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4 16:46:18聖天使

經濟形勢不好時,這2種人最搶手




近日,世界經濟論壇在達沃斯召開。來自全球各領域的領袖人物紛紛出席,昨天22點是對話馬雲的專場。

按照慣例,主持人請馬雲回答“僱人的標準”。這次的問題是:“你找人的最低要求是什麼?”

 
馬雲回答:

第一,我在僱人的時候,總是找比我更聰明的人。而且我會找那些我覺得四五年以後,可以當我上司的人。

第二,看個人的性格。非常積極的人、很正能量的人,不是很容易放棄的人。

看到這裡,也許你會覺得,怎麼每次都說一樣的話?

 
其實,正是每次都一樣,這些話才更值得我們重視。因為這意味著,方向是對的,只要我們付出努力,在這個方向上不斷加碼,就能夠取得可觀的成就。

 
這篇文章,通過兩個阿里人的真實故事,和你詳細分析馬雲的選人標準。如果你是企業管理者,可以從中學習如何選拔優秀人才;如果你是一個求職者,也可以對標自查:你是否滿足優秀人才的標準。

 



1.

能扛事、能填坑

敢於探索事情的新邊界

馬雲說,喜歡找五六年後能當自己領導的人。有人可能會覺得:馬雲這是瞎扯吧?這世界上有幾個人能當馬雲的領導?

 
提出這個問題的人,可能沒有真正理解“領導”的含義。

所謂領導,並不一定要全面勝過自己的下屬。

 
領導的本質是什麼?不是能力最強,不是權力最大,而是責任最重。一個人能夠扛更多責任,能夠在業務遭遇瓶頸時,探索新的增長方式,並且在嘗試新模式時,有能力填下不斷出現的坑,這樣的人,就有資格當領導。

 
馬雲想要找的,其實是這種員工。因為這樣的人,成長最快,最能為公司創造價值,也最值得培養。


2014年,阿里巴巴新加入了一個員工,一般同事的花名都取自武俠,但她不走尋常路,讓大家叫自己“惡魔”。

 
惡魔成長得非常快,僅用4年時間,就從P7升到P9,履歷近乎完美。

 
但大部分人記住她,是因為2015年雙11主會場的個性化推薦。

在這之前,所有淘寶用戶,點開APP,看到的所有商品,都是一樣的。

 
那時候,阿里巴巴的大數據分析技術已經頗為成熟,作為產品經理的惡魔萌生了一個想法:能不能讓每一個用戶,第一眼看到的,都是自己喜歡的東西?

 
她做了一份詳細的方案上交到決策層,但是被否決了。

 
她開始懷疑自己,這個思路究竟靠譜嗎?這時他的上級,給了他一個強心劑:你想不想2015年成為個性化的元年?技術同事也拍著胸脯告訴她:“惡魔你別慌,去彙報你的方案,無論今天是(剩下)7天,還是10天,我都幫你做出來。”

 
這些鼓勵給了惡魔很大信心。二次申請後,她獲得了試水的機會。

 
經過一番努力地籌備,結果出乎意料地好。個性化推薦的第一戰場“雙11主會場”自雙11開展多年以來,首次達到了個位數的跳失率,其引導人數和人均引導頁面數都是前一年的2~3倍。推薦業務的數據,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被惡魔做到十億級規模。


但是,任何一個新模式出現,隨之而來的,一定是一個又一個新的“大坑”。

 
有段時間,經常會有人跑來問惡魔:“像我們這麼小的業務怎麼在手淘業務裡做起來?”惡魔聽了心裡很難受,因為她很清楚,目前的算法機制,只有一小部分的頭部商品,能夠獲得曝光。

 
她想起了阿里巴巴的使命: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她意識到這件事情必須解決,“如果我們不做改變,等於就是看著那些商家‘死’。”

 
後來,她帶領團隊針對細分需求,推出了“人群會場”。有效解決了中小商戶無法獲得推薦的問題。

 
因為工作能力突出,惡魔2017年出任雙11主PD。2018年又奔赴國際化戰場,目前駐守在Lazada新加坡辦公室。

 
更大的發展空間,意味著更大的責任,也意味著更多的坑。

 
到了國外,除了需要應對語言問題,孤獨情緒外,她還面臨一個困境:一切空白,從哪裡開始做起?

 
和中國不一樣,這些地方,沒有成熟的底層運營方法論,商家和用戶市場也沒有經過教育,每個國家的客戶需求都不一樣,一切都得從零開始摸索。

 
因此,惡魔深刻地意識到:“過去之所以能做得那麼順,真的不是因為我有多了不起。原來自己一直站在前人的肩膀上。而現在,我自己要做那個打下基礎的‘前人’了。”

 
未來幾年,惡魔仍然會繼續折騰,繼續給自己“挖坑”,然後再想辦法填上。這個過程一定非常痛苦,但是馬雲說得好:只有痛了,你才可能不那麼苦。如果你不想痛,最後一定非常苦。

 
世界的進步,公司的發展,需要一群能扛事,能填坑,敢於探索事情新邊界的人,他們通過自己的聰明和努力,為成百上千萬的人帶來希望和價值。而能夠創造價值的人,無疑是這個社會上,最受歡迎的人。

 



2.

有激情,肯拚命

將工作當成自己的事業

前段時間,有篇文章在朋友圈刷屏:年入100萬的阿里人,和年入100萬的騰訊人,有什麼區別?


作者在文中開了個玩笑:同樣年入100萬,如果看騰訊人的身份證,你會發現沒什麼兩樣;但是換做阿里人,你就會發現,原來這人歲數這麼小啊?

 
這個現象,至少說明了一點:在阿里工作,真的很辛苦。可能是除了華為之外,最辛苦的了。

 
但是,為什麼阿里巴巴的人都很難挖?

 
因為,大多數加入阿里的人,都是帶著夢想來的。他們不是來找一份工作,而是來開展一份事業。

 
阿里巴巴的工程師,很多都來自海外,或者原本生活在北京、上海。為了追求一份內心認可的事業,他們過上了一種“國際化”的生活:工作在杭州,生活在上海北京,出差在全球各地。

 
要知道,這並不是一個容易的事情。

 
拿其中一個“杭漂”陳小兵來說,自從選擇了在杭州工作後,他每兩週都要坐一次飛機。因為工作忙,所以每次都把時間訂在週五晚上22:00。

 
回家的路上,還有一個有意思的插曲:

有一次,一位乘客遲到了,工作人員在廣播上通知:某某某,飛機即將起飛,請抓緊登機。

一聽是自己的同事,他樂了,後來刷朋友圈,他才發現,原來大家都在飛機上。

 
陳小兵說: 

“阿里人是很容易辨認的。搭眼一看,T恤,雙肩背包,臉上掛著很疲憊的表情,就有一半兒概率了。上了飛機,如果還開著電腦處理釘釘消息,或者打開郵箱回覆郵件,那就八九不離十了。

 
最具標誌性的場景是,有人會一直開著電話會議,直到起飛前最後一分鐘,才對電話那頭說,‘不好意思,我要先掛了,要飛了。’”

 
互聯網公司流行“996工作制”的說法,但對於阿里來說,可能完全不止。

 
經常徹夜加班,週末也難有自由支配的時間,這麼辛苦,為什麼他們還願意留在阿里?願意千里迢迢加入這個每天都得“受盡折磨”的組織?

 
過去幾年,阿里巴巴倡導平凡人做出不平凡的事。但是現在,他們希望聚攏一批不平凡的人,一起做不平凡的事。

 
這個不平凡,不是高學歷,高智商,而是指一個人有激情,願意把一份工作當成自己的事業。

 
很多進入阿里巴巴的人,剛開始都很平凡,除了實現夢想的激情,和努力工作的幹勁,一無所有。但是在反覆受委屈,反覆歷練的過程中,他們都長成了我們眼中的牛人。

 
馬雲在最近一次接受訪談時也說:

“阿里巴巴當時創始人是18個人,好多人都覺得這18個人都是超人。但你別忘了,其實我們當時這18個人裡,有些人連工作都沒有,找不到工作。

 
我們當中的人沒有多麼聰明、多麼棒,我們中間沒有任何一個人是什麼名牌大學畢業的。可是我們每個人都願意學習,我們對未來有信心,而且我們也相信只要我們願意學,只要我們好奇,我們肯定能夠掌握未來。”

 
這幾年,創業變成一件越來越難的事,很多管理者都有一個困擾:招不到好的人才怎麼辦?

其實,並不是招不到人才,人才一直都在哪裡,只是你並沒有發現。

 
管理者想要解決人才緊缺的問題,首先要意識到,只要一個人有激情,願意拚命進步,就是你應該爭取的人才。如果這個人能扛事,能填坑,敢於探索事情新邊界,那就更值得全力培養。

 
從個人角度來看,一個人若是做到這2點:有激情,願意將工作當做事業;能扛事,能填坑,敢於探索事情新邊界,那就是所有企業爭搶的人才。

 
剩下的事情,就是腳踏實地,耐心且持續地往前走。-----(葉超人*來源丨海豚學社/ 插坐學院)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