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13 00:05:42李馥(Dumpling Lee)

公園裡的卡布奇諾和紅茶拿鐵

      

     我因為接了個
採訪工作,地點是大安森林公園附近。就在約定前十分鐘,被採訪者卻突然來電,很抱歉地說,說他臨時有個會議,希望延後一個小時。
 


     走進森林公園,找了張椅子,坐著休息。這時,我的耳朵卻聽到窸窸窣窣的聲音。我一轉頭,一隻松鼠迅速綁架了我的眼睛。這隻松鼠正利索地在樹幹間竄來竄去。後來,牠停在樹幹間,一雙眼珠子骨碌碌地轉著,似乎在回應我的注視,我看著牠的毛尾巴如拂塵般,似乎連心上的塵垢都能掃去。這真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因為剛好揹著微單眼,我趕緊拿起相機要獵捕這可愛的鏡頭,可是牠像個頑皮寶寶,不肯安分的好好當麻豆,我連拍了十多張,才拍到一、兩張比較清晰的。末了,牠不解風情的溜進了高大的樹叢間,不見了蹤影。我抬頭一看,天空間,有些雲朵像卡布奇諾的奶泡似的,雪白、綿密,但後來幾塊灰雲飄來,奶泡似的雲似乎慢慢在消失。


       我滿意地拿起剛拍好的照片,就自作主張幫這隻松鼠取了名字,叫卡布奇諾。這是因為,我也曾在兩廳院的戶外公園裡,拍過一隻松鼠,那隻松鼠被我命名為紅茶拿鐵。

   那個周末,老公一大早就出門。但我和他約好了下午要去兩廳院看戲,兩人提早約二個小時要一起吃中餐。那日,我又比約定的時間早到,我連續打了三通電話,沒接,沒回。過了10分鐘,我又繼續打,進入語音信箱。我開始用line,結果是,已讀不回。

      我強忍住火氣,走到兩廳院的戶外公園,被樹葉篩過的陽光像細碎的鑽石,在地上閃耀晃動。一隻松鼠從童話裡闖出來似的,不怯生地在我腳邊,像隻絨毛玩偶,挑逗著我的雙眼。牠忽而在樹根旁覓食,倏忽之間又跳到矮石階上,最後,不知從哪裡咬出了一個粉紅色的小塑膠袋,我本想阻止牠,卻發現塑膠袋裡有些麵包屑,心想,原來是嘴饞的小松鼠!一直到老公從我身後出現,解釋他剛剛因為在表藝圖書館地下室,收訊不好沒接到電話,我才轉移了注意力。
        咖啡控的老公手上會有杯咖啡我是不稀奇的,但那天,他似乎還提著另一杯。他知道我因為睡眠問題及一些理由不喝咖啡,便解釋:「這是紅茶拿鐵(鮮奶茶)。」那杯紅茶拿鐵有濃濃的奶香味,紅茶也煮得很甘醇,我說:「那杯紅茶拿鐵就像松鼠一樣,很療癒」。不料,老公向松鼠叫了一聲:「紅茶拿鐵。」,我也接著喊了一聲。牠似乎放慢了腳步,豎起耳朵,像在回應我們的呼喚。

       紅茶拿鐵很配合的讓我拍攝了幾張牠優雅的姿態。像那杯紅茶拿鐵,不慍不火地在我唇齒間跳著華爾滋,而那隻卡布奇諾呢!?香氣芳馥,但用腦子、鼻子想像,比用口喝還要滋味雋永,因為我喜歡濃濃的咖啡香,更喜歡肉桂混合牛奶、咖啡香氣的卡布奇諾。我不常喝卡布奇諾,卻喜歡卡布奇諾上的牛奶泡沫,就像大安森林公園的那隻松鼠,看得見搆不著,但夢幻、可愛。

本文曾發表於中華日報副刊
http://www.cdns.com.tw/news.php?n_id=6&nc_id=210816


 

上一篇:餐桌上的風景

下一篇:創皂旅行的香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