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3 17:09:01聖天使

日本再獲諾貝爾獎,19年19次獲獎,這才是日本封殺韓國的底氣




最新頒出的2019諾貝爾化學獎,頒給了三位在鋰離子電池領域做出卓越貢獻的科學家,這三位科學家分別是約翰·B·古迪納夫(John B. Goodenough)和英裔美國科學家M·斯坦利·威廷漢(M. Stanley Whittingham)以及日本科學家吉野彰(Akira Yoshino)。


如果說被稱為鋰離子電池之父的Goodenough獲獎是眾望所歸,那麼日本科學獎吉野彰的獲獎則再一次向世人證明日本在基礎科學研究領域的雄厚的積累和實力,也許這才是前段時間日本能夠在半導體原材料上封殺韓國的真正底氣。






如果加上今年的這個獎項,日本在從2001年起到2019年這19年間,已經有19人次獲得了諾貝爾獎,平均每年都有人獲得諾貝爾獎。即使只統計諾貝爾自然科學類獎項,那麼去掉獲得2017年諾貝爾文學獎的日本作家石黑一雄,日本也獲得了18次諾貝爾獎,分別有8人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6人獲得諾貝爾化學獎,4人獲得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如此眾多的獲獎人數,僅次於美國而遠超其它國家。






而這也意味着日本在21世紀初的第二個科學技術基本計劃中提出的目標“要在50年內拿30個諾貝爾獎”,居然已經實現大半了。而相比日本,中國雖然在這些年也不斷加大在基礎科學研究領域的投入,但除了在2016年,屠呦呦因為發現青蒿素和日本生物學家大村智以及愛爾蘭科學家威廉·C·坎貝爾分享了當年的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之外,再無一人獲得諾貝爾獎。讓人不由感嘆,日本科學家獲獎頻率之高。



那麼我們有什麼可以借鑒的地方呢?其實無論從這些年日本科學家在基礎科學研究領域取得的研究成果也好,還是日本在很多高新技術領域,如半導體上游產業獲得近乎壟斷的地位。我們都可以發現,無論是想取得如諾獎級別的研究成果,還是想真正掌握住一個產業的核心技術命脈,都需要踏踏實實沉下心來去搞研究,有時候甚至需要數十年如一日的研究,才可能最終獲得突破。






就如日本科學家赤崎勇和天野浩師徒,為了研發出高亮度藍光二極管,從1982年到1992年,兩人整整花費了10年時間,才最終獲得成功。並且最終一同獲得2014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再如現在的日本企業幾乎全部放棄了曾經輝煌一時的終端電子產品市場,並被韓國和中國企業瓜分了市場份額。



但實際上,在這幾十年之中,日本已經將研發目標深度下潛,徹底掌握了半導體技術的源頭,半導體材料和半導體製造設備的相關技術,等於是扼住了半導體技術發展的咽喉。這次日本在半導體原材料上封殺韓國,正是如今日本在半導體上游產業壟斷地位的體現。






因此對於我們國家來說,無論是科學家也好,還是企業也罷,如果想要真正做出重量級的研究成果,或者是研發出真正自主的核心技術,還是需要放棄急功近利的追求,持之以恆的堅持,才能獲得最後的成功。-----(寒馨星)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