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3 16:22:21聖天使

資本遊戲?沃爾沃與吉利籌劃合并重組 為何選在大疫之年

導語:2020年的“新冠黑天鵝”打亂了車企們摩拳擦掌的復蘇計劃。但是早已安排好的計劃,在執行力超強的中國企業看來必須執行。

2月10日,令中國恐慌許久的疫情終於趨緩,在諸多企業上班的第一天,不少人還渾渾噩噩的當口,沃爾沃汽車的一則公告,攪動了整個汽車圈。


公告顯示,沃爾沃汽車正在與吉利汽車探討業務合并重組。




若協議達成,重組後的新集團將保留吉利、沃爾沃、領克及極星每個品牌的獨特性,並將通過香港上市公司對接國際資本市場,下一步在斯德哥爾摩上市。

對此,吉利控股集團董事長李書福的回復非常官方,表示:“希望通過此次合并,進一步強化集團內的合作與協同作用,挖掘更大的增長潛力。”

雖然,目前看來最終方案尚需得到小股東和吉利、沃爾沃董事會批准,但吉利作為沃爾沃汽車的大老闆,此次的合并重組並沒有太多障礙。消息一出按照國內汽車媒體開始歡呼:“一個新的世界汽車巨頭將在中國誕生,全球汽車市場將新增一極。”




1.

中國汽車行業從不缺少偉大的格局和計劃,但冥冥中總有一隻“看不見的手”撥弄風雲。

不靠技術,僅憑藉妙至毫巔的金融手段就能打造一家比肩豐田、大眾的世界級車企。這話聽起來更像是瘋人囈語或者給小區大媽定製的金融陷阱,但20年來帶着這種想法並且付諸實施的商業明星,就像是高鐵上的售貨員一樣一茬接一茬。


從驟來驟去的仰融、下周回國的賈躍亭、圈到國內半數天使投資人站台依舊被稱“2019最慘”的李斌等等……身後無數人為他們扼腕嘆息,嗟嘆時運不濟,甚至一邊還着投資失敗的虧空,一邊期盼他們會踩着五色祥雲王者歸來,只留下割下的韭菜在雨後瘋長。




事實上,汽車行業從來都是技術密集和資金密集的合體,來到新能源和無人駕駛時代的大門口,老牌車企們在內燃機和變速箱上的技術積累被撥回原點,技術重新起步之後海量的研發投入讓過去的競爭對手們開始聯合,寶馬和奔馳、大眾和福特紛紛開始技術合作。

甚至和FCP和PSA已經跨出整體重組的重要一步。

在國內一汽、東風、長安合并的小道消息一直不斷,上汽和廣汽已經強強聯手。相比重金打造一個新品牌抱團取暖才是大勢所趨。




2.

“10年再出發,又一個世界汽車巨頭即將誕生!市值可能將超過所有中國A股汽車上市企業!未來,全球每賣出超過30台車,就有一台將來自這個新集團。”

在沃爾沃和吉利重組公告發布之後,沃爾沃汽車集團全球高級副總裁、沃爾沃汽車亞太區總裁兼CEO袁小林在朋友圈激動地寫下了上面這段話。




作為一家港股上市公司,吉利汽車在發出消息之後早盤高開8.61% 截至2月11日15時,汽車有文化發稿時止,吉利汽車的市值稍稍回落為1336.4億,即便如此依舊相比昨天收盤時的1260.92億港元,上升了5.99%,說明投資者的反響頗為正面。





與此同時A股最大的汽車集團市值為2483.90億人民幣的上汽集團,去年銷量623.8萬台,簡單對比吉利汽車加上沃爾沃的銷量之和依舊只有上汽的三分之一。但是上汽集團旗下大部分銷量分屬上汽大眾、上汽通用和上汽通用五菱等合資品牌,真正歸屬中方公司的利潤比例偏低,這也是國內大部分合資品牌的現狀。因此消息人士預測在吉利和沃爾沃重組之後很有可能成為國內汽車行業的市值排頭兵,成為特斯拉之後又一個晉陞世界車企的新面孔。


但在銷量和市場佔有率方面作為世界級車企吉利還有不短的路要走,,2019年,吉利汽車取得了136.2萬輛的銷售業績,又一次取得中國汽車品牌銷量第一。而沃爾沃汽車2019年在中國和歐洲市場都取得了不錯的進步。全球銷量約為70.55萬輛,同比增長9.8%。這也是沃爾沃汽車成立93年以來,年度全球銷量首次突破70萬輛大關。




雖然雙方的合計銷量達到了206.75萬輛,但相比2019排行榜中第十位的戴姆勒(全球年銷量262.3萬輛)相比,不論銷量還是銷售額差距都非常明顯。

不過在2020年,FCA與PSA大概率完成合并,而合并後的吉利與沃爾沃或將順勢進入全球汽車製造商銷量排行榜TOP10。


3.

“未來,只有2-3家汽車企業可以活下來。”

在新能源品牌如雨後春筍那段時間,李書福發出過這樣的斷言。正基於對未來汽車發展形勢的悲觀判斷,導致吉利近年的布局速度明顯加快。可以想見,在入主沃爾沃多年之後,吉利汽車選擇在此時與沃爾沃汽車合并,不是短時間的決斷,但新冠疫情未定投資者普遍謹慎的時間下此時真的是一個好時機么?


突然宣布的合并公告,讓外界普遍感到震驚,但對於吉利汽車與沃爾沃汽車,不過是捅破了一層窗戶紙。有消息人士猜測,此時宣布更多是金融方面的考量,在去年巨資拿下戴姆勒大股東地位後,吉利需要籌措更多流動資金填補漏洞和完成未來的併購計劃。用這個方法提振集團估值,更多是左手倒右手的資本遊戲。




但是在產品層面,吉利和沃爾沃直接的關係早已密不可分。在領克在品牌誕生伊始就使用了CMA平台,在2020年上半年即將上市的領克05即將用上沃爾沃旗艦車型XC90和XC60相同的SPA架構。而吉利自己的品牌陣列也藉助CMA平台和沃爾沃技術逐漸成為自主品牌汽車中技術實力和品牌溢價最高的品牌。打開國產的沃爾沃XC60的車門,車身赫然印着產地“浙江豪情汽車製造廠”。


2020年,是沃爾沃汽車進入吉利集團的第十年。當初螞蟻吃大象的故事,沒有成為台州土豪一時興起揮舞鈔票的笑談,而是一個從抱團取暖,倒做大做強的經典商業案例。




通過這些合作,吉利汽車成為了中國自主品牌領軍者,沃爾沃全球銷量從2009年的33.48萬輛同比增長了110.7%。但是在國際汽車市場增速緩慢的背景下,原地踏步就意味着安樂死,中國汽車品牌想要活下來,必然優先出海。


同樣疫情背景下,2月4號印度德里車展上,長城汽車已經展示了進入印度市場的雄心,2月10號一位美國經銷商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奇瑞公司將在美國組裝SUV,並於2021年下半年以Vantas品牌出售。可見疫情並沒有阻礙中國品牌走出去的決心和腳步。


回到吉利的視角,眾所周知東南亞等二級市場市場吉利已經藉助寶騰布局,通過整合沃爾沃汽車在歐美市場的地位和經銷商渠道,無疑將是吉利走出去的天然助力。

事實上,2020年雖然有一個不太好的開始,但是中國有一句古話:“好事多磨”。-----(汽車有文化)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