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 0 |收藏 0 |推薦 0
2017-03-20 18:18:29佚凡

【轉錄】〈警察國家〉(五稿)



2017-03-20 (7).png

其實是日前與網友在臉書上談起
了勞思光先生《新編中國哲學史》與馮友蘭先生《中國哲學史》
 
 
想起了有一篇好像是黃進興或者王汎森陪同余英時先生
出席研討會,會議上眾人有意無意地避開馮友蘭先生的文章
 
(想起了不少面孔)
網友談起了四子書,白爛的佚凡隨即想起了《文心雕龍》之
〈徵聖〉、〈宗經〉,以及《史通。模擬》
 
這些佚凡本欲從王士儀先生《論亞里斯多德《創作學》》完成的篇章
 
(看起來好像很神聖偉大?)其實都是以前不用功的年代遺留下來尚未完全整理得當者
 
有經學的傳衍,為何要製造階梯?
 
《兩宋以來大學改本之研究.民國與海外改本》中對於「簡牘」的探討
 
於是引發起了佚凡這個不好好用功的小白之困惑什麼叫作出土
 
什麼叫作被埋在土裡面?
 
然後就發生了李永得先生的「警察國家」事件
於是完成了這篇呢喃
 
本文的一開始是Dear R〈問聃〉
就像是之前的〈我覺得亞馬遜雨林的河水汞汙染肇因於一例一休和儒教遺毒〉一樣
 
若被以為是小屁孩的政論文章,那其實也無妨了
 
終於修繕完成了,還請指教,謝謝
關於那些美好
 
除了徐懷鈺、廣末涼子之外
我不願相信

(或者「製造階梯」,其實也在「經學的傳衍」裡面?)

不要讓妳的感動變成假的




 

〈警察國家〉

    井然有序,羅智成〈問聃〉、妮可基嫚與伊森韓特主演的《大開眼戒》;然後,我想起了前總統陳水扁就任天龍國國王時的澄清吏治。

    總是困惑著為何中文學界仍然談論著柏拉圖其實沒有寫的「理想國」,而不撳按方向燈聚焦於霍布斯或者中華民國憲法的固有疆域黃帝大戰蚩尤?

    或者周穆王八驥巡狩天下,大陸的網路小說《一代軍師之隨波逐流》有提起。(這篇確實不錯,不是以前提的那些破爛不入法眼的演義。)

    或者,村上龍《寄物櫃的嬰孩》或者村上春樹《世界末日與(啊!這篇又忘了先聲明本人和你們一樣厭惡廣末涼子以外的所有曰奴人。)(尤其是至少擔任過兩次主角的堂本剛這天殺的。),終於不再是形跡可疑、鬼鬼祟祟,終於可以安心寫下去,也知道自己會被批評詬病的原因絕對是在第一個字之後了。

    不會像是陳映真前輩般地被檢舉;也不會如溫巨俠般地被遣送到境外;更不會像是日前的新聞所述,我國(台、彭、金、馬、南沙群島)女子被新加坡四名男子性侵得逞了。

    然後,大家是否就會異口同聲地表示必須鞭刑?必須鐵腕取締制裁像是菲律賓總統杜特帝授權給警察在未經過法官審判之前就可以直接開槍?像是所有警匪槍戰電影中警車總在女主角例如廣末涼子重傷男主角用皮屑芽孢菌想都知道也只能是我虎軀一震、王霸之氣迸發遍體鱗傷地解決完所有壞人之後才緩緩地趕到充當救護車?

    還有活著的希望,還能救,還能去外太空。

    就像是當年外婆的葬禮上(默禱),我們已經輪班熬夜地守靈好些天了,最後一刻焚燒了紙錢、洋房、跑車……大家手牽手、心連心。

    共創壞人,例如,鹿窟事件。

    例如,今(2017.03.20)天,客委會主委受到警察臨檢的李永得先生表示台灣是警察國家嗎,在不知道內容的《反分裂法》已經實行,我國《國土計畫法》已經頒行、《保防工作法》或許被立法院退回再審議、《國家情報工作法》第三十條之一早已增訂的今天,台北市議員劉耀仁的態度是?

    (必須有侯孝賢導演《悲情城市》的字幕充當文青,或者陳某《火鳳燎原》的黑底。)

    或者,戰後,川端康成陪伴在睡美人身旁的老兵;或者,吉本香蕉的詩織。

    那些沒有,那些不被方向燈提起者。

    是路況,或者目的地?

    於是,始終懷疑著從陵墓中的出土,除了人參之外,所有的出土都是被埋在土裡;而以前有國家的時候有「祕府」,所藏者為祕書,不是由廣末涼子所飾演。

    不給壞人看祕書,雖然,壞人不一定是外人。

    有些時候,秘書依然會被公布;就像是當今聖上下令封鎖早已被開放的大溪檔案。而什麼才是製造群群衝突消費社會資源?

    徙木立信,或者身見、邊見、邪見、見取見、戒禁取見,或者妳是巫女,孟子說你不是好人也不是壞人你根很多本不是人身是菩提樹本來無一物想要退出天龍國榮光教會的妳被魔鬼入侵讓叔叔好好地來淨化妳?

    (我家員外說的。)是清水祖師生前是修行有成的佛教高僧圓寂後眾人焚香跪祈與三官大帝並祀。

    在還沒有疆界的時候,就有了敵人?

    一直懷疑什麼是出土;什麼是張無忌發現了陽頂天、方歌吟在血河車之內、沒有手的獨臂劍王私淑中二始祖獨孤求敗?

    警察國家那是神行太保日日野晴矢梅澤春人老師完成的……

    寫錯了@@是納粹的蓋世太保、是《東廠僅一位》(相聲瓦舍年度大戲)、是高行健《一個人的聖經》、是納粹的蓋世太保以及藍衣社、是余光中前輩檢舉 陳映真前輩、是汪精衛成了漢奸、是中華民國軍政府、南京政府、北京政府、北洋政府、南京政府、南京政府、國民政府都不是你們的我國政府。

    《寂寞的群眾》, 邱妙津。

    是整個太陽系都在指責梁思繪與未知名的兇嫌一同姦殺未知名的女模。

    是整個太陽系都異口同聲地譴責主張廢除死刑的傢伙,並且不用閱讀完全文就天地見證地作實主張廢除死刑的人是壞人的守護者是狼心狗肺est

    (是沒有忘記祖先是福建人也沒有背祖忘宗認賊作父的我。)

    雖然個人超級敬重白狼張安樂先生,並且知道自己是中國人幹出來的。

    當時還在宜蘭,忘了什麼原因,警察想要上門關切。

    (隨行的還有一位警察在身後手持攝影機記錄下一切事發)經過。

    警調人員欲進入您的產權內時,請務必要求其出示搜索票相關文件,或立即聯絡該轄區內的警察局或派出所,以驗其實。

    合符,不是廣末涼子所穿的那種淫邪沒有內衣;雖然野原新之助和兩津勘吉曾經拯救地球免於受到邪惡的外星人之破壞。

    (妳知道的,像是豬圈,疆界以外都是壞人。)

    關於被要求出示證件,因為個人以往只有兩種裝扮:長髮披肩或光頭烏黑亮麗(好像又用錯成語了。)像是徐錦江一看就知道是好色員外家中的長工,搭配汗衫、藍白拖偶爾尙青的台灣米魯這是中國字喔遊蕩在台北街頭隨時,受到臨檢(甚至還有員警全副武裝荷槍實彈手持長槍、長槍喔!)那段灰澀斑駁苔痕赭鏽的歲月,確認那是沒有入土的自己。

    沒有入土的自己回到了高雄,深夜時分提著笨重的行李踅步在塩埕埔。不是警察電仔而是當地社區自動自發組成的安保巡邏小組緩緩地在身旁停住,降下窗戶,傳來了冷酷無情石之軒病發時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的外國匪徒眼光:

    警察,(比了比自己)政見?

    對曰我:可以看你的證鑑先嗎?

    (雖然夜半時分,誰其實都無法詳查誰。)

    當時感覺很幹又餓又累所以虎軀一震王霸之氣迸發男子漢大丈夫本色:

    (能屈能伸地交出了IC這其實也算是關係法下的國語啦健保卡。)

    您好,請問這裡有便宜又舒適的旅店嗎?(國語發音。)

    對方還回了證件,笑了笑,那裏彎過去對左轉然後就有了。

    (忘了「就在了」、或者「就是了」。)

    隔天回到家裡,才知道愛犬小乖逝世了(默哀)

    沒有據點,個人一直在懷疑所謂的出土是什麼。

    戶籍法,以及其施行細則?換了地方,會不會一樣;而其實禮、樂、法、律是在一起的;儘管《史記》沒有〈法書〉。

    而且個人相當地確信您是彬彬有禮的中國人,可是,「五倫」真的不是「禮」的根本而是後來才有的;重點是,邱議瑩立委依舊美麗;可是,她沒有在睡夢中被帶走,也沒有受到恐嚇威脅;只是其夫婿感覺太過正派,像是不食人間煙火的神鵰大俠加上郭大俠而已。

    (雖然我外文不行,根很多本讀不懂康德,所以完全不知道什麼是本體、顯像、現象。)

    (所以其實也不會黑格爾。)

    (不過倒是能神棍般地胡謅瞎掰幾句「物自身」或中譯本海德格的「存在者」。)

    不像我是猥瑣的好色員外家裡專門先行探路的斥候長工。

    劉爸爸向和劉弟弟歆各自不同的以為;離現代最近的老大也有過麥卡錫年代。

    所謂的警察國家,是希特勒時期的正義終於得以聲張舉國歡騰是小心台灣籍的強姦犯就在你身邊是每個人都知道而且先驗堅決地捍衛中國自古以來就屬於台灣的一部份了吧?

    是我們的父執輩們在港口迎接或者國慶日上歡聲雷動萬歲萬歲萬萬歲。

    這天深夜,我無緣陪伴在愛犬小乖的身旁,走完狗生最後的企盼。

    是路況或者目的地?

    藍與黑之後,先有舞鶴前輩的餘生,或者先有葉石濤先生的哀歌?(而不管是否入住西夏旅館,台北人一定先有月球姓氏。)色戒是後來的李安。

    關於指犀牛為河馬的警察國家,竟然淪落到必須由便衣官員提出控訴,可笑復可悲。

    或者,日前爆出性侵醜聞、以基督教義成立的少年收容機構,或者陳昭如所作《沉默:台灣某特教學校集體性侵事件》。

    《蒼蠅王》不是small say,是romance

    關於我們的出土,關於易地而居之後,那些始終未知名的。

    (夢讀就死掉了。)只是死掉,沒有失戀的眼淚多。

    後來,和以前,和出土。關於台南市議會日前為韓愈的夫人違規停車所發布的聲明,這很明顯的就和馮滬祥事件一樣是政治迫害,是歷史累積的瘡疤,是無限交織無法釐清是非,我和你們一樣感到悲慟;可是,我們必須謹記西京大屠殺血流成河的慘痛教訓,你沒有經過那個年代,你無法深刻體會什麼才是真正屍橫遍野的無間煉獄……我們要放眼未來,努努要和拉拉、丁丁、迪西、小波手牽手、心連心,號稱南方四賤客共創美好的將來。

    雖然我其實還是一樣是超喜歡在國定假日與天下來朝四方萬民們齊聚於199火烤二吃吃到飽的冷氣環場音效場地歌詠徐懷鈺的廢宅。

    沒有發明BB Call的古人以吏為師,媽媽說我們要有雅量;關於出土的證據,我始終不懂,那些沒有名字的默默無語的信眾們。

    (例如,曾任考試委員、師大教育學院院長的林玉体先生近日方才得知與蔣夢麟先生、胡適之先生或許是校友的林茂生先生?)

 

又嚴重超出字數於3/20/2017 5:23 PM大量複製臉書文字;敬悼李麗華小姐。二稿於3/20/2017 8:09 PM加入第二句。三稿於3/21/2017 10:10 AM加入了「樂」;並且在生日的當天將如果是的男主角換成用皮屑芽孢菌想也知道只能是我。四稿於3/21/2017 11:24 AM昇耀兄幾乎就要忘記咱是同個壕溝血汗交織的同袍;一發不可收拾地加蓋了「五倫」、調換兩位大俠,以及重點是「信眾們」。五稿於3/22/2017 8:59 AM加入了最後,那就完成了。

 

 
收錄於《自由時報》

http://www.ltn.com.tw/


「自由廣場」
http://talk.ltn.com.tw/article/paper/1085789

自由廣場》別國人當部長,台灣人被槍斃!

2017-03-14 06:00

—哀林茂生博士

◎ 林玉体

二二八事件中,死於當日者不計其數,一段時日之後,斷魂者是為數甚多的菁英;其中,林茂生博士尤值一提。

林茂生博士(資料照,記者孟慶慈翻攝)  

日本治台後,普設各級學校,從「幼稚園」以至帝國大學,因之台灣學生的潛能就有發展的良機,秀異者還可到日本,甚至歐美先進國家的名大學深造。林茂生自小資賦優異,日本總督府提拔他到日本大學,更推薦他到名聞全球的美國紐約哥倫比亞大學教育學院,與中國(支那)的名學者胡適、蔣夢麟及朝鮮吳天錫為校友,一九二九年榮獲教育學哲學博士。束裝回國後,日本總督府雖知這位台灣人才在博士論文中,指責日本在台的教育未符合杜威《民主與教育》(Democracy and Eduaction,1916)的精神,但希望他擔任設立於一九二四年的台灣唯一帝國大學(即現在的台灣大學)之文學院院長。林博士很有台灣人的風骨予以婉拒,情願回老家台南去經營專門照顧台灣子弟,由長老教會創辦的長榮中學,創辦報紙,為台民發聲。

一九四五年日本勢力退出台灣,中國國民黨政府流亡抵台,立即發生二二八慘劇,林茂生不只失蹤,連屍體迄今未悉何處。他的此種悲慘遭遇,相較之下,不禁令人感慨與憤怒,同在哥倫比亞大學獲取教育學哲學博士學位的蔣夢麟與吳天錫,二戰後前者回到支那,當過北京大學校長及教育部長,後者返韓後也身居教育部要職,而台灣的林茂生呢?

上述教育史實,也只是近日我才知悉。台灣師大教育研究所博士班學生祝若穎經我指導獲取博士學位後,在新竹清華大學任職,兩年前到日本京都大學研究,回國後撰述一文,提及此事。中央研究院也於去年(二○一六年)以《存在交涉》為書名,探討日治時期的台灣哲學。日本治台五十年,台灣的學術教育水平,在亞洲,僅次於日本,很多台灣學者至日本參加文官考試,成績不只不輸給日本人,且有第一名狀元榜首者。但二二八事件之後,這些台灣菁英,幾乎全被殲滅殆盡!且死況極為慘不忍睹!

從「教育」立場而言,栽培後起之秀,乃是教育工作者的本務。林茂生若有機會能如同哥大校友胡適、蔣夢麟、吳天錫一般的身任重職,相信必能嘉惠於台灣的下一代。林茂生博士或許非死於二二八當天,極有可能就在三月或以後。追思此情,百感交集,台灣人只知有胡適及蔣夢麟,卻對林茂生非常陌生。其實他的學術造詣至少可以與他倆看齊!台灣史上有許多事實遭掩蓋、扭曲、銷毀,此種不公不義的不幸。是今後有骨氣的學者該奮力平反。本文涉及的林茂生該段史實,仍待探討者甚多,且甚具意義與價值,望有心人戮力以赴,也藉《自由時報》披露,以減少「孤陋寡聞」。別國人可當部長,台灣人卻被槍斃,這是什麼世界?(作者為前考試院考試委員、師大教育學院院長)



2017-03-23.png




2017-03-23 (1).png





2017-03-23 (2).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