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 0 |收藏 0 |推薦 0
2017-06-19 22:21:32脆肉鯇

理性主導?聖靈主導?I

因為他今天有個很重要的會議要出席,整周坐食不安,教會弟兄提議周日崇拜後禱告小組一起為他禱告交托。禱告完後,弟兄說了一句,有時候我們就是缺了些信心,當有多一點信心時,上帝就讓你經歷祂,這是他自己親身經驗。
後來我才聽說其實有些人不主張這樣做,但他們堅持要。誇張講句說是"秘密組織",所以他們以外的人不知道怎樣運作。
那時候父親最關心的是我將來嫁去的教會是否也道理純正。我又想起某弟兄說他大學時返的教會由浸信宗變成靈恩最終流淚離開的事。而某弟兄即使不是理性主義者,至少也跟我們差不多。
就好像果實那樣如果一開始用一個模框住它生長,到最後即使拿走了框,它和它後來的果實也還是會照著那個模框的形狀生長下去的。人也是這樣罷。所以我們三個從小就在傳統教會長大和受教育的,也是這樣?
我其實對於那種禱告完後就甚麼都會解決和成功的暗示很反感。但我認同他說的是,有時候上帝就是讓有信心的人經歷其他人經歷不到的。他說我倆的問題是過份理性。我便想起了曾有人說過份理性其實是沒有信心的一種,否定了神的大能。信仰本是唯心,以水變酒,死後復活,又何來理性?
結果我們晚上又就教會的事信仰的事傾了很久。
傳統福音派教會和靈恩教會之爭,應該是所有基督徒之痛。我們都很容易總結出要平衡,但其實彼此都很怕會走到對方的範圍。他說像我們傳統教會的限制或所謂的”平衡”,就是走到某一點就覺得夠了,自己限制自己不要再走下去了怕變成極端,但其實如果是聖靈的引導就應該放開行。但我的理性又告訴我,第一,理性不也可以是聖靈的一部分嗎?或者理性就是聖靈引導的一種結果和保護機制?第二,教會沒有一個定位,會眾尤其是初信者會感到混亂或者走迷。他說教會定位和管理又是另一回事了,他說的是我們個人的靈命發展。
我想我羡慕的許多人,可能人們在他們身上看見的事奉狂熱就是聖靈的工作,所以靠人自身的意志和努力和責任感的話,終有一日會 "跪低"和 "爆計",是聖靈的工作會有不同。他說我的問題就是常常與人作比較,我反問以別人為學習榜樣不好嗎?他說這樣就永遠以別人為追趕目標,到達一個還有下一個,但永遠找不著自己,這是我為什麼常常吵著找不到個人使命的原因,他說上帝也許就要我先穩定自己情緒,先搞清楚自己到底是"誰"......
後來我們又說到人,其實這是不好的。當然我知道有些是現實,教會裡就是有各式各樣懷著不同動機來到教會的人,教會就是一個罪人之地,就是有很多人為了私心而返教會或事奉。但我很放心的是--可能各人的信心不同、這是我的一種信心--我覺得如果有人敢打神教會的主意,神會親自撃打他,神會保守自己的教會和自己的人。這可能是以前的事讓我從小學習有這樣的心吧。
說到那位很乖的年輕的姊妹,她也是她父母的 "好見證"罷,他說教會將來也是靠她撐住的了。我說笑自大地說,或者她像我那樣嫁去別的教會呢......
將來的事,沒有人知道,只有神知道。我最近常想到和詩歌裡常聽到的覺得最逼切的禱告的是,求神教我一生都走在祂裡面,因為我實在虛浮無知和軟弱(想逃走)。
悄悄話: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換驗證碼 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