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 0 |收藏 0 |推薦 0
2017-06-19 22:37:39It’s Me

寫文章

星期六交了一篇報告,第一次以輕鬆,故事性方式來說明比較嚴肅無聊的專案。
沒想到竟意外地獲得主管好評,也許一板一眼,刻板無聊的東西太多了,也不缺我這一篇太"知識性"的文章或簡報,但是如果文章可以讓看的人一邊紓壓,一邊哈哈大笑,又可以理解你要表達的東西,甚至站在你這一邊,這樣文章的力量可以變成自己的力量。
難怪有人說"會說故事,世界聽你的"大家都喜歡聽故事,都喜歡看熱鬧。

已經很久沒有寫過這種東西,想像力跟創意已經塵封太久不曾啟用,生鏽了。
但是一旦確定脈絡跟主題重點之後,情節跟前因後果就意外的順利出現了。也許很多東西只是沒有使用,他從不曾遠離。
在書局看到一本書,提到如果不知道怎麼下筆,就從,"我"開始,我喜歡…我不喜歡…我討厭…
以前書記官同事好幾個文筆流暢,行雲流水,又言之有物,如果再加上情感細膩,真的看過很多很有才能但是被公務埋沒的公務員。

寫作是一種力量,語言又是另外一種力量,上週聽到陳昇瑋演講,覺得好有趣,既得到知識,又得到歡樂,真希望我也可以變成這樣的人。
寫作的題材也要從日常生活中去尋找,慢慢累積自己的素材,就像銀行存款一樣,有需要的時候才有的用。
而我的盲點在於,比較自我中心,很難用不同角度跟立場去揣摩別人心意跟思想。甚至覺得那些都離我太遠,與我無關,太過冷血就沒有人性的溫度,沒有辦法感動別人,如果可以練習,心理就算不這麼想,但是可以體會出來可以表達出來,那就不會只有一個我,而是千千萬萬個我,也不會有枯竭的一天。

就像"性侵"這件事,我相信真的遇上是非常可怕的,記得大三就在考上汽車駕照時,騎車去駕訓班領駕照那天,摩托車摔車了,手掌挫傷雖然傷的不輕,還是撐著騎到駕訓班,由於駕訓班教練平時偶爾聊天還算熱絡,他熱心地載我到當地一家天主教醫院看病,手掌照X光,確定沒事後還載我去吃晚餐。吃過晚餐他主動提出到附近仁義潭步道走走,一個20出頭的女生真的不會想那麼多,就傻傻地跟他走在闃黑空無一人的路上,越走越毛…等到我發現不太對勁時,氣氛已經變得怪怪的,幸好我提出要馬上離開時,他並沒有更進一步,這一切也被我淡忘。
事後我才把這一切關聯起來,包括他在汽車駕訓時有意無意提及他跟他太太關係不和睦,而且考上駕照後他居然還打電話主動表示要免費教我開手排車等等。我不是否認世界上善良的人很多這件事,只是直覺這個人的動機並沒有這麼單純。
也許很多人認為,女生會被欺負是因為沒有自我保護好,也需要負一部分責任,但是在我最年輕,對生命跟人生最有熱情跟希望的時代,教會我人性是多麼醜惡,社會是多麼黑暗,尤其是我身邊的人的好意可能都是另有所圖時,我不知道會不會成為另外一個得到憂鬱症的房思琪。
幸好自己一路上遇到的都是真心扶持,善良溫暖的人,也希望這樣的磁場可以持續保持,並且讓自己也成為別人的貴人,對別人有所幫助的人。



悄悄話: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換驗證碼 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