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 0 |收藏 0 |推薦 0
2017-06-19 15:11:30有夢就有藍天

故鄉—花開花落


陰的天空下,我頂著寒風,迎著灰塵,走在去家的那條路上。 ­

很久很久沒有回這個我長大的地方了,突然很眷戀了,眷戀它的樸實,眷戀它這麽多年沒變的模樣。 ­

多少年了呀,我還是我女兒這麽大的時候,開始每天走上這條路,背個書包,一路蹦跳的,如今我再走這條路上時,無限童年的景象浮現在我的腦海中:路邊的麻地、麻地裏的小西瓜、雨天的小陷阱、冬天路上的小火爐、還有這個電線杆,每天路過都要拿偷老師的粉筆在上邊寫了又寫。。。。。。 ­

如今這路的兩旁都新添了很多房屋,而以前房屋的老村莊卻變的荒蕪了,變的淒涼了,剩下的幾麵老黃牆仿佛告訴著新人曾經的過往。 ­

冬的季節,分外蕭條,放眼望去,滿目蒼涼。路過的村莊裏剩下留守的大部分都是老人和孩子,但凡有點努力進取之心之人都滿世界的去尋找自己的理想去了,無奈隻有留下老人和孩子。路邊的水溝裏也沒有了流水,路邊的池塘也沒有了積水,當年路邊那些印記也一無蹤影! ­

漸近我的家,卻莫名的不想進去了,雖然母親告訴我今年已經把院子和房屋的衛生處理過了,沒有了枯草,可我還是怕打開大門給我滿目的蒼涼,我害怕看見滿院的蒼涼,我接受不了那是養育我的地方如今變成那個樣子。我繞開大門,去旁邊的園子裏去。跨入園子,一棵棗樹一棵犁樹,光禿禿的立在那裏,我用手撫摩了又撫摩,當年母親種的時候,我還在旁邊埋土,多小的一棵的幼苗,如今在這寒風吹來的季節裏也顯得這麽蒼老了,我還是沒有吃上這些果實,可是我女兒卻告訴過我說很甜很甜。入得園子深處,我看見了葡萄的藤環繞著低牆爬到了小院子。我已無法去回味那酸甜的味道了,因為我看見了我那些心愛的花兒,沒來及等我來看它,又在今年裏枯萎了。 ­

幹涸的小池塘邊,我一眼就看見你的曾經,看見我的曾經。可是你卻花落葉枯,枯萎的枝葉在這寒風中搖曳,我輕撫你的枯葉,就如你的發絲一般,淡淡的枯萎的味道,淡淡的哀愁傷感著從沒有人來欣賞過你,而我這個親自種下你的主人,卻年年異鄉觀花,異鄉望月,每每如此,年年月月,我就快忘了我這些蝴蝶兒,而你依然堅持著,堅持著綻放,甘心著枯萎。可我不知道這些枯萎的是否就是你今年的生命,如果你也有歲數,也有感知,請你知道我來過,我駐留下過腳步:來看你、來想你、來撫摩你、來懷戀過我們的曾經。如果來年你還能怒放,我一定祈禱這個小池塘裏能儲滿雨水,好讓你在需要的時候能那麽方便,那麽自然,好讓我的心在你麵前有點安慰。 ­

起了身,我回頭走了,我急匆匆的打開大門,我不在擔心滿目蒼涼。 ­

而推開門給我的卻是沒有滿院枯草的淒涼:安安靜靜,風吹牆口的聲音讓人心疼,心疼那每個房間的門都已退色、心疼那對對春聯歪斜不一顏色退盡、心疼那窗戶上擋雨的簾已破碎不堪、心疼那片片的紅瓦已有幾片脫了位置搖搖欲墜、心疼那玻璃已有破碎的缺口、心疼那每個門上的鎖都已生鏽、心疼那地板磚的縫隙中居然有殘留的枯草根。。。。。。 ­

當年那屬於我的花壇,一個被果樹占了,一個什麽也沒有了,當年我留下的滿池菊花如今一株也沒有了,我注視了很久很久都回不過來神,去年我母親說都還有的。我轉身過去,還能多想什麽呢?人的生命亦如此脆弱,何況花呢?隻可惜匆匆一世間,我給了它生命,卻不知道哪天它就默默結束了。可是幾世輪回後,它還會記得我曾給予它今生的生命嗎?而我那時又記得它幾世前給我帶來的歡樂嗎? ­

樓梯已經不能上了吧,即使上去還能看見當年的風景嗎?即使看見了一樣的風景,還有當年的心境嗎?即使還有當年的心境,還有當年那份簡單的喜悅嗎? ­

我終是沒有打開堂屋的門,我不想打開它,有生命的花兒都已如此了,我還能看見什麽呢?房子老了,世界老了,滿院的空氣也感覺老了,兩泉的小井也要成枯井了,可兩棵柿樹卻還健壯在兩泉井旁,飄落滿院的柿樹枯葉,踩上去嘩嘩作響。 ­

魯迅先生說的對,世上本無路,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可是有了路,多年沒有人走它會怎麽樣呢?就如我這回家的路,就如我家的老屋多年沒有居住,就如我這千結的心,就如在我鎖上大門的那一刻的複雜的心情! ­

我夾緊臂膀,加快腳步,又一次別離了,又或若幹個日月後我再來,而我再來了就不想走了,我真的不想走了,我醉了,可是我卻不知道什麽醉的。 ­

到了路邊上了車,突然感慨萬千,大千世界中,我如一株普通的蝴蝶花,又或如一株簡單的菊花,不知道哪天該在哪裏生根,不知道哪天該在哪裏結束,到時候我的主人又會如我一樣的思念嗎? ­

原來我就叫落花。 ­

原文地址:https://www.sanwen8.cn/subject/miwlyi.html

悄悄話: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換驗證碼 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