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 0 |收藏 0 |推薦 0
2017-08-12 18:12:58黃曦儀

樹的姿態。之47





重讀8年前812日記事,當天Vincy給我做原生家庭議題的催眠治療。

8年與媽媽關係變化很大,出於種種人為變故,整個家也散了。

家風如此重要,彼後我開始精進修行。經歷漸多,下流到草根階層去。 

與我富裕的家族漸行漸遠。常日稀有聯絡。 

媽媽的生活也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我沒有物質上能力的幫忙,時時有淚。 

老人最近積病日多,常給我打電話。

有天陪她去醫院看病,房間滿是老弱病萎,我受到關於生命意義的沖擊不淺。

即使貴如媽媽,也要面對老病的過程。

當然,陳百強死了。張國榮死了。黃霑死了。林振強死了。黎堅惠死了。才子佳人都死去。

富人、名人、偉人、聰明人、幸運的人、聖賢都相繼死去。

在大道無情的世間,生命瀛弱渺小。

唯有自勵: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

他朝重返富貴道門,再次完整我的家。

後輩問我生命的意義?告訴年輕人。

 

延伸閱讀:
忘年與淡然。之1982009年)
http://mypaper.pchome.com.tw/fishy/post/1313690659

 


2017.08.12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