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財犬」天天送餐券!
2020-02-13 19:28:06聖天使

“新冠”疫情隨時會出現,非洲國家準備好了嗎?



剛果(布)馬亞-馬亞國際機場,旅客正在接受體溫檢測。圖片來源:WHO/Elombat D.


[記者:潘金花/界面新聞]

在全球嚴陣以待、合力抗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時,有一片大陸尤其繃緊了神經。

迄今為止,非洲54個國家還未發現新冠肺炎確診病例,但世衛組織在非洲的緊急行動負責人米歇爾·姚(Michel Yao)已發出警告,病例確診只是時間問題,疫情“隨時”會出現。




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非洲目前的病毒檢測能力仍相對有限,而非洲與疫情國家之間,又存在着大量的人員交流。

據《衛報》12日報道,截至上周,非洲只有包括塞內加爾的巴斯德研究所(Institut Pasteur)、南非的國家傳染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for Communicable Diseases)在內的6個實驗室有能力檢測新冠病毒。


此前,非洲共向世衛組織報告了45例疑似病例,主要來自埃塞爾比亞、肯尼亞、科特迪瓦、加納、博茨瓦納等國。其中,已有35例經檢測呈陰性,還有10例正在隔離、等待檢測。這讓外界開始擔憂,非洲是否已經出現了未被發現的病例。




倫敦衛生與熱帶醫學院院長彼得·皮奧(Peter Piot)上周就曾提出,非洲“不可避免”地會出現病例,但出乎意料的是,在亞洲、歐洲、美洲都相繼暴發疫情後,非洲仍一例都沒有。

葛蘭素史克疫苗(GSK Vaccines)的流行病學家及首席醫學官托馬斯·布魯爾(Thomas Breuer)也認為,至今未看到非洲報告確診病例,“這肯定不是事實”。


據《金融時報》5日報道,世衛組織區域辦事處早前已指出,有13個非洲國家面臨的風險尤其大,主要因為它們與疫情嚴重國家的人員往來頻繁,如阿爾及利亞、安哥拉、埃塞俄比亞、加納、尼日利亞、坦桑尼亞和贊比亞等。


以埃塞俄比亞為例,該國擁有非洲最大的航空公司埃塞俄比亞航空(下稱“埃航”)。據非洲新聞台11日報道,埃航每周有35趟航班飛往中國的5個目的地(北京、上海、香港、廣州、成都),每天平均搭載4000名中國旅客往來兩國,其中70%的旅客在抵達該國首都機場後,還會前往其他非洲國家。


此前,出於對疫情蔓延的擔憂,肯尼亞航空(Kenya Airways)、南非航空(South African Airways)等6家非洲航空公司都已暫停了往來中國的航班。不過,埃航一直都堅持表示,停航無法中斷疫情的傳播,埃航將“患難與共”。


埃航首席執行官特沃德(Tewolde Gebremariam)說,世衛組織原本就告訴大家,停航無濟於事,畢竟其他國家都已經出現了病例,最重要的應該是在機場加強防範措施,而不是去孤立和隔離。




埃航加強相關航班的消毒工作

不過,非洲國家衛生系統的薄弱還是不免讓外界產生擔憂。儘管非洲在經歷了埃博拉疫情後,已經擁有了一定的防疫設施和經驗,也已加強了整個非洲入境口岸的篩查工作,但這並不代表非洲已經“準備好”應對新冠肺炎疫情。


若僅討論死亡率,埃博拉的嚴重性顯然要比新冠肺炎可怕得多,其平均病死率約為50%,在以往疫情中出現的病死率從25%到90%不等。但埃博拉病毒主要通過接觸傳染,患者一般癥狀明顯,而新冠病毒還可以通過飛沫傳播,即使是無癥狀者也具備傳染性。


世衛組織在非洲的緊急行動負責人米歇爾·姚表示,如今非洲面臨的挑戰主要是檢測試劑的缺乏,以及醫院的收治能力有限。

她說,試劑的缺乏正在拖延非洲國家的確診速度。此前,出現疑似病例的非洲國家大多是將檢測樣本送至塞內加爾、南非等國,甚至還有國家將樣本送到了巴黎。


與此同時,非洲的多數醫院都沒有能力接收大量重症患者。“除了肯尼亞、南非等大國,多數國家的重症監護醫療設施都很有限,”米歇爾·姚說,“一家醫院可能只有10個床位可以滿足重症監護條件。要是出現了大量重症患者,那將會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世衛組織突發衛生事件規劃執行主任邁克爾·瑞恩(Michael Ryan)在周一的新聞發布會上已指出,“考慮到90%至100%的病人需要輔助供氧,20%至25%的病人需要重症監護,5%至10%的病人需要使用機械手段輔助或代替自主呼吸,那將會給衛生系統帶來極大壓力。”


因此,米歇爾·姚表示,非洲國家接下來的防疫工作重點,仍然是儘早發現病例,遏制疫情傳播。




非洲疾控中心稱,截至11日,所有疑似病例都已完成檢測,結果均為陰性

非洲疾控中心(Africa CDC)表示,目前各地的醫療中心都正處於“高度戒備”狀態。據悉,本周,有能力檢測新冠病毒的非洲國家已增至15個,包括上述幾個面臨較大風險的國家。接下來,還會有更多檢測實驗室將在其他非洲國家建立運轉。


世衛組織則正在向非洲29家實驗室運送診斷用具。上個周末,非洲疾控中心也在塞內加爾為15個國家的科學家舉辦了一個研習班,向他們分發了包括檢測試劑在內的診斷工具。非洲疾控中心主任約翰·肯格松(John Nkengasong)表示,下周,南非還將為其他25個國家舉辦培訓。


肯格松說,確實存在檢測設施不足導致還未發現病例的說法,而檢測能力的提升,將會鼓勵更多出現疑似癥狀的人向醫療機構報告病情。


“如果能將周轉時間的單位從‘天’縮短至‘小時’,那出現疑似癥狀的人就會更有可能報告病情,接受檢測,”肯格松說,“但如果要將一個人隔離數天,人們就會傾向於不報告。如今,非洲已有很多國家有能力檢測病毒,或許在接下來的幾個星期,就會出現確診病例。時間會給出答案。”


而針對醫院收治能力有限的問題,米歇爾·姚則表示,無國界醫生(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撒馬利亞救援會(Samaritan's Purse)等非政府組織(NGO)正在提供搭建治療中心所需的技術幫助,本周也還將舉辦一場地區合作夥伴之間的電話會議。


“如果有大量病例出現,我們希望NGO可以幫助增加收治能力,提供氧氣瓶、呼吸機等設備。他們有能力在短時間內部署治療中心,”米歇爾·姚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