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6 13:58:38聖天使

狂印兩萬億,收割全世界!



■[文/鳳來儀☞風險管理專家,經濟和歷史研究者]

最近有個視頻,可以說既好笑,又貼切:

視頻中小貓的主人瘋狂的給它加貓糧,這隻小貓被主人的行為嚇壞了,它心裡肯定在想:你你你,啥意思?貓糧撒的到處都是,這是讓我吃最後一頓嗎?


近日,美聯儲開啟史無前例的無限放水模式,市場一度的反應就跟視頻裡邊的小貓一樣,被嚇得瑟瑟發抖。

而且這一次的資本市場,不是蹺蹺板,這邊下去那邊就上來,是全面暴跌,股債匯三殺。




1987年的"黑色星期一"之後,美國推出了熔斷機制,推出後也只在1997年發生過一次。所以在本月美股第一次熔斷之後,巴菲特接受雅虎財經採訪時說:" 只要你一直在這個市場玩,什麼都會遇見的,但是這次這個場面我也是活了89年才遇到,可謂‘活久見’。"


結果,有好事者接着編排了以下的故事:

    3月8日,巴菲特:我活了89歲,只見過一次美股熔斷; 3月9日,巴菲特:我活了89歲,只見過兩次美股熔斷; 3月12日,巴菲特:我活了89歲,只見過三次美股熔斷; 3月16日,巴菲特:我還是太年輕了 ……




所謂的全面爆發,就是資本市場里的那句老話:恐慌時期所有資產相關性都合而為一。

所謂資產相關性,說的就是在投資的時候盡量選擇之間關聯沒有那麼大的資產組合,這樣就可以在市場波動的時候,能保持大致的平穩。而資產相關性合而為一的時候,就是所有的東西都一樣。

股市跌、債券跌、原油跌、房子跌、工業產品跌、連貴金屬,都在跌,這就是這一輪資本市場發生的事件。當然,這兩天又漲回去了一些,不過我勸你還是不要太激動。


『美國經濟,妥妥地衰退』

由於疫情肆虐,美國的俄亥俄州、路易斯安那州、特拉華州以及費城和達拉斯周日相繼下達“封城令”,近三分之一的美國人已接到命令呆在家裡,以減緩新冠病毒流行病的蔓延。




經濟活動說到底就是人和人之間的交互運動,人都不動了,經濟自然也就停止運行了。航空線路關閉,大型活動取消,商業運行停止……需求突然消失,供給自然也就停止了,烈火烹油般的美國經濟,突然就陷入了停滯。

高盛分析師David Kostin在其最新報告中指出,美國政府的防疫措施正使得經濟活動顯著放緩,預計標普500公司收益將進一步下跌,預計美國2020年GDP萎縮4%,而美聯儲的官員則更加悲觀,聖路易斯聯儲行長詹姆斯.布拉德周日說,受新冠病毒疫情影響,他認為美國二季度失業率可能達到30%。


如果這種悲觀的預測成真,那麼美國失業率將超過上世紀20-30年代 “大蕭條”時期,並且比2007至2009年“大衰退”時期高出三倍。而大蕭條時期,是美國人刻在骨子裡的痛,那次大蕭條持續了整整10年,直到二戰爆發才算結束。




所以,現在的問題已經不是美國的經濟是否會衰退,而是衰退將有多深,有多久。美國政府和美聯儲的行動,某種程度上已經表明了這個世界上最有水準的貨幣管理當局,對當前局勢的看法。


『備受爭議的經濟刺激計劃』

為了扭轉敗局,更為了化解眼前僵局,美國行政當局推出了一個總額8500億美元的經濟刺激計劃,提議包括一個月內向美國民眾發放共計5000億的現金支票,而且一路膨脹,從8500億美元,逐步加碼至1萬億美元、1.3萬億美元、1.6萬億美元,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周六稱可能達到2萬億美元。


結果,在周日和周一的議會表決中,被民主黨阻擊否決了。兩黨的分歧在於,到底是應該救助企業,還是直接救助工人。不用猜,前者是共和黨的提案,後者是自詡代表人民的民主黨提案。




最新消息顯示,事情出現轉機,多家外媒報道,美國白宮和參議院領導人當地時間周三早上就大規模經濟刺激計劃達成協議。

修改後的參議院法案將向經濟中注入約2萬億美元,採用的形式包括退稅、延長四個月的失業金申領、一系列企業減稅措施、通過美聯儲提供5000億美元大型企業貸款計劃、3670億美元小企業救助計劃、1300億美元用於醫院以及2000億美元用於交通運輸、退伍軍人、兒童醫療和老年人等其他“國內重點項目”。


2萬億美元,這個數字絕對可以稱得上是美國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經濟刺激計劃,但是這筆巨款怎麼花,花下去又能起到什麼作用,目前沒人敢打包票。


大家都知道,2008年次貸危機的時候,小布什在是否救助企業的問題上就一度非常遲疑。原因是政府無節制的救助自己不去規避風險的企業,是完全不符合市場倫理的,救助這種壞企業,相當於懲罰自律的好企業。


而在今天,這個問題彷彿已經不存在,市場經濟下的美國政府,救助起來毫無壓力,只是在爭論到底花多少錢,重點救助誰。不得不讓人感慨,這一次新冠疫情的衝擊是真的很大,感慨之餘,又很難不對這種不計成本和代價的“救市”感到擔憂。


『美聯儲放水與全球化的悖論』

白宮之外,美聯儲也沒歇着,在美股連續走低後,美聯儲開動自身最高技能——給市場提供“無限流動性”,其中包括購買無限量的政府債券和投資級公司債券,建立以學生貸款、信用卡貸款和美國政府支持的小企業貸款為抵押的新項目等等。


這是什麼概念,相當於要多少錢就給多少錢,這樣的玩法當然是一種破壞自己貨幣信用的行為,但疫情至此,美聯儲只能選擇節操盡喪。

貨幣是什麼?貨幣是人類用來交易的媒介,紙幣時代的貨幣的背書只有一個,那就是政府的信用。無限放水的美元,正在廢紙化的道路上狂奔。




美國股市確實對於美國老百姓很重要,眾所周知美國老百姓的儲蓄率很低,幾乎人人的錢都在股市裡,所以要想連任,股市不能暴跌。1996年克林頓雖然深陷拉鏈門,但股市表現不錯,美國人也能哈哈一笑而過,到了2000年大選,戈爾輸給小布什,同樣因為美股表現不佳,美國人民果斷拋棄了民主黨。


特朗普是個商人,他的長處是實戰經驗豐富,他敏銳地看到了股市對於連任的重要性,正因如此,自上任以來他不斷鼓吹股市上漲。結果這次疫情導致的暴跌,讓他亂了方寸,要求美聯儲救市,而美聯儲也沒有堅持節操,開始大放水。


特朗普可能至今沒想明白一個問題,那就是大放水跟全球化,實際上是正相關的關係。

持續數十年的全球化,其基礎有兩條,一是美國老百姓超強的消費能力,二是美元的全球地位。前者使得全球生產的最終去向和買單人是美國,後者讓全世界納入同一貨幣體系,便於美國收割。

特朗普一邊喊着反全球化,一邊敦促美聯儲不斷放水,以確保美國老百姓的消費能力,但這兩大政策的取向實際上是自我矛盾的。有經驗的特朗普,短處在於沒有理論根基,看不透自己已然深陷矛盾之中。


這也是一個典型的悖論。如果你要保證美元的長期信用,那麼你就要犧牲當下的經濟,毫不猶豫地刺破泡沫,但這樣做會損害美國經濟乃至國力,說不定美元就此失去全球地位。

如果要維持泡沫不破,你就得無節操釋放流動性,以保住美國的經濟不受重大打擊,但這同樣是一種破壞自身信用的行為。釋放出來的流動性,倘若沒有全世界去承接,就會造成美國國內的惡性通膨。


疫情爆發後,各種資產價格下跌,全球反而出現了美元荒,這還是在美聯儲釋放流動性的時刻爆發的美元荒,足見當下世界經濟之畸形。

於是,美國跟9個國家搞起了貨幣互換,分別是巴西央行、墨西哥央行、韓國央行、澳洲聯儲、瑞典央行、丹麥央行、挪威央行、新加坡金管局、和新西蘭聯儲。也就是說,美元會作為這些國家貨幣的支撐,給予300億—600億不等的流動性支持。


說句大白話就是,你們別怕,拿你們印的錢來換我印的錢,這樣你們就不會缺少美元了。而那些沒有加入互換協議的國家呢?他們則會陷入美元荒,如果要美元就要拿出口要交換,這就是全球貨幣的收割模式,簡單收割已經滿足不了美國,他們這次選擇的是定向收割。


果然,在貨幣互換推後後,美元開始停下了繼續走強的腳步:




『不可阻擋的全球化進程』

美國經濟停滯後,面向其他國家的訂單消失了很多,中國作為世界工廠,也是深受其害。來自中國製造業中心地帶的東莞傳來的消息:

    3月18日,現有員工1200多人的大型玩具製造商泛達玩具因歐美取消訂單宣告結業。

    3月21日,擁有4000名員工的知名品牌Cosonic耳機製造商佳禾電子因疫情宣告工人全部降薪或清退出廠。

    3月21日,東莞某大型製造企業因最大客戶美國FOSSIL全部取消訂單,不得不宣告放假三個月,前途命運堪憂。


其他諸如紡織、服裝等依賴出口的行業,更是陷入復工後喪失訂單的窘境,這就是美國經濟打噴嚏,世界都跟着感冒了。


“環球同此涼熱”、“天下一家”並不是隨便說說的口號,在全球化深入到這種程度的今天,全球確實連成了一體,雖然逆全球化現在是個時髦的話題,但我個人認為,這只是全球化道路上的一次曲折罷了。


恐怕就連戰爭,也沒法真讓這個地球彼此分開了。

為什麼這樣講,其實美國的具體行動已經給出了答案,無論是白宮的救助計劃,還是美聯儲的放水,都只證明了一件事:美國人民已經不肯擠泡沫了,也已經不肯過苦日子了。

所以政客們也只能順應民意,有問題就放水。也就是說,美國作為全球化的發動機和原動力,根本無法放棄美元的全球收割者地位。


另外一方面呢,我們國家的經濟也依賴全球化,我們的基礎設施也好,工業鏈條也罷,都不是只為本國國民需求而建,而是為世界工廠所建,如果失去世界工廠地位,我們要搞基建做什麼呢?要搞那麼大的產能做什麼呢?沒有去處的產能以及基礎設施,不是資產,是包袱。


兩國的基本情況一擺,情況不是很清楚了嗎?無論中美,都不能脫離全球化而獨立存在,如果說逆全球化原來是一個選項的話,在美聯儲無限制放水後,這種選項已經自動消失了。這或許,對所有人都是個好消息吧。

至於全球化產生和積累的矛盾,就只能由時間去解決了,就像凱恩斯所說:長期看,我們都是要死的,就讓一代人解決一代人的問題吧。-----(功夫財經)



*當汽車產業跌入谷底,全球各國如何救市?*

隨着疫情不斷在全球蔓延,越來越多的負面消息充斥在新聞端。在汽車行業,各評級機構發布的2020年產銷預估也越來越不樂觀。




並且,雖然中國的疫情已經得到有效控制,但海外尤其歐美髮達國家的疫情才剛剛開始。據預測,歐洲要到4月份才將迎來真正的高峰,美國的時間更晚,可能要到4月底或5月初。

也就是說,困難才剛剛開始,今年上半年全球都可能受到疫情的反覆肆虐。為此,原定今年夏季舉行的東京奧運會,都被迫延到了2021年。


全球汽車產銷預測不斷被下調

今年2月26日,當新冠病毒還主要只在中國肆虐的時候,國際知名信用評級機構穆迪投資者服務公司就下調了對2020年全球汽車銷售的預期,稱全球汽車銷量將下降2.5%。

穆迪表示,由於疫情影響,中國這一全球最大的汽車市場將受到重大打擊。預計2020年中國汽車銷量將下降2.9%,低於此前預測的增長1%。


與之相比,英國的調查公司LMC Automotive較為悲觀,他們在報告中表示,2020年全球輕型車銷量降幅將高達4.4%。




然而如今看來,它們的預測都過於樂觀了。隨着疫情中心向歐美髮達國家轉移,意大利、法國、德國、英國、美國等全球最重要的汽車生產國與消費國,都遭到了重創。就連印度、東南亞等國家地區,也都先後實施了嚴格的封城舉措。


截止3月24日,包括大眾、豐田、寶馬、戴姆勒、菲亞特克萊斯勒、標緻雪鐵龍、通用、福特、日產、本田等在內的12家海外車企,已經關停或計劃關停的工廠超過100家,其中90%集中在歐洲。

然而,和生產端被“鎖死”相比,消費端的萎靡更加令人擔憂。股市暴跌,金融市場崩盤,經濟的劇烈動蕩將直接打擊人們的消費慾望。


日前,德國評級機構ScopeRatings發布報告表示,2020年的歐洲市場汽車銷量將可能下降19%,全球新車銷量將下降9%左右。

知名調研機構J.D.Power也發布預測稱,美國汽車市場3月份的銷量或同比下跌25%-40%。2020年,美國汽車銷量預期從全年1600萬輛下降至1400萬輛。




HIS Markit也發布了一組預測數據,認為新冠疫情將使第一季度的新車產量損失200萬輛左右,佔全球第一季度總產量的40%左右。

日本經濟新聞的推算最悲觀,它表示,2020年全球汽車產量或將同比下滑近40%。


貸款擔保,財政支持,各國出台救助政策

汽車是國民經濟的支柱產業,能夠帶動產業鏈以及周邊100多個相關行業共同發展,以1:10的乘數效應拉動經濟增長,汽車工業每產出1個單位,可以帶動其他經濟環節總體增加10個單位產出。

因此,無論何時,在哪個國家,促進汽車工業的健康發展都是保障經濟穩定的重要手段。如今隨着全球汽車產業跌幅谷底,世界各汽車產業國也都相繼推出了應對政策。


中國最早受到疫情的影響,救市政策也最早出爐。

2月15日,《求是》雜誌就發表了題為《在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研究應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工作時的講話》,強調要積極穩定汽車等傳統大宗消費,鼓勵汽車限購地區適當增加汽車號牌配額,帶動汽車及相關產品消費。而後,工信部也在印發的《關於有序推動工業通信業企業復工復產的指導意見》中對之進行了複議。


佛山、廣州、長沙等城市相繼出台了購車補貼政策,北京等限購嚴格的一線城市也將加大號牌發放。相信在不久的未來,從中央到地方還將陸續出台更多的利好政策。




在國外,法國政府日前承諾,將為PSA和雷諾提供貸款擔保,甚至醞釀國有化。據悉,法國政府持有雷諾15%的股份,持有標緻雪鐵龍集團13.68%的股份。對此,雷諾回應稱,可能會在面對危機時尋求政府擔保,但並未考慮國有化。


德國方面,3月20日,聯邦副總理兼財政部長朔爾茨表示:“面對疫情影響,內閣政府在23日通過1500億歐元追加預算以保障企業穩定經營”。此外,德國政界人士進一步要求政府,保護國內企業不被外資收購。

據了解,德國作為歐洲最大、全球最重要的汽車產業集群之一,疫情的影響同樣嚴峻。寶馬慕尼黑研發總部、奧迪因戈施塔特總部、大眾集團狼堡總部等,都發現了確診病例。


3月23日,美國主要汽車製造商、零部件供應商和汽車經銷商三方聯合致信美國國會,敦促政府提供“強大的信貸工具”,以確保汽車行業在應對風險時擁有充足的現金流。另外,面對疫情可能造成的經濟放緩,美國汽車業正在尋求聯邦政府提供一項2萬億美元的經濟刺激計劃。


受到疫情影響,3月份的美國汽車銷量預計將下降90%,約95%的汽車工廠已關閉,受到影響的工人約16.5萬名。針對請求,美國總統特朗普明確表示會伸出援手。

此外,韓國政府也承諾,將加快通關的速度,安排貨運,並為汽車行業提供必須的流動資金支持。據悉,汽車從業人口約佔韓國總就業的12%。




新冠病毒打擊的不僅人們的身體健康,對於社會經濟層面的打擊尤重,此時,政府及時介入能夠對行業、對市場信心起到關鍵性作用。


並且,疫情帶來的影響不是局部性的,雖然我國疫情已經好轉,但海外疫情愈演愈烈,同樣將導致我國供應鏈體系無法正常運轉。因此,期望在全世界各國的共同努力下,汽車行業能夠早日恢復生機。-----(鍾叔駕道)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