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04 12:22:00聖天使

Facebook的妥協:沒有了當年Libra雄心的「Diem」,還能對標美元嗎?

贝瑞   最近,脸书(facebook)因数字货币libra 而备受关注.


[華夏時報記者 胡金華 見習記者 趙奕 上海報導]

自推出以來一直備受關注的Libra近期又有了大動作。

12月1日,Facebook官網更新的信息顯示,由其倡導的穩定幣項目Libra的管理組織宣布,將「Libra」正式更名為「Diem」,同時,Diem Association(Diem協會)將負責這項數字貨幣計劃的運行,並準備於2021年推出與美元掛鈎的穩定幣。除此之外,該組織還最終確定了其領導團隊由斯圖亞特·列維(Stuart Levey)擔任該組織的首席執行官。


《華夏時報》記者了解到,Diem協會首席執行官Stuart Levey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最初的名字與該項目的早期方案有關,但監管機構對此反映不佳。我們已經大規模調整了該方案」。

「不推穩定幣就沒有一家央行接受它,Libra放棄了創建之初的設想,將Diem定位為與美元掛鈎的貨幣,成為一種失去區塊鏈屬性的非獨立貨幣,一種類似於Q幣的支付符號而已,儘管如此,就目前的情況來看,Libra自己也並沒有做好準備。」武漢大學客座研究員唐大傑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




Facebook的妥協

自2019年6月Facebook首次宣布「Libra」計劃,到目前,Libra與全球監管經歷了一年多的「交戰」,期間,Libra一直飽受各國政府及監管機構的質疑。但即便更名後,Diem的具體推出時間也尚未確定。

據英國媒體《金融時報》11月27日的報道,參與Libra計劃的三名人士表示,Libra準備最早於2021年1月推出。他們表示,確切的發行時間點要取決於何時通過瑞士金融市場監管機構(FINMA)的支付系統執照申請審核,但預計最快應該能在1月拿下,而FINMA方面則表示不予置評。


Facebook為何如此執着於Libra?歐科雲鏈首席研究員李煉炫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Facebook發行穩定幣在很大程度上是為了搭建屬於自己的支付服務體系,從官方公布的信息看,Facebook的穩定幣主要用於跨境轉賬、支付和自己的廣告系統。目前Facebook的營業收入主要來自廣告,發行穩定幣有利於增加其他收入來源,擺脫對廣告收入的依賴,當然也利於Facebook旗下各業務線板塊之間以及Facebook與其生態合作企業之間的打通,提高企業間資金融通效率,打造自己的金融支付生態。


李煉炫強調,現在的Diem已經不是以前的Libra了,無論是野心還是影響力方面都打了折扣。「Libra是一種新型的超主權貨幣,會削弱主權貨幣的領導力和影響力,當然會動搖美元的地位;Diem僅僅是美元的數字形式載體,不僅不會動搖美元的地位,反而會在數字經濟領域鞏固美元的領導地位。」


在進一步分析中李煉炫表示,此前推出的Libra,目標是做類似SDR(特別提款權)的超主權貨幣,與日元、英鎊、美元等一籃子貨幣掛鈎,採用類似港幣的聯繫匯率制度。Facebook在全球擁有25億活躍用戶,這種超主權貨幣一旦成功發行,依託Facebook巨大的網絡用戶基數,將對全球貨幣體系和各國內部的金融體系都會產生重大影響,這也是為什麼原版的Facebook始終無法通過監管審批的原因。


而如今的Diem項目,早已沒有了當年Libra的雄心,僅僅是按1:1的匯率錨定美元,這類的穩定幣項目實際上幾年前就已經出現,例如大家熟悉的USDC穩定幣等。這類穩定幣已經不是超主權貨幣,已經淪為美元的附庸,以數字形式作為美元的價值載體,支撐美元在全球的流通,這類項目當然更容易通過美國政府的監管審批。


央行数字货币


數字貨幣賽道的較量

提到數字貨幣,人們自然會聯想到DCEP,關於Libra與DCEP的區別,李煉炫表示,央行數字貨幣是政府發行的,而Libra是私人機構發行的,以美元或其他貨幣做抵押擔保的數字貨幣。從法律上看,DCEP具有無限法償性,即當我們使用DCEP進行支付時,商家是不能拒收的;而Libra不具有無限法償性,商家是可以拒收的。


《華夏時報》記者通過梳理發現,在2019年12月以前,美聯儲對發行央行數字貨幣(CBDC)的風險存在擔憂,表示不發行央行數字貨幣,但就在不到三個月的時間,2020年2月,其態度轉變為考慮發行央行數字貨幣,以保持在國際研發的前列。


2020年8月13日,美聯儲理事Brainard在一份介紹美聯儲數字貨幣研究進展(An Update on Digital Currencies)的報告中指出,美聯儲正在研究分布式記賬技術以及這種技術在數字貨幣方面的潛在應用。他表示,美聯儲正在評估央行數字貨幣的使用場景,以及作為現金和其他支付手段的補充。同時研究央行數字貨幣對支付生態系統、貨幣政策、金融穩定、銀行以及消費者保護方面的影響。由此可見,美聯儲現在還在評估階段。


相比之下,我國在數字貨幣領域的「行動力」就要強得多,10月份,深圳市政府聯合央行開展數字人民幣紅包試點引起了不小的關注,數據顯示,截⾄10⽉18⽇24時,深圳市共有47573名中籤個⼈領取數字⼈⺠幣紅包,使⽤紅包交易62788筆,交易⾦額為 876.4萬元。除此之外,還有部分中籤個⼈還對本⼈數字錢包進⾏充值,充值消費金額90.1萬元。


近期也有報道顯示,除了已經公布的雄安、蘇州、成都、深圳和冬奧會場景,還將繼續新增長沙、海南、上海、青島、大連、西安六地試點。


對於中美兩國在數字貨幣賽道的不動進程,李煉炫表示,我國的DC/EP目前已經進入測試階段,走在世界的最前列,而美國的央行數字貨幣還停留在概念論證階段。對此,唐大傑也表示,「美聯儲暫時還是數字貨幣的觀望者,這一步還是中國領先了。中國在電子支付和金融IT方面的基礎設施要優於其他主要經濟體,在這個領域的領先是肯定的。」---(華夏時報)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