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09 17:16:26聖天使

伊朗用人民幣替代美元後,美國石油的騙局或被揭穿,美元計劃或破滅

最近一年多以來,美國經濟不斷濫用美元地位還體現在,石油美元對一系列石油國的經濟桎梏上。比如,美元對伊朗實施金融限制的目標正是希望伊朗原油出口降至0,進而為美國原油獲得更多市場份額,並換回更多美元而鋪平道路。


不過,美國之所以能夠成為能源輸出國,離不開頁岩技術的推動,而這一領域的發展往往需要比傳統石油開採多得多的資金。這就意味着,美國石油很難在低油價的行情中與多個傳統石油大國的出口博弈中佔據優勢。






事情的最新進展是,美國金融網站Zerohedge於美東時間10月7日報道,在2019年的大部分時間裡,美國經濟增長一直在放緩,而最新的油價下跌是對於那些試圖通過原油出口而創收的美國能源企業又帶來更大打擊。


比如,美國德文能源公司的股價自9月中旬以來已下跌了20%。EOG資源下降了17%,先鋒自然資源下降了13%以上。與此同時,自去年以來,鑽機數量下降了20%。外媒稍早前稱,美國頁岩行業正處於“深層焦慮”狀態,調查顯示,美國石油生產領域的債務風險不斷加劇,全球越來越多的投資者開始在美國頁岩油領域撤離。


數據顯示,截至8月,美國頁岩油領域年化就業率僅增長0.7%,而2018年同期為11.4%。而失業率從2%升至2.3%。壓裂機組的數量已降至30個月來的最低水平。雪上加霜的是,華爾街對美國頁岩油領域已由此前幾年的過熱態度而急轉直下,全球資本不斷遠離該領域。






近期,根據海恩斯和布恩律師事務所對金融機構以及石油和天然氣公司的調查 ,該行業將看到生產商的信貸可用性下降,並且對替代資本來源的濃厚興趣。自2016年以來,二疊紀頁岩鑽探者可能第一次看到他們借貸的機會大大減少。


值得注意的是,自2014年原油價格暴跌以來,Haynes和Boone共記錄了377起破產案,而今年倒閉的美國石油商數量是2016年以來最高的。數據顯示,今年1至8月,已有26家美國勘探和生產公司申請破產,債務總額達109.6億美元,而高企的債務問題更將成為頁岩油商的一個枷鎖。


分析認為,隨着華爾街在融資上切斷掙扎的鑽探者,以及油價在50美元的低位徘徊,美國頁岩油行業已經開始放緩,甚至可能走向萎縮。沒有資金,美國頁岩鑽探者就不得不削減支出預算,這意味着鑽探數量將進一步減少,最終美國石油產量低於預期。這也意味着破產可能會繼續加劇。






另有數據顯示,到2023年,美國有長達240億美元的長期債務到期,而這其中至少有90%以上與頁岩油開發有關,而根據卡利尼什能源顧問公司分析,最終美國頁岩油業或需要付出90億桶頁岩油的產能來還清全部的債務,這幾乎相當於未來10年的產能。


這就解釋了,我們多次提及的,美國石油經濟的一個龐氏騙局或正在被揭開,因為一旦依託於頁岩技術的美國能源企業失去了資金支撐,該領域將無法長期運轉。要知道,頁岩工業從30級到60級到70級,一直需要更多的管道、水、沙子、水力壓裂化學品和數量龐大的美元。


過去幾年,美國許多頁岩企業正是通過在華爾街上描給予各種精彩的故事,將金融危機隱藏在全球投資者面前。顯然,隨着越來越多的美國頁岩油企業面臨破產,華爾街也正在離那些聽起來“美妙絕倫”的美國頁岩油故事漸行漸遠。


而一旦失去融資,美國頁岩油支撐的美國原油出口將不再持續,如下圖,據美國一部分石油生產商的運營現金與資本支出情況來看,資本支出(褐線)仍高於業務現金(藍線),無論油價是否超過100美元或低於70美元,頁岩油行業的支出仍高於其盈利水平。






對此,Rystad Energy北美頁岩團隊分析,排名前40位的美國頁岩公司在未來7年內將欠下 1000億美元的債務,這很可能會迫使美國該行業進行重新洗牌。分析認為,隨着WTI原油價格處於50美元的低位,一些美國原油企業不得不正徘徊在盈虧平衡點附近,或者處於負數區域。即使是那些收支平衡價格較低的企業,也會感受到這種影響。


Zerohedge認為,全球投資者和他們的資金正在紛紛從美國頁岩油為象徵的美國石油領域撤離,這或也是美國石油輸出計劃原本就是靠資本而非實際大量產能的龐氏騙局。甚至隨着一些頁岩能源公司陷入償債困境,美國的能源戰略或也將戛然而止。






這就意味着,美元對一些石油國發起的金融限制終將落空和破滅。值得一提的是,一些石油國早已對去美元化,規避美元風險進行了提前布局。就以伊朗為例,數月前,伊朗已提前正式宣布,將人民幣和歐元列為主要外匯貨幣,以替代美元的地位。(完)-----(BWC中文網)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