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 0 |收藏 0 |推薦 0
2017-05-19 21:31:47脆肉鯇

無端端咳了兩天,乾咳,又無其他感冒蹟象,打算「牛」好佢,像以前那樣。
結果沒有好,夜咳嚴重。這時總有人在旁邊提醒自己已經不是十八廿二,有病就要睇醫生!!於是死死氣去排長队睇醫生,其實我不是想看病和食葯,我純粹想要張醫生紙讓我可以訓返日而已。
很久沒講書,還要直落兩小時。老闆問我ok否。我說我未病完好辛苦。老闆說,妳都慣架啦。......
你唔係第一次睇吧。醫生問。
係第一次。不過我以前在澳大上過妳的堂。
難怪我覺得妳面熟。
訓多d啦。
醫生我覺得我已經訓好多了,比起其他人......
妳訓得唔好嘛。妳都無放鬆,訓得耐都無用。
講笑叫男人幫我煲藥,他竟說好。到我不放心:你識唔識架?
我煲藥叻過妳煮飯啦。
差點忘記他在久病成醫之家成長,睇醫生和食藥是家常便飯。與我幾乎是兩個極端。而凡事果然有正反。
藥好苦,但藥很甜。
看了高銘《天才在左 瘋子在右》兩三篇,吸引。
其實如果說精神病人生活在別人無法理解的世界,我思疑基督徒也一樣,只是共同患者比較多而已?
悄悄話: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換驗證碼 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