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3 16:12:52聖天使

一千個在家辦公的人,撐起了這家市值30億美元的公司

作為自詡對環境適應能力最強的一撮人,互聯網人對線上辦公的挑戰一直是不屑的:

“ 平時就全天待命,也沒少在家辦公,線上辦公怕個啥,干就完事了!”

沒辦法,互聯網人的生活就是這麼樸實無華且枯燥。




但這次全民開啟“ 雲辦公 ”模式後,卻一個個狼狽不堪,苟了起來。




畢竟大家平時線上辦公也就一個人在家,現在可是全民在家辦公,飯得做、娃得帶、屎得鏟,爹媽喂的也得吃,能跟平時一樣么?

於是大家發現了:原來樸實無華換個詞叫做灰頭土臉,枯燥可能是對着攝像頭無語凝噎。

大家不都一樣嘛▼




比起我們經歷的這一周雞飛狗跳,國外一家科技公司 Gitlab 早在八九年前就開始了全員線上辦公。

Gitlab 和全球最大的同性交友網站 Github 一樣都是代碼託管平台,只是 Gitlab 更多是面向企業。到目前為止,他們一共有 1179 名成員,來自世界 67 個不同國家,公司市值高達 27.5 億美元。




至於為什麼 Gitlab 要實行全線上辦公呢?畢竟這一周體驗下來,大家可算清楚體會到了線上辦公可不是什麼容易的事。

這就不得不提他的兩名創始人,來自烏克蘭的程序員 Dmitriy Zaporozhets 和荷蘭小哥 Sid Sijbrandij 了。

Gitlab 的兩位創始人,左邊是 Dmitriy ,右邊是 Sid▼




2011 年時,在烏克蘭一家諮詢公司上班的 Dmitriy 因為公司不肯花錢買更好的代碼共享平台,於是自己直接寫了一個,並把這個平台 Gitlab 免費開源出去。

荷蘭小哥 Sid 在一個叫 Hacker News 的網站上看到了介紹 Gitlab 的文章,覺得很有搞頭,於是給 Dmitriy 發了一封郵件,希望能一起藉助 Github 創辦一家公司。


兩人一拍即合。沒過多久,Dmitriy 就辭掉了工作準備和 Sid 合夥干,但問題也隨之而來。

Dmitriy 提供給 Sid 小哥個人形象照,墨鏡擋住了半個臉▼




公司都還沒創,就要跑到 2200公里外的另一個國家,心裡還是有點小慌的,更何況 Gitlab 本身就是幫助程序員們遠程協作的,為什麼他們不能遠程辦公呢?




權衡再三,兩人決定呆在各自的國家,遠程辦公!

不過這導致了後續員工在入職後發現:欸?怎麼大家都是宅家線上辦公的?那我也宅一個為敬?

於是 Gitlab 就在線上辦公的路上越走越遠,走出了風格走出了水平。

Sid小哥在 Gitlab 全球總部接受採訪,常駐辦公的只有他自己▼




雖說對人員素質有要求,但是 Gitlab 也發現了遠程辦公許多好處。

對個人來說,時間上很自由了,甚至你可以全年都在旅行,旅行到哪辦公到哪。還省了大量通勤時間,員工有一定自制力的話,效率比去辦公室還要高。


Gitlab 日常辦公就是這個畫風▼




對企業來說,線上辦公的成本更低。寫字樓租金、員工安家費、高收入地區的用人成本,這些都是錢吶。

而且線上辦公應對突發事件也更靈活。員工分屬不同地區,哪怕今天什麼地方出個什麼事,也不會出現整個團隊團滅的情況。


為了將線上辦公進行到底,Sid 小哥還發布了《 全遠程宣言 》▼




Gitlab 在 17 年時曾發生了一次重大事故:熬夜工作的運維工程師手滑刪掉了 310GB 的數據庫資料,Gitlab 果斷在推特上發布聲明,並讓幾名在線辦公的員工在油管直播數據恢復過程。

在恢復完數據之後,Gitlab 還做出了檢討總結,客觀的分析問題所在,提出改進方案( 甚至都沒開除手滑的那哥們),全程透明的像網友都是他家股東一樣。


Gitlab 工程師在油管上直播恢複數據▼




這種積極透明地處理方式也為 Gitlab 的這次失誤挽回了不少用戶,在油管和推特上也收穫了大把點贊。

當然,為了以後不犯這種錯誤,也方便員工更好地線上辦公,他們還直接“ 開源 ”了自己的員工手冊,並不斷的在上面更新線上辦公遇到的問題。


員工手冊已經從最初的90萬詞迭代到了到現在3705頁 166 萬詞▼




在員工手冊上,他們明確了線上辦公的規範,比如如何請假、辦公時怎麼交流,用什麼線上辦公軟件,員工的獎懲制度等等。

比如說,如果一個問題如果超過三次文字對話沒有解決,應立即發起視頻通話。畢竟視頻通話交流比文字更容易解決問題。

Gitlab 還在員工手冊中明確了他們要什麼樣的員工,並且拒絕招聘外包公司和獵頭公司。如果有外包公司或獵頭髮郵件給 Gitlab,他們會直接回復下面這段和原文鏈接,並歡迎對方把 Gitlab 拉黑。




團隊合作培養默契也是必要的,所以 Gitlab 給員工每天 1.5 個小時的“ 虛擬咖啡時間 ”,用來互相溝通、交流感情。

甚至他們每年還會舉行兩次大型面基活動:把全球的員工召集到一個地方,連開一周的 party。


2016 年 Gitlab 的“ 面基 ”峰會▼




估計差友們看到這心情和表弟是一樣樣的,為什麼 Gitlab 線上辦公就是風生水起,我們怎麼就成了線上表情包呢!

“爸 ,你哭啥?”▼




為了體面地線上辦公,表弟這幾天也是在努力學習 Gitlab 的經驗,最近大火的線上辦公軟件,也為了更好地讓我們宅家工作,一個個加班加點的瘋狂迭代。

就像差評編輯部現在用的騰訊會議,表弟今天打開就看到它又多了一個音頻超分功能,仔細看了下才明白它是做什麼的。


窄帶即最大下載速度為 8KB/S 及其以下的網絡接入方式▼




大家這幾天估計都沒少開會,假如一方網絡不好,聲音就會變得斷斷續續。於是 10 分鐘的通話 5 分鐘在問“ 聽得到嗎?”,“ 你卡了么?”,“ 我聽得見鴨?”

音頻超分就是針對這個問題,它能把網速較慢的窄帶通話優化成清晰的寬頻語音,大大提高通話效率,可以說相當及時了。


其實之前也沒料到會有這個功能,編輯部選擇它是因為騰訊會議第一時間就宣布了疫期向所有用戶免費開放 300 人不限時會議功能。


畢竟每個人在閱讀文字的時候都會有自己預設的立場,很容易產生誤會。就連 Gitlab 這樣有着豐富線上辦公經驗的企業都需要隨時準備視頻通話,溝通解決問題。像騰訊會議這樣免費開放 300 人不限時會議的軟件自然不能錯過。


不花錢就先用着唄,不好用再換就是▼




結果用下來以後,發現體驗出乎意料的好。就算有些需要改進的點,很快就跟進迭代了。

大家吐槽開會前趕緊洗臉洗頭,馬上就上線了美顏功能,而且是手機端就能使用的。大家吐槽家裡亂成一團無從收拾,於是它有了背景虛化功能,真真就把大都市白領們的體面撐的牢牢。


同事堅稱全程未美顏▼




不止在收集用戶反饋、產品迭代上做的好,騰訊會議本身就很符合表弟對商務軟件的審美:簡潔,易用。

畢竟大家都挺忙的,工作做不完就挺糟心了,還要記一堆功能都藏在哪那不是作孽么。


打開 APP 總共就三個大按鈕,一目了然▼




像表弟這幾天用慣了騰訊會議,都不打語音電話了,直接反手就是一個會議邀請,結果平時智能手機都操作不利索的老爸用了不到半分鐘就進來了,劈頭蓋臉就問晚飯放涼了不吃,還想宵夜呢?




更妙的是,不管是手機還是電腦,下載了 APP 還是微信小程序,甚至撥打電話,都能直接加入會議。

這就讓很多鬧心事消失於無形:對外進行跨組織溝通的時候,就不能考慮對方是不是用的慣自家的在線辦公軟件了。只要會用微信,那就能用騰訊會議,方便的不行。


真連微信都不愛用還可以直接打電話啊,像編輯部就有一些同事住在手機網絡信號覆蓋不好的地方,但他們同樣可以使用手機電話撥號一鍵入會,全程清晰流暢。


部門會議里有兩個小夥伴就是用電話接入的▼




還讓編輯部讚不絕口的是它的會議文檔功能,像我們經常要對着一篇文檔修改來修改去,即使用上其他雲編輯軟件,也需要在視頻和編輯軟件中來回切換,有了會議文檔功能,全都在一個 APP 里就能搞定。




靠着自家騰訊雲的服務器,騰訊會議在延遲方面表現的也很好,實測在不超過百人的會議中,延遲可以忽略不計。

要知道,有時候延遲大的溝通效果還不如在聊天窗發語音呢,比如領導問你這個任務有問題么,等你聽到他這句話已經是五六秒後的事了,估計連意見都來不及提,就能聽到“ 好,那就交給你了!”


預約起來很方便,手機日程也會自動設置提醒▼




還有主持人功能和共享屏幕功能也讓騰訊會議的交互加了不少分,不少學校就因此把它拿來做線上教育軟件,這讓騰訊會議狠狠收穫了一波學生的" 愛"。

如果你正好需要一款簡潔易用又功能強大的在線辦公 APP ,直接搜索就能下載這款神奇的騰訊會議哦~




其實早在 17 年前 SARS 期間,就已經有部分人在線上辦公了,當然那時候大家管線上辦公叫 SOHO ( small office & home office )。但那時候,我們只能依賴手機短信、電話和郵件,並沒有像騰訊會議這樣方便好用的軟件來協助在線辦公。


將來,線上辦公是否會成為大勢所趨我們還不知道,但就從我們身邊來看,科技一直在隨着時代的更迭和用戶的需求不斷進步升級。

我們能看到的是:掌握科技的企業在為了讓社會變得更好而努力,為了我們的實際利益去不斷優化自己,那麼這種未來就是值得我們期待的,不是么?-----(差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