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財犬」天天送餐券!
2020-06-29 15:12:31聖天使

印鈔與樓市的關係,終於有人說清楚了!

貨幣發的少不可能引起危機,貨幣發的少,問題也很好解決,開動印鈔機就行了,一個國家信用崩盤,問題出在貨幣濫發上面。

當然,有一個問題我們需要注意,到底怎麼才算是貨幣濫發呢?




貨幣發行必須根據其背後錨定的資產而定,如果貨幣發行背後所錨定的資產過少,甚至壓根就沒有資產,該貨幣肯定靠不住。

在金本位時代,貨幣背後的資產就是黃金,一個國家發行多少貨幣,必須與這個國家的黃金儲備成一定比例,並且,別人拿着貨幣來兌換黃金,必須給其剛性兌付,以此證明國庫黃金儲備充足。

我們知道,英國曾經是世界霸主,英鎊是全球通用貨幣,那時候,黃金與英鎊掛鈎,其他國家貨幣與英鎊掛鈎。


二戰後,布雷頓森林體系奠定美元的全球霸主地位,從此,美元代替英鎊與黃金掛鈎,其他國家貨幣與美元掛鈎,35美元可以自由兌換1盎司黃金。

二戰後的美國也有這個資本,發足戰爭財的美國,當時擁有全球80%的黃金儲備。

但是,好景不長,地主家也沒有餘糧了!


後來,美國經濟遭遇赤字,歐洲國家開始爭着拿美元換黃金,然後把黃金運往國內,當時的法國總統戴高樂甚至不惜動用核潛艇往法國運黃金。

眼看着美國的黃金被歐洲國家搬走一大批,當時的美國總統尼克松撐不住了,在1971年宣布布雷頓森林體系解體,美元與黃金脫鉤。

經過這場尼克松衝擊,美國的黃金算是保住了,但是美元的信用受損,一直處於貶值的過程中,美元遭遇信用危機,連帶着美國國家信用同樣受損。

布雷頓森林體系解體之後,全球正式進入匯率自由浮動的信用貨幣時代。


美元為了重新贏得自己的信用,必須重新堅挺起來,但是說來容易做來難,70年代的美國遭遇重重危機,當時的越戰、石油危機、國內赤字等不利因素,使得美國陷入滯脹泥潭。

直到80年代,經過美聯儲主席沃爾克強力根治國內通脹,再加上信息革命的驅使,伴隨着美國股市的上漲,其他國家貨幣紛紛兌換美元,美元重新強勢起來,久違的美元信用終於又回來了。




金本位時期的美元與信用貨幣時期的美元不一樣,但是美元作為信用貨幣並非一文不值,這得看與美元掛鈎的資產值不值錢?


進入80年代以來,美聯儲逐步實現美元與兩項資產掛鈎,它們分別是美債與房地產抵押債券(MBS),與黃金脫鉤。




只有美國國債與房地產抵押債券不出事,其背後的美元就不會出事,美國國家信用就不會崩盤。

當然,你可能要說,2008年的次貸危機,不就是由次級貸款引起的嗎?而次級貸款就是房地產抵押債券的一種,美元信用為何沒有崩盤呢?

這個問題很好。


欲了解這個問題,我們必須清楚,在信用貨幣時代,一個國家的貨幣是否強勢,不能自己跟自己比,需要拿自己國家的貨幣或其他國家的貨幣相比較。

在2008年經濟危機的時候,美元是比較虛弱,但是由於經濟危機波及全球,其他國家的貨幣比美元還要虛弱,相對而言,美元還是強勢的,其他國家只有選擇繼續持有美元,這就是美元在經濟危機中沒有崩盤的原因。

當然,為了挽救這場危機,美聯儲也付出巨大代價。


當時的美聯儲實施量化寬鬆,即美聯儲發行貨幣,然後去金融市場上購買國債與住房抵押債券,這使得美聯儲的資產迅速擴大,迅速吃成了一個胖子。

與此同時,美國國債也在激增,截止2020年,美國國債已經達到26萬億美元,美聯儲資產負債表也已經懟到7萬億美元。







在美聯儲的總資產中,仍然是以國債與房地產抵押貸款為主,國債規模達到3.9萬億,房地產抵押貸款達到1.6萬億。

我們費了那麼大勁去講美聯儲,講美元背後的2大核心資產,其實就是為了講人民幣背後的核心資產。

如果大家理解美元信用來源於其背後兩大資產,你就會了解人民幣背後的資產的重要性。

我們打開央行資產負債表,就可以看出,人民幣背後的兩大資產分別為外匯與對其他存款性公司債權。


我們先看外匯。

其實,央行總資產中的外匯,主要就是美元與美債。

從這個角度來說,我們也不能看着美元信用破產,因為美元信用破產意味着美債破產,若美債破產,人民幣信用同樣受牽連,從這個角度上來說,中國與美國是一條繩上的螞蚱。

在1994年之前,由於中國吸引外資能力不太強,當時央行資產負債表中的外匯並不多,而在其後的20年中,由於中國大量企業出口創匯,外匯占款一度達到84%。


在2014年之後,外匯占款開始下降,但是到目前為止,仍然達到58%。

我們再來看“對其他存款性公司債權”,其實這項資產主要是對商業銀行的債權,也就是商業銀行借的央行的錢。

由於商業銀行從央行那裡獲得的貸款,相當一部分借給了買房的個人或建房子的房地產企業。

所以,央行資產負債表中的核心資產,間接成為土地與房地產資產。





寫到這裡,你可能要問,中國為何沒有MBS啊?

那是因為,美國的金融市場遠比中國發達,投資銀行業務很強大,美聯儲可以從投資銀行那裡購買MBS,而中國是“主銀行”的金融機構,沒有那麼多MBS,只好以債權的形式出現。

到目前為止,這部分債權的規模達到11.7萬億,占央行總資產的32%,再加上外匯占款占央行資產58%,這兩項資產成為央行的核心資產。


人民幣信用就與房地產已經外匯占款綁定到一起了。




我們都知道,2008年以來,由於房地產投資快速擴張,房價上漲很快,這部分債權的數字一直在增加。

從此,房地產成為托舉人民幣乃至國家信用之錨,民眾對於房產的渴求又托起房地產,這就是當前中國經濟的內在邏輯。


民眾為何渴求房產呢?

因為房產不僅意味着財富,同樣意味着身份與地位,甚至意味着自己、自己的子女受教育以及享受服務的程度。

因此,如果房地產泡沫崩潰,首當其衝受到影響的必然是商業銀行,然後立馬傳遞到央行,從央行最終傳遞到人民幣信用,最終傳遞到國家信用。

當然,從商業銀行到央行之間並不是一路暢通的傳遞的,兩者之間有一定的風險隔離,但是若商業銀行資產惡化,央行肯定受到很大影響。


那麼,中國的房地產,當前是否有泡沫呢?

看樣子還是有些泡沫。

我們從兩個指標就可以看出——租金收益率以及房價收入比。

從租金收益率上來看,總體來看,中國房價太高,而租金太低,說明房價還是有一些泡沫的。從房價收入比來看,中國的房價收入比太高,這也能說明問題。

如果這樣下去的話,只會出現中國房地產有價無市的情況。

也就是說,老百姓有剛需,需要買房子,但是手頭沒錢。




同時,由於房價透支家庭的收入,這樣只會影響到家庭的消費,大家的錢都砸在房地產上面,沒有人敢於消費,技能攻擊增長的動力衰竭,只會使經濟陷入惡性循環。

並且,房價出現問題的話,同樣會造成匯率貶值。

道理是這樣的。


如果中國房價泡沫繼續吹大,只會使得部分有房群體考慮賣掉漲得足夠高的房子,去購置海外資產,這樣的話,就會造成外匯大幅減少,人民幣匯率貶值。

因此,當前穩房價就成為國策。

中國經濟前路漫漫,且行、且珍惜!---(小白讀財經)



*[疫情之下,希臘民眾消費習慣在悄然發生改變]*





[中新網6月29日電 據希臘《中希時報》報導],近期,一項新的研究調查顯示,隨着新冠疫情影響,希臘人在超市閑逛,或者在餐館酒吧外出用餐的次數大幅度減少。線上消費呈現增長態勢。

據報導,目前,希臘經濟生活和社會生活的各方面過渡井然有序。然而,即使大多數限制措施已取消,在線超市銷售額仍展現出異乎尋常的高增長,這絕非巧合。


根據Convert Group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PanayiotisGezerlis近期提交的數據:5月1日-24日期間,在線超市銷售額年增長率超過180%。雖然不及3月份(307%)那麼高,但可以表明線上超市依舊以驚人的速度在增長。對比疫情暴發前,在線超市的增長率遠低於2019年12月的35%和2020年1月的29%,2月份則猛增至62%。


調查結果還顯示,線上訂單的平均客單價依舊偏高,為96歐元,而在疫情暴發前為86歐元。疫情期間,客單價曾一度飆升至123歐元。與此同時,線上超市的顧客數量也大幅增加,5月份網上雜貨店的平均日訪問量為136000人次,而疫情前的該數字僅為71000人次。




研究人員弗洛羅斯近日表示,在希臘,22%的線上買家是在隔離期間開始網購的。值得關注的是,即使在大多數限制取消後,他們仍繼續從網上超市購買基本商品,其中有42%的人購買個人護理產品,28%的人購買家居用品,24%的人購買包裝食品,19%的人會購買飲料類商品。


此前IRI Hellas的數據顯示,在過去三個月里,希臘超市的總營業額超過了15億歐元,同比增長4億歐元。而根據零售消費品研究所(IELKA)的測算,同一家連鎖店,其實體店客流量則減少了8240萬。---(張維/中國新聞網)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