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財犬」天天送餐券!
2020-02-13 15:05:44聖天使

對話兩位困境中的武漢企業家:來不及思考破產,只盼着人沒事




武漢作家方方說,「時代的一粒灰,落在個人頭上,就是一座山。」---(文/風馬牛)

疫情仍在繼續,對於武漢本土的中小企業家而言,這是一次雪上加霜的打擊。按下了暫停鍵的他們每天都在憂慮和痛苦中徘徊,相比事業,活着對他們來說才是當下最重要的事情。在這樣一個特殊時刻,風馬牛也採訪了兩位困境中的武漢企業家,那麼他們又是如何面對這波洶湧的疫情?


1



李飛,武漢某娛樂集團 CEO ,目前公司處於停業狀態。

就在「新冠肺炎」徹底爆發時,李飛在武漢江漢區投資的一家新酒吧正處於即將開業階段,結果直接給關停了。據李飛介紹,該酒吧投資額近億元,花了一年多的心血籌備,每一步走得都比較艱難。當時,該酒吧已經具備開業的條件,內部調試、測試都已經完成了,也正準備要在大年三十之前開業出來。令他萬萬沒想到的是,疫情突然爆發。


考慮到事情的嚴重性後,李飛立刻將該家酒吧關閉,並把所有員工的工資進行了結算。此外,他還將整個集團的所有門店立即關停,一共有二十幾家,涉及餐廳、酒吧、酒店。在朋友圈,李飛寫道:作為一個有責任,有態度的企業,我們杜絕一切有背於良知的利潤,及時暫停營業,減少人員聚集。


據李飛回憶:當董事會決定提前讓員工們回去時,整個武漢還沒有公布疫情具體狀況。大概兩天以後,武漢官方的新聞就爆出來說疫情可能比我們想象中要嚴重,會有封城的舉動。我們就感覺這個事情會很大,然後我們就通知員工等到我們官方確切的日期之後,再來決定什麼時候上班。


公司放假後,李飛立馬排查所有員工的身體狀況。李飛說:安全第一,我們首先要對員工負責,這也是對客戶的負責,乃至對整個社會的負責。我們讓所有的員工按照國家的相關規定必須要做好自我防護和隔離。我們做好定點的一個跟蹤,員工每天都要跟公司彙報自己的身體狀況。


我們要求所有的員工不要亂跑,不要給社會添亂,身體有任何異樣,一定要第一時間在群里報備出來,第二要到當地的醫院及時就診。抗擊疫情責無旁貸,但不要把武漢人和在武漢待過的人當怪物,誰都不會拿自己命開玩笑,也知道不亂跑是一種責任跟義務。


「我們的員工目前排查下來是沒有什麼問題的,大家每一天都有報平安。我們每天都有管理人員去統計所有員工的狀況,並且我們也會做到充足的關心和慰問,給員工們打氣加油。為了緩解員工的焦慮,趁着這個機會,我們讓所有員工都要展望一下未來,將來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我們都會去聊,以這樣的方式,讓大家更緊密一點,同時的話也讓大家能夠看到未來的希望和曙光。」


在擔心和安慰員工的同時,李飛自己也很抑鬱,坦言壓力非常大,經常整夜睡不着覺。李飛說:公司停業後,房租、水電、工資我們都是按照正常營業支出的。還有少許的一些員工的福利,我們也是要去支付的。

如果疫情控制不住,幾個月後公司肯定陷入危機。現在疫情仍然很嚴重,我們不能開業,目前我們的對策就是一方面跟房東去商量房租減免的問題;另一方面跟員工商量,可不可以疫情期間暫時不發工資,以補助的方式進行發放,這樣能儘可能減少支出。


當下,李飛最大的期盼就是希望疫情能夠早一點得以控制,公司能早一點營業。在朋友圈,李飛寫道:這不單是娛樂行業的寒冬,更是各行各業的寒冬。我們要做的不是抱怨,多一份責任,多一份理解,多一份配合,團結起來共同對抗疫情。


當被問到,疫情結束後,最想做什麼時。李飛答:往小了說的話更珍惜自己的身體健康,不去觸碰一些不該觸碰的食物,這是很大的警示。第二個就是用力完成自己的夢想,不辜負一起奮鬥的家人們、兄弟們。第三個就是盡我們企業所能,以及盡自己的所能,多去做一些對社會有意義的事情。


2



和李飛一樣,作為武漢某投資管理公司創始人,王超也在這次疫情中受到了非常大的創傷。

在疫情徹底爆發的前幾天,王超在武漢江漢關附近開了一家音樂餐吧。據王超描述:整個項目我們籌備了大半年的時間,投資近 700 萬元。1 月 15 號開業,1 月 20 號就關門了。之前我們根本沒有聽到疫情的消息, 18 號、19 號的時候還有不少人來這定年夜飯。後來疫情傳播出來後,所有訂的年夜飯全部取消了,我們提前備好的原材料也都放那放壞了。


餐廳關閉後,王超把五十個員工的工資都進行了結算,讓他們回家過年。王超說:服務業和其它行業不同,我們都是提前兩個月進行員工的培訓,店鋪的試運營等操作,所有的工資、開銷什麼的也是需要支出的。疫情發生後,我們在疫區沒有辦法,只能停掉。並和員工們商量好了,停業期間暫時不發工資。像我們這種中小企業的話,你預備的資金也不會很多,停工後,我無限期給你發工資,企業很快就倒閉了。


在群里,他們也總問什麼時候能開工,我說得等政府通知,我現在也沒底,因為疫情比想象中要嚴重。整個武漢封城了之後,路上一個人都沒有,這是真實的。現在你們有可能不知道武漢的實際情況,因為我一直在武漢,我在這邊還有一個長租公寓項目,分布在各個區,每天都有收到物業的通知。所以這個事情對整個服務行業來說的話,肯定是打擊特別大的,特別是對武漢本土的企業。


儘管餐廳停發工資,但對於沒有收入來源的王超來說,仍然有很大的挑戰,就這家餐廳而言,他每個月需要支付高達 20 萬元的房租。王超感慨說:雖然很多地方在提倡房租減免政策,但我們這房東沒有說減免,我們也正在跟房東去協商。如果他減免不了的話就難了,股東這一塊就是說沒辦法硬着頭皮也得撐下去。因為現在疫情比較特殊,房東也不能確定這個事件什麼時候結束,他們也得審視,實際上對每個武漢人都很難,他們都沒有收入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武漢的長租公寓項目上,王超卻對自己的租戶進行了減免租金。王超表示:因為過年有些人退租了,現在我們有一半房間處於空置狀態,一時半會兒肯定沒法租出去了。疫情發生後,網上在傳一些倡導房東免租的文章,很多租戶找到我,說房東你能不能減免一下租金。


實在沒辦法就協商,少個幾百塊錢一個月,或者說少一半或七折就這樣。但我跟他們說了,我說這個錢我給你們少了,實際上還得我出,因為房主沒給我少。說實話,我自己也是一點點打拚出來的,每個人在外都不容易,看到有些租戶工作都沒有了,人還被困在武漢動彈不得,我也很難受。


王超說:現在我也擔心呀,我是所有的項目都停掉了,然後還在不斷支出各種費用,這不是要我命嗎?我在西安大唐不夜城投資的一個酒吧,已經扔進去兩千六百多萬,本來打算今年開業的,現在也擱置在那了,還沒開業。同時還有其它幾家大型的酒吧,也都在籌備過程中。


現在不止是湖北和西安的問題,全國所有的娛樂場所全部停掉了,所以說對這個行業打擊是特別大的。要是持續下去,基本上老闆得瘋掉。現在,我保守估計,自己能撐三個月。說實話,我自己賺的錢都投進去了,父母賺的一些辛苦錢也被我扔了進去,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當下,王超強調自己最重要的事就是保命。他說:不管今年多難,先活下去吧,不被感染是最幸運的。現在這個成本你基本上也算不過來,無非就等着。破產了還可以重來,命沒了就啥都沒了,我腦子裡盡量不去想錢的事。現在疫情確實很嚴重,像我們小區也有感染的。


我們是 13 棟 2 單元,隔壁 13 棟 1 單元都已經感染了。那棟樓已經封了,不能進出。過去我們武漢光谷這邊每天上下班是必堵的,現在大白天的路上一個人都沒有,全部待在家裡,不敢出門,你說人會不會緊張?很恐怖的,《生化危機》的現實版。不過在疫情管控這方面,武漢是越來越嚴了,算是一個好的現狀,剛開始封城那幾天是有點亂的。


自始至終,王超都沒有想過逃離武漢,他說我的根就在武漢,幹嘛要出去給社會添亂。據王超講述,他有一個朋友本來是要出國的,疫情爆發前,正好從武漢自己開車去宜昌玩幾天,結果湖北各地突然陸續封城,那個朋友最終被困在宜昌的一個賓館裡了,現在動彈不得。前幾天,那個朋友還有點感冒、咳嗽,把自己嚇壞了,幸好沒事。


王超表示:現在大家都是恐慌的狀態。如果家裡有誰稍微咳嗽、感冒一下,大家就想着是不是疫情?是不是被病毒感染了?讓去醫院檢查一下。因為這種情況,不是你個人的問題,如果家裡有一個人有感冒或者說感染的話,那基本上整個家都會隔離,你肯定要為其他人着想啊。


我就有一個搞裝修設計的朋友,因為一個人感染導致一家出現癥狀,整個家庭都崩潰了。實際上,武漢每年在這個時候,得流感和感冒的人也不少,原來覺得無所謂的一件事,現在就變成一件大事了,一聽感冒、發燒、咳嗽就變成恐慌的狀態了。


在家裡,王超除了看看新聞,有時候會幫忙做一下線上志願者,幫助救援,王超晚上幾乎很難睡得着覺。王超說:前一段時間有看新聞,說武漢人都快憋瘋了,在外面大聲喊「武漢加油」之類的,確實有這樣的事。長時間封閉狀態對人的心理還是有一定壓抑的。你說哪怕是坐牢,還有一個放風的時間,那現在比坐牢還慘,關在籠子裡面看不到盡頭。

儘管如此,王超還是迫切希望疫情能早日結束。他說:中國人很善良,每顆心都溫暖。一方有難,八方支援。在苦難面前,武漢人從未退卻過。陰霾過去,陽光終將普照大地。


3



「借問瘟君欲何往,紙船明燭照天燒」。在朋友圈,一位從事養殖業的武漢企業家寫道:我的城市生病了,但是我們會治好它。努力活着,不要忘記。願世間早日重歸美好。

(為保護個人隱私,文中李飛、王超為化名)

[作者|大軍 主編|王滔 編審|陳潤江 顧問|王淑琪/馮侖風馬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