幾次之後
一次表明了自己這樣會讓他的焦慮併發
我就不再說了

當知道哪個朋友對於怎樣的詞彙、貼圖感覺不好的時候
即使是自己在喜歡使用的詞彙貼圖也會就此打住不再使用

這算犧牲嗎?如此微不足道?

好像為了保全別人的平穩快樂
我就可以扼殺掉所有,儘管是自己喜歡的事情

跟去年一樣
我莫名地又失去了好多好多的動力
任何事都不再得到我的專注

明顯知曉自己該做什麼
卻又不能控制的彷彿本能一樣排斥著執行

一次兩次在遇到事情時跟朋友說
次數多了
也許也不好回應了
也許不知道怎麼回應了
或許覺得煩了

回應逐漸減少或是就此已讀
有些時候甚至彷彿我的訊息如同我的人一樣存在感歸零

即使不是真的
卻讓我就這樣停下了
不再訴說了

明明以前即使只是自己一個人也好好的
現在卻好像會有點寂寞了?
想找人聊聊天
可是找了人選又遲遲不敢說出去
怕那一個個都遠離自己
怕自己說的每一件事情都微不足道卻給人添麻煩

即使逐漸失控
也要偽裝著自己

打成文字
有好一點嗎?

打出來了,不論是怎樣的平台
我希望人看到嗎?
可是看到了又能怎樣呢?

可以期待嗎?
不,期待了又要期待什麼呢?
期待了就也會有更大的難受,對吧?

噗浪帳號從一個變成兩個最後成了三個
一個原本的帳號,家裡出事後怕負能量過多
就創了一個專門發負能量的
久了以後
又開了一個只有自己看的見的

玄,在嗎?
我知道你在的,我不該不信你的
我不應該去接觸的對不對?
嘗到了禁果,如今已失去了原本的樣子
可好像已經不是那些問題了對嗎?
如果你與我不是同一個人
我就有可以放心把一切交之的人了

上次夢見了,或者也可能是看見了
床邊站著一襲白衣發著光的小孩子
滿腔的壓迫讓人難以呼吸

不論這是夢還是現實
不論這是真還是假
卻都讓一個已經不知該如何是好的人
就這樣有些不該的期待著再一次見到
想著如果能聊上天就好了
如果能讓我傾訴就好了

病入膏肓了吧......

唉,打出來又如何呢
能改變什麼呢

一個人的狀態依然不變,不是嗎

上一篇: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