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7 17:45:49聖天使

美股大漲,A股萎靡,我為何可以跑贏97%的股民?



A股為何要走獨立下跌行情?賺錢很難麼?

這幾天,A股一直下跌。很多股民叫苦不堪,筆者的持倉也有10%左右的回撤,還在不斷加倉。

我看股吧里,一些股民又開始胡天喊地,「把錢還給我,我不玩了」。每到這個時候,其實股市就要迎來一輪反彈。


這就是一個怪圈:

股票大漲,衝進去,第二天就被套,開始罵莊;跌兩天後割肉,一割肉,立馬反彈,繼續罵莊;反彈三天達到高位,又衝進去,第二天又被套,然後接着罵......

如此往復循環,成為許多股民的日常。

這其實,沒把握住A股的規律。這幾天,外圍股市輪番大漲,因為拜登當選,不按套路出牌的川普要下台了,加之疫苗即將開始注射,所以外圍股市反彈。


A股為何反而走出獨立的下跌行情呢?

三個方面因素導致的:

第一,A股因為中國疫情控制的原因,一直處於牛市。大多數股票都漲幅很好,從公募基金的收益也可以看到這一點,基本上都在50%以上。

所以股市缺乏繼續上漲的動力。


第二,上證指數3456點,是一個難以越過的門檻。這周的衝刺也以失敗告終,筆者此前就曾預測,A股將在3456點之下來回震盪。




縱觀決定指數的白酒、醫藥、金融、有色金屬等板塊,均創出新高。特別是白酒和銀行板塊,最近十分強勢。

這也意味着,指數上漲乏力,有回調需求。


第三,資金面上,大水漫灌的行情結束,央行開始逐步收回流動性,麻辣粉MLF已經開始吃起來。

這也意味着,A股必須等外圍資金進來,才能繼續漲。外圍資金是聰明的資金,不見兔子不撒鷹。

股票必須回調到一定位置,才可能進來搶籌。

這幾天大跌之下,外資持續流入100多億,就說明距離上漲不遠了。


面對這樣的行情,怎麼操作呢?


首先,重個股,輕大盤。筆者基本上不關心大盤走勢,我重倉的幾隻股票在此前的表現中,也基本不隨大盤波動。

大盤指數已經很難反應市場,市場已經走向了嚴重分化。

這時候就強調選股的重要性。


其次,不追漲。很多股民非常喜歡追漲,看着股票大漲,就會激動,然後一頭扎進去。

我翻看了許多板塊的股票,真的下不了手。實在是太貴了。

沒有隻漲不跌的股票,所以貴的股票,炒得很熱的股票,走得非常高,又沒有基本面支撐的,基本不碰。


再次,重業績。A股雖然仍不成熟,但是隨着外資大量進入,也逐漸趨向價值投資。

業績好的企業,遇到股價殺跌,那就是買入機會。筆者買股必看財報,看增長情況。

目前,雖然我的盈利縮水10%,但心情大好,吃得香,睡得好。

市場下跌並不可怕,最怕的是大漲。大漲,往往是你虧錢的開始 。

我的炒股理念是:重選股,低買高賣,不追高,不割肉。大道至簡,就這十多個字。---(磐石之心)



*[火爆的美國樓市購房者擔憂疫情後遺症]*


「我住在舊金山市伯克利,兩個月前開始看房,本來看中的一棟獨棟別墅網上掛牌價139.5萬美元,後來不斷有人出價,甚至有人出到150萬美元,結果業主要價155萬美元。」在美國舊金山生活的華人張興最近也在為房子煩惱,「這樣的漲幅,一個工薪階層也可能需要干三四年時間。」儘管美國的疫情仍在持續蔓延,但樓市卻似乎顯現出一片繁榮之景,有關美國樓市的一系列數據也折射出張興的感覺。




據媒 體報導,最新公布的美國9月份標普CoreLogic凱斯席勒全國房價指數同比上漲6.96%,創2014年5月以來的最大升幅,前一個月的漲幅也達到5.81%。另據全美地產經紀商協會(NAR)統計,今年10月美國成屋銷售季調後年化總數為685萬戶,創下自2005年11月以來的新高。第三季度,全美181個大城市的房屋價格都同比升高。數據顯示,該季美國獨棟住宅價格較上年同期上漲12%,達到313500美元。


標準普爾道瓊斯指數公司董事總經理兼指數投資策略全球主管Craig J。 Lazzara表示,近期美國房價表現強勁,這可能反映出今年早些時候因疫情而受到抑制的需求正在釋放,同時也可能預示着未來的強勁需求,因疫情正促使潛在買家從城市公寓搬到郊區住宅。Zillow經濟學家Matthew Speakman直言:「美國房價上漲的幅度驚人」,背離了通常的季節性模式。


強勁的需求,加上低利率環境,是市場人士普遍認為的美國房價上漲「主因」。值得注意的是,低利率的確成為刺激樓市的一劑猛藥。根據抵押貸款巨頭房地美近日公布的數據顯示,美國30年期固定抵押貸款利率均值進一步降至2.72%,是該項調查開始近50年來的最低水平,也是該利率今年以來第13次創歷史新低。對於購買者而言,極低的抵押貸款利率或許抵消了一部分房價上漲的壓力。


纽约房价 美国纽约的房子多少钱


房價的調控不是美聯儲的職責範圍,作為市場的宏觀調節者,房地產市場也並非是美聯儲的重點考慮因素。今年3月起,美聯儲為應對疫情影響開啟了大規模量化寬鬆政策(QE)。最新公布的會議紀要顯示,美聯儲決策者在本月初的會議上主要討論未來如何通過調整量化寬鬆資產購買項目追加貨幣刺激。多名決策者預計可能很快改動購買資產的相關前瞻指引,但也有多人警告擴大QE可能有負面影響。


美銀美林預測,低利率疊加樓市供不應求的中期難題,美國房價明年還將持續走強。

「美股節節高,我住的房子價格也節節高,但可惜的是我只是一個租客。」張興的一句調侃,似乎映射出了疫情給全球經濟帶來的一大「後遺症」——多國紛紛採取經濟刺激政策,持續攀升的房價也讓普通百姓「壓力山大」。


的確,最近關於海外多國房價上漲的消息不絕於耳。以韓國為例,今年7月韓國房產成交量同比翻倍至歷史新高,首爾一度出現37400多人爭搶110套房的「盛況」,公寓平均售價突破10億韓元這一重要心理關口,而韓國政府的房價調控措施可謂屢戰屢敗。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格奧爾基耶娃表示,新冠疫情引起的經濟活動崩潰使中央銀行承受着提供更多降息和政策寬鬆的壓力,但更多貨幣寬鬆已不太可能。

「最近我還在看房,但合適的房源真不好找。」張興說道,「真沒想到,房地產市場竟然受益於疫情。」---(中金網)



*[從孫正義、巴菲特、劉二海「跌落神壇」談起:警惕以偏概全式認知]*


 1

晚上吃飯前,有個朋友和我說他看媒體報道,得知「劉二海投資頻頻踩雷,跌落神壇了」,問我怎麼看待此事。

對於這種信息,我實在懶得分析,我隨手給朋友看了一些截圖報導。




這兩年以來,在一批批新媒體的10萬+爆款文章中,一會孫正義「接連投資失敗,跌落神壇」,又過了幾天巴菲特「巨虧3255億! 跌落神壇, 晚節不保了」,張磊也被人總結了「高瓴投資失敗的10大案例」。

現在劉二海之遭遇,和孫正義、巴菲特類似,都是以偏概全式報道和理解的產物。而且可以肯定的是,劉二海不是最後一個,未來還會有更多行業知名人物「跌落神壇,光環不再」。


2

朋友繼續問我,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我又放了一張圖。




在信息爆炸的時代,我們的讀者很難靜下心來系統的看待信息,求證疑問,而是習慣於被動的接受各種推送和餵養的信息。日積月累之下,我們就像盲人摸象一樣,所看到的很多信息,都是裁剪後的內容,並非事件的全貌。

如果你不主動去索引求證,那麼這些信息不會告訴你,「瀕臨破產」的孫正義,實際上在投資Wework失敗的同時,又通過投資貝殼,砸出了一個超級獨角獸。並且今年以來,通過各種資本運作,變現幾百億美金;巴菲特更沒有跌落神壇,今年以來其投資的比亞迪、蘋果等企業市值大增,旗下的公司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第三季度更是利潤同比增長82%,發展欣欣向榮。

還有近期因為投資瑞幸、蛋殼失利的劉二海,同樣也是如此。我們拿着1500的月薪,操心劉二海血虧幾個億的時候,殊不知劉二海背後的愉悅資本早已經通過投資蔚來汽車(年內漲幅超10倍)、摩拜(成功退出)、十薈團(社區團購一線企業)等項目賺的盆滿缽滿,特別劉二海對於蔚來項目的堅定支持,更是硬生生投出了新能源汽車的賽道,甚至讓今天的蔚來能夠和特斯拉相媲美。




 3

近期發生的這一系列事情,真正讓我痛心的是,不管正面新聞還是負面報道,我們的輿論總喜歡把功勞或者責任歸結到個體身上,而忽視了體系的存在。

Spacex的把宇航員發射上天了,滿屏的「馬斯克牛X」「馬斯克當代鋼鐵俠」,忽視了背後美國科研體系的支撐作用;某平台的直播帶貨造假被扒出來,全民謾罵李雪琴,要求李雪琴道歉,這種輿論宣洩最終掩蓋了真正的不法分子的撤退;螞蟻金服IPO暫停,開啟了一系列的整改,馬雲被罵的體無完膚,殊不知馬雲只是一個退休的老頭子,他不應該承擔所有的炮火。


有人說中國的投融資行業,有太多的個人喜好和主觀判斷的因素,影響到決策。我說,過去可能是如此,今天的投融資環境已經相對成熟,一個項目是否投資,是否跟投,何時退出,背後都有專業的團隊去跟進、把控。當然,即便如此,投資本身就是有風險的,有很多不可控的因素,即使團隊再優秀,也很難做到投資項目沒有失誤,所以才叫風險投資。

另外,我們就算表揚或者批評一個人或者團隊,是不是也應該加入環境的因素,像蛋殼以及同類型企業,今年遭遇的疫情影響也是客觀存在的事實。


4

常言道:「成者王侯敗者寇」。

我們姑且不論「成王敗寇」這個混蛋邏輯是怎麼成為主流價值觀的,先回到創業和投資。在中國互聯網行業(其實其他國家的互聯網也一樣),創業和投資本來就是「九死一生」的概率,失敗的概率本來就大於成功的概率,而且大幅度大於成功的概率。


很多朋友都知道,幾年前我帶領編輯出版過一本關乎IT互聯網創業的著作《相信夢想的力量:百名IT新秀創業故事》,在這本書里我們精選了100個創業者的故事,我當時認為這些企業成功率很大。幾年後,我經過後續的了解,得出一個讓人悲觀結論:作為從業超過十年的媒體人,我盡我所能發掘優秀的IT創業者,但到今天書中提到的90%的企業已經倒閉或者名存實亡。這其中不乏一些非常有前瞻的商業模式和明星項目,但面對殘酷的互聯網現實,絕大部分已經折戟沉沙。


縱觀互聯網的發展史,強如BAT和紅杉、軟銀,也有一大批失敗的投資案例。創業失敗、投資失敗,是一個再正常不過的現象,成功在任何時候都是稀缺品。

我們的網友,為什麼在褒揚成功的時候,就不能寬容失敗呢?這兩年,就連各地的政府都在鼓勵創業,並且寬容投融資失敗。比如深圳市領導說,要包容天使投資失敗,政府最高承擔40%風險。廣州市建立首次創業失敗人員保障機制,擴大政府創業補貼範圍並提高標準。那我們呢?


5

我絕對沒有想為失敗者開脫!畢竟,趨利避害是社會人的生存本能,沒有人喜歡失敗。

我想要表達的是,投資其實是一個長周期的事情,我們的網友在看待某些機構所謂失敗或者 成功案例的時候,能不能放在更長的歷史線上呢?


當年,李澤楷出售了20%的騰訊股票給MIH,獲利數倍,我們都認為是一次成功的投資,可現在看如果不出售他可能就是華人首富了;當年,孫正義給馬雲投資數千萬,我評價認為孫正義是為一個概念砸錢,放在今天來看,投資阿里是孫正義最正確的舉措;還有劉二海,去年還因為投資蔚來被質疑(彼時蔚來量產艱難,士氣低落),今年又因為蔚來的成功被奉為頂級投資人,與此同時還因為瑞幸和蛋殼的問題被「吊打」,你們能想象劉二海同時身兼「成功投資人」和「失敗投資人」兩個標籤麼。


從劉二海到孫正義、巴菲特,我們有必要系統的、客觀的、完整的分析他們的投資案例,找到成績和不足。我們不應該透過某一次或者某一階段的成功或者失敗的案例,對某一個人或者機構定性,那樣一定會犯了以偏概全的主觀主義錯誤,進而影響到我們對待客觀世界的認知。

總之,一城一地、一時一刻的得失說明不了什麼。況且,從唯物辯證思維的角度出發,絕對沒有人一開始就是投資聖手,也沒有人一直是投資聖手。我們對一些事情的看法和判斷,應該更為全面和謹慎,要多方位的解剖,不能「好惡因心,毀譽隨之」。---(丁道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