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6 14:58:50聖天使

你們都錯了 這才是澳洲跑步女“囂張”的真正原因!



[文/檀小柒]

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

3月16日晚,澳籍華人梁某,因不配合隔離,強行外出跑步;面對社區人員和警方的勸阻還口出狂言“去找你們領導來”,並蔑視勸說者“拿着雞毛當令箭”......言語之中透出的傲慢與跋扈,活脫脫的“老子天下無敵,你們算哪根蔥”。


優越感躍然紙上,大概在她的眼中,有關法律法規都是可以隨意違反的“雞毛”。

天道好輪迴,終於,她把自己給作死了。3月17日,該女子被公司辭退;18日被限期離境。從14日入境不到一周時間,“澳籍跑步女”梁某結束了她在中國的短暫旅程。

有點慘,但更多的是活該。



隨着疫情在國外蔓延,不少華人同胞,回到家鄉尋求庇護。

如果你能遵紀守法,我們很歡迎,只要你是中國人,祖國都是你最強大的後盾。

大部分回國的同胞,也能做到這一點。比如,意大利女留學生瑤瑤,輾轉了28小時回國,一路不吃不喝,到深圳後主動配合工作人員進行信息採集、配合隔離。


但同樣是回國,有一些人不僅不配合,還盡給國家添亂。

比如,另一位意大利留學回國女大學生,在隔離期間,非要喝礦泉水,不給礦泉水喝就是沒人權?特殊時期,大家都是喝燒開的自來水,你就不能將就將就?非要添亂

你要的哪是人權啊,你要的是“特權”啊!




英國哲學家培根說過,這些人不過是那種精通“自謀之術”之人,愛自己甚於任何旁人的人。

他們身上的聰明其實是一種卑污的聰明:“那種房屋倒塌之前迅速逃離的鼠輩的聰明,那種處心積慮搶佔獾穴的狐輩的聰明,那種虛情假意吞噬他物時落下眼淚的鱷魚的聰明”。

歷史的諸多事實表明,一個沒有了道德底線的人,他越聰明,對人類的危害就越大。



最近幾個月,各種刷新三觀,摧毀底線的事件層出不絕,疫情下的澳籍跑步女、礦泉水女、豌豆女;再往前捯,還有故宮奔馳女、帽子姐......

這些人除了本身就三觀不正,精緻利己外。跟女性自身的思考邏輯、解決問題的方式,可能也有一定的關聯。

男性傾向理性邏輯思考,容易隱忍克制;女性傾向感性思考,遇事比較激動。


這種感性思考,對應的場景不同,做出的應激反應也不一樣。對應在生活中,就是容易感情用事,遇事衝動,做出非理性反應;對應在投資中,就是極度擔心虧損。

在投資中,有一個非常“顛覆認知”的現象,女性的投資收益要高於男性。




據數據顯示,女性投資者每年的投資收益要比男性高一個百分點左右。如果你的賬號有20萬元,每年收益1萬元,那麼經過20年,女性投資者的收益要比你多出11萬元。

女性更感性,對波動更加敏感、害怕失去,所以投資風格上,會偏向於穩健和保守。


比如,大部分女性打理財富的方式,是通過買房作投資,據《2020年女性置業報告》顯示,約4成女性計劃獨立買房,計劃五年內購房的女性佔比達81.7%。

女性投資偏向於低風險投資,比如餘額寶,對於1000元帶來的日1毛錢收益,女同胞們會顯得格外興奮。反正有收益就好了,只要別出現虧損。


而男性卻正好相反,更喜歡追逐高風險。他們是理性思維,會通過各種渠道獲取投資品的資訊,對該投資品進行分析和預測。

但投資中,靠理性、靠客觀分析,並不一定可以做出正確判斷,就連大物理學家牛頓,炒股都虧的底掉,發出了“我能計算出天體運行的軌跡,卻難以預料到人們的瘋狂”的感慨。


投資是一個反人性的過程。

股神巴菲特說過,投資股票第一條避免虧損,第二條避免虧損,第三條請記住前兩條。

女性因為極度厭惡虧損,所以不會去主動涉獵波動高,風險大的投資品種,所以從一個長期周期來看,反而容易賺得多。而男性因理性思維,容易盲目自信,期權、期貨啥都敢操作。

自以為可以駕馭人性,而往往被人性所駕馭......


小柒覺得,做人和投資,有很多共通的地方,比如克制心性、戒驕戒躁;比如保持謙卑,敬畏市場;如果三觀不正,不知天高地厚唯我獨尊,就算再有錢,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優於別人,並不高貴。

克服天性,優於過去的自己,才是強人。-----(葉檀財經)



*2020東京奧運會延期:砸下50億元的阿里巴巴怎麼辦?*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文/極點商業評論,作者:零零漆,編輯:刀疤姐]

提前半年落地的阿里巴巴2020東京奧運戰略,不得不因為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的爆發,按下暫停鍵了。

3月24日,在加拿大與澳大利亞先後宣布拒絕組團參加東京奧運會後,國際奧委會發布聲明稱,未來4周內將完成新冠肺炎疫情對東京奧運會影響的評估,屆時將作出決定,包括推遲奧運會的可能。隨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向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提議,東京奧運會推遲1年舉行。(根據最新消息:國際奧委會宣布東京奧運會延遲1年至2021年7月)


事實上,無論東京奧運會是否依舊按原計劃舉辦,這屆奧運會都已遭受到嚴重疫情衝擊,主辦城市、贊助商、轉播商及合作夥伴都將面臨巨額損失——根據日本機構第一生命經濟研究所預測,推遲奧運會造成的經濟損失將超過3.2萬億日元(約合人民幣2066億元)。


其中就包括阿里巴巴。作為國際奧委會TOP贊助商之一,據悉阿里巴巴所出的贊助費用將不低於8億美元,摺合人民幣約50億元。


在有保險情況下,金錢損失只是最微不足道的一方面。對於阿里而言,更大影響,不僅是原計劃緊密鑼鼓進行的奧運營銷活動被迫停止,淘寶直播等市場格局爭奪重陷迷局,品牌全球國際化的進程推遲,甚至“阿里成為奧運數字新大腦”的願景也暫時難以實現了。


01 被迫暫停的奧運營銷




▲2017年,馬雲與奧委會主席巴赫為聯合logo石雕揭幕

“目前沒有什麼影響,仍按照奧運如期進行的打算來執行計劃。”3月24日,一位阿里巴巴內部人士對極點商業評論(jdsy2020)稱。在她看來,因為阿里與奧運會合作期限足夠長,不止這一屆夏季奧運會,阿里有能力將影響降到最低。


不過,另一位阿里內部人士則表示,需要等到奧組會的官方確切消息之後,才能對下一步動作進行判斷。

截至目前,阿里巴巴方面尚未透露,已在東京奧運會中合計投入的資金——2017年1月,馬雲和國際奧委會主席托馬斯·巴赫握手宣布,阿里以總投資金額不少於8億美元,在雲計算和電商品類上擊敗亞馬遜,加入奧運TOP合作夥伴行列,贊助期限十年,覆蓋了2018年-2028年三屆冬季奧運會和夏季奧運會,成為奧運史上一次性合作期最長的TOP協議。


此後,阿里專門成立了一支奧運團隊,由阿里巴巴首席市場官董本洪(花名張無忌)領導,平昌冬奧會、東京奧運會、北京冬奧會的工作三線並進。2018年2月,平昌冬奧會第二天,阿里巴巴科技館開館,馬雲親自出席並講話。

原定今年七八月份舉行的東京夏季奧運會自然是重中之重。去年12月16日,阿里提前半年在東京開啟奧運營銷,啟動“天貓東京2020奧運營銷”項目,董本洪現場提出“5億人參與奧運互動”的小目標。


雖然淘寶直播、飛豬、優酷都有份參加,但實現5億人參與小目標的主要載體是天貓——根據董本洪後來的回憶,2016年9月在瑞士洛桑的國際奧委會總部,阿里與國際奧委會關於TOP贊助第一次正式會談時,正是他拿出手機打開天貓直播,遙遠東方已深夜卻仍有數千場直播的場景,打動了國際奧委會總部的部長們。


因此,在啟動儀式上,天貓就宣布已和上百家頂級品牌達成2020奧運年深度營銷合作計劃。彼時按照計劃,從啟動到東京奧運會開幕,各種節奏的營銷將變得非常密集,阿里將調配一切資源,打造一個All in的效果。


但突如其來的疫情,即便奧運會不延期,阿里的奧運營銷計劃也早已被迫打亂甚至終止——據了解,所有線下營銷活動自1月中旬後一律取消,目前鑒於全球疫情形勢仍然看不到恢復希望。當然,一旦奧運會確定延期,那麼就只有在2021年初重啟。


阿里本身的公關、宣傳也因不合時宜,變得終止。關於阿里奧運營銷公關的最後一條消息,截止目前是1月16日,阿里將在日本東京成田機場啟動"阿里雲畫廊"創意活動——此後,疫情突如其來,這場創意活動是否如期舉行目前不得而知。


被迫暫停的還有那些已和阿里有深度營銷合作計劃的品牌商家。“天貓非常鼓勵商家做跨界營銷,如果沒有疫情,商家原本可以自行投入資源,生產與奧運相關營銷資源跨界營銷。”一位做體育用品的天貓賣家說,他們原本也計劃了一系列營銷活動,但現在這些計劃都已終止,老闆只能無比惋惜至少今年這個機會已失去了。問題是,還不知道今年的經濟環境能否讓公司安然等到明年。


一旦奧運會確定延期,許多研究機構的預測也會落空——有研究數據顯示,體育營銷到2020年的規模將接近600億元,5年複合增長率將超過25%。從收入上來說,阿里原本也有利可圖,但現在能否在1年後保持這個增速其實是個未知數。


02. 2020年難以起飛的夢想

隨着東京奧運延期無可避免,阿里奧運戰略打包計劃中的優酷、飛豬、淘寶直播等,不僅勢必面臨調整,而且未來的市場格局也增添了諸多變數。


比如淘寶直播。目前中國電商直播帶貨正火熱,但抖音、快手、淘寶直播是其中最兇猛的三家,抖音有李佳琦、牛肉哥,快手有散打哥、辛巴,淘寶直播有薇婭、李佳琦,最近也有小道消息稱羅永浩8000萬簽約了淘寶直播,但總體來說三家並未決出最終勝負——原本,淘寶直播可以利用東京奧運會的巨大優勢,與快手、抖音拉開差距,但現在仍然要陷入電商直播混戰了。


相比之下,優酷、飛豬處境可能更危險。優酷早就開始上線一系列奧運相關欄目,比如剛剛開啟的“冠軍體育課”第三季直播,奧運延期這個直播很可能就會難以延續,而且目前優酷在與騰訊視頻、愛奇藝爭奪中處於下風,等到2022年奧運會重啟之時,優酷又會是怎樣的處境?


誰也不知道。畢竟中國互聯網江湖是如此日新月異,且殘酷。

飛豬也是如此,飛豬原本集合了萬豪、迪士尼、環球影城、希爾頓、默林集團、新加坡航空等一系列全球旅行大牌,推出了一系列活動,試圖變身全球旅行品牌——在2020年旅遊業受疫情影響慘淡、奧運延期雙重重創下,飛豬的夢想至少在2020年,難以飛起來了。


受影響最小的可能是阿里雲。

阿里雲目前已經成為全球第三大雲計算服務廠商,2019年的增速超過了亞馬遜、微軟,正在加速向海外拓展。做世界第一,是馬雲對阿里雲的野心,也是阿里成為奧運TOP贊助的最大期望之一。在馬雲看來,雲計算是阿里未來十年的核心領域,全球奧運會顯然有助於阿里雲走向海外國家,成為更加廣闊的雲。


由於奧運會TOP贊助商的排他性,雲對於奧運會方方面面的重要性,阿里雲的全球化未來仍然可期——只是要推遲而已。

甚至,或許以阿里雲領先微軟、亞馬遜的增速,以及國內沒有敵手的領先地位,在東京奧運重啟之時就已成為世界第一。

希望如此。




阿里雲增速超過微軟和亞馬遜

03. 未來1年國際化戰略如何調整

事實上,對於馬雲和他的阿里帝國而言,商業數字已經無法完全體現,希望阿里在奧運中扮演的角色——馬雲一直希望,阿里不僅能利用數字化技術,幫助奧組委搭建一個數字化的奧運會,而且是阿里扭轉國際品牌形象,toC與toB業務走向國際化、年輕化戰略的最優推手。


2016年12月,阿里再入美國“惡名市場”名單。1個多月後,阿里成為奧運會TOP贊助商,對在國際上飽受假貨問題批評和困擾的阿里來說,這顯然是改善國際形象的一個重大途徑,極大有利於阿里國際品牌形象改善和加強國際合作。


關於這一點,馬雲和張勇都曾經表示,贊助奧運會是幫助阿里巴巴走向全球化的最好方式。張勇原話如下:“這是我們全球化戰略的一部分,同時能夠向服務20億消費者的目標更進一步。體育是我們‘健康與快樂’長期發展戰略的核心,成為奧林匹克運動進化歷程中的合作夥伴,將在全球範圍內加強我們的品牌影響力。”


這並不意外。近年來,阿里雖然從強調數量轉變為強調用戶維度,但在國內市場的用戶規模、活躍度、ARPU已日趨飽和,阿里過去幾年的國際化並不順暢情況下——藉助奧運會走向全球,正是最好的方式。

眾所周知,三星是個借力的最成功案例。三星在1997年躋身國際奧委會TOP贊助商行列後,不僅走出了韓國,還一躍成為全球一線消費電子品牌。


但現在,隨着東京奧運會的延期,疫情對全球經濟的衝擊,阿里未來一年在國際上的品牌形象如何建設、如何在全球開展生意,很多既定戰略恐怕也不得不進行調整了——是像過去幾年在海外收購諸多電商、物流企業全面布局,還是步步為營、深耕某個市場,是一個考量。


而且,必須認識到,作為國內領先的互聯網企業,阿里還肩負着向外界傳達中國互聯網、中國企業實力和形象的責任。美國的可口可樂、VISA和通用電氣,日本的豐田與松下,韓國的三星等等,某種程度上無一不代表了該國企業在全球的整體形象——其中原因,正是源於奧運會這個100多年經典品牌IP的獨特魅力。


這一點,曾經的奧運贊助商聯想沒有做到。阿里能做到么?

想做到這點並不容易,比如柯達等失意者,他們曾在這場遊戲中投入大量的金錢與精力,結果卻未能如願。對於阿里而言,隨着東京奧運會的延期,挑戰會更加艱難。


挑戰不僅在於,疫情何時才能結束,對全球經濟衝擊到底有多大,最終影響到阿里自身。還在於在全球,年輕人對奧運會的熱情似乎有衰退趨勢——美國AC尼爾森的數據就顯示,2016年的里約奧運會,美國18歲到49歲人群的收視率相較上一屆下滑了25%。


依靠淘寶直播、天貓、優酷等,能否重振全球年輕人對奧運會的熱情,進而讓阿里的國際化之路更順暢一些?希望再無意外,那時2021年的東京奧運會會給人們答案。-----(鈦媒體)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