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08 22:48:33地下情愫

那時西藏

詩人這麼說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不悲不喜

去了趟西藏,而這位詩人也是個喇嘛
但 是最撲朔離迷的
一切都是不可考
如同他的詩;
雖然是經過翻譯的,那辭意仍在。

那疆土上滿滿的紅土
像極了他們臉上的紅撲撲
鎮壓得住一時,也壓不住他們對
台灣這小島的喜愛
撇除政治 一切都是美好的。

這旅途的路上,遇上陌生的旅伴
是網路上招來的,各方高手。
雖然有不對盤的,但出發前已經再三
和自己協調 打預防針
『這是自己的旅程 要帶著屬於自己的回憶』
所以 這人就這樣被我拋在九霄雲外

不曾到過我的記憶裡。

那些年紀小小、輕輕的 如同過往的我
彷彿又浮上 像酥油茶上的那脂 是精華
不知道 再過十年後 他們又如何看待這樣的過往
他們的青澀 曖昧 苦味 和西藏的空氣 融合在一起
願還能再見。

致 Ruby 、小樂。

我難以忘懷這旅程。20181013-1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