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7 20:53:23聖天使

5G礦山,工業真金,以及智能體礦井

5g


「十四五」階段,建設製造業強國,推動工業智能化轉型已經成為明確的國家戰略。在目前階段,工業升級進程中最受熱議領域,就是5G網絡與工業場景的融合。

毫無疑問,中國在5G技術、5G建設上的領先是一座時代富礦。而最終這座富礦是否被充分開採,核心依據就是5G與行業的融合程度,5G網絡是否能夠成為產業生產力提升的核心抓手。在眾多5G覆蓋的行業場景中,工業與5G的結合,可說是這一時代價值連城的一座金礦。


但在5G網絡建設進入新階段,亟待完成與工業場景對接的產業化周期,卻很容易發現5G與工業場景結合的一系列挑戰。5G與工業,並不會天然結合結合在一起。聯接了5G網絡工業場景的核心訴求也不會即刻得到滿足。

從5G到5G+工業,就像從發現一座礦山到真正獲得礦藏,期間還需要經歷漫長且細緻的開採過程。如何跨越這個過程,是目前這一階段至關重要的問題。

11月26日,2020世界5G大會在廣州開幕。世界5G大會是全球首個5G領域的國際性峰會,今年大會以「5G賦能 共享共贏 5G+,By All for All」為主題,設置了十個高峰論壇,討論內容覆蓋5G應用的各個前沿領域。




在今年的世界5G大會中,5G與工業場景、工業互聯網的結合備受矚目。面對工業場景如何真正抓住5G機遇,完成智能化轉型的核心問題,在大會「5G與工業互聯網論壇」中,華為高級副總裁、工業互聯網產業聯盟(AII)副理事長張順茂帶來了全新的答案。

為了順利打開5G礦山,開採到工業智能化的真金,需要建設一條名為工業智能體的礦井。


工業到5G的真實距離

在探索工業智能化如何抓住5G機遇的時候,我們必須建立這樣一個認知前提:無論是礦井、碼頭還是車間廠房,在建設之初都並沒有聯接5G的打算和安排。5G網絡建設完備,也不可能像魔法一樣帶給工業點石成金的價值。

事實上,在工業場景想要應用5G特性,產生理想中的疊加倍增效應,需要建立在工業場景具備明確的5G使用目標、順暢的5G接入體系,以及充沛的5G+工業智能化人才基礎上。




然而在現實中,大多數工業企業都並不具備這些特質。整體來看,工業+5G面臨着三大挑戰,制約着工業與5G的強耦合:

1、工業設備與數字體系、數據系統本身的複雜性,本身沒有預留5G的升級位置。

2、工業互聯網的接口、通信協議、網絡承載能力差異巨大,給5G大規模普及帶來了挑戰。

3、目前階段,AI技術與行業缺乏融合,推廣5G專網缺乏價值輸入點。

整體而言,我們一定要認清對於工業場景和企業需求來說,5G只是手段和機會,但不是目的。工業的數字化升級,必須建立以產業價值為導向的目標工業體系。

這就需要有一套適配的產業架構,把技術能力輸入到工業場景,把工業的數字化需求帶入到5G網絡——這就是智能體的價值。


智能體:探索新技術與真場景間的動態平衡

無論是5G網絡,還是工業互聯網,這些技術因子對於工業場景來說,核心都是為提高生產力而服務的。但是工業核心生產力的提升,並不能單純建立在網絡升級的基礎上。事實上,計算能力、網絡能力、算法能力、數據處理能力對於工業場景來說同樣重要。並且這些能力還需要整合到工業場景的具體設備體系、數字化系統、生產效率之間,建立真實的價值提升通道。

在5G時代,工業智能化的核心需求依靠多種技術聚合,提升個性化的核心生產力。這就是5機協同的可能性。在理想的工業智能化場景中,5G帶來大帶寬、低延時、廣聯接的特性,而雲、計算、人工智能將驅動工業智能化提升。

讓我們來看幾個具有代表性的工業場景,究竟如何獲得5G價值。




在煤礦行業,通過5G遠程操控實現無人礦車遠程駕駛,以及依靠5G網絡提升井下安全都是十分重要的智能化升級舉措。但這需要雲計算、AI、機器視覺等技術的配合,提升礦井、礦車、採礦設備的無人化、自動化水平。

在港口領域也是一樣,基於5G網絡實現龍門吊遠超操控,可以極大提升崗位人性化程度,並且升級裝卸效率。但在龍門吊遠超操控體系中,也需要雲計算、AI技術與設備的緊密結合,由此才能發揮5G網絡的核心價值。


不難發現,工業場景的生產力提升,大多建立於5G與雲計算、AI技術互為配合,再融入到真實的場景。因此可以說,工業在今天的真實需求,是在新技術與真場景之間建立動態化、可成長的平衡點。而華為推出的工業智能體參考技術架構,恰好可以滿足這一需求。


面向工業場景複雜的技術需求與個性化建設需求,工業智能體以云為基礎,以AI為核心,構建一個立體感知、全域協同、精確判斷和持續進化的、開放的智能系統。在智能體架構中,數據作為生產要素,打通全價值鏈;算力作為引擎,為智能升級提供澎湃動力。從技術體系上來看,智能體包括四層架構:

1、智能交互,通過雲邊端的交互一體化,讓軟件、數據和AI算法在雲邊端自由流動。

2、智能聯接,藉助網絡能力升級,實現無縫覆蓋、萬物互聯,從而讓應用協同、數據協同、組織協同。

3、智能中樞,構建智能體的大腦和決策系統,基於雲基礎設施,賦能應用、使能數據,普惠AI。

4、智慧應用,通過生態化的協同創新,加速AI與行業知識的深度融合,重構體驗、優化流程。


結構清晰、容納方式合理,並且具有明確價值指向性,智能體與工業場景的融合能夠解決工業場景利用5G、AI、雲計算等技術時的核心挑戰。它就像一道新的礦井,直接深入到時代底層,去探索產業智能化的寶藏。


粵之工:在廣東認識工業智能化

接下來,我們需要看一下工業智能體的是如何運行,如何給具體的工業場景帶來價值的。今年世界5G大會在廣東舉辦,而廣東既是經濟大省,同時也是製造業大省、產業數字化強省。這裡已經凝聚了一系列工業智能體帶來的價值新範式。

從廣東的工業區位上看,在一系列區位優勢的基礎上,廣東製造業也面臨着勞動力密集優勢喪失、產品同質化競爭增強、升級轉型壓力巨大等等挑戰。而工業的自動化、智能化、數字化,給廣東的工業體系帶來了一系列新的發展契機。




舉例來說,華為本身就具有製造業屬性,自進行了大量工業智能化探索。目前,在華為松山湖工廠已經初步實現了智能化。

在松山湖工廠,基於5G室內定位技術,可以實現精準調度物料和工具、資產盤點、人員熱力地圖、異常快速閉環最近工位人員;通過5G網絡架設,替代了數百公里長的網線,使得機器設備、物料可以自由移動,增加生產柔性,提高生產效率;

利用邊緣AI檢測技術,可以利用AI技術對印刷缺陷、來料缺陷、組裝缺陷、包裝等進行智能化檢測;在物流領域,可以通過5G實現AGV的雲化智能調度及多AGV協同工作,減少WiFi傳輸不穩定。可以說,從內部協作到工業生產,松山湖工廠實現了大量產業端口的智能化升級,這些產業價值很多都來自對5G網絡的應用。


在燃氣領域,智能化升級已成當務之急。華為與燃氣企業合作,通過建設5G專網,共同打造燃氣行業智能體。由於燃氣輸送管道線路長、管網密集,而且多在野外,人工巡檢不僅耗時耗力,而且產生疏漏造成巡檢質量低。除了管道之外,燃氣場站、燃氣儀表都存在類似問題,設備複雜加分布廣泛導致人工檢測效率與質量相對較低。

而通過5G網絡加持,利用無人機、機器人、智能攝像機,實現AI機器視覺技術對管道、場站、儀表等眾多燃氣端口的自動化、智能化檢測,大幅降低故障率,提升產業效率。

5G+AI+場景化設備帶來的工業化變革,已經在廣東各領域落地。在電力領域,南方電網與華為合作完成了基於攝像機、無人機對高壓線進行智能化巡檢。原本需要20天才能完成的現場巡視工作僅需2小時就可完成,巡檢效率能提升了80倍。未來,部署5G網絡後,也可實現視頻穩定無線回傳,進一步提升產業效率。

區域工業互聯網正在成為產業智能化的新途徑。在全球製造業名城東莞,華為與東莞合作,基於華為雲工業互聯網平台FusionPlant,聯合合作夥伴打造與當地產業深度結合的工業互聯網產業雲模式,支撐當地產業轉型升級。




在東莞工業互聯網的產業案例中,正業科技主要面向PCB、鋰電、液晶面板等行業提供智能檢測和智能製造整體解決方案等產品和服務。在售後技術服務方面,正業科技每年技術支持約為1700多單,其中80%以上需要工程師前往現場確認,僅通過前期客戶的故障描述,工程師常常無法備齊維修所需的零部件,故障確認後還需要將問題反饋回公司相關部門,安排維修部件的採購或配送。每次維修平均耗時1-7天,售後運維每年花費數百萬元。

而在華為雲工業互聯網平台FusionPlant的支撐下,採用AI、大數據、ROMA、IOT等技術,通過數據驅動實現智能服務,正業科技的售後維護服務邁上了智能化的新台階,工程師無需到現場,就可實現遠程檢測、遠程診斷、遠程故障預測、維修件提前備貨等,不僅提升公司的售後服務能力,同時也大幅降低了售後服務成本,每年節省300萬元以上。

另外,正業科技有很多設備分布在全國工廠進行生產,設備的維護、質檢、高級的升級服務挑戰很大,成本較高,依賴工作人員的現場維護。在企業上雲之後,工作人員無需到現場,在雲上就可以完成遠程診斷,完成對設備運行情況進行實時化監控,全面提高服務質量。

在這四個案例中,可以看到工業智能體都展現出聚合技術、解決行業核心需求的融通能力。工業智能體正在融合華為的技術與生態優勢,推動工業企業的智能化升級。

礦與金:華為帶來5G時代工業價值新範式

從工業智能體的一系列產業實踐,我們可以總結華為帶給工業領域的價值新範式。工業智能體不僅是一套技術架構的創新,同時還是多種產業優勢、實踐經驗與生態關係的融合。工業智能體在企業、行業特性需求,與「5機」協同的技術機遇之間建立了公約數,通過動態平衡與產業成長,幫助工業企業既獲得新技術機遇,又得到長期創新支持。

在工業智能體的背後,有華為帶給工業的四項關鍵能力優勢:

1、華為的工業智能化轉型產業實踐與產業經驗。工業場景的智能化升級,是技術與經驗的深度結合。華為自身就是體系龐大的智能化升級主體,其智能化實踐可以廣泛應用於工業智能體的價值釋放。




2、華為在5機協同機遇期,獨特的ICT全產業鏈技術優勢。工業智能化升級,需要建立從聯接到計算,從數據到智能的技術聚合與協同體系。而這些領域中華為具有廣泛的技術布局優勢,可以幫助工業企業進行一體化升級。

3、面向工業場景獨特的平台化建設:華為雲FusionPlant工業互聯網平台打造了有效的產業基礎,能夠為工業企業帶來清晰的價值提升。


4、生態建設與行業融入,面向廣闊的工業智能化需求,華為將全力支持合作夥伴在華為工業互聯網平台上開發面向千行百業的工業應用,打造有效的工業數字化生態。

在5G與行業結合的礦山中,我們希望將一個個真實的行業由礦石變成真金。這需要一道道有技術、有經驗、有生態聚合力的礦井。

智能體正在承載這一目標,指向全場景智慧的黃金時代。---(腦極體)



*[被數智化供應鏈包裹的實體經濟,穿上了「反脆弱」的盔甲]*


大家是否注意過一個現象,許多國際城市的經濟新區,都開始以某種產業集群來命名。

以前,人們喜歡用傑斐遜、胡志明、華盛頓之類的人名,亦或是海港城、武夷山之類的自然景觀,來為一座城市命名。如今,越來越多的城鎮開始用起在全球經濟供應鏈中的定位來命名,比如迪拜互聯網城、開曼創業城、綿陽科技城等等。

這些特殊區位,是當地經濟的發展之錨,也是全球社會向供應鏈地理轉變的表現。供需的動態變化成為驅動社會組織演進的核心動能,人們努力靠近基礎設施和供應鏈附近,無論是現實的,還是虛擬的。在這個由生產者、中間商、銷售者組成的完整生態體系中,滿足供需、享受生活、追求發展。




物理學家加來道雄給這樣的狀態起了一個名字——供應鏈世界。有學者認為,在這樣的世界體系中,地圖上連通線(供應鏈)的重要性甚至超過了傳統地圖上的國界線。

現實供應鏈是傳統基建的核心,進入數字互聯時代,供給和需求的連接方式也發生了變化,是時候重新思考世界的供應鏈,以及供應鏈的世界了。


在中國,有能力也有意願討論供應鏈與數智技術融合的平台,屈指可數,十多年來為中國供應鏈降本增效做出貢獻的京東,無疑是不容忽視的存在。因此,從11月25日舉行的2020京東全球科技探索者大會(JDDiscovery)上,從京東未來十年的新一代基礎設施中讀懂未來供應鏈變局,自然至關重要。


物理世界與數字世界的供應鏈之變

「新基建」這個名詞之妙,在於其精準指向了決定社會流動性和經濟韌性的基石——全球競爭互聯所需要的數智基礎設施。這些基礎設施相互連在一起,就形成了一個全新的供應鏈網絡。

「舊基建」靠高速公路、高速鐵路等托舉其經濟活動的高速率,「新基建」則利用AI、工業互聯網、大數據中心等,用無處不在的數字化將全球市場主體、人和物包裹在一起。


疫情期間的重要醫療物資流動,需要數智化供應鏈系統來保障效率;高效的政務服務同樣需要虛擬化的數字信息服務供應鏈來保駕護航。隨着社交電商、社區電商、內容電商的興起,日益複雜的零售行業也需要全渠道供應鏈來滿足碎片化的供需場景。

而對於急於從疫情打擊中修復過來的全球產業來說,面對需求和供給端的各種不確定性,供應鏈的智能化、協同化、柔性化、精準化,也就成了幫助企業降低風險、提升效能的「剛需」。




京東集團副總裁、京東零售集團生態業務中心負責人林琛在大會上分享了他所感受到的產業變化:越來越多的廠商在轉變觀念,打造以用戶需求為中心的反向供應鏈體系,洞察用戶需求成為了產品開發的最核心驅動因素。


不難發現,從企業到行業再到國家經濟體,供應鏈正在成為互聯競爭的關鍵賽點。


不破不立:供應鏈數智化轉型的三大痛點

要建構新的產業邏輯,首先要有對於各個行業的特殊需求的理解,只有基於普遍存在的真實痛點的深刻理解,才能在供應鏈走向智能化的過程中,把握其與產業的契合點。那麼,當下各行各業所需要的供應鏈差異化是什麼呢?


首先是效率。在供應鏈世界裡,低效是最致命的敵人。許多提升效率的方法,比如改變集裝箱的大小、貨運行業單據電子化等等,都曾帶來過數百億美元的商業價值。而人工智能、區塊鏈、機器視覺、實時計算、柔性自動化等技術的爆發,也讓數字協同和網絡智能成為持續優化垂直行業供應鏈成本、效率和體驗的絕佳武器。




其次是路徑。能夠帶來效率提升的雲計算、AI、5G等基礎技術,與產業實際應用之間有不少距離,如何像「舊基建」一樣,讓學校、醫院、工礦等領域可以直接連入數智化供應鏈體系,就需要具體、全鏈路的服務體系和解決方案來作為支撐,降低產業應用門檻。


最後是共生。當下能夠提供數智化轉型方案的平台有很多,而供應鏈的特殊之處在於,它的核心任務是將遙遠的多方聯繫在一起,這些主體之間可能缺乏相互信任,因此就需要真實信息的實時共享,讓這張網中的所有人都能隨時把握事態的進展,互相依靠、彼此共生。這背後需要的不僅僅是區塊鏈、AI等技術體系的完善,平台的品牌認知度、技術可靠性、安全公信力等等,都需要久經考驗。


從這個角度看,當下中國產業的轉型焦慮,也在表達着對新的技術浪潮或者說供應鏈能量的渴求。渴望通過全新的基礎設施,來保持、增加中國工業化的優勢,抵禦各種「黑天鵝」、「灰犀牛」。

在JDDiscovery-2020京東全球科技探索者大會上,京東的數智化社會供應鏈也試圖將自身在供應鏈物流領域的多年積累、理解和創新,交付給產業界,推動數智化社會供應鏈的進化。


京東「三叉戟」出動,三步破局社會供應鏈數智化

如何讓數智化供應鏈,成為實體經濟的增長新動能,目前看來,京東分成了「三步走」。


第一步,在自身零售體系上搭建全球頂尖的物流供應鏈數智化體系,夯實基礎。

京東本身就是實體經濟數字化轉型的典型,以供應鏈中十分基礎的物流場景為例,京東集團副總裁、JDL京東物流智能供應鏈產業平台負責人王強在活動現場,分享了京東的最新科技成果:

規模應用的物流機器人軍團,基於5G、物聯網、人工智能、智能硬件等技術,可以通過機器人自動化、智能快遞車、智能快遞櫃等,自動化分揀效率提升100%;布局全國的雲倉儲基地打造,天狼倉將傳統倉儲效率提升了3倍、坪效2.5倍,與同規模國際智能設備的數據相比,訂單生產效率超出8%。京東集團2020年Q3財報顯示,庫存周轉天數低至34天,JDL京東物流科技就成為背後智能應用鏈網絡的核心支撐。

這些供應鏈關鍵環節的智能產品,能夠簡單直接有效地解答產業需求者的疑問:數智化供應鏈到底能為垂直行業帶來哪些影響。




第二步,形成一體化智能供應鏈解決方案,開放給產業。打造一個技術驅動的數字化社會供應鏈,不僅需要技術,也需要社會,怎樣降低全社會應用數智化技術的成本,京東選擇用規模化效益來實現數智化的普惠,將17年來積累的全棧數智化技術、產品和服務體系,就在不斷對外輸出中淬鍊成了多個平台型解決方案,把技術打包成開「箱」即用的商品,以增強產業端的快速適配。


比如JDL京東物流打造的物流科技產品「京慧」智能供應鏈,就基於智能化算法,為安利公司定製了商品布局、銷量預測、智能補貨、庫存仿真等方案,讓安利的成品物流費用節約10%以上,庫存周轉天數下降多達到40%以上,分銷效率、運營效率提升一倍。用敏捷性供應鏈為行業在風浪中保駕護航。京東集團副總裁、JDL京東物流戰略與創新業務部負責人傅兵認為,通過專業定製化供應鏈服務,不僅讓「快消品」實現了「快消費」,更實現了「快送達」,從而,一個融合共贏的零售商業新生態就此形成。


第三步,與供應鏈領域、實體經濟垂直行業深度融合。

技術集群在落地過程中可能遇到各種各樣的複雜情況,比如倉儲中就有可能遇到網絡條件相對較差的環境,數據到雲端的上傳和處理時延會讓客戶很難受,這時洞察場景特點提供個性化技術方案、與場合深度融合的服務能力就非常重要了。


這時,京東多年服務B端的優勢就充分體現出來。與各種不同類型的政企機構和產業帶展開合作,在天津與雀巢聯手打造了面積近3萬平米的智能倉配中心,為某大型國際食品巨頭打造了智能場站、數字車隊、鏈上籤等產品。此外,還聯合地方政府制定區域農特產品質量管控體系,通過谷語系統實現品質溯源,幫助偏遠貧困縣打造高端品牌,實現增收。


正如京東集團副總裁、京東零售技術委員會負責人顏偉鵬所說,多年的全鏈路技術積累,讓京東能夠切實賦能業務,幫助業務快速上線,創造可量化的價值,真正將數智化成果可視化。同時通過可靠且高適配性的技術基座,讓企業靈活應對快速變化的市場需求,最大程度地增加業務及商業模式的創新時間與空間。

極致科技、開放平台、極簡融合,成為京東破解社會供應鏈數智化的「三叉戟」。




(京東集團技術委員會主席、京東智聯雲總裁、IEEE Fellow周伯文)

歷史學家馬克·萊文森(Marc Levinson)認為,疏通供應鏈可給世界帶來超乎想象的好處。對於中國這個供應鏈最為複雜的經濟區位之一,供應鏈轉型的價值也是不可估量的。

大家都說中國是「唯一歷史未曾中斷而延續至今的文明古國」,這種文明的韌性,根基之一就來自於超大規模的多元複合結構,各個體系內部的自然、社會、經濟相互依賴、多元共生,建立了深刻的有機聯繫。而供應鏈體系,也是這樣一個相互塑造、彼此連接的規模體系,其轉型升級難度,可想而知。


京東的努力,對於中國加速產業數字化轉型、縮小與歐美國家數字化差距,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之所以能做到這一點,最核心的是「一力降十會」的技術優勢,在JDD 2020,京東集團技術委員會主席、京東智聯雲總裁、IEEE Fellow周伯文博士也宣布成立京東探索研究院,關注人工智能、物聯網、區塊鏈、自主系統、下一代計算等核心方向,在未來的10年加大投入探索的領域,向人機共生、數字世界和物理世界互聯互通的彼岸進發。

「生如逆旅,一葦以航」。2020年,數智化技術正在成為全球經濟的最大變量,京東的供應鏈數智化告訴我們,中國科技企業手中所握着的武器,早已在時間縫隙中淬鍊出了扭轉時代的能量。---(腦極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