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09 16:59:54聖天使

美債和油價同時下跌,美聯儲發出最強貨幣信號,萬億金錢將湧入中國

10月9日,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全美商業經濟協會NABE第61屆年會上表示願意進一步降息以抵禦全球經濟風險,並重申央行將在經濟中採取“適當的行動”,為了回應美元市場短期流動性緊張問題,他表示美聯儲將很快宣布擴大資產負債表的計劃(QE4?)。






我們注意到,雖然鮑威爾在公開講話中特彆強調“這並不算是量化寬鬆,此舉將是技術性的,與貨幣政策無關”,而是更類似於2008年危機前美聯儲的有機擴表動作,但“身體卻很誠實”,據美聯儲公開的數據顯示,自9月17日以來,美聯儲已經擰開印鈔機的“水龍頭”連續10天向美國市場“放水”了近約6000億美元的流動性(約合計4.3萬億人民幣),以壓低短期市場利率。






請欣賞一下水漲船高的美元/RT


BWC中文網國際財經團隊注意到,如此快速而猛烈的印鈔速度,是美聯儲自2008年以來首次在貨幣市場開展此類操作,要知道,從2008年開始,美聯儲資產負債表從1萬億美元擴大到4.5萬億美元,共先後經歷了三輪量化寬鬆,直到2015年,但現在短短十天美聯儲就投放了6000多億美元。


不僅於此,就在美國2020財年開始的一周,截止10月8日,美國國債實時鐘上顯示的聯邦債務赤字總額目前已經連跳三級超過22.81萬億美元(如下圖),這相比美國2019財年最後一個交易日(9月30日),美國政府的債務竟然增加了2100億美元。






同時,據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CBO)10月8日公布的數據顯示,美國2019財年(至9月30日的一年)預算赤字估計達到9840億美元,目前美國債務增長速度超出了美國經濟史上任何一個時期,這樣的結果使得美國聯邦在未來十年將支付的利息就將超過6.8萬億美元。





而這些都在說明美聯儲已經在正式重啟量化寬鬆,這就意味着向投資者發出了一個最強的貨幣轉向信號,這是自2015年12月開始的美元緊縮周期將提前結束的最清晰信號,截止發稿,我們查詢CME利率觀察工具FedWatch上的結果顯示,市場預期美聯儲本月降息25個基點的概率為83.8%。


緊接着,在受避險情緒的雙重影響下,市場立即做出反映,投資者正以較高的價格進入避險資產,將資金投入債券、黃金等,在油價下跌的同時,美股三大指數也均跌超1%(銀行板塊集體下挫,花旗、美銀和摩根大通收跌超1%),“恐慌指數”創一個多月最大日漲幅,現貨黃金重上1500美元漲逾1%,美債重新受到追捧,收益率曲線趨陡,與利率關聯密切的2年期美債收益率大跌3.8個基點報1.426%,10年期美債收益率也暴跌1.9個基點至1.534%。






而以上這些數據更使得美國經濟衰退論迅速佔據了全球新聞的頭條,同時,野村在其發布的報告中進一步表示,我們看到的是,美國金融市場情緒的變化趨勢與雷曼危機爆發前的模式相似,彭博社稱,令人失望的就業和製造數據報告表明,由美國碎片化的經濟政策引發的不確定性正開始給美國經濟帶來更大的損失。


全美商業經濟協會7日公布的調查顯示,在債務高企及逆全球化的經濟舉措影響下,高達81%的受訪經濟學家認為美國經濟面臨進一步放緩風險,高於6月份時的60%,參與調查的經濟學家預計,今明兩年美國經濟增速將降至2.3%和1.8%。






美國供應管理學會(ISM)的在10月1號發布的最新調查顯示,美國9月ISM製造業指數出人預料的觸及金融危機結束以來的最低點(逾10年低點),另外包括新訂單、生產、就業、庫存、新出口訂單等在內的指數全部處於萎縮境地,其中新出口訂單指數連續三個月出現萎縮,也錄得2009年9月以來的最差,顯示經濟可能出現重大修正。


事實上,數十年來,美國境外使用的美元數量超過了這個國家,大多數美國人都沒有意識到這一點,這實際上給了美國經濟和金融體系在全球市場上的一些巨大優勢,但現在,這些優勢開始消失可能只是時間問題。


我們多次強調,在這個過程中,由於美元儲備貨幣的特殊地位,美聯儲每一次貨幣舉措,都牽動着全球多個市場的經濟走勢,數據顯示,近日各短期限美債價格暴漲,已經使得短期美元流動性緊張,而目前,外匯融資市場的美元荒不僅沒有得到緩解,反而變得更趨緊。






BWC中文網財經團隊注意到,近段時間以來,部分新興市場再現風暴,阿根廷比索和土耳其里拉跌至歷史新低,而在匯率創下歷史新低後,市場擔心阿根廷可能要面臨一場貨幣危機,如此一來,那些外債高企、外儲薄弱及高通脹威脅的經濟體都將不斷陷入美元融資成本變貴及市場上的美元迴流美國的模式,這也幾乎成為美元開啟不同貨幣政策的主要目的之一。


說到底,這更像是美元精心炮製了收割這些市場投資者財富的過程,也是美國經濟將每年近萬億美元赤字風險轉嫁給多個市場的進程,因為多年來這些市場憑藉著美聯儲資產負債表的快速膨脹,養成了對短期廉價美元融資的依賴,由於這些市場本國實際的美元積蓄少之又少,美元降息前後的過程中,美元資本紛紛撤離,最終這些市場則會不斷上演流動性停滯的困頓景象。






另外,亞歐及澳洲主要央行的貨幣政策立場更趨鴿派,甚至分析認為,發達國家降息潮可能已經來了,這特別在美國將陷入衰退感到擔憂的背景下,使得部分從部分發達市場和新興市場房地產和債券市場撤出的資金流入中國市場。


正在這些背景下,分析認為,雖然,私人避險資金正在進入美債市場,但在多項美國關鍵經濟數據出現明顯下跌及美聯儲再次降息的市場環境下,已經降低了吸引力,這體現了市場對美國經濟陷入衰退感到擔憂,市場觀點認為,在當前主要經濟體中,中國是為數不多的無風險債券收益率仍高於歷史低位的國家之一,而此時人民幣資產市場的估值優勢得以顯現,這是吸引外資的核心因素。






分析表示,近段時間以來,中國國債被納入摩根大通和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債券指數,再加上政策性銀行債券被納入更多的國際化債券指數,預期此將吸引萬億美元資金在未來五年流入中國債市,因中國維持了人民幣的高價值,也大幅提振海外投資機構加倉中國資產的信心,這些都意味着外資流入勢頭會加快,比如,近一年以來,部分從加拿大、澳大利亞和美國等金融市場和房產市場撤出的聰明資金正在強勁的湧入中國市場。(完)-----(BWC中文網)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