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2 15:12:07聖天使

河南女白領懷孕辭職回農村:賣馬蜂窩挖野菜,成全村賺錢最多的人


曹方的老家,在河南省南陽市社旗縣饒良鎮的曹庄村。這個偏遠的小鄉村離縣城足有近40公里。

曹方的父母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靠種地一年賺不了幾千元。當年曹方考上大學,他們向親朋好友借了一圈錢,才把女兒的大學學費給湊齊了。


大學畢業留在鄭州做財務的曹方,一度是“全村的希望”,跳出農村的典範。沒想到,三年後,曹方還是從公司辭職回到了農村。


回村之後,曹方開了一家網店。靠着在網上賣野生草藥夏枯草、枸杞根、蒼耳子、癩蛤蟆草等,店鋪一年年銷100多萬。幾百個村民成為曹方的“供應商”,收入比過去翻了一番。


如今,曹方是村子裡,最會賺錢的寶媽。

“不做財務了,我給你做網店吧。”


2009年大學畢業時,曹方留在了河南省會城市鄭州,應聘成為當地一家電器公司的小財務。


工作後不久,有一天,公司老闆拿來1688元的發票,讓曹方給報銷。曹方瞧着和平時的報銷類目都不一樣,就多問了幾句。老闆告訴她,公司在1688誠信通上新開了個店鋪,開始做線上銷售,這筆就是開店的錢。






曹方在大學學的專業是市場營銷,聽說公司開始做線上銷售,當下就來了興趣,“老闆,要不我給你做1688誠信通店鋪的網絡運營吧,不做財務了。”

老闆正愁沒人會打理這個線上店鋪,一個產品都還沒上架,也就同意讓曹方試試看。


前三個月時間,曹方一個人忙得腳不着地。給店鋪做主頁裝修,將公司的電器、茶杯禮品等共幾十款產品拍照上傳到線上店鋪,還要回復客人的諮詢,每天都要工作到深夜。


所有人都沒想到,線上試水僅3個月時間,1688店鋪的銷售額就超過了公司線下的銷售額,曹方的工資也跟着翻了四五倍。“線上幾個賣得比線下便宜,因為基本不需要場地租金和太多人力,成本降低了。”

老闆大喜,又開了個淘寶店鋪,並且在公司內部成立了“網絡營銷部”,曹方一躍成為部門的負責人。


曹方一直在這個部門做了三年時間。2012年,公司拿貨的上游渠道突然告訴他們,不準在線上低價賣他們的產品了。曹方這才知道,公司的網店,遭到了線下代理商的投訴,老闆讓她將所有的線上業務關停。


曹方心有不舍,這時,結婚不久的她發現自己懷孕了,“這幾年拼得太累了,加班到凌晨1點都是常事,算了,不做就不做了吧。”


夫妻倆剛工作幾年,還買不起鄭州的房子,曹方辭職後,倆人就回到了曹方丈夫的農村老家——南陽市社旗縣的程窪村,緊挨着曹方的家鄉曹庄村。



“媽媽上次就是從這裡回來的。”

女兒出生後不久,曹方又撿起了自己的老本行——開網店。


她從1688網站上,找到一家可以一件代發的女裝公司,同時將幾十款衣服圖片,上架到自己的淘寶店。有人下單,曹方就聯繫女裝公司直接發貨。






在程窪村待了一段時間,曹方發現,村裡總是斷電斷網,“正回復客戶呢,就發現消息發不出去。一斷網失聯,這筆生意就黃了。”

沒辦法,曹方將女兒給了婆婆照看,自己則在40公里之外的社旗縣縣城租了個房子,將生意搬到了縣裡。忙起來時,半個月才回村一趟陪女兒。


有一天,一個老家親戚去出租房裡找曹方玩,她發現,曹方一整天都忙得跟不停轉的陀螺一樣,連飯都沒吃,就多嘴問了一句,“你忙成這樣,一天能賺多少錢啊?”

曹方店鋪那天報了淘寶活動,訂單量比平時高出一大截,她一直忙着發貨,頭都沒抬回了句,“差不多3000多塊錢吧。”


親戚當場愣在那兒,“你這一天賺的,是我一個半月的工資啊。”親戚原本在縣上的餐館當服務員,回去之後就把工作辭掉了,跑來曹方這裡幫忙。

網店漸漸走上正軌,曹方一個月能賺10000多元,是當地平均工資的近5倍。


有一天,正在打包發貨的曹方,忽然接到了老家婆婆的電話,聲音很是焦急,“孩子找不着了,你們趕緊回來吧。”聽着婆婆聲音里略帶哭腔,曹方趕緊聯繫了丈夫,倆人開車往老家趕。


大概20多分鐘之後,曹方再次接到電話,說是女兒找到了。婆婆告訴她,孩子是在村口的田溝里找到的。“還是過路的人看到的,她就站在那兒怎麼也不肯走,說在等媽媽,媽媽上次就是從這裡回來的。”


曹方心裡一酸,女兒才2歲多,田溝離家有300多米, “賺再多錢也不如陪女兒重要,她很快就長大了。”

沒多久,曹方就關掉了女裝店,再次回了程窪村。陪女兒長大的同時,曹方還幫着丈夫照看新開的獸醫店。

“我給你們高價,你們放心去挖。”


南陽是“醫聖”張仲景的故鄉,鄉野田間里長了很多野生草藥。

曹方曾見爺爺和村裡幾個老人,花一下午時間去野外,挖野生的蒲公英和艾草,之後他們將這些野生草藥拿到小攤販的地攤上賣。


地攤就在曹方的獸醫店旁邊,她看着老人花一下午時間挖的艾草,只賣出去15塊錢。“還有蒲公英,一斤3塊錢,有時候老人一下午都挖不到一斤蒲公英,賣得太便宜了。”






曹方覺得有些荒唐,就對那群老人說, “我來幫你們賣吧,我給你們高價,你們放心去挖。”

最開始在曹方的淘寶店鋪上架的,是野生芝麻葉和蒲公英。曹方給村民的蒲公英收購價,是一斤7元起,比小販的價格高出一倍不止。


芝麻葉一年中只有幾天時間能挖,超出時間便不能食用。早年間,村裡的野菜和草藥不值錢,連賣都賣不出去。“大家就拿芝麻葉當新鮮蔬菜吃。”


蒲公英等產品一上架,就有廣東客戶下了單,要用來泡水泡茶喝。村民看蒲公英和艾草能賣錢,自髮帶來給曹方“鑒寶”的野生草藥就越來越多。有的野生草藥曹方甚至叫不出名字,村民指着剛挖來的“一堆菜”叫開了,夏枯草、枸杞根、蒼耳子、癩蛤蟆草…


曹方將品相好的留下,上架到網店,“還真有客人下單,大多是入葯或泡水喝。”

留守在村子裡的,多是60歲以上,上了年紀的老人,和留守兒童。有一次,一位北京的客戶聯繫到曹方,問她有沒有辦法弄到馬蜂窩,要做痛風的藥引子。曹方看到後,就給村裡常來送貨的幾個老人打了電話,老人回復說可以。


當天,村裡幾個放羊的老人,就在常放羊的野外石頭縫、樹枝上還有草堆里,尋到了幾個馬蜂窩。“先用火把馬蜂給趕走,或者直接長一點的棍子戳下來,有一些老人還被蟄到了,但晒乾之後就馬上給我帶過來了。”

村裡興起了一股“挖野菜”潮,甚至隔壁村的人也加入到曹方的“供貨大軍”中。幾個長期給曹方供貨的老人,“一年收入能有1萬多塊錢,比種地高了兩倍不止。”



“你兒媳婦會賺錢,真厲害。”

曹方所在的程窪村,以及附近的幾個村子,幾乎家家戶戶的房前屋後,都搭起木架子,種着絲瓜。“絲瓜好養活,隨便丟個樹枝。等絲瓜的藤蔓爬上牆、爬上樹,你就基本不用管它了,會越爬越多。”


種植的嫩絲瓜,翻炒後是村民餐桌上一道美味的家常菜。而一些爬得太高摘不下來的老絲瓜,或是成熟了來不及摘下的絲瓜,就漸漸乾枯腐爛在枝頭。


曹方盯上了老絲瓜。她率先將家裡種植的老絲瓜摘下,去皮倒籽後在院子里晒乾,再分揀出好的絲瓜絡,上架到淘寶店鋪。“這樣的絲瓜絡是天然的刷碗好手。”






幾百個絲瓜絡很快被一搶而空,曹方自家的絲瓜產量不夠了,她開始向村裡收購。附近村莊好幾百人陸陸續續,拉來了自己家的老絲瓜。


隔壁村一位80多歲的老人,有一天開着老年電動三輪車,車上裝滿了晒乾的絲瓜絡,來到了曹方店裡。老人的小孫子在鎮上上初中,他閑在家裡沒事做,聽說曹方收絲瓜絡,他不僅把自己家的絲瓜摘乾淨了,還跑去隔壁幾個小村莊,收購大家扔掉的老絲瓜。


那一車絲瓜絡,老人賣了400多塊錢。“這下能給小孫子買新衣服了,小孩子還挺挑的,幾十塊的衣服看不上,非要買100塊以上的才行。”


一年時間,曹方幫村裡人賣出了10多萬個絲瓜絡。曹方的婆婆後來接手了收購絲瓜絡的活兒,”村裡一些老人過來喜歡嘮嗑,有的說自己眼睛看不見了,有的說自己有個傻兒子,讓曹方價格給高一點。遇到這種情況,曹方每次都給很高的價格,算下來,有時候還虧了不少。”


如今,曹方的淘寶店鋪上架了幾十款野生草藥和野菜,有五六個人在打理,一年銷售額有100多萬元。不久前曹方和丈夫在縣城買了房。






有意思的是,曹方給村民的價格高,導致他們那一帶,收購小販們都漸漸不見蹤影。

和曹方一樣,在程窪村生活的有十多個寶媽,“有的全職帶娃,有的做一些手工活,比如給魔方貼顏色,做鞋花、穿珠等,一天賺不了幾塊錢。”也有寶媽跑來跟曹方取經,想開一個一樣的淘寶店,“但是堅持下來的不多。”


曹方的婆婆每次跟村裡人聊天,對方總誇她,“你兒媳婦會賺錢,真厲害。-----(電商在線)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