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11 21:36:44聖天使

人類的好色不分季節




*有關人的問題*

人有靈魂

我首先要說,人有靈魂。每個人都有一個身體,而身體具有生命,稱靈魂。靈魂是看不見的,但身體有沒有生命卻顯而易見。死屍和活人的區別看得出,摸得著。所以每個活著的人,有肉體,也具有生命。我已經說過,人的生命不是草木、蟲蟻的生命,也不是禽獸的生命,我們稱一條人命或一個靈魂;名稱不同而所指同是人的生命。


下文我避免用“一條人命”而採用“一個靈魂”,因為在我國文字裡,“命”字有兩重意義。生命(life)稱命;命運(fate)也稱命,例如“薄命”、“貧賤命”、“命大”、“生死由命”等。同一個字而所指不同,在思維過程中容易引起混亂,導致錯誤。靈魂是否不滅,可以是問題;而活著的人都有生命或靈魂,是不成問題的。可以肯定地說:人有兩部分,一是看得見的身體,一是看不見的靈魂。這不是迷信,是不可否認的事實。






*人有個性*

人的體質不同,性情各別。古希臘醫學家認為人的性情取決於這人身體裡某種液體的過剩。人的個性分四種類型:多血的性情活潑,多痰的性情滯緩,多黃膽汁的易怒,多黑膽汁的憂鬱。歐洲人—直沿用這種分類。我們所謂“個性”,也稱“性子”,也稱“脾氣。活潑的我們稱外向,滯緩的我們稱慢性子,易怒的稱急性子或脾氣躁,憂鬱的稱內向。


不過這種分類,只是粗粗地歸納,沒多大意義,因為每—種類型包含許多不同的性情呢。急性子有豪爽的,敏捷的,冒失的,也有粗暴的。慢性子有沉靜的,穩重的,死板的,也有傻呆的。反正性情脾氣各人各樣,而且各種類型的區別,也不能一刀切。


有人內向,同時又是慢性子或急性子。我只求說明:體質不同,性情各別。老話:—棵樹上的葉子葉葉不同,人性之不同各如其面。按腦科專家的定論,各人的腦子,各不相同。常言道:一個人,—個性;十個人,十個性。即使是同胞雙生,面貌很相似,性情卻迥不相同。


個性是天生的,到老不變。有修養的人可以約束自己。可是天生的急性子不能約束成慢性子;慢性子也不能修養成急性子。嬰兒初生,啼聲裡就帶出他的個性。急性子哭聲躁急,慢性子哭聲悠緩。從生到死,個性不變。老話:“從小看看,到老一半”;“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七十二變,本性難變”。塞萬提斯在他名著《堂吉訶德》裡多次說:老話成語,是人類數千年智慧的結晶,韓非子說:“古無虛諺。”他們的話確是不錯的。


每個人天生有個性,個性一輩子不變,這是可以證實的。天地生人,人多得不可勝數。但所有的人指紋不同,筆跡不同,也是個性不同的旁證。






*人有本性*


1、本性的意義
▲▲▲

人有本性,指全人類共有的本性,而且是全人類所特有的。貓有貓性,狗有狗性,牛有牛性,狼有狼性,人也該有人性。人性是全人類所共有的,同時也是全人類所特有的。不分貧富尊卑、上智下愚,只要是人而不是禽獸,普遍都有同樣的人性。


2、什麼是人的本性?
▲▲▲

首先,“食色性也”,不是指人的本性嗎?用“色”字就顯然指人而不是指禽獸。因為禽獸稱“發情”,不稱“好 色”。每個人都有肉體,有肉體就和其他動物同樣有獸性。不過人的獸性和其他動物不一樣。禽獸發情有季節,發情是為了繁育後代。


人類是好色不分季節的,而且沒個饜足。有三宮六院的帝王還自稱“寡人好色”哩。禽獸掠食只求饜足,掠食是為了來保全生命。人的食慾卻不僅僅是圖生存,還圖享受。人不僅要吃飽,還講究美食。孔子不是說”食不厭精,膾不厭細“嗎(《鄉黨第十》)?食與色,人之大欲,但人之大欲,不僅僅是為了自身和後代的生存,還都圖享受呢。


其次,靈性良心。禽獸的填寫不僅有食慾、性慾。禽獸都是良知良能,連蟲蟻也有,例如螞蟻做窠、蜂釀蜜,鵲營巢、犬守門,且忠於主人。人當人也有良知良能,不輸禽獸蟲蟻,而超越禽獸蟲蟻。


我國孔孟之道,主張人性本善。孟子說:“人之所以不學而能者,其良能也。所不慮而知者,其良知也。”註解說:“良者,本然之善也。”就是說,不由人為,天生就是好的(《孟子•盡心》)。註解的解釋,不如《孟子•告子》一章裡講得具體。


孟子說:惻隱之心,羞惡之心,恭敬之心,是非之心,都是每個人都有的。人有惻隱。羞惡、恭敬、是非之心,就表示人有仁、義、禮、智等美德。這都不是外加的,而是原來就有的。


接下來,孟子引《詩經•大雅•烝民》之篇:“天生烝民,有物有則,民之秉彞,好是懿德。”孔子稱讚這首詩:“為此詩者,其知道乎?……民之秉彞也(就是說,這種美德是人性本來就有的),故好是懿德(就是說,所以愛這種美德)。”


《孟子》下文把惻隱之心、羞惡之心等等“仁義之心”稱為“良心”,而隨它消失,“放其良心者……則其違禽獸不遠矣。”孔子曰:“操則存,舍則亡……”註:操之則在此,舍之則失去。


從孔孟的理論裡,我們可以看到,人類不僅有良知良能,而且超越禽獸,還有良心。良心就是惻隱之心、羞惡之心等等仁義之心。人性中天生有仁義禮智等道德心,稱良心。如果不能保住良心,隨它消失,就和禽獸一樣了。(荀子認為人性本惡,這裡暫且不談,留待下文)


西方人把“良知良能”稱“本能”或者“本性”或者“天性”,而“良心”亦稱為“道德心”。就是說,每個人天生懂得是非,善惡等道德價值或標準,而在良心的督促下,很自然地追求真理,追求完美,努力按照良心上的道德標準為人行事。


假如該做的不做,或做了不該做的是,就受到良心的譴責,內疚內愧(參見西方辭典上instinct和conscience條)。我嫌這一堆解釋太囉嗦,試題用一個融合中外而明白易曉的詞兒,概括以上一大堆解釋。禽獸都有良知良能。


人的良知良能與禽獸的不同而超越禽獸,我就稱為“靈性、良心”。“靈性”是識別是非、善惡、美醜等道德標準的本能;“良心”是鼓動並督促為人行事都遵守上述道德標準的道德心。“靈性良心"是並存的,結合”知”與“行”兩者。



下文我就用“靈性良心”來代表人的良知良能了,並且也不用引號了。這是人所共有的而又是人所特有的本性。凡是人,不論貧富尊卑、上智下愚、都有靈性良心。貧賤的人,道德品質絶不輸富貴的人。愚笨的人也不輸聰明的人,他們同樣識得是非,懂得好歹。


我認識好幾個一介不取於人而對錢財十分淡漠的人,他們都是極貧極賤,毫無學識的人。昧了良心,為名為利而為非作歹的,聰明人倒比愚人多。據農村人說,山裡人最渾樸善良。鄉里人和山裡人,並未受到特殊教育,只是本性未受污損。他們認為人愈奸,心愈黑,愈得意發財。當然這不能一概而論,但不分貧賤尊卑、上智下愚,都有靈性良心是肯定的。





3、每個人都具有雙重本性
▲▲▲

人是靈魂與肉體的結合,靈與肉各有各的本性。“食色性也”是人的本性,靈性良心也是人的本性。這兩重本性是矛盾的,不相容的。我們可以從日常生活中看到這兩種不相容的本性。


出生的嬰兒只要吃足奶,拉了屎,撒了尿,換上乾淨的尿布,就很滿足地躺在床鋪上,啃著自己的拳頭或者腳趾,自說自講,或和旁邊的親人有說有講,儘管說的話誰也不懂,嬰兒純是一團和愛。


出生的嬰兒還不會笑,但夢裡會笑,法國人稱“天使的微笑”,做媽媽的多半見過,是無法形容的寧靜甜美。以後嬰兒能笑了,但不能笑出“天使的微笑”了。不過嬰兒的笑總是可愛又令人快樂的。嬰兒漸漸長大,能聽懂大人的讚許,也會劃手劃腳表示歡欣;假如聽到大人責罵,也會哭,或忍住不哭,嘴巴癟呀癟地表示委屈或無奈。


一歲左右,都懂事了,不會說也會嗯嗯地比划著指著示意。會說話了,會叫爸爸媽媽等親人了,這時什麼都懂,什麼都學。小娃娃最令人感到他有靈性良心。他知好歹,識是非,要好。他們還沒有代表個人意識的“自我”(self)。小娃娃都不會自稱“我”。大人責罵稱呼他,如“寶寶”、“娃娃”、“毛毛”、“臭臭”,還要加上一個“乖”;儘管“乖”字還不會說,咬著舌子也要自稱“乖”。


我認識親友家不知多少“乖寶寶”或“乖毛毛”等娃娃呢。有人說,要好不是天性,是媽媽教的。小娃娃怎麼教呀?無非說:孩子要乖啊,要聽話啊。他們覺得這就是好。小娃娃都要求好,長大了才懂得犟,長大了才有逆反心理呢。天真未鑿的嬰兒,是所謂“赤子”——“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的“赤子”。嬰兒都是善良的。有兇殘的嬰兒嗎?嬰兒沒有兇殘的,但是嬰兒期很短,赤子之心很快就會消失。


小孩子漸漸成長,漸漸不乖,隨著身體的發育,個性也增強,食慾也增強。孩子到了能吃糕餅的時期,就嘴饞,愛吃的東西吃個沒完。個性和善的,還肯聽大人的勸阻,倔強的,會哭哭鬧鬧爭食。父母出於愛憐,往往縱容。孩子吃傷了,肚子疼了,就得吃苦藥。生病吃藥都是苦惱的,聰明孩子或乖孩子會記住,就肯聽話克制自己。


食慾強而任性的孩子,就得大人把好吃的東西藏起來。一般孩子,越大越貪吃,越大越自私,甚至只要自己吃,不讓別人吃。但兩歲三歲,還是孩子最可愛的時期,四歲五歲就開始討厭了。我們家鄉有幾句老話:“三克氣(可愛),四有趣,五討厭,六滯氣(可厭),七歲八歲饒兩歲——或七歲八歲,貓也討厭,狗也討厭。” 說的是虛歲。每個地方,都有類似的老話,因為這是普遍的情況,孩子越大越討厭。為什麼呢?


孩子的身體漸漸發育,雖然遠未成熟,已能獨立行動,能跑、能跳、能奔、能蹦。這個時期,孩子的“自我”冒出來了。孩子開始不乖的時候,還覺得自己應該乖;人家說他不乖,還覺得沒趣或心虛。可是剛冒出頭的“我”,自我感覺良好,一心只想突出自己。“人來瘋”不就是要招人注意嗎?


孩子好爭強,愛賣弄,會吹牛,會撒謊。孩子貪吃爭食,還會搶,還會偷,還會打罵吵架,欺負弱小。


孩子五六歲,早熟的,慾望也在覺醒。慾念愈多,身體的獸性愈強。西方人說,人有七種大罪:驕傲、貪婪、淫邪、憤怒、貪食、嫉妒、懶惰。這七種罪惡,也包含佛家所謂貪、嗔、痴。這種種罪惡,都植根於人的血肉之軀。孩子開始有“我”各種罪惡都見見露出苗頭來。


自高自大,爭強好勝,就導致驕傲。要這要那,不論吃的、穿的、用的都要,就是貪婪。淫 邪也就是佛家所謂“六慾”,指容色、體態的嬌美,巧言嬌笑的姿媚,以及皮膚細膩柔滑等所挑逗的情慾。傳說小和尚隨著老和尚第一次下山,看見了女人,問這是什麼東西。


老和尚說,這是老虎,要吃人的。但小和尚上山後,別的不想,只想老虎。“沙彌思老虎”就是現成的例子。慾望受阻,不就激發惱怒或憤恨嗎?貪吃不用說,哪個健康的孩子不貪吃呢?嫉妒也是常情,我不如人,我就嫉妒他。懶惰也是天生的,勤快需自己努力,一放鬆就懶了。






每一種罪惡都引發另一種或多種罪惡。譬如我驕傲,就容不得別人比我強;我勝不過他,就嫉妒他。嫉妒人,妒火中燒,自己也不好受。一旦看到我嫉妒的人遭遇不幸,不免幸災樂禍。妒引起恨,恨他就想害他,要害人就不擇手段了。這樣一連串地由一個惡念會產生種種惡念。例如貪吃貪懶,就飽暖思淫。這時期的孩子,可說“眾惡皆備於我矣”。


這裡就要談談荀子“性惡論”。荀子認為人性本惡,善者偽也。據荀子《性惡》:“不可學,不可事而在人者,謂之性。可學而能,可事而成之在人者,謂之偽。”

第一句說明“性”不是學來的,而是天生的。這話正可解釋嬰兒有靈性良心,是嬰兒的本性,是天生的。

第二句話說明:人能學,也能學好,這就是偽。“偽”指人為,不是虛偽。荀子認為人性本惡,要努力學好,才成好人。這確也是實情。但是人之初,性本善;人的劣根性是嬰兒失去赤子之心以後,身體裡的劣根性漸漸發展出來的。


他說人性本惡,是忽略了人的嬰兒階段。忽略了最初的嬰兒階段,就否認了人的本性,也否認了他自己肯定的“不可學,不可事而在人者,謂之性”(這就是說,性是天生的)。“本性難移”是我們已經肯定的。如果本性惡,就改不好。人原先本性是好的,劣根性發展後變化了,經過努力,還能改好。如本性是惡的,就改不好了


人,一方面有靈性良心,一方面又有個血肉之軀。靈性良心屬於靈,“食色性也”屬於肉,靈與肉是不和諧的。


不和諧的兩方,必然引起矛盾,有矛盾就必有鬥爭,有鬥爭就必有勝負。勝者或是消滅了對方,或是制服對方,又形成統一。鬥爭可以不斷,但矛盾必求統一。統一之後“我",又成了什麼面貌呢?這不是三言兩語就所能說明的。怎麼鬥,怎麼統一,都值得另立專題,仔細探討。-----(楊絳/周國平)---◎本文摘自楊絳*走在人生邊上——自問自答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