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財犬」天天送餐券!
2020-06-30 01:00:19阿文

◎阿牛的故事

■童年故事 第二輯

   ◎二、阿牛的故事

               ⊕潘文良

  有這麼個傳說‥「當牛椆著火時,牛寧可『自殺』——葬身火海,也不願意逃跑……」(因為‥之所以會做牛做馬,就是上輩子欠人債所致;牛死了,就表示‥債還完了——牛死債爛。)
 
  有一天,星期日,近午的時候——
  〈阿水仔〉正要上廁所,一出後門(鄉下地方,廁所多是與正房分開的),竟見牛椆,燃著熊熊的大火,嚇得大叫道‥「爸仔……牛椆著火啊啦……爸仔……爸仔……牛椆著火啊啦!」 (阿水仔‥阿土伯的大兒子、阿田的哥哥。)
  阿土伯正在樹下,躺在涼椅上打盹,聽到阿水的叫喊,竟像一隻蝦子似的,驚跳了起來——
  …………
  由於牛椆頂,舖的是菅芒、茅草,大火一燒,不可收拾,一下子,連後面的豬椆,也都跟著燒起來了……
  阿土伯急忙吼道‥「阿水仔!趕緊𢵰牛牽出來——」叫著,便跑到豬椆去趕豬。
  阿水拉著牛繩,想把〈阿牛〉(大夥都是這麼叫牠的)拖出來。
  阿牛竟像是不想出來,腳生了根似的,任憑阿水怎麼拉,也拉不動,在那裡和阿水,舉行拔河比賽。
  阿土伯趕出了豬,便跟阿水合力拉牛,竟也拉不動,只得衝進牛椆,在後頭推牛屁股——一拉一推,還是無法使阿牛動一步……
  阿牛竟還趴了下去……
  小牛(阿牛之犢)看阿牛不出去,竟然也不出去,依在阿牛身旁‥「哞……哞……」的叫著。
  阿土伯只得和阿水合力,先把小牛給「扛」出牛椆。
  而阿牛,像是「存心自殺」似的,竟然趴在那裡,一動也不動……
  樑被燒斷了,掉下來,正好打中阿牛的頭;柱子燒倒了,打到阿牛的背。
  牛椆裡的稻草,燒得劈哩啪啦的……
  恐怕等火燒完了,大家就有「烤牛」,可以X了。
  阿土伯急得一臉要哭的模樣,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竟然衝進火海裡~跪在阿牛的面前——咿嗚嘁嗾的,呢喃了一陣——(咿嗚嘁嗾‥細語聲。)
  阿牛說也奇怪,竟然站了起來——一拐一跛的,走出牛椆……到了外面,卻又趴了下去……
  …………
  火,很快的,也就熄了。
  阿土伯望著阿牛、望著斷樑倒柱、餘煙裊裊……眉頭皺得都打結了,心裡痛得要命。
  阿水不禁叫問道‥「奇怪!無載無誌,哪會著火?」 (載誌‥事情。)
  他們都不知道‥著火的原因……永遠都不會知道的——如果‥阿文沒說的話。
  這一切,都要怪〈阿田〉了……
  拿火柴就拿火柴嘛!手那麼「癢」,幹什麼?
  阿田說什麼‥「看我表演功夫!」阿田把一根火柴,用大拇指按在盒子上,半彈半推的,丟了出去——
  火柴——觸……的一聲,就跟著(在空中)燃燒了起來。
  阿田「丟」了大半盒火柴,玩得不亦樂乎,走著走著,突然轉身,「丟」向阿文——
  阿文眼明腳快的,往左邊一跳——閃了開來。
  火柴竟然飛進牛椆去了……
  阿文‥「哼!」了一聲,叫道‥「想暗算我啦!門都沒有!」
  阿田突然‥「啊……」的驚叫一聲,叫道‥「壞啊……」
  阿文回頭,只見——堆在牛椆裡的稻草、牧草,竟然燒了起來……
  兩個人,在驚嚇之餘,竟然拔腿就跑……跑了一段,就聽到——
  阿水在喊‥「爸仔……牛椆著火啊啦!」
  阿文和阿田,嚇得竄進菅芒叢裡——躲了起來,遠遠的(其實,離阿田家也沒多遠,只是覺得‥好像離得很遠很遠),看著阿水和阿土伯,在那裡「救火」……在那裡和阿牛拔河比賽……
  …………
  阿田不禁惶恐的問道‥「安怎?」 (要怎麼辦?)
  阿文沉默了好會兒,指了下阿田,叫道‥「攏嘛是你——拿火柴就拿火柴嘛!……表演什麼功夫?」 (攏嘛是你‥全都是你。)
  阿田瞪著阿文一下子,竟然叫道‥「攏嘛是你……閃什麼閃嘛!?火柴丟在你身上,也不會痛……」
  阿文叫道‥「哪有人這樣的……你要『暗殺』我,我不跑……才是笨蛋呢!」阿文叫著,不理阿田,回頭便鑽出菅芒叢。
  阿田也跟著鑽了出來,一邊叫道‥「都嘛是你,要我回家拿火柴。」
  阿文叫道‥「你家比較近,當然是去你家拿比較快……誰叫你要……玩火!」
  阿田吞了下口水,又叫道‥「都嘛是你……你要是不提『烤番薯』……我也不用回去拿火柴……都是你害的!」
  阿文瞪大眼睛,叫道‥「我?……我……我……我……〔我竟然成了……罪魁禍首……〕」阿文頓時,像吃了黃連的啞巴一樣,張著嘴巴——有苦說不出。
  阿田停下腳步,叫道‥「好啦!我要回去看一看阿牛……有沒有怎樣……你𣍐使講嘔!你要是說了,就遭天打雷劈……說了,就是王八烏龜的兒子——王八子!」
  阿文只得點了點頭,低聲說道‥「好啦!我不會說的……你不怕回去被罵?」
  阿田沉默了會兒,輕聲說道‥「我裝作不知道就好……」阿田說著,轉身快步的跑了。
  阿文看著阿田跑遠了,回頭看著阿章他們——
  他們竟還不知「天高地厚」的,在大石頭那裡玩鬧,等著阿田,拿火柴去起火——烤番薯……
  阿文也不理他們,實在沒心情,再烤什麼「芋仔番薯」了,獨自繞道——跑回家去。

      *      *      *      *

  阿牛全身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的灼傷,不下百處,右耳都被烤熟了;右眼皮也被燒腫了,睜都睜不開——
  阿土伯給阿牛,塗滿了一身什麼霜、什麼膏的,似乎也沒減輕牠的痛苦。
  阿牛成天伏在牛椆裡……發呆——像是在等待「死神」來找似的。
  阿文和阿田,每天放學時,就沿路割些嫩草,回去餵阿牛……希望‥阿牛能早日康復。
  大夥也不再抓蟬、不再游泳、不再打彈珠、不再玩過五關……不再烤番薯——大半的時間,竟然都是圍在阿牛身旁……
  …………
  阿章問道‥「牠會不會死?」
  阿文叫道‥「不會啦!牠才不會死呢!」
  阿田卻道‥「我爸說牠活了四、五十年了……好像沒救了……」
  阿文拍了拍阿牛的頭,叫道‥「阿牛!你𣍐使死喔!」 (𣍐使‥不能。)
  阿章也拍了拍阿牛的頭,叫道‥「我以後,再也不會想拔掉你的尾巴了……」(阿章老是想拔掉阿牛的尾巴,說什麼‥「牛尾巴不好看,我要給阿牛換上馬尾巴……馬尾巴,比較好看……」阿文還真懷疑‥〔阿章要到哪去找馬尾巴呢?〕阿章說‥「等我找到了,我就給阿牛換上……」阿文想像阿牛長著「馬尾巴」的模樣,就想笑,人家說‥「牛頭不對馬嘴」,馬嘴都不對了,還對馬尾呢! 牛頭配馬尾,像話嗎? 牛頭對馬尾,像什麼嘛!)
  …………
  阿土伯總是好奇的問道‥「恁哪會對伊,偌恁好?」 (偌恁‥這麼。)
  大夥也不知怎麼作答。
  阿文總是搔著頭在笑——傻瓜似的。阿文看到阿牛,就內疚不已……阿牛雖然連一聲也沒哼,但是‥阿文看得出來,牠一定很痛、一定很苦——痛苦得沒力氣哼。 阿文看到阿牛、想到阿牛,心裡,就又痛又苦……又難過得要命——要是考了個零鴨蛋,想必一定就是這種感受。
 
      *      *      *      *
 
  阿田最喜歡拿著長笛,坐在阿牛的背上,一路「裝腔作勢」‥「咿咿嗶嗶!」的亂吹著,走回家去。
  阿文總是羨慕得很,從來就是想騎到牠那堅實的背上……帶著一天的收穫,踏著舖滿夕陽的田埂歸去……阿文雖然也坐過好幾次牛背,可是‥阿牛好像不大情願讓阿文坐,總是扭來扭去的……阿文怎麼也「感受」不到,那種「閑適」的樂趣。
  阿文有時候,跟著阿田去「放牛」;阿文就喜歡「牽牛」,然而‥阿文不是阿牛的「主人」——
  阿牛就是喜歡跟阿文「作對」,常常走到一半,就停在那裡,一動也不動。
  阿文即使‥「咿咿……嘔……哞哞!」的,叫得嘴巴都歪了——
  阿牛就是不走——不走,就是不走。
  阿文就跟阿牛舉行「拔河比賽」,拉得臉紅脖子粗的。
  阿牛有一次,想是被阿文惹火了,便把頭一甩——
  阿文被抖得,就像隻青蛙似的,跳進田裡去……「吃」了一臉的泥巴。
  阿牛有時氣起來,還會把阿文拉著跑呢!
  阿文就是笨得連牛繩都不會放掉,還被阿牛拉得跑得累得‥「氣喘如——狗」呢!(因為‥阿牛跑半天,也沒喘半口氣;所以‥氣喘不會如牛也!)阿文有時也很氣,看阿牛不走,就故意扯牛繩,像女生在跳「彩帶舞」似的,扯得牛繩,有若波濤一樣洶湧。(有時候,大夥便牽著阿牛,到空地去「跳繩」,這樣,就只需一個人牽——可憐的阿牛,牠都沒得玩,只能從頭「牽」到底。)
  阿牛被惹火了,便低著頭(仰著角),「走」向阿文——
  阿文便嚇得拋開牛繩——溜之大吉;或是躲到阿田的背後——
  阿田常是看笑不成調——(叫人擔心,他會把大牙笑掉……)阿田總是笑阿文說‥「你真是摸不清楚‥『牛脾氣』……」
  阿文心想‥〔牛脾氣,可真是難摸嘔!〕
 
      *      *      *      *
 
  這天中午——
  阿文回到家,吃飽了飯,就跑到阿田家去,但見——
  阿土伯,眼裡濕濕的……
  阿文趕緊跑到牛椆去——
  阿田竟然蹲在阿牛頭前,一動也不動。
  阿牛則靜靜的伏著,頭都貼到地上去了,身體冰冰冷冷的——看起來,就像一隻石雕的老牛一樣……
  阿文抓起一把草,「推」到阿牛的嘴前,叫道‥「阿牛!這草予你食啦!」 阿文叫著,抓著阿牛的犄角,用力地搖著——
  阿牛不應聲了……阿牛不應聲了——阿牛死了。
  小牛站在一旁,靜靜的……平時那麼好動,總是亂跑亂跳的小牛——連阿田都看不住的小牛,今天不知道吃了什麼藥,竟然變成一隻「木頭牛」,站在那裡,動也不動——小牛的眼睛,竟然閃著瀅瀅的淚水,充滿無限的哀憐。
  阿文看得不由得,也鼻酸了起來……
  阿牛真的死了……
  阿文頓時間,也跟阿田一樣‥成了個不會動的木刻雕像,蹲在阿牛身旁,靜靜地凝視著……阿文的心裡,直喊著‥〔阿牛!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害你的……〕
  阿牛的眼睛,安詳地閉著、嘴巴微微裂著,像是在微笑。
  阿文看了好久,只覺得‥
  阿牛就像是在說‥(沒關係!沒關係……)
  阿文心想‥〔人家說‥「會做牛,是上輩子欠人的——那些欠人債的,不總是說‥『我願來世,做牛做馬來報答你』嗎?」想必‥阿牛前世,欠阿土伯的恩情,已經還清了吧!? 所以‥牠要走了……牛的一生,總是那麼的忠心耿耿、那麼的辛勤工作,不求吃好的、不求住好的,日復一日地,默默的工作——任勞、任怨、任打、任鞭……阿牛!你真是太偉大了!〕
    ——.——
  每次看阿土伯在犁田,總是對阿牛又喝又哼的,還不時揮動手中的竹枝,抽打著阿牛。
  阿文總覺得‥阿牛很可憐,有一次,不禁問阿土伯‥「伊家己啊呣是𣍐曉行啊啦!為啥麼,你拍伊咧?」 (牠自己也不是不會走啊!為什麼,你要打牠呢?)
  阿土伯半天答不出來,後來才說什麼‥「大概是『慣勢變自然』,無拍著感覺怪怪……」
  阿章說‥「阿土伯仔是咧幫阿牛趕胡蠅,每擺攏是輕輕啊揮一下~掃一下……每擺若拍落去,胡蠅蚊仔,攏會飛起來,拍赫恁細力,乾若咧扒癢咧!」 (咧‥在。 每擺‥每次。 攏會‥都會。 赫恁‥那麼。 乾若‥好像。)
  阿牛的皮很厚,想必打下去,根本也不會痛吧!
  阿牛耕了幾十年的田,可是隻「識途老牛」,經驗老練,從哪裡開始犁~到哪裡要轉彎~一區田要走幾趟……牠都記得清清楚楚的,縱使沒有「鞭策」,牠也會自動自發的轉彎、或停或動,雖然,速度慢了些,終也是為了把犁拉得更深、把土挖得更鬆……
  阿牛從來不偷懶,阿土伯一大清早下田,牠也一大清早下田;阿土伯黃昏日落才回家,牠也黃昏日落才回家;阿土伯頂著風雨、冒著太陽,在田裡工作,牠也頂著風雨、冒著太陽,在田裡工作。
  阿文心想‥〔也許‥做牛就是那樣——就是那樣「痛苦」吧? 阿牛死了,牠再也不用過痛苦的日子了……〕阿文想了想,倒也為牠高興‥〔難怪!阿牛會死得那麼的安詳。〕
 
  第二天——
  阿土伯請了鄰人幫忙,把阿牛的四肢(腳)綁住,穿進一支粗如碗大的杉棍,前面四個人、後面五個人,才把阿牛給抬了起來——
  小孩子們,也幫著拿鋤頭、鏟子……
  〈阿蓮〉還提了些冥紙、香,和一壺葡萄酒、幾個水果、一隻雞、一條魚、一塊肉。 (阿蓮‥阿田的姊姊。)
  阿文真是看不懂,於是便問道‥「阿牛呣是『食素』的嗎? 為啥麼愛拜『牲禮』?」
  阿蓮答道‥「遐是予『好兄弟』食的啦!阿牛則𣍐去予𪜶欺負。」(那是要給「好兄弟」吃的啦!阿牛才不會去被他們欺負。)
  阿文‥「嘔!」了一聲,點了點頭,想想倒也好玩,心裡默禱‥〔但願阿牛,一路好走,走得順利!〕
  …………
  大家把阿牛,抬到山腰的榕樹下,阿土伯決定,要把牠埋在那裡——
那裡,一邊是個池塘、一邊是阿土伯的第一區田,有一些田地,因為樹蔭濃密,稻子長得不大好,久而久之,也就荒了,被阿牛打了幾個「泥巴坑」;那兒,可是阿牛的「天堂」呢!
   ——.——
  以前不曉得‥阿牛為什麼喜歡在泥巴坑裡打滾,「混」了一身泥巴,牠還那麼高興——人家洗澡,都恨不得把身體,洗得光溜溜(清潔溜溜),牠還把泥巴,往身上塗,可真是「怪胎」哦!
  阿文有次和阿田,想牽阿牛吃草,可是‥阿牛賴在泥巴坑裡,不想起來,兩個人,「努力」的拉了半天,牠就是不起來。
  阿田只得下到泥巴坑裡,去推阿牛的屁股,一不小心,推溜了手——撲!的一聲,趴到坑裡去了,一個翻身,站了起來,就變成「土人」了。
  阿文看得‥「哈哈哈哈……」的笑彎了腰。
  阿田嘴巴一裂、把牛繩一拉——
  阿文也就摔進泥巴坑裡……一下子,就變成了個「泥娃娃」。
  兩個人,互指著對方‥「哈哈哈哈……」的笑了起來,笑得肚子都痛了。
  阿牛竟也在一旁‥「哞……哞哞哞哞!」的「偷笑」。
  阿田氣得做了個排球大的泥巴球——啪!的一聲,砸得阿牛「泥頭土臉」的。
  阿牛‥「哞……哞!」的叫了叫,沒好氣的爬上岸……走到另一個坑去了。
  阿文和阿田,看得又指著阿牛‥「哈哈哈哈哈……」的笑著,笑得嘴巴,都要裂到耳際去了。
  後來,兩個人竟然各據一坑,在那裡打「泥巴戰」,玩得開心(辛苦)極了,這才知道‥阿牛「洗泥巴浴」,原來是那麼好玩的事;不過‥最後還是牽著阿牛,到溪裡去「游泳」,洗淨一身的泥巴……還是「光溜溜」的好。
   ——.——
  大家好容易地,合力挖了個深達丈許的坑,把阿牛弄到坑裡,替牠擺了個舒服的姿勢,然後‥一鏟一鋤的,把泥土推進坑去……就這麼的,將阿牛掩蓋了起來。
  阿牛不見了……坑不見了……地面,又恢復了「平」靜。
  阿土伯擺下了祭品,點著了香。
  大夥都說要拜。
  阿土伯就把香給分了。
  大夥一下子,都沉默了下來……
  阿文在心裡,深深的祝福阿牛道‥〔祝福阿牛,往生極樂世界……那兒,會有很多很多的嫩草,人們不會要牠耕田,牠不必再受鞭打……牠可以恣意的徜徉在草原上,任輕風吹拂、任陽光親撫……讓翩翩的蝴蝶,停在犄角上;那兒也不會再有蚊子、蒼蠅來煩,也不會有吸血的牛蠅來叮……〕 (要真往生極樂,那就不會「當牛」了。)
  阿土伯最後,把整壺葡萄酒,都灑到墳上——
    ——.——
  記得阿田說‥「冬天的時候,我爸就會叫我拿一壺葡萄酒,去給阿牛喝。阿牛可歡喜得很,趴在地上,仰著頭、張著大嘴——我便把酒,給倒進牠嘴裡去。阿牛總是喝得‥『嗯……嗯……』的叫著,搖頭甩尾的,好高興呢!」
 
      *      *      *      *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了……
  大榕樹下的白蝴蝶(野薑花),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就把阿牛的墳給佔據了,茂茂然的一大片;夏末秋中,蟬聲高唱的日子,就飄起一陣陣的清香……
  若非是大夥,誰也不知道‥那群「白蝴蝶」下面——埋著一頭牛……
  然而,縱使白蝴蝶再多、日子再久……永遠也掩埋不了‥阿文的記憶。
  阿牛……
 
■臺語註解
【牛椆】ㆣㄨ├ ㄉㄧㄠˊ gu5~7 tiau5
 ⊕牛舍、牛欄、牛圈。養牛的欄舍。俗作「牛牢」。
【豬椆】ㄉㄧ├ ㄉㄧㄠˊ(漳)∥ㄉㄨ├ ㄉㄧㄠˊ(泉)
    ti1~7 tiau5(漳)∥tu1~7 tiau5(泉)
 ⊕豬圈、豬舍。養豬的地方。
【著火】ㄉㄜ└ ㄏㄨㆤˋ(漳)∥ㄉㄜ└ ㄏㆤˋ(泉)
    torh8~3 hue2(漳)∥torh8~3 he2(泉)
 ⊕燃燒、著火了。
【咿嗚嘁嗾】ㄧ├ ㄨ ㄑㄧ└ ㄘㄨ├ i1~7 u1 tshi7~3 tshu7
 ⊕吵雜、細碎聲。
【無載無誌】ㆠㄜ├ ㄉㄞ└ ㆠㄜ├ ㄐㄧ└
      bor5~7 tai7~3 bor5~7 tsi3
 ①没事。 ②無緣無故。又叫「無事無白」。
【載誌】ㄉㄞ└ ㄐㄧ└ tai7~3 tsi3
 ⊕記載於誌。謂事情也。引申為工作。
 {按}載又通戴,故或作戴誌。俗或作代志、代誌。
 ◎《廣韻》載:事也。《康熙字典》載:又,事也。
 ◇《書.舜典》:有能奮庸熙帝之載。
 {註}言奮起其功,以廣帝堯之事也。
【壞啊】ㄏㄞ├ ㄚ˙ hai7 a7~0
 ⊕壞了、糟了。
【𣍐使】ㆠㆤ└ ㄙㄞˋ(漳)∥ㆠㄨㆤ└ ㄙㄞˋ(泉)
    be7~3 sai2(漳)∥bue7~3 sai2(泉)
 ⊕不能、不可、不行。
【𣍐使講】ㆠㆤ└ ㄙㄞ ㄍㆲˋ(漳)∥ㆠㄨㆤ└ ㄙㄞ ㄍㆲˋ(泉)
     be7~3 sai2~1 kong2(漳)∥bue7~3 sai2~1 kong2(泉)
 ⊕不能說、說不得。
【芋仔番薯】ㆦ└ ㄚ ㄏㄢ├ ㄐㄧˊ oo7~3 a2~1 han7 tsi5
 ⊕芋頭與番薯。
【偌恁】ㄐㄧㄚˋ ㄌㄧㄣ├ tsia3~2 lin7
 ⊕如此、這麼。
【𣍐曉】ㆠㆤ└ ㄏㄧㄠˋ(漳)∥ㆠㄨㆤ└ ㄏㄧㄠˋ(泉)
    be7~3 hiau2(漳)∥bue7~3 hiau2(泉)
 ①不懂、不明白。 ②不會。
【家己】ㄍㄚ├ ㄍㄧ├ ka1~7 ki7
 ⊕自己、本身。
【慣勢變自然】ㄍㄨㄢˋ ㄒㄧ└ ㄅㄧㄢˋ ㄗㄨ└ ㆢㄧㄢˊ(漳)∥
       ㄍㄨㄢˋ ㄒㄧ└ ㄅㄧㄢˋ ㄗㄨ└ ㄌㄧㄢˊ(泉)
       kuan3~2 si3 pian3~2 tsu7~3 jian5(漳)∥
       kuan3~2 si3 pian3~2 tsu7~3 lian5(泉)
 ⊕習慣成自然。
【每擺】ㆠㄨㆤ ㄅㄞˋ(漳)∥ㄇㄨㄧ ㄅㄞˋ(泉)
    bue2~1 pai2(漳)∥mui2~1 pai2(泉)
 ⊕每次。
【牲醴】ㄒㄧㄥ├ ㄌㆤˋ sing1~7 le2
 ⊕將牲畜宰殺、潔淨後,用來祭祀之禮。
【遐是】ㄏㆤ ㄒㄧ├ he2~1 si7
 ⊕那是。
 
==========================================================
※舊文整修,重舖於「新聞台」。
◎潘文良《阿牛的故事》。2020.06.30.二 01:00:19
 http://mypaper.pchome.com.tw/avun01/post/1380346040
※本文佈告於臉書。2020.06.30.二 01:02:00
 https://www.facebook.com/avun.pan/posts/2805410139570557
■標籤:牛椆、著火、火柴、暗算、暗殺、救火、玩火、烤番薯、罪魁禍首、王八烏龜、天高地厚、番薯、死神、早日康復、牛脾氣、泥娃娃、光溜溜、極樂世界、白蝴蝶、野薑花

上一篇:◎田的故事

下一篇:◎鐵牛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