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10 11:53:55萬格格

深度更為重要

昨日因一早就出門閒晃,故未如前兩日般去樓下咖啡館喝手沖咖啡看書,也怕若再啟讀一本村上,結果未完待續(因為接下來還有數日的緊密聚餐行程),強迫症會呈現焦慮狀態,所以稍稍動用了點自制力。(本來都想好要點杯黃金曼特寧試試了呢!)
 
回到住處,洗了澡,後來還是忍不住穿著睡衣批上外套又下樓添購了些掛耳。
 
因為連續二天在店裡從下午待到天黑,所以,我知道店長會在6點半來店裡跟店員換班。
 
昨晚去的時候,果然是店長在。
 
是一個看起來大概50歲上下的斯文大哥。
 
店長:「謝謝你,我看你最近好像買很多。」
村姑:「喔!因為你們家的咖啡很好喝,我想買些跟親友分享。」
店長:「謝謝。」(靦腆)
村姑:「你很喜歡村上春樹?我這兩天在店裡讀完了《沒有女人的男人們》。」(笑)
店長:「喔!對呀!我很喜歡!我有看到你在看!」
村姑:「但這其實是我第一次讀完一本他的書,雖然我是中文系畢業的。」(笑)
店長:「真的?!我很喜歡他寫的《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有一種抽離現實的感覺……」
村姑:「那本我也有聽過。村上春樹,誰沒聽過呢?」(笑)
店長:「是啊!可惜他……」
村姑:「你是說,一直與諾貝爾獎失之交臂?」
店長:「對啊!」
村姑:「但也許他並不那麼在意,有個朋友跟我說過村上曾講過,勝利固然可喜,但深度更為重要的類似話語。」
店長:「是嗎?但我覺得他其實很介意的樣子。」
村姑:「也許吧。但他並沒有因此停止創作。他是可敬的文學家。」(認真)
店長:「沒錯!(喜),看來你也是……」
村姑:「?」
店長:「也是個閱讀狂!」
村姑:「蛤?嗯…哈哈哈,我確實是!」
店長:「那我再推薦你三本書!我真的很喜歡!」(從吧檯跑到書架旁取書)
村姑:「喔!《惡童三部曲》。我讀過了,高中的時候就看完了,我也很喜歡,當時很驚艷,但也許這個年紀再讀,會有不同的感受。」
店長:「沒錯!!!所以我在店裡放這些書,就是希望大家不要只顧著滑手機,可以多看點書!」
村姑:「我懂。」(笑)
 
我當然懂,我是閱讀狂,不是嗎?哈哈哈~第一次被這麼稱呼,感覺好妙!似乎比文青更適合我?
 
如果真有結束單身的那一天,我想要的,是一個可以陪我聊村上春樹,而不是一個只想證明雄性荷爾蒙或貢獻精子的男人。(我實在不需要這些)

上一篇:自己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