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09 21:15:20群台長

〈我沒有辦法〉(二搞)

變成電影的《攻殼機動隊》,完全弱化了卡通

phpPWTWgv.jpg

〈我沒有辦法〉

小明打開了電視今天早上浴室中文(字幕)電影台播映電影版的《攻殼機動隊》

卻無法完整觀賞

Rupert Miles Sanders執導的電影2017

外力不是百分百灰原哀學妹

(曾經單戀的女孩至今

,依然是瀏海的灰原哀)

不是學妹,

是灰原哀,曾經以靈魂愛上的灰原哀。

雖然研究所之後的小明不具備閱讀原文書的能力

卻也依稀能夠分辨英文soul;但是,劇中演員的發音與字幕不對

彷彿學生時代欣賞壓縮的盜版電影

畫面分解成馬賽克演員身段科白台詞走位與字幕完全不對

或者是欣賞a教育片

烏黑秀髮、明眸皓齒慧黠流眄雲鬢霧鬟青絲齊耳的出水芙蓉,巧笑倩兮地望向鏡頭處也就是觀眾小明鶯聲燕語。

螓首蛾眉,佩玉瑜珥,顧盼生姿

(而不是對著身畔的伴侶)。可以被歸類,可以被建檔,可以被抽取。

感覺和自己的切身經驗不對,感覺倍受打擾

小明關掉電視,進行本文的書寫。

(不是因為灰原哀)不再流連於宗教場所與特殊教育場合之後,

小明沒有辦法觀賞完整部《攻殼機動隊》,擊打一直一直潮汐女王頭野柳成為沒有防護罩的觀光勝地自然景點文青們苛責政府單位和貪婪的人性推託之詞一樣:沒有進行教科書式的保護。

(白話文是「屋漏偏逢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

以靈魂愛上的女孩。

不是柏拉圖。

分享小明日前得到的感動

在一座廟宇供俸著「五營神將」的偏殿中

大學中文系、歷史研究所畢業的小明意外地發現了其壁畫竟然是麒麟

一座由「禮門」進入、由「義路」外出的地方角頭不是孔廟

這種感動猶如醫學研究生化的人員

不斷地調劑

終於在世界末日之前夕出現了與之相應的瘟疫

(我的相信不是向壁虛構畫獅爛的創舉聖人制作)

爸爸,為什麼其他人的爸爸都去上班,你卻跟我在動物園裡晃?

引文:駱以軍《遠方》

天主教信徒的前副總統放棄了禮遇,而選擇有薪水地繼續工作

「為主作工」似乎是基督徒們的信條之一?

主要?

電影《攻殼機動隊》的片首,

灰原哀醒來之後

博士告知其身、心狀況,電視台放送的台詞如同小明在網路上找到遍布病毒的免費中文視頻網站一樣:

Only your brain survivedWe made you a new bodyA synthetic shellbut your mind your soul your ghost……

小明記得大學時代,曾經翻閱瀏覽過「世紀末」集社

與駱以軍潘弘輝鄭穎老師同班的同學戰克傑,

在和王仙明合作影印然後釘書機的詩集中

---沒有版權頁---不知道作者是誰---

第一首作品〈儀式〉原來是完美地抄襲複製貼上這部電影的對白而成,其曰:

……(佚凡案:前略)

角色被任意錯置著

我們握著人性

並盡力揉皺些

將感性的渣滓

餵養殘廢的愛情

同時

以不需藉口為藉口

安心地離群流浪

(臨走還向羊毛揩淨自己的汙穢)

我們仍然見不得別人髒

(小明案:後略。)。我們依然見不得別人髒。

看到了電影的中文字幕翻譯,(可以被歸類、可以被建檔、可以被抽取)

主要粗製濫造,小明笑了笑:「……但是妳的意識、妳的思想、妳的靈魂……

這不是柏拉圖的靈魂(in its own right);或者:「柏拉圖不是傳統市集販售的雞蛋糕模型奶油打造correct match

世界不是二元

小明有幸,之前曾在偏鄉任教於國中、高中

學生對這個整天說笑話超幽默而且圍繞在布袋戲與漫畫的老師感到新鮮

學生們國中時代就已然觀賞了押井守改編士郎正宗而製作成卡通的《攻殼機動隊》

小明一直一直要到很後來的大學年代

才從室友的電腦教育片的資料夾以外的歸類檔案中無意間因緣觀賞此一神作

然後與同學討論繁複的花開彷彿萬花筒

不斷不斷變異所有對白都可以指向無限延伸的哲學討論疑難

從未被解答新的困惑又出現了吸睛的目光

初戀

第二次戀愛依舊對相似的女體沉迷

第三次戀愛也是

……

那時候的小明未曾預料到日後會口齒不清地在講台上,以「老師」之姿

提供給未成年的學生們如豬籠草綻放成年人無法察覺的芬芳吧

好奇疑惑更深入

或者說是:沒有、不是的前方早已成形

看不見的城市、不存在的歧視

(小明不再探索宗教與特殊教育場所了)

關於「發現」,或者「發明」:什麼才是「歷史」?

那時候教到了「古文運動」,小明不知道如何告訴學生們隊友包括韓愈以及素不相識的蘇東坡、蘇東坡回文頂真王安石愛恨交錯人消瘦張雨生彼此是隊友也是政敵

文學如何完成那些沒有?

歷史如何表示前天尚未是疫情蔓衍的昨天?

研究工作,那些背後支撐的力量之巨大

工作

例如墨翟

(與孔子同時人)比較弔詭的是,

史遷沒有寫下專門詳記墨子的篇章,而在〈孟子荀卿列傳〉中帶過。更甚至,

其敘述之文辭「於是推『儒』、『墨』道德之行事」

遠遠早於該卷中提到的「墨翟」!

後人研究,墨子其實也師從儒家;

只是無法忍受太多的繁文縟節揖躬進退

於是創立了也尚堯舜之道、研讀經典的墨家

並且以儉而難遵的工人階級自居。

小明確認了自己的字幕,確定自己寫下「工人」,而非「勞工」階級

小明回想起繼板橋龍山寺之後,日前參觀萬華龍山寺。

陰雨漫漫波瀲翻翩帷幕中,到處都是下跪的信徒

小明受到了很大的震撼

當時心中出現的字幕並不是高知識份子(後段放牛班碩士)的噓嘆

(啊你們這些愚昧的迷人啊!破病就應該要去給醫生看呦!)虔誠下跪禱詞不斷的呢喃擲筊的或許不是自己,而是家人、親人、友人、股票、演藝人員……

在月老的神像前。

尚未成為眷侶的痴漢,虔心為戀慕的灰原哀祈禱。

那些沒有,

例如「出山」。

台語喪禮的出殯之謂。而清代段玉裁注東漢許慎《說文解字》「僊」條,表示「入山長生」、「即『仙』字」。

死亡,或者沒有。

比較可以反省的是,這其實是隸定之後的異體字;透露著人類開始的思維或許僅是「長生不死」,尚未有彼世的宗教意涵。

如同硬碟的備份。

備份,還沒有用到,可是存在於世。

這種震撼如同小明那些天賃居於不遠處的青年旅館中

(櫃台上方有著「主賜平安」的木匾):提供可以拉下不透光布幕、有著燈座與插座的個人床位十二人房小小一間;然後公共浴廁、公共餐廳、公共食堂在另外一棟建物當中

小明反省太平天國的大同盛世,以及中文之謂例如幼稚園時代去沒有牙醫執照只是鑲牙功夫了得的醫生叔叔診所中療癒等待被唱名對號入座診間時

發現了各色服裝穿著人群如皮影戲微細動作靜置的空間有著巨大的水族箱

各色魚群包括紅龍穿梭其中

卻不起衝突沒有言語靜靜地睜大眼睛彼此摩肩擦踵

小明想起了成語「摩頂放踵」。字都很像,大概是未來「國家」的雛型吧?

雖然,小明沒有辦法觀賞完被稱譽哲學思想的這篇電影,也沒有辦法和那些複製貼上影評的觀眾真正討論黑格爾和康德(因為小明沒有閱讀原文書的能力)

沒有觀賞完這部電影的小明,發現了中文字幕猶可商榷的翻譯,即時地以手機在網路其實是臉書發表,卻遭到了「何不食肉糜」的嘲諷以對。

關於公開的電影、關於公開的園地、關於(藏鏡人)公開揪群聚眾地嘲諷。

關於小明以公有的知識字幕回答,譏嘲依然

直到小明上了維基百科探查女主角Scarlett Ingrid Johansson和日常的剪影

驚訝地發現竟然不是灰原哀!

才公開地表示自己因為私情,而無法完整觀賞完整部電影;代天巡狩的征伐聲浪才逐漸平息。

小明才彷彿合理。

(好像在公園或停車場目睹流浪狗在公廁外就地便溺,大聲糾舉卻無人在意一樣)

語言障礙的小明想起了演出電影《王牌威龍二:非洲大瘋狂》、罹患憂鬱症狀的金凱瑞(雖然Google是「占.基利」),距離電影《上帝也瘋狂》似乎很久的時間了。

如果,「幽墨」啊寫錯字了幽默是故意的放大……導演Rupert Miles Sanders是否也可以被比擬成剛出校園的新秀,然後執導了這部其實各成名巨導(包括教育片)都會輕鬆完成的作品?

熬夜就可以讀完《達文西密碼》,卻好多年沒有翻完《玫瑰的名字》的小明似乎知道了為何有些文藝青年故意錯置地厭惡美帝。

雖然小明沒有辦法。

不是因為灰原哀。

不是因為妳。

 

初稿於6/17/2020 1:06:08 PM又被Line台語群組中素未相識的人嘲諷揶揄「四書五經讀透透,不識黿鼇龜鼈竈。」;雖然我的研究是漢代之於先秦,而不是朱子截句後的體系。



IMG_20200809_210752[1].jpg

在所謂的「文本」text而非「作品」work領域,培訓對於大部分的台獨人士以及其傳媒例如自由時報日前「鏗鏘集」的不滿是,我不知道為何一群其實受到敬重卻沒有顯赫學歷的老人,一直要堅持「稗官野史比『正史』更接近事實。」。
和《穀梁傳》相較,《左傳》更接近稗官野史,內文超多「某與某私」、「與某通」的時報周刊@@芒果日報@@
而如果去除大中國主義者的「正統論」此術語,「正史」由後出的朝代「修纂」(請注意此動詞表示有一大資料庫data base在進行,也就是不斷地修訂),更貼近了今世所謂的「客觀」。(當然也代表其王朝的統治權力所及,取得天下各文書之合法化)
而五行相生與五行相剋的學說,也某一層面地表示了請不要草率地表示史書一定因此誰誰誰反對誰誰誰。
在在地都表示出了對於「學術」的輕蔑,雖然讀書人多半是胖子而且在冷氣房內喝雪碧。

台獨若是這樣,那乾脆被菲律賓統一、用汽油消毒口罩好了:每個人都有(會),就是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