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02 21:09:28達瑞

◤所認為的往往不是◢   #細節



某些特別時刻裡我願意步行,獨自從公寓走往白鹿洞書坊,譬如似雨未雨或已雨洗過之快適午後,腳上通常是任積雨水濺至後腳跟而體悟氣候證據的拖鞋,也通常在即便假日亦不甚多人之三、四點住宅區街道時段,陸續窺見諸如張羅中的餐館攤販、路邊翻飛的早報某版、臨時歇診的耳鼻喉科等等的時間的另一面。以
Google地圖估算僅是八百五十公尺的十一分鐘距離,往返大抵耗上四至六根Catster 1號長煙,我不確定需要什麼(畢竟終年是徒步迴避者),難道是那種男子休日的閒適文青感受?或只是對自我的種種驗證(體能、耐性、街景熟識度…)?那趟偶一為之的路途,絕非只是去租借當期日本潮流雜誌或消磨時間的無能電影光碟那麼簡單。

皆非徒勞的。

譬如孩子興沖沖經過。他們不斷張望、提問,藏不住對世界的躁動,無論是不安、急切或者探求,而此刻的我已然理解了太多,知悉諸多事情始末,以致對周遭萬物漸失意圖,孩子那純真的背影注定望塵莫及的,起初錯過了延續,時光難能復返。短短一趟步行,所見皆為種種關於遺忘(或遺失)的間接證明。

靜靜步行過泰隆診所順旺商行大西洋熱炒曹牙醫蕭家牛肉麵第二家鹽酥雞…彷彿自我對話之展演,當汗水微濕了衣衫且腳踝開始有了極輕的壓力,一切不再如常灰澀僵滯而細節盡現。原已藏納於複雜生活的層層格格裡的幽微情緒(想望、懸念,或夢),又再被重新檢整,突然發現在揚棄、摒除之外,仍有更多詮釋法。一如步行街道上,事物多了各種可能,靜靜步行過錢都迷你涮涮鍋建泰中藥行小林髮廊王永良診所鴻昌代書事務所清蒸肉圓屈臣氏…繼之幾個路口,光影篩漏下,逐次浮現城市某些隱密的敘事,並才察知周圍盡是巨大而寧靜的力量。

盡是盛宴,盡是億萬噸的了然於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