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財犬」天天送餐券!
2020-03-26 13:42:00聖天使

深度:中國擬用人民幣購買石油意味着什麼?美元不願看到的事正發生

自從1974年美國與沙特達成石油美元協議後,所有石油都以美元交易,近半個世紀以來,沙特、阿聯酋等中東產油國一直聽命於美國(石油美元),而美國則將向沙特提供經濟和安全援助,該協議確保沙特在全球原油市場上的決定要符合美國的經濟戰略目標,不言而喻,都在按照“沒有美元就沒有石油”這個原則進行交易——石油換美元,美元換石油的能源金融循環流通體系。




石油美元一詞源於曾擔任美國總統卡特顧問的喬治城大學教授易卜拉欣·歐維斯,更是美元霸權的重要組成部分,發揮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其目的是為美元脫離金本位後失去的市場份額可以由石油美元來進一步支撐及美元在全球市場的主導地位。


這也是BWC中文網財經團隊多次強調的,該體系是以原油為參照、美元為中心,在投資和消費過程中,以美國為主導輸出美元,產油國出口原油等能源商品而儲蓄美元,所以,從這一點來說,石油美元的誕生可以說是美國在與黃金分手之後,尋找的替代品。


正是因為石油美元體系的存在,美國金融體系也可以很容易地經濟制裁任何產油國,或將這些國家排除在以美元為基礎的全球金融體系之外(比如SWIFT),除此之外,石油美元體系也可以切斷任何國家的國際貿易。比如,現在的伊朗和委內瑞拉就處在這種困境中。


其次,石油作為全球交易量最大的商品以及全球各地以美元購買石油的要求對美元產生了一些重大影響,這些影響包括這種結算機制確保各國及相關企業對美元的持續需求,並需要儲備大量的美元,另外,有助於美國可以無底線的印鈔的美元,但還不會導致國內通脹(藉助石油美元輸出通脹),最後,原油交易方必須支付匯率兌換差異費用才能獲得美元。




半個世紀以來,在這個“石油-美元-美債”形成理想的良性循環閉系統中,產油國通常將他們石油出口換來的美元購買更多美元資產,但是現在的情況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一是,美國經濟實力開始了持續衰退,二是,美元價值和使用份額不斷下降,對全球經濟的影響和掌控能力衰退明顯,三是,現在,越來越多的數據和交易意願表明,中國版的原油期貨正在削弱石油美元的市場份額,最新的數據也可以看出這一趨勢還將繼續。


據IMF在1月最新公布的數據顯示,美元在全球各國的國際儲備份額佔比已從1999年的高達73%下降到2019年底的不足62%,且為連續六個季度下降,而人民幣資產佔比則進一步升達2%,創2016年IMF報告人民幣儲備資產以來的最高水平,這在美聯儲降息至零利率水平及開啟無底線的量化寬鬆政策後將變得更加明顯,因為,低利率會降低貨幣對追求收益的投資者的吸引力(事實上,美國2020年即將進入負利率時代),另外一面,現在對一些國際原油交易者來說,也想要有選擇新的儲備貨幣或石油貨幣的需求。




根據上期所在3月25日給到BWC中文網記者的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3月25日,人民幣原油期貨累計成交量6568.31萬手(單邊),日均成交量14.2萬手,累計成交金額29.88萬億元,其中2019年全年成交量3464.44萬手,同比增長約31%,在新冠疫情期間,人民幣原油期貨多個近月合約交易活躍,全市場持倉量不斷放大,屢創新高,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得到顯著提高,對亞洲地區原油基準價格的形成以及金融市場的國際化產生了積極推動作用。


在投資者方面,在交易時區上與紐約、倫敦三地基本組成全球24小時連續交易,這其中就包括有40個國際中介機構,目前,中國的所有交易商和大型石油開採公司已先後從紐約和倫敦交易所轉向上海,截至2019年底,總開戶數突破10萬,其中境外客戶同比增長120%,分布在五大洲19個國家和地區,日均交易量、日均持倉量佔比約15%、20%,已備案境外機構達56家。




上海洋山港油庫的石油儲罐

根據中國社科院等機構稍早前聯合發布的世界能源發展報告(2019)指出,人民幣原油期貨自上市二年以來已經成為亞洲最大的原油期貨交易市場,僅次於美國的WTI原油市場和英國布倫特原油市場,並有望在未來成為亞洲原油定價基準,我們查詢美國期貨業協會(FIA)2019年的統計也印證這個結論,上海原油期貨成為規模僅次於WTI和Brent原油期貨的第三大原油期貨。


這在美國金融網站Zerohedge看來,現在,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對於所有出口石油的公司來說,世界上石油美元可能不再那麼重要,比如,俄羅斯、安哥拉等市場可能會優先使用人民幣交易,另據路透社稱,中國一家石油巨頭也已簽署了首筆以人民幣計價的中東原油進口協議,並且計劃簽署更多此類合約。


這意味着,新誕生的石油人民幣還可以為產油國在進行石油交易時再提供一個石油貨幣的選擇,從而為那些有繞開石油美元需求的投資者提供方便,如果沙特也決定以人民幣而不是美元出售石油給中國市場,那麼這種情況將會改變全球的原油市場。




比如,近幾周以來,油價已累跌逾30%,使得美布兩大國際基準油價價差顯著收窄至不足3美元,這會給美國的能源債務經濟帶來意外衝擊,因為,美國頁岩油相較沙特等中東原油一直保持的價格優勢將失去競爭優勢,去年底,美國當局已明確表示,美國不需要中東石油,並在去年10月實現自從1973年以來首次成為石油凈出口國。


對此,The McGill International Review專欄作家認為,目前,全球能源市場的變化似乎表明石油美元協議可能會提前結束,石油美元可能已不再那麼重要,而就當美國頁岩油巨頭還在為原油產量控告沙特非法傾銷石油和為油價喋喋不休之際,目前,包括中俄及歐盟在內的多國在能源交易領域去美元化或繞開美元進行結算的舉措已經出現。




不僅於此,目前,正值新冠狀病毒影響導致全球石油需求下降之際,而美國頁岩油企業註定將成為沙特與俄羅斯發起的石油價格戰中最大的輸家,並對美國經濟和美元產生凈負面的影響。而這背後的邏輯其實很簡單。因為近半個世紀以來,正像本文開頭所說的那樣,美國經濟正是通過石油-美元-美債的完美循環在全球獲得了大量的財富以充實其不斷增長的債務需求,但按目前的最新消息來,這種局面正在被打破。


這在油價暴跌使得美國頁岩油氣業的崩潰仍在繼續的背景下,使得美國的頁岩油商借新債還舊賬的困境日益突出。可能會加劇頁岩油巨頭蒙受巨大損失,路透測算的數據來看,如果美國油價跌至40美元以下,那麼頁岩油氣商就會出現債務和利潤問題。




我們綜合美國能源經濟與金融分析研究所、行業機構和穆迪發布的最新研究顯示,北美油氣公司在未來四年面臨2000億美元的到期債務,並將在2020年進一步惡化,其中僅2020年的到期額就高達400億美元。


另一面,當美元短期利率走升時,美國頁岩油開採商需要償還債務的成本也會變高,據美國先鋒自然資源公司CEO上周對華盛頓郵報表示,他已經為比油價低出兩年的水平做好了準備,未來兩年可能會有50%的頁岩油勘探和生產企業會破產,並補充說,未來12個月,我們行業將面臨許多破產和裁員成千上萬的裁員,這會對整個美國金融市場產生巨大的連鎖衝擊。


因為,美國能源行業是美國垃圾債市場最大的融資部門,這些公司一旦破產倒閉出現債務違約將提高整個垃圾債市場的融資成本,更會讓整個產業鏈產生大量失業人員,繼而影響,甚至擊垮美國經濟產業鏈和石油美元的需求,最新的數據正在印證這個趨勢。




分析顯示,作為石油美元的根基美債也正在失去市場份額,支撐石油美元的要素正變淡,從路透近日監測到的數據顯示,一些以央行為主往常的大型美債海外買家正在遠離美國公債市場,這就意味着支撐美元貨幣地位的因素正在減弱,而從最新消息來看,目前去美元化的這些舉措只會增加,這背後體現了美聯儲在近幾天以來擰開印鈔機水龍頭狂印美元,向市場投放數萬億美元的流動性後,美元價值的降低及美元濫用其貨幣主導地位後的負面效應正在顯現。


據美國財政部3月17日最新報告,全球央行正在遠離美債市場,已連續第17個月凈減持美債,總出售額近4300億美元,持續時長和金額都是有記錄以來最高,其中,中國所持美債也已降至兩年來的低點,自2018年6月至2020年1月,中國累計拋售了達1200億美債,緊接着,據俄衛星通訊社日前援引觀察人士估計,中國接下去完全有可能持續減持美債,而減持的這部分美元資產,可以在全球大規模買入石油、天然氣、黃金等目前因新冠病毒影響而很便宜的資產。




而更長遠的意義還在於,對此,Zerohedge為我們做了最好的解釋,該外媒稱,石油美元正在不斷失去市場份額,全球多國也對美元再次開始失去信心(上次是美元與黃金分手後),想要有選擇新的儲備貨幣或石油貨幣的需求,從而削弱或動搖石油-美元-美債這個運行了半個世紀的石油交易體系。


不過,我們也要清醒地認識到雖然人民幣計價的原油期貨已經取得全球前三的成績,並在同一些國家進行原油貿易時甚至已經開始部分使用人民幣結算,但是,全世界原油主要基準期貨仍以美元計價結算,因為,對全球原油交易者來說,選擇哪個石油貨幣仍是由市場來決定的,換言之,這不是零和遊戲,不過,對誕生兩年的石油人民幣來說卻任重道遠,但對石油美元來說,以上正在持續發生的事有可能就是讓美元(或石油美元)感到措手不及的不願意看到的事,要知道,美國不斷膨脹的債務問題(紙牌屋遊戲)永遠是壓在美元身上的陰影,只不過現在沒有發作而已。




對此,一些與BWC中文網有聯繫的業內人士和經濟學家告訴我們稱,人民幣原油期貨在全球原油市場中的定價話語權正在不斷提升,這在亞洲市場表現的更加明顯,這也意味着,中國買家進口原油的溢價情況得到一定程度改善,更代表着由於石油人民幣國際化及其地位的鞏固,將有更多投資湧入中國經濟,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與此同時,中國也正在穩健地推進匯率改革和更大範圍的金融市場開放,使人民幣成為可自由使用的國際貨幣越來越接近。(完)-----(BWC中文網)



*波蘭宣布運回黃金,外媒:中國正在儲備黃金,數千噸黃金或流入中國*


是的,沒有什麼是永遠不變的,這一點在美元這個全球儲備貨幣上尤其正確,不管美國多麼希望能夠維持現狀,但歷史證明最終榮光總會慢慢消逝,比如,世界經濟史上最成功的貨幣——唐朝的開元通寶前後流通了1300年,而英鎊在近500年歷史輝煌中在脫離金本位後也只維持了100多年。




自文明開始以來,人們就一直沉迷於黃金,黃金的美麗和終極價值在於它永遠不會違約或出現價值損失,因為,人們相信黃金和白銀的價值,換言之,黃金依然在發揮全球貨幣和金融系統中信任錨的作用,而美元卻無法長遠做到這一點。


我們在多篇文章中提到,自2010年以來,全球央行一直是黃金的凈買家,以擴大外匯儲備,作為多元化和安全的手段,而這些都在說明黃金作為天然貨幣的恆定價值正在從人類視野的邊緣回歸。與此同時,近幾個月以來,在全球金融市場上就發生了一件意義深遠的事。




最新消息顯示,雖然,近幾個月以來,關於匈牙利央行的黃金儲備突然增加了10倍至31噸,及土耳其的黃金儲備在8月份突然增加了41.8噸這些不是主流財經新聞,但如果考慮到匈牙利只是全球央行中最小的黃金所有者之一,再聯繫到,三個月前,匈牙利宣布把黃金從倫敦遣返回國,而俄羅斯從2017年至今就以驚人的速度增加583.3噸實物黃金的話,那麼,匈牙利和土耳其的這一消息足以令市場震撼,但事情到此並沒有結束。


另一個最新進展是,據美媒ZeroHedge網站在二周前一篇跟蹤全球央行黃金儲備的報道稱,波蘭央行也已經在2019年底正式宣布進行了一項絕密行動,把8000根金條(約100噸)從美聯儲和英格蘭銀行等海外金庫運回國,而波蘭也成為正式宣布運回黃金的第13國。




以上這些新聞非同小可,對此,知名經濟學家Jim Rickards 在上周表示,黃金應再次發揮其主導作用,這體現了美元資產已經降低了吸引力,而這也是美元在各國央行外儲中的儲備份額持續下跌背後的核心邏輯之一。


近幾個月以來,除了匈牙利和波蘭外,目前還包括德國、意大利、斯洛伐克、荷蘭、羅馬尼亞、比利時、土耳其、法國、委內瑞拉、奧地利及瑞士等11國央行也已經宣布完成或要計劃提前運回存在美國或英國的黃金的背景下,那麼這件事的意義就在於波蘭和匈牙利央行的決定是對那些認為他們需要開始努力保護其財政和資產邊界的國家來說,具有重要風向標的作用,這一點在俄羅斯和土耳其等受美元限制的國家身上表現得特別明顯。




美聯儲紐約儲備銀行地下金庫的穹頂入口

而更長遠的意義或許更像是折射出西方內部間的金融裂痕正在擴大,而這背後的核心邏輯是因為脫離金本位後的美元再也無法找回往日光芒,這也是近幾年來世界多國去美元化的根本原因。


而這也是美國州議員,美國金本位制的捍衛者亞歷克斯·穆尼提交法案建議美聯儲退回到金本的根本原因,緊接着,上周,穆尼還向美國財政部提出了一項黃金儲備透明度法案的新提案,要求對美國財政部的黃金儲備進行審計,正是在這些背景下,目前包括中俄等多國也都在加緊開採及進口實物黃金,一位追蹤貴金屬近30年的分析師上周向我們表示,作為經濟戰略性動作的一部分,中國正在大量儲備黃金。




據Zerohedge稱,自從全球一些央行沒有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或世界黃金協會報告一些黃金儲備收購數據以來,根據有關中國礦山的進口和產量及上海黃金交易所的現有數據來看,數千噸黃金可能已經流入中國市場。


對此,知名經濟學家Jim Rickards認為,這並不奇怪,近年來,黃金一直流向中國市場,就像在布雷頓森林體系之前黃金流向美國一樣,這些數量遠不止官方數據公布的1948噸,目前,中國央行已經從2018年12月開始連續10個月增持了超過106噸黃金,同時,過去一年多以來,除了中國央行外,土耳其、波蘭和匈牙利也意外出現大量增持黃金儲備的舉動,同樣是多年罕見。




因為,近幾個月以來,中國持續打破沉默做出增持黃金和在擴大人民幣黃金定價權的新行動表明,希望在比較短的時間內將官方黃金儲備增加,這將使中國在黃金與GDP的比率方面與美國和歐盟相當,目前中國所持有的不到2000噸的黃金不到外儲總持有量的3%,這也為繼續增加黃金提供足夠空間,並將為中國、俄羅斯、歐洲及部分新興市場的黃金聯合升值提供新的交易場所和道路。(完)-----(BWC中文網)



*判斷失誤?普京派上百名俄專家支援 意大利軍艦卻突然殺向俄後院*


據英國路透社3月26日報道稱,截至3月25日,意大利的新冠病毒確診病例增加了5210例,當天死亡病例683例,累計確診病例達到74386例,累計死亡7503例。意大利實行全面封鎖,全國5千多萬人,除非有必要的工作及購買生活物品或就醫等情況,都需要待在家中隔離。但本次疫情的拐點何時出現,仍難以預測。




當新冠病毒在意大利四處肆虐之際,無論是美國盟友還是歐洲的小夥伴,都未向意大利提供實際的幫助或援助。美國還出動軍機,從意大利運走50萬個檢測病毒的試劑盒,這無疑於是在關鍵時刻,對同為北約盟友的意大利背後捅刀。萬般無奈之下,意大利只好向世界發出緊急求援,但只有我國立即作出響應。




多名中國醫學專家組成的醫療隊,及大批醫療用品迅速抵達意大利,並立即在疫情嚴重的地區展開工作,對意大利醫護人員進行培訓和指導,共同抗擊新冠病毒疫情。隨着疫情迅速蔓延,大批患者需要搶救,令意大利的醫療系統接近崩潰。意大利政府又請求俄羅斯提供醫療援助,普京立即答應,並下令全力向意大利提供支援。




據俄媒報道,俄羅斯軍方出動14架伊爾-76運輸機,滿載大批俄方援助的醫療物資,以及上百名俄羅斯醫學專家來到意大利,俄軍機還運來了大批消毒設備和防生化裝備。在危難之際,俄羅斯盡全力支援意大利抗擊疫情,令意大利全國上下都心存感激,這令白宮開始感到緊張。美國中情局提醒意大利,要防範俄羅斯間諜滲透。




看來,美國對俄羅斯此時突然向意大利提供大規模醫療援助,保持着高度的警惕。美國軍方認為,這是俄羅斯企圖藉機在北約組織內部打進一個楔子。據悉,在克里米里危機發生後,俄羅斯遭到美國和歐盟等西方國家的制裁,但在歐盟國家中,意大利一直很積極地支持解除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




正當俄羅斯向意大利提供援助之時,意大利一艘“法桑”號導彈護衛艦卻突然殺向俄羅斯後院。據俄衛星通訊社3月25日報道稱,北約組織多個國家的戰艦,進入到黑海海域進行“自由巡航”行動,此舉是在向俄羅斯示威和挑釁。俄軍事專家認為,這是意大利在向美國表示忠心,特朗普這回吃了顆定心丸,白宮終於可以放心了!




據報道,23日,意大利的導彈護衛艦和加拿大海軍一艘護衛艦,聯手穿越博斯普魯斯海峽進入黑海,之後,意加兩國戰艦與土耳其、羅馬尼亞的戰艦匯合,在克里米亞半島周邊海域搞起“自由航行”行動。俄羅斯黑海艦隊出動多艘軍艦和戰機,對意大利為首的北約戰艦監視偵察,雙方戰艦之間一度保持了很近的距離。




北約發言人表示,這只是一次早已規劃好的例行性行動。意大利和加拿大的戰艦在完成自由巡航行動後,還和黑海沿岸的北約國家的海軍舉行聯合軍事演習。有軍事專家表示, 以美國、英國為首的北約國家,仍將俄羅斯視為頭號大敵,因此,作為北約成員的意大利,也只能跟隨美英等國的節拍起舞。




雖然,俄羅斯正全力向意大利提供援助,幫助意大利抗擊新冠病毒。但是,朋友與盟友還是有明顯區別。在安全問題上,美國和北約組織仍是意大利的重要支柱。不過,普京是個有戰略眼光的政治家,並非對援助意大利判斷失誤。他很清楚,要想放倒一棵參天大樹,只需一點一點的砍就行了。要摧毀這個成立七十多年的北約組織,就得慢慢來,好飯不怕晚!-----(冷鋒點兵)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