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1 23:53:57小野兔

簡明記事~老大外宿/Jul 11, 2019

       老大與同學約好參與中正大學暑期運動四天三夜夏令營,顧名思義有三夜在留宿外地,而他打從出生之後,就沒有離開家人獨自在外住宿。外宿顯然對他相當新鮮,他打昨天開始就相當期待,為了避免四天行程之後作業的荒廢,竟以無比效率完成眾多暑假作業之一:一張寶可夢圖畫。
      不同於弟弟大而化之,他很細膩的整理衣物與所需物品,分類整齊地置放在行李箱裡,甚至連發呆無聊的閱讀書籍都帶上了。一邊整理,一邊跳著說OO同學有參加、XX同學也要去,一個母親的角色就是輔助他如何整理,順便叨唸兩句,希望他能稍微克制那蹦跳的習慣,敏銳地觀察並融入群體。早上開車送他去中正的時候,當車子駛上盧義路時,天色由一早的金黃明亮轉回灰暗,不一會兒就下起大雨,驟雨之間我想起雙親,18歲那一年父親也是一早開車送我到中正大學,出門之前母親還幫我套上一條金項鍊,那一條項鍊一直到我生老大之前才取下。我開著車同兩兄弟訴說當年的情景,哥哥說:媽媽就像當年的阿公一樣,要送孩子去大學。
      是啊!時間與空間可能在某處重疊,我們重現歷史,只是哥哥今年是10歲,這番滋味對我早來了八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