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5 12:10:07工房坊主

[台南心小說]十八洞


 
 看見袁一帆出現於此,邱致德暗叫不妙。
 從國小、國中到高中,他們都讀同一所學校,還同班過好幾次。十二年間,無論月考、運動會、藝文競賽或其他比賽,邱致德從未贏過袁一帆,連追女孩子也都慘敗給袁一帆。直到上了大學,邱致德才終於擺脫袁一帆的陰影。
 沒想到,在這個面試會場,兩人竟又狹路相逢了。
 「袁一帆,請進。」
 就連面試的順序,都排在袁一帆後面,自己前輩子到底是欠這個人多少債呀。
 十分鐘後,袁一帆走出面試的房間,滿臉志得意滿的神情。
 「你的面試怎麼樣。」雖然很不想理他,但袁一帆都已來到身邊,邱致德只好勉強應酬一下。
 「不錯,總經理很欣賞我對高爾夫球場營運的見解,他應該會選我吧。」袁一帆說:「雖然我很期待能跟你一起在這上班,但很可惜,名額只有一個,你好好加油吧,再見。」
 袁一帆以不是很大聲卻足以讓所有人聽到的音量,向在場所有人宣告他的勝利後,就轉身離開了,他一走出會場,便有別的應徵者朝他比出了中指。
 「邱致德,請進。」
 
 總經理看著邱致德的履歷表:「邱先生,你家在郡緯街啊。」
 「是的。」
 「靠近普濟殿那邊嗎。」
 「是的。」
 「你國小國中高中都跟剛才那位袁一帆同校,你們又同年次,你認識他嗎?」
 「我們從國小到高中都曾同班過。」
 總經理居然在打聽袁一帆的事,看來,大勢已去了。
 「能當那麼多次同學,你們還真有緣啊。」
 「我們住同一個學區,會遇到很正常。」
 雖然是同一個學區,他們的環境卻是天差地遠,邱致德家住老舊的巷弄內,袁一帆的家卻在幾條街外的大樓裡,每回遠遠看見袁一帆所住的大樓,邱致德彷彿能感覺到,袁一帆正以那趾高氣昂的目光,居高臨下俯瞰著他。
 國小國中也就算了,連高中都還同班,連找工作都會狹路相逢,那就是孽緣了,邱致德不禁這麼想。
 
 隔天晚上,邱致德的大學同學黃耀川帶他來到五期一家燒烤店。
 「這裡的烤雞很棒,好好享受一頓吧。」
 黃耀川在吧台前坐下,邱致德正想坐他右邊時,服務員說:「先生抱歉,那邊有人坐喔,他去上廁所。」
 邱致德這才注意到,那個位置上有一個用過的啤酒杯跟一個空盤子。
 「你坐這邊吧。」黃耀川拍了拍左邊的位置。
 「那個傢伙真的那麼討人厭嗎?」點完菜後,黃耀川繼續之前的話題,他口中的「那個傢伙」就是袁一帆。
 「他人是沒有很壞啦,只是我一直贏不過他,心裡有點不爽,就這樣,人家比我厲害也不是他的錯。」
 
 「抱歉,上菜囉。」
 「來,趁熱吃吧。」
 邱致德拿起一串烤雞咬了一口:「欸,真的很好吃耶。」
 「哎呀,你怎麼也在這裡?」袁一帆的聲音把邱致德嚇了一跳,他抬起頭一看,袁一帆已走到黃耀川右邊的位置一屁股坐下,原來袁一帆就是那個上廁所的客人。
 連吃烤雞都慢這傢伙一步,這到底是什麼冤孽。
 「是他?」黃耀川以眼神向邱致德詢問,邱致德點頭苦笑。
 「沒想到你也知道這情報,真是出乎我意料,我還以為你不是會做這種事的人。」
 「什麼情報?」邱致德滿頭霧水。
 「別假了,你不是為了跟總經理巧遇才來的嗎。」
 「哪個總經理?」
 「我們昨天去面試的高爾夫球場的總經理啊,他每星期的這個晚上都會來這家店,你不是知道這件事才來的嗎?」
 「不,我真的不知道。」
 袁一帆盯著邱致德打量了一會:「好吧,看你的樣子的確不像在說謊,就姑且相信你。」
 「我本來就沒在說謊了。話說,知道總經理會來這家店,那又能怎樣?」
 「你是在裝笨還是真的笨啊,當然是加深總經理的印象啊。」袁一帆說:「根據我的情報,這個總經理有點迷信,很相信預兆之類的東西。雖然我對自己是很有自信啦,但如果能跟總經理不期而遇,一定能加強總經理對我的印象,讓他覺得,我就是那個冥冥之中注定的人選,如此一來,我被錄取的機會就更高了。」
 「白痴喔,又不是國中生在把妹,哪有這樣人家就會選你的,都幾歲人了還在玩這一套。」邱致德忍不住吐槽。
 「如果是別人我當然不會這麼做,但那位迷信的總經理,我跟你保證,他就是會吃這一套。」
 「我們走吧,我已經開始討厭這傢伙了。」黃耀川不客氣地當著袁一帆面前對邱致德說道,袁一帆也完全不在意,嘻皮笑臉地向兩人揮手道別。
 兩人在櫃檯結完了帳,一轉身,總經理剛好跟友人從外面進來。
 「你不是邱致德嗎,你也來吃宵夜啊。」
 看到總經理居然一眼就認出邱致德,袁一帆察覺情況不對,趕緊起身迎向前。
 「總經理晚安,居然能在這裡遇到您,真是太巧了。」
 「你是哪位?」總經理此語讓袁一帆臉垮了一半。
 「我叫袁一帆,昨天我也有去面試...」
 「我想起來了,你跟邱致德是同學對吧,你們一起來吃燒烤啊,果然是麻吉。」
 「不,我跟他只是剛好在這裡遇到的,純粹只是巧遇。」
 「既然剛好在這裡遇到你,我就先跟你說一聲好了。」沒理會袁一帆,總經理對邱致德說:「下星期一開始上班,沒問題吧。」
 「我、我被錄取了嗎?」
 「嗯,好好幹,別讓我失望喔。」總經理拍了拍邱致德的肩膀,便與友人一同向店內走去,留下瞠目結舌的邱致德與袁一帆,以及在旁竊笑的黃耀川。
 
 「我真的、錄取了嗎?」走出燒烤店,邱致德還是難以置信。
 「千真萬確沒有錯。恭喜你,終於打敗那傢伙了。」黃耀川說:「你知道那個總經理為什麼會用你,而不是那傢伙嗎?」
 「因為他很顧人怨?」 
 「那種傢伙才不會在重要人物面前露出顧人怨的一面,那個總經理應該還沒機會發現他的本性。」
 「不然是什麼原因?」
 「就是那傢伙說的,因為總經理很迷信。」
 「什麼意思?」
 「提到『十八洞』這三個字,你會想到什麼。」
 「高爾夫球場。」
 「還有嗎?」
 「還有什麼?」
 「你真的不知道?」邱致德搖了搖頭。
 「你所住的那個地方,成功路、西門路、民族路跟海安路這四條路圍起來的街區,因為一共有十八個出口,所以在古時候就叫做『十八洞』。」
 「有這種地名喔?」
 「這個名字真的快被遺忘了,不過,那個總經理可能剛好知道這個地名。」黃耀川說:「如果他真的是迷信的人,選十八洞出身的你到有十八洞的高爾夫球場上班,不正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嗎。」
 「所以我被錄取,不是因為我有多厲害,而只是因為莫名其妙的迷信?」
 「這只是我猜的啦,搞不好,人家真的是欣賞你的能力。」黃耀川改變話題:「慶祝你找到工作,我們換一家店續攤吧,我請客!」
 「不用了,我只想早點回家休息。」
 
 但在回家之前,邱致德還想先做另一件事,那就是,繞黃耀川所說的這四條路一圈,好好算一算,這個街區是否真的有十八個出口。

(原刊於中華日報2019.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