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5 20:47:42達瑞

◤所認為的往往不是◢   #寂寞


然後我確信寂寞會讓人縮萎的。

異常轉冷的加班午後,時光灰濛濛地經過。「在公司喔?」手機傳來ㄔ的訊息,突然感到被認出、發現的溫暖,「對啊,怎麼一身孤寂的霉味。」寂寞是一枚漫長的空音。每回人事道別後,都期望接下來該以某種改變來平衡眼前之空位(無論有否遞補),或許能讓舊有習慣之懸置被搪塞過去——譬如好好吃飯;但往往另有藉口牽制而無一達成,之後便是(一點一點卸下緣分羈絆)相形輕鬆卻倍感無趣的自己,像一冊閒置的新書,漸漸在心裡製造一截空白。

已經這樣過了幾個月(ㄌ離職接著是ㄏ、ㄘ,ㄓ到職接著是ㄒ;幾場聚餐幾位匆忙來去的新舊同事)。時間一如附近大樓的拆卸工程,從頂層破壞事物本質,每天眼看著什麼在逐步剝離,遏阻不得……待地平,才驚覺那樓的記憶被輕易抹除,被城市忘了,也將被自己忘了。

此刻空蕩蕩的辦公室,偶有鄰棟住戶的舉止、水管馬達的運作、季節性的蟲鳴鳥轉、管理室廣播……單人的空曠處境,不時碰撞出昔日之回聲,以及逐一離去、離去的身影……小坪數裡,裝滿了寂寞(之前的他們所留下的資料夾、筆、燕尾夾與廢紙)。想起ㄌ的離去,夜晚,各自撐著傘,短短幾秒,像兩個認識很久的人終要道別,我們共勉並約定相聚,雖然心裡都明白這不是簡單的事。

「沙沙……」當考勤卡紙從打卡機退出,本月又已過足一半(我錯失了什麼嗎?)該翻至背面了,或許每月十五日都在提醒著,過完今天如果想離開,也可以再緩一緩,或許下個月再說;某種真的以為越過時間頂點的錯覺,再等一下就行了再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