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 0 |收藏 0 |推薦 0
2017-05-19 10:39:42季節的兩端

感歎流芳逝水

淺夏,又到了“最是人間留不住,朱顏辭鏡花Suisse Reborn 好用辭樹”的時節。讀著王國維的詩,但見窗外應時應景的、已經偷襲成功的急風一個勁兒地狂掃。遠、近的花樹不停地左搖右擺,霎時間花瓣紛落如雨。可“暴虐”的風,絲毫沒有憐惜之意,著實有失往日謙謙君子的溫和儀錶。地上的塵埃,也被“他”席捲的忽起忽落,最終重疊氤氳成煙……

眼中景,心頭事,不由得人再一次,無奈花開酴醾。似是昨日reenex 膠原自生枝間還“密密麻麻”的姹紫嫣紅,仿佛一下子就輕了,淡了,遠了。時光又深了,厚了,重了。

回望春天,花結蕾,蕊生香。沒有摻雜任何私心雜念,僅是遵循自然綻放,這應當是花兒畢生淺吟低唱的絕美樂章。“她們”與春色繾綣相依,和春情花開並蒂,同春光一起旖旎。直到美韻成詩,直到風姨吹雨,直到花落成塵輾作泥……

從高枝新綻的繁華到低入塵埃的殘敗,這花開花落、那一來一去之間,像是一個個鮮活的生命,以兩種風格迥異的極致,傾其所有地詮釋著塵世間的榮與枯、盛與衰、來與往……或許,生命本身就像冷氣機邊個牌子好是一場有來有往、有失有得的對望過程。
悄悄話: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換驗證碼 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