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13 11:11:20Alice

輕短篇小說 : 第四篇 車禍

敏兒出車禍了,我要安排一些時間去醫院照顧。

 

車禍時間剛好在晚上九點零九分,具她自己描述是不知道為什麼好好的閃黃燈行人可在無車狀況通行,對面空曠的馬路上怎麼會飛出一輛黑色轎車,她嚇的閃躲,卻直連倒退到後面另一個方向要轉彎的紅色轎車;腰與屁股剛好擦撞在轎車燈上,當場痛到她直喊站不起來!

 

撞上的轎車女主人電話請救護車將她送到臨近醫院後,看她沒太大問題就走了,照顧她的護士小姐和還算清醒的敏兒要了聯絡人資料,第一個聯繫上的就是我太太;那時我倆剛好正砌了壺茶,搬了兩張椅子在窗邊賞月色。

 

一般陌生手機號碼她多半都不接聽,但這次反而看的比較仔細,號碼有點熟悉,似乎是我們家附近的店家打過來的。

 

於是當晚太太就連忙趕到醫院處理後續敏兒的入院手續,沒過多久我也隨後跟到;躺在床上的敏兒切確的和我描述她真的要走過去時沒看到半輛車,很詭異!那附近跟本也見不到轉彎處,就只是一條直通通的大馬路,可能因為那條馬路車輛行人少,路燈設備不夠多;我徒步從醫院走回家時,再望一下那一條只有些許光線的馬路,突然覺得渾身冷了起來

 

就在我也選擇閃黃燈走過時,沒瞧見半輛車衝向我,就這樣無聲無息的在看似安靜的夜晚回到家,太太要我先回家休息,隔天清早換我去輪班照顧,直到敏兒的朋友能來醫院幫忙。

 

清晨五點我就被自己設定的鬧鐘吵醒,混亂的夢在醒後是完全一丁點記憶都沒有,只覺得越睡越沉,就在意識被夢牽引著也覺得似乎是場真實且混亂的人生。

 

到達醫院早上開放會客時間,她的病床上多了一位身穿黑白交間衣服的女人,我從門邊多看了幾眼,她們兩人似乎在說什麼悄悄話心事,門外敲門也沒聽見,我打個囉嗦的退到門外等候她的朋友出來。

 

不知不覺中自己竟然又睡著了,等到我再次醒來再看看見敏兒床邊的朋友走了沒?這次竟然換了一個男人,著裝深鐵黑色大長袍,手上拿了些許道具。

 

這會敲門可終於有人看過來,敏兒對我笑一笑的招手,要我進來瞧瞧這位靈修老師,他說她的磁場很混亂,可能這只是單純的靈異事件,也可能她身邊可能有些其他的外靈!

 

外靈?

她不是只是靈修怎麼修到身邊有了外靈?

 

這位靈修老師也懷疑的看著敏兒,照理說她應該看見的不是正常世界的景像,但一般人怎麼會看到靈異現像?他一時也不確定,經過其他女性靈修老師詢問問題也感覺不出她是天眼開啟。

 

所以應該是其他靈體的關係。

敏兒閃車的反應太激烈了,靈修老師補述詢問過她有無看到車牌號碼,她說沒仔細看到車體下面。

 

就只是突然衝出一輛車差點撞上我!

也看不清車上有什麼人

 

天眼開啟是什麼狀況?我好奇的看著這位陌生老師。

通常有修行的人會修出一些天眼,每個人剛開始撞見的可能不太一樣。

 

不太一樣?

不是我愛質疑靈修體系的人物,臺灣的宗教亂像實在太亂了!很多人都在分不清宗教本質是「助人為善的宗旨」下行事與修為,就在旁人煽風點火下走火入魔,騙財騙錢騙身!

 

敏兒似笑非笑的看著我,似乎是覺得我的奇摩新聞看太多了。

我狐疑的看著這位靈修老師,開始仔細端詳起他。

 

他其實跟一般路上會遇到的行人沒什麼兩樣,只是年紀比較輕,也有帶有俊美的外表,說話的特色就是有些捲舌音。

 

這位老師乾淨樸素外表,稍微讓我對他有些信心。

 

老師和敏兒對看了一會,像是有了共視,突然表示想私下和我說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