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2 12:54:06聖天使

寫在父親忌日的傾訴:我該如何與那個生我的女人相處?



今天,是父親逝世兩周年的日子。

兩年前的今天,他在挨了那個女人最後一頓毒罵後,永遠地離開了人世。

臨走的那一刻,是我親手幫他擦乾了眼角最後的那一滴溫熱的淚水。


但那個時候,因為埋怨,我怎麼也傷心不起來。就如在我懂事後的二十多年時間裡,每天所必須經歷的“耳濡目染”那樣!


我是那麼想理解和同情他,但卻無能為力。所以,我只能在心底里,默默地寄希望於他的豁達與堅強,寄希望於她的痛改前非。以至於在連續十五六年的生日里,每一年我都是許下這樣的願望。


可是,我的願望從來沒有實現過,他的日子也從來都沒有改變過。他每天回到家,面對的依然是一片狼藉的冷鍋冷灶,依然有受不盡的刁難和咆哮,迎接他的依然是遍體鱗傷的孩子,和永遠存不住錢的工資卡。






父親這一輩子,我都沒見他真正流過眼淚。包括奶奶臨終前顫顫巍巍地拉着他的手,叮囑他要像個男人,不能優柔寡斷,要早點看醒。

他只是低着頭,一聲不吭,偶爾仰起頭來,夾雜着兩句抽吸鼻子的聲音,但卻總有辦法不讓眼淚從眼眶裡流出。


現在,他終於解脫了!天堂那邊沒有傷害,天堂那邊也不用忍住眼淚!


他終於不用看那張陰晴不定扭曲抽搐的臉了,也不用安撫那顆喜怒無常歇斯底里而又兇殘的玻璃心了,更不用忍受那個為人妻母的惡毒女人,日復一日地以死作威脅,對自己和孩子鮮血淋漓的詛咒了!


我想,他在那邊應該是快樂的!他至少可以無所顧忌地做爺爺奶奶的孝子!在那邊,大伯和三姑也一定不會再疏遠他了!


他再也不用活得那麼撕裂憋屈了,再也不用擔心有人去他們單位查賬了,不用天天穿着那件掉皮屑子的羊皮大衣了,不用每次出差都不停地往家裡打電話了,不用在那個女人狂癲發作時,拼盡最後一絲力氣抱住她了,不用在我挨了一頓毒揍之後,死死地守在我身邊安慰我了……


我和丹陽買給他的煙酒,他再也不必拿到樓下的超市去賣了。只要開心,他每天都可以抽上一兩支他最愛的“快活”,再也不用抽那1.4元一包的“南方牌”香煙了,再也不用在寒冷的冬夜縮在路燈下抽煙了。抽完煙之後,他再也不用在外面吹半小時的冷風再偷偷溜回家了。







可是,這個溫暖、堅強而又懦弱了一生的男人,他哪裡又知道,他那竭盡全力保護了半輩子的寶貝女兒,卻需要繼續用餘生去獨自面對他留下的那個瘋女人。

他根本不知道,在他離開後的兩年,那個女人生活得有多快活。她已經胖得不像人了,她快要花光他連救命都捨不得拿出來的積蓄了。


照這樣下去,她還會賣掉他留下的字畫,會賣掉房子,會起訴他的女兒,會越來越變本加厲地用先前對付他一樣的辦法,去折磨和敗壞他的女兒。


這一年多來,她已經把我堵在樓道不下10次了(還有一次當著鄰居的面給我下跪),還去我單位鬧過3次。有一次,她還去了丹陽的父母家。

她逢人就告狀,到處抹黑我,還說要砸掉你的骨灰盒子……所有她能用和該用的手段,她全都用過了,我現在就等着她對我說自殺了。






是的,許多不知內情的人,都說我冷酷,居委會也找我談話了。但汝非魚,安知魚之苦?說實話,我已經不在乎別人的指指點點了!無數的經驗告訴我,對付她這樣的女人,除了簡單粗暴,已經別無它法。


因為,我只要讓一小步,等待我的就只能是重蹈父親的覆轍,並且從此被她的貪婪、虛榮和暴戾綁架,我這一輩子也都不可能有安寧的日子了。

所以,我只能以其人之道還治其身。她永遠都不會想到,她當年對父親拙劣的表演,恰恰就是我今天用來對付她的藍本。


我是不會害怕她的,我只會比她更狠,任憑她怎麼裝可憐戴帽子,對我都無濟於事。

今天,小芝的幼兒園那邊我也已經再三叮囑過了,除了我和丹陽任何人都不能靠近。如果丹陽那邊工作順利的話,也許用不了三五年,我們一家就會搬到H城去生活。






到了那個時候,她再也找不到我們了,我也會很快地忘掉過去的一切。那麼,就讓她繼續留在D城用她餘生的孤苦伶仃,去償還她此生欠你的吧,還清她在我們全家,在我的額頭和渾身上下留下的罪惡吧!


可是,想着想着我就淚流不止了。其實,始終讓我心如刀絞的還是你啊,我那溫暖、懦弱而又堅強的好父親、傻父親、壞父親!

大半輩子,為了那樣一個女人,你省吃儉用、提心弔膽、身敗名裂、眾叛親離,你該是有多麼的窩囊和糊塗啊!


記得小時候,聽你們吵架,你總是口口聲聲說,“若不是為了嚴嚴,為了能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我早就TMD不認識你了!”。可是,忍讓到最後,你真的就是為了嚴嚴好嗎?


你可曾想過,你們吵了一輩子,在嚴嚴的心裡留下了多大的創傷?你那麼溫暖,那麼努力,那麼有學識,可為啥在她面前總是要矮半截?這麼多年,你一直那麼耐心勇敢地保護着我,可為什麼偏偏就一直不能痛下決心呢?


你曾經是咱們老家人的驕傲,是咱們老家出來的第一位名牌大學生,你待人和善,溫文爾雅,你理應成為一個受人愛戴的人,可外面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你的非議?你一直都想做個孝子,可為什麼走着走着,你竟然連自己的親娘也保護不了呢?

……可是,所有的這些問題,我都還沒來得及好好問你,你就走了!






我溫暖、懦弱而又堅強的好父親、傻父親、壞父親啊!今天,你最愛的嚴嚴,就這樣跪在你面前真誠地乞求:

我真的好累,好累!我需要你的安慰!請你一定要告訴我,我該如何和那個生我的女人相處,才會讓自己變得輕鬆快樂?


你一定是最懂我的!願你在天有靈,把我想知道的一切都託夢告訴我,好嗎?-----(原名張敏,知名情感專家/作者天空永遠蔚藍)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