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財犬」天天送餐券!
2020-02-13 09:50:26冠潔

人生中永遠未知的另一面─バナナマン《one-half rhapsody》

年初就收到的バナナマン2018年單獨公演『one-half rhapsody』,一直到現在才有時間看。

覺得這場的段子跟往年又微妙地一味違う,看了(一樣擱置到現在的)訪談提到其中有一些一直想嘗試、或是其實多年前早就寫好但總覺得不太適合現場表演的段子終於拉出來做,覺得有些段子或許就是在等一個適合的主題。

乍看有些意味不明的標題『one-half rhapsody』貫穿整場演出的隱藏主軸其實是「選擇」與「雙面性」──每個人都有秘密、有不想被人看見的一面,也看不見他人的另一面。而我們的人生,終究是在不斷的選擇中前進。
那些被我們捨棄的選項,成為我們人生永遠未知的另一面。
 
開場的「GAME of which」透過日村和設樂玩遊戲的過程,帶出「回憶和未來哪一個比較重要」的思辯,未來有著無限可能、回憶卻可能充滿想要抹除的不堪。

「對當時的我來說,『現在』或許是個還算不錯的未來吧。」

看似不經意的一句台詞,看完整場演出後回想起來,卻是最緊扣著每一個段子的隱藏主題──無論是「Bitching」中不斷抱怨家庭生活的日村、「大村なつお」中被謎樣男人說教、對何謂正確感到迷惘不知如何做決定的大村、「cocky TODA」裡被新進員工瞧不起而想方設法想鞏固自己尊嚴的日村(真的是好喜歡他們的上班族段子)、無厘頭的「snitching at the PIANO」中追尋自由演奏的設樂、以及末尾的同名段子「one-half rhapsody」裡離鄉的設樂與來訪的舊友日村,在回憶過往的同時層層揭開已然蒙塵的往年記憶下深埋的真相……
眼前所見不代表事情的全貌,而那些不願說出口、不惜用謊言也要掩蓋的不堪,都只是想讓人看到自己最好的「現在」。

但比起他人眼中看起來的模樣,真正重要的或許終歸是:對自己而言,真實的「現在」是不是一個好的「未來」呢?
畢竟我們永遠無法真的得知每一個選擇背後、被我們捨棄的另一個可能性,將會發展成什麼樣的人生。
只能過好每一個「現在」,活成不愧對過去自己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