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8 09:46:35聖天使

央視焦點訪談重磅發聲丨美方為何出爾反爾還倒打一耙?它真正目的並非貿易這麼簡單





2019年5月9日,美國政府宣布,自2019年5月10日起,對從中國進口的2000億美元清單商品加征的關稅稅率由10%提高到25%。此後,美方又揚言將啟動對剩余325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征25%關稅的相關程序。美方在中美雙邊商貿談判進行的過程中,采取這種極限施壓的伎倆,意圖逼迫中方作出有損核心利益的讓步。這種做法,為磋商蒙上陰影。但美國卻倒打一耙,指責中國出爾反爾,背信棄義。十一輪磋商為什麼反反復復?究竟是誰在出爾反爾,背信棄義? 


誰是誰非,時間給出答案。 

回首一年前,當地時間2018年3月22日,美國宣布將對總值600億美元規模的自中國進口商品加征關稅。

2018年5月3日至4日美方代表團訪華,征稅威脅後主動要求磋商;5月17日至18日中方代表團訪美,雙方就經貿磋商發表聯合聲明,就中美經貿磋商達成共識,不打貿易戰,停止互相加征關稅。然而,聯合聲明發表剛十天,2018年5月29日,美國就宣布將對從中國進口的含有「重要工業技術」的500億美元商品征收25%的關稅。6月2日至3日,美方代表團再度訪華,雙方磋商成果斐然,稱「取得了積極的具體的進展,相關細節有待雙方最後確認」。


12天後,美國政府卻任性公布一紙加稅商品清單,對約340億美元商品自2018年7月6日起實施加征關稅措施,同時對約160億美元商品加征關稅開始征求公眾意見。至此,幾輪經貿磋商歸零,中方不得不采取反制措施。 


2018年的貿易摩擦,在年底兩國元首會面後有了積極成果。雙方元首達成共識,停止加征新的關稅,並指示兩國經濟團隊加緊磋商,朝著取消所有加征關稅的方向,達成互利雙贏的具體協議。2019年1月,副部級磋商3天,高級別磋商2天;2月,高級別磋商2次,共計6天;3月,雙方牽頭人通話1次,高級別磋商2天;4月,高級別磋商2次,共計5天;雙方互動頻繁,傳出的消息也是積極樂觀。然而,就在第11輪中美經貿磋商還沒開始時,美方突然放出消息,要從5月10日凌晨開始對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征關稅的稅率從10%提高到25%,並最終實施,此時,正是第十一次磋商進行時。 


對外經貿大學中國世貿組織研究院院長屠新泉說:「美方就以這個為理由出爾反爾,對中國的出口產品提高關稅,破壞了雙方談判的決定,這種做法應該說充分體現了美方貿易霸凌主義的特點。 


第十一次磋商未果,美方卻將責任推到了中國身上,稱是中國出爾反爾。 

中國國際貿易學會學術委員會副主任李永說:「在整個過程中,我們很明顯地能夠讀出這麼幾個關鍵字,一個就是肆意,肆意踐踏中美之間磋商共同努力,尤其是中方努力所達成的一些共識;第二個就是叫霸道,或者說是叫霸凌,完全不顧談判中雙方的平等地位,一味地提出他們的要求,甚至干預中國的一些主權。」 


對於美國的行徑,美國國內人士以及多國政要專家表示,美方向中國發起貿易戰的行為,破壞了國際貿易規則,凸顯美國的霸凌與蠻橫,最終美國將自食其單邊主義政策的惡果。 


聯合國顧問、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學教授傑弗裡·薩克斯說:「美國實施單邊主義貿易政策是個錯誤,所有國家都應遵守國際規則,『美國優先』是很可怕的錯誤想法,這來自美國誇大的權力感。美國加征關稅也損害了自身經濟,這種霸凌並不能奏效,其它國家不會在威脅下磋商。」 


近日,普利策獎得主,並在2017和2018年擔任普利策獎評選委員會主席的羅賓遜在《華盛頓郵報》發表文章說:「美國在談判時的標准動作——也就是在最後一刻改口,當各方都認為事情已經談好時,用這種粗暴的方法爭取到更好的交易條件。」 羅賓遜質問,「美國的這種談判方式對中國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會有用嗎?這難道不是投資者最害怕的——貿易戰中只有輸家,沒有贏家的一幕成為了現實嗎?」 


歐盟常駐世貿組織代表馬克·范霍伊克倫表示,美國采取的一系列保護主義措施不僅影響世貿組織成員,也對全球增長預期產生消極影響。 

法國總統馬克龍14號在巴黎表示,當前多邊主義遭受質疑,國際貿易等多邊合作核心領域受到沖擊,世界各國應共同努力,堅定維護多邊框架。 


如此反復無常,不斷對中方極限施壓,美方所圖究竟是什麼?僅僅是為了縮小所謂的貿易逆差嗎?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系學院教授金燦榮說:「你要貿易平衡,我多買一點;你要開放市場,我多開放一點。你關心的兩個問題,強制技術轉移和知識產權保護我們都有解決問題的方案。但是,現在看起來這些都給了以後還不滿意,它完全不是在意貿易,是貿易以外的戰略問題,就是要限制你的發展。」 


以貿易摩擦為切入點,所圖的其實是限制中國的發展。這樣的圖謀在美國的談判要求中可見一斑。拿美國要求減少貿易順差來說,要求中國擴大進口,但卻對產品加以限制。 

一方面限制出口產品,要求我們減少順差;另一方面美國還揚起關稅大棒,妄圖給予中國經濟重創。不僅如此,在談判中,還專門針對我國高新技術產業進行無理打壓。 

政府補貼,是為了支持本國一些產業發展,政府拿出一部分錢補貼企業的行為,很多國家都有,無可厚非,而這也成為了美國拿來要挾中國的一點。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系學院教授金燦榮說:「它就認為我們政府補貼太多了,首先這是雙重標准,因為它也補貼。去年大家有印象,通用公司准備在美國關兩個分廠,馬上給通用老板打電話,說你再關我就不給你補貼了,說明它是一直有補貼的;另外就是中美貿易摩擦起來以後,美國的大米出口受到了限制,它就向國會申請200億的補貼,這不是補貼是什麼?」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黨委書記、副院長余淼傑說:「該不該取消,看WTO規定,如果認為中國有一些出口補貼不符合政策,美國應該相應廢除掉出口補貼政策。這個東西不能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從這個角度來講,在很多貿易談判具體條款中,美國的貿易霸凌主義,這種一意孤行或者貿易孤行主義體現得非常明顯,沒有平等磋商。」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走上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道路,四十年的成就有目共睹。然而美國等卻對此橫加指責,認為中國屬於非市場經濟國家,造成中國出口的部分商品要繳納遠高於100%的關稅。美國說因此每年從中國損失5000億美元。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執行院長王文說:「這個觀點完全是謊言,不值一駁。實際上中國的商品對美出口,為美國每個家庭每年節省了850美元,從這個角度上來講,中國的商品出口美國為美國每年節省了1000億美元以上,不是中國賺了美國5000億美元,而是美國從中國身上節省了1000億美元。」 


專家認為,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的經濟形態是一模一樣的,不能因為某些模式的差異,就全盤否認中國市場經濟國家的地位。美國針對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評估,都是美國單方面將市場經濟問題政治化的標准,而不是客觀評估一國經濟是否真正市場化的標准。 


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常務副院長王昌林說:「市場經濟也沒有一個統一的模式,市場經濟本身是發展經濟的一個手段,任何國家都可以利用,我們利用這個手段一定要結合中國的國情,那麼我們不能復制發達國家的模式,實踐證明很多國家復制西方那一套模式實際上也沒有取得成功。」 


從單方面挑起貿易摩擦,到一次又一次的變臉,對中國極限施壓,無不體現了美國的強權霸凌,一個滿是美方意志的協議,中國是斷然不可能接受的。 

中美關系向何處去,對當前的世界,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對此中方的態度是鮮明的,在實踐中以建設性的方式管控分歧,以最大的誠意處理摩擦,以坦誠而富有建設性的態度構建合作是中方的一貫選擇。


而美方的反復無常、肆意霸凌,卻在這場貿易摩擦中體現得淋漓盡致。正如外交部發言人所說的,面對貿易戰,中國不想打、不願打,但也絕不怕打。中方不會屈從於任何外部壓力,有決心、有能力捍衛自身合法正當權益。而美方也不妨好好算一算自身利益的得失,早日認清形勢,回歸正軌,同中方相向而行。-----(國際在線)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