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14 22:28:12Alice

輕短篇小說 : 第五篇 敏兒

就在與這位看似神秘的靈修老師一同走出病房,接著兩人也很有默契的並肩走到醫院後門的戶外廣場。
他有感而發的說著,能看到陽光真好!

我也隨之望向太陽光下的雲層,隱約想起已經離逝的同事。

五年前,我才開始看見這個世界。
他若有所思的想著。

在此之前,我只是一位從小罹患先天弱視的視障兒,生活大多時間依賴的是聽力與觸覺。

可能因為他突如其來的自我介紹,我不自覺得將視線移到他的瞳孔。發現他的眼睛比一般人稍淡,接近咖啡色,卻非常睿智有神,非東方人慣有的深黑色。

認識敏兒就是在這家醫院,她在分部的兒童大樓當愛心志工,陪著病童玩耍,而我則是雙眼開始覺得有光線進入,所以到醫院做深入追蹤檢查;就這樣我獨自走在醫院時,在轉角處撞上一個男孩子,掉了重要證件自己並不清楚。

直到我走到服務台時,才開始慌張的找著掛號證。
不到幾分鐘後,我就看到一位小姐牽著男孩找到這裡。

她客氣的唸著掛號證上的姓名,看著站在服務台前發愣的我。
邡 晳 生?
我答應著,這裡。
意識到證件落入陌生人手中。

她簡單的表示兒童不是故意在走道上奔跑,因為男孩將撿到的東西拿去問她,才兩人一路找到這來。

他剛好做完復健課程,準備衝回病房見父母。沒想到就剛好在轉角撞上。
看來我的大衣口袋不深啊,撞一下就掉出來。

於是敏兒就順口問我來醫院做什麼?
我們就開始簡單聊天,直到我到眼科聽完檢查報告。

醫生一開始很正經的報告著轉變的數據,說我的視力竟然奇積好轉,一隻從0.1提升到0.5,另一隻從0.15到0.4。

這位老師,您現在的視力已經可以配眼鏡了!
老醫生挺高興的。

敏兒聽到老醫生提到「老師」便開始好奇,連問教什麼,在哪教書?
起初我也只是簡單描述類似是心靈溝通諮詢師。

看這位老師侃侃而談認識敏兒的開始,開始覺得放心了起來!
敏兒是個孤兒,這是我和太太說好兩人會照應她的。
靈修老師很贊賞的看看我。

敏兒常提到你們,覺得自己在這裡好像多了家人!
之後是敏兒自己想學靈修嗎?

我直接打開他可能真正想說的話題。

不是,是她打電話問我關於性騷擾的事!

性騷擾?
怎麼這我都沒聽太太提起?

我就很簡直扼要的告訴她,分辨宗教原則。
覺得心理會不舒服,有騷擾意味,就是騙子。

若自稱是修行人,就應該追求的是無慾無求的生活,六根未淨,不是正當修行人會做的事;過名,過利,好情色,貪錢財,都是罪。

這老師的回答,反倒讓我想問清楚敏兒之前是遇到什麼狀況...。

敏兒這個孩子真是聰敏!
老師感嘆的說著。

上一篇:《老的很優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