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9 14:00:12幫主

客家義民節之2019修正插曲



0819P2.jpg


圖片載自美美旅遊網
http://emmm.tw/L3_content.php?L3_id=2312

特此致意,謝謝。





底下全文報導,均載自《自由時報》,特此致意。

/  熱愛台灣歷史,本土文化,我們盡量來正本溯源!

/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盡量走訪一遍,聽聽口述歷史。

 

砲轟客委會官網「亂七八糟」

 林光華要求更正「義民廟建廟者」

 

〔記者黃美珠、楊綿傑/新埔報導20190816〕一年一度的客家義民節將在本週二(20日)登場,但是前台灣省主席林光華今天抨擊,客委會官網上寫「地方仕紳王廷昌等人為了紀念這些陣亡的義民,建廟供後代祭拜」的說法「亂七八糟」!將要求客委會更正。他強調,義民軍絕大多數是當年他們林家子弟或長工,其先祖林先坤不捨才建褒忠亭義民廟,地方仕紳們是出力在收運忠骸上,對於歷史真相,他要求客委會應要查證清楚且予以更正。

客委會︰相關資訊是由新竹縣政府提供

客委會表示,關於客委會網站上義民祭相關資訊,都是由新竹縣政府提供,也依據新竹縣政府通知進行修改,根據了解,新竹縣政府已就相關歷史都進行查證過。

 

林光華上週就獲悉客委會官網對此事有錯誤的說法,先說是「清廷所建」,當時義民廟董監事之一的黃遠賢率先發現且提出質疑,林光華當時人在澳洲布里斯本參加世界台灣客家聯合會,今天清晨5點才返抵國門,確認客委會儘管更新為「地方仕紳」說,林光華上網看後仍抨擊這個說法「也是亂七八糟」!

 

林光華說,他的先祖清朝期間從中國來台開墾,北上定居於竹北六家六張犁。當年的原住民還會出草,另有浪人等困擾,定庄屯墾後為了自保,平常林家族人荷鋤陌上,傍晚回來就練武習陣。

 

他說,當年林爽文起兵為亂佔領竹塹城繼續要北攻,他林家開墾的六張犁、與現在竹中下員山一帶是新竹米倉所在,自然被亂軍視為進攻劫掠對象。而義民軍主要的2個作戰地點就是六張犁和下員山,這都是林家的庄頭。

 

所以對其先祖來說,面對毫無軍紀,四處殺人越貨的林爽文軍,他們自然不可能棄守好不容易集結人力開墾出來的成果,遂號召自家子弟和長工在袖上繫上黑帶為憑,出庄應戰捍衛家園。

 

林光華說,林家保家的行徑受周邊閩籍、道卡斯族人等的響應,不幸戰死者便用牛車收骸,準備運到湖口高地集葬,沒想到車到義民廟處便不再前進,經擲筊、勘輿後,確定葬於現在的義民廟後山。

 

由於犧牲者絕大多數都是林家子弟或長工,也多單身、沒子嗣。林先坤不捨,決定建廟,由林先坤和表弟劉朝珍各自捐施土地作為廟產。

 

林光華說,義民廟施主之列另有戴姓,那是因墓塚土地為戴家所有,戴家不賣改以條件交換所致,才讓犧牲的義軍得以安息。王廷昌參與的是牛車載運回來這件事情上,跟建廟無關。

 

他還說,很多人錯以為義民事件是閩客「械鬥」、或「民變」。事實上,義民軍雖以客家人為主,當中也有不少閩籍、原住民在內,而被平定的林爽文其實也是客家人,由此可見怎麼會是閩客械鬥事件?更何況在當年的大環境下,械鬥的主因都在搶水上,這跟義民軍保家護土的行為完全不同。

 

林光華也抨擊有人把義民爺跟有應公、萬善爺混為一談!他說,義民爺是前述戰亂中犧牲、有繫黑布,以林家子弟或長工為主的人,有應公或是萬善爺則是戰亂下的犧牲者,這些人身上沒有繫黑布,因為有繫黑布的當時都被牛車給收運到義民廟集葬了。

 

他為此曾為文「必也正史乎」,強調歷史不能亂寫,有根有據的就畫個句點,沒根沒據的最好打個問號,一方面不要誤導,另一方面留給後世一個研究的空間。

 

他對客委會官網上的說法認為「這很不對的」、「我會跟客委會反應」。因為義民廟的祿位上都明明白白的寫著創建始祖是林先坤,現在不管是寫「清廷」或「地方仕紳等」都很荒唐。

 

林光華說,如果客委會這個網站是這樣糊里糊塗的,我一定會這樣要求(他們更正)。

 

義民廟「黑令旗」跟「香旗」怎麼分

 

〔記者黃美珠/新埔報導20180820〕義民祭近了,但是義民爺的「黒令旗」跟「香旗」到底是不是指同1個旗幟?文史工作者黃有福說,當然不是,前者是仿後者所做,也沒有其他寺廟神明出巡時前導開路的去晦氣功能。後者則是義民爺的分香,可以被迎請出廟到信眾家接受祭祀,待義民祭典再回廟參加,結束後又會被迎回信眾處供奉,並非真正的黒令旗。

 

但是新埔褒忠亭義民廟總幹事魏北沂卻說,香旗就是黒令旗,2者是一樣的功能。這是因為當年義民軍手綁黑布出征,所以才用黑布做旗幟。

 

而為了便利祭祀進行,該廟有3種不同尺寸的黑令旗,其中小面的黑令旗為便利信眾在家供奉使用,在其旁車上白布邊且有分香的時間和供奉地址等資料,則是為了讓「回娘家」參加祭典時好辨識。

 

魏北沂也說,基於尊重現在宗教文化多元化的傳承和表現,現在坊間也有其他的創意黑令旗出現,作為義民廟本廟,他們都予以尊重。但如果是信眾虔誠要迎請義民爺的分香回家供奉,他們所發出的黑令旗就還是堅持是前述傳統三角形黑布車白邊的款式。

 

地方文史工作者黃有福說,相關單位傳承義民祭典有心但不夠認真。把分明是香旗的黑色旗幟說成是義民爺的黑令旗,經過媒體報導以後,很多人就錯把香旗講成黑令旗,這完全是以訛傳訛所致。

 

他說,所有寺廟都有「令旗」,包含義民廟在內也有,且因是供神明出巡遶境賜福時,走在前面替神明開道、去晦氣、做降妖伏魔之用,所以十之八九都採黑色,才稱為「黑令旗」,少數如媽祖,祂的令旗可能用金黃或橘紅色,這樣就稱「令旗」。

 

黃有福說,正是因為令旗不隨便出門,所以可以被信眾迎請回家供奉的是義民爺的「香旗」、是義民爺的分香。而義民廟的黑令旗,其實是沒有前述其他寺廟令旗具有去晦氣的功能的。

 

新竹縣政府文化局表示,確實能被民眾迎請回家的是義民「香旗」,不是「黑令旗」。至於大家口中的黑令旗,常見於道教的神明出巡,前導的黑令旗上會有八卦、符咒等,因此被認為具有鎮煞、降妖伏魔的作用。

 

北港義民廟「墓廟共存」台灣廟宇罕見

 

2017-10-26 15:00

〔記者陳燦坤/雲林報導〕縣定古蹟北港義民廟不僅歷史悠久,至今還保留「廟墓共存」的奇特現象,根據廟方了解,台灣大部分古廟僅奉祀牌位或神像,如同北港義民廟在廟裡保存墳塚的古廟相當少見。

 

根據義民廟誌記載,清乾隆年間(1788)發生林爽文事件,北港當地民眾組團保護家鄉,事後108位鄉勇及一條忠犬殉難,倖存者將鄉勇與忠犬合葬在義民廟現址;之後,地方出資興建廟宇,這座墓塚未遷葬,與廟宇共存,成為地方廟宇罕見景象。

 

義民廟表示,在台灣古廟大多僅奉祀牌位或神像,將墳塚留在廟裡現象相當罕見,尤其墳塚仿清朝官帽的造型,也成為廟裡特色,林爽文事件是當時台灣大事,義民廟的存在意義重大,義民廟現列為縣定古蹟,廟方正努力爭取為國定古蹟。

阿來 2019-09-02 22:25:41

媽祖憤「退駕」?韓國瑜鹿港造勢場面亂 乩童突然暈倒

民視影音 民視影音2019年9月2日

高雄市長韓國瑜週日到彰化跑行程,在鹿港天后宮,乩童突然退駕、昏倒,現場莫不驚訝。我們今天在板橋找到這名乩童,他說當時是因為人潮眾多,不斷往前擠,小朋友差點被踩到,媽祖才憤而「退駕」。心理醫師來看,這在醫學上稱為「解離」現象,和多重人格很類似。

高雄市長韓國瑜週日到彰化拜廟,在鹿港天后宮時正好有進香團要入廟,這時乩童突然昏了過去。就看乩童全身癱軟,站都站不穩,工作人員大喊讓道,但民眾太過興奮,不斷往前擠,韓國瑜在旁邊好尷尬。


乩童全身癱軟,工作人員大喊讓道,但民眾不斷往前擠,韓國瑜在旁邊好尷尬。
更多
實際找到這名乩童,他還原事發經過。乩童梁益峰表示:「支持群眾他們太熱情,一看到(韓國瑜)全部蜂擁擠過來,旁邊一個小朋友被他們推倒,差一點被踩到,旁邊又一個懷孕的,所以媽祖怕他們出事才生氣退駕。」乩童太太程瑞嫆也說,「進去(廟)的時候,媽祖有再起駕說,今天這種事情不能怪任何一個人。」

強調是怕小朋友受傷,媽祖才會生氣退駕,事後媽祖也說跟任何人都無關,而這也是他當乩童25年來,第一次碰到這種狀況,「從18歲當到現在43歲,沒有,第一次(碰到),突然間看到韓先生出來,熱情群眾失控。」

乩童太太程瑞嫆也批評:「我有去過(韓國瑜)兩場造勢,也沒有這麼誇張過,為什麼當下在這邊本來是開心的進香,怎麼變成這樣?當下其實蠻生氣的,我們的韓粉怎麼會變成這樣這麼的不理智?」乩童的太太也是韓國瑜的支持者,當下也很生氣,激情歸激情,秩序還是要有,安全還是要顧。

民間信仰多所因果輪迴,心理醫生楊聰財醫師傾向用科學的角度解釋乩童現象,「叫做解離的作用,因為解離的概念就是說,你的精神狀態上面產生了改變,狀態是好像被某些東西附身了,然後失去自我感覺,俗稱的多重人格,它也就是一種解離性的身份障礙。」

韓國瑜所到之處,場面往往很難控制,這回還好只是乩童昏倒,不是人被踩傷,除了神明略為表態,製造了一些茶餘飯後的話題之外,沒有發生任何遺憾的事情。

(民視新聞/楊凱安、劉毓琦、李文華 新北─彰化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