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05 14:05:47浪跡者

第十八次 拆卸

我數著每一次的拆卸重組

離開了歡愉氣氛的空間

回到了現實

酒精麻痺不了拆卸的疼痛

我笑著說,沒事,我無所謂

眼淚卻又不自覺的滴落

這些日子以來,陪伴我的是萬芳的「愛上你給的痛」

但這樣的疼痛是無法癒合的傷疤

它不斷的被自己撕裂了又癒合

留下了醜陋的疤痕

這一次,不知道會拆卸多久

喃喃的道出了我想刺滿全背

讓痛加上痛

痛的徹底一點

上一篇:全身而退

下一篇:2018/12/06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