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4 17:55:55聖天使

我接受命運,但懷疑生活




我接受命運,但懷疑生活

(文/余華)


我們一邊喪著,又一邊燃著的馬不停蹄。走著走著,時常忘了自己。


有一天,突然停下回望,看到一個人,在“正確”的年紀娶了“合適”的女人,乾著“穩定”的工作,過著“美滿”的生活,咦,怎麼是自己?我的笑容怎麼那麼客套?肢體怎麼如此僵硬?


噢,原來我的心在這裡,不在那個自己的身體裡。那個我,走了一條“約定俗成”的路。

我接受命運,但我懷疑生活,我不想活成別人,我只想在離世時,成為了全世界唯一的自己。


沒有什麼比時間更具有說服力了,因為時間無需通知我們就可以改變一切。

最初我們來到這個世界,是因為不得不來;

最終我們離開這個世界,是因為不得不走。

以笑的方式哭,在死亡的伴隨下活著。





作為一個詞語,“活著”在我們中國的語言裡充滿了力量,它的力量不是來自於喊叫,也不是來自於進攻,而是忍受,去忍受生命賦予我們的責任,去忍受現實給予我們的幸福和苦難、無聊和平庸。

      
人是為活著本身而活著,而不是為了活著之外的任何事物所活著。

人類無法忍受太多的真實。

     
做人不能忘記四條,話不要說錯,床不要睡錯,門檻不要踏錯,口袋不要摸錯。
    
一個人命再大,要是自己想死,那就怎麼也活不了。

      
生的終止不過一場死亡,死的意義不過在於重生或永眠。死亡不是失去生命,而是走出時間。

做人還是平常點好,爭這個爭那個,爭來爭去賠了自己的命。


像我這樣,說起來是越混越沒出息,可壽命長,我認識的人一個挨著一個死去,我還活著。

作家的使命不是發洩,不是控訴或者揭露,他應該向人們展示高尚。


這裡所說的高尚不是那種單純的美好,而是對一切事物理解之後的超然,對善與惡一視同仁,用同情的目光看待世界。

      
檢驗一個人的標準,就是看他把時間放在了哪兒。別自欺欺人;當生命走到盡頭,只有時間不會撒謊。
    
只要一家人天天在一起,也就不在乎什麼福分了。

      



人老了也是人,是人就得乾淨些。

人要是累得整天沒力氣,就不會去亂想了。

      
人都是一樣的,手伸進別人口袋裏掏錢時那個眉開眼笑,輪到自己給錢了一個個都跟哭喪一樣。

      
人死像熟透的梨,離樹而落,梨者,離也。
  
生活是屬於每個人自己的感受,不屬於任何別人的看法。


被命運碾壓過,才懂時間的慈悲。
    
憑什麼讓我放著好端端的日子不過,去想光宗耀祖這些累人的事。

      
在中國人所說的蓋棺定論之前,在古羅馬人所說的出生之前和死去之前,我們誰也不知道在前面的時間裡等待我們的是什麼。
    
只要人活的高興,就不怕窮。-----(余華 / 周國平)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