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23 10:43:32半熟蛋

想你說過的夢話是最幸福也最悲傷的習慣

i、
他離去許久後
我才敢拿出我們的小豬撲滿

敲破
接著把過往存進去的日子
揮霍殆盡

如果可以的話我想
能夠買到更新的日子最好

ii、
他離去後
我仍舊習慣只睡
左半邊的床

剩下的那右半
就留給夜晚想像
陪我入睡直到
清晨的陽光進入房間為止

iii、
我是一個不擅長迎接的人
也是一個不擅長道別的人

夫夫,我很害怕
也許你只是我的另一份悲傷

好不容易接手
又難以送走的那種

*註:標題來自〈難事〉,林季鋼

---------------------------------------------------
有時想起L,會把我錄下的L的夢話拿出來聽,聽的時候會笑,但聽完總是會哭。那天終於把那些錄音都刪掉了,但心裡的聲音卻都還留著。好像我是一台大型錄音機一樣。有時我在想,也許我只需要一張單人床,雙人床太大,就顯得更空蕩了。
乙級美睫師0915551807 2018-11-13 18:48:06

很棒的分享
http://www.pavilionup.com

新聞台Blog小天使 2017-02-24 10:50:42

親愛的台長︰
  恭喜您!此篇文章極為優質,獲選為本日哈燒文章,將會出現在新聞台首頁哈燒文章區塊輪播。請您繼續保持每日撰寫文章的好習慣,期待您提供讀者更多精采的內容,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